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六十五节 不一样的路(补昨日更!)

乙字卷 第一百六十五节 不一样的路(补昨日更!)

        以一种快刀斩乱麻的姿态中止了对方的话头,没有给对方任何再想继续下去的机会,冯紫英便招呼昭儿赶紧过来。

        冯紫英其实已经意识到自己恐怕是上了对方的当,但是这个险她不愿意去冒,不值得,所以宁肯先揽上这个麻烦,再来想其他办法来解决。

        从现在的情形来看,秦可卿的身世的确有些古怪神秘,从她背后人的有恃无恐也可以看出,恐怕她的身世秘密应该在一定层面和一定范围不算秘密,起码有不少人知晓,但是对外界却绝对是秘密了。

        如何去探知了解,还得要花些心思,但是没准儿前世中那些个红学专家们还真的能误打误撞出一点儿门道来,不妨按照这个思路去了解了解。

        至于说秦可卿这边,给她一个希望就足够了。

        她原来不是毫无希望才自暴自弃么?现在“攀上”了自己这样一根看似靠谱的“大柱”,起码可以让其安分一段时间了,且等自己考过春闱之后再说吧。

        倒是昭儿看自己的目光就有些古怪了。

        毕竟这位小蓉大奶奶素以性子清冷著称,平素在宁国府里也是独来独往,等闲难得有人看到她一张笑脸,也就是琏二奶奶和她稍微说得上一些话来。

        但今日却是主动来找这位冯大爷,这就太让人惊奇了。

        冯紫英也懒得多解释,和这些小子们说没地掉了身份。

        当然他也在临走之前叮嘱了秦可卿,若是有人问及,便说是为了其弟弟秦钟的事儿来打探,这也算得上是一个极佳的借口。

        原本冯紫英也很想去看看林丫头的,但是这等情况下他也实在找不出合适理由去看望对方,真要这么做了,只怕这贾府里边闲话就要出来了。

        林丫头也是马上十一岁的人了,这个年龄放在前世自然不必说,但是放在这个十四岁便可谈婚论嫁的年龄,基本上就相当于前世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了,以现在的时风,自己这样的青年男性也不适合再去看望了。

        丢开了这个念头冯紫英便径直从贾府角门出门。

        瑞祥还是老规矩在马车上边儿上等候着,只是尚未上车,却又有另外一道身影钻了出来。

        看见钻出来的身影,冯紫英也是一乐,看样子这贾府里边的人都是在盯着自己的行踪,还真的成了贾府名人了。

        “贾环见过冯大哥。”很正式的行礼,瘦削但却很精神的贾环比起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又要长大了不少,除了那张脸和贾宝玉的大脸相比缺了点儿俊朗圆润感外,其实这小子看上去还是挺精神的。

        “唔,环哥儿,不错,看样子这一年变化不小啊,书读得如何啊?”对于这位环哥儿,冯紫英既谈不上有什么好感,但是也更没有恶感,对方既然对自己如此尊重,他当然要和蔼相待。

        “冯大哥,在族学里我和兰哥儿都一直最守时最努力的,这一点您可以去问先生。”贾环颇为自傲的道。

        咦?冯紫英一愣,他知道贾环读书肯定要比宝玉强,但是没想到贾环敢在自己面前夸这个海口。

        最认真最努力,这可不简单,还好,还带上了贾兰。

        难道这一世这贾环的命运真的要在自己的无意间拨弄下走上和前世不一样的道路了?

        那自己可真的有点儿期待了,要看看这贾环能走到什么高度上去。

        “哦?这么有信心?那敢让冯大哥考考么?学了些什么?”冯紫英还真的来了点儿兴趣。

        “《论语》、《大学》、《中庸》。”贾环脸上掠过一抹胆怯,但是随即又鼓起勇气,就算是在冯大哥面前真的丢脸了,那也没关系,冯大哥都是考中举人的人了。

        “好,那我就考考你。”冯紫英随意抽了几段询问,看看贾环的根底,但贾环居然还能答得出来,虽然在理解和扩展上还不成气候,但是对于他这个年龄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见冯紫英微微颔首,贾环也是格外兴奋,能够得到现在被贾府中视为天人的冯大哥首肯,这无疑是最让贾环值得骄傲的,便是在族学先生那里也能夸口一番。

        “不错,环哥儿,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看样子这一年来你还是认真读了书的,嗯,你也把话转达兰哥儿,你和兰哥儿若是几年后能够考中秀才,冯大哥便豁出这张脸面去让你们去书院读书,政世叔那里也由我去说。”冯紫英大马金刀,大包大揽。

        贾环喜欢得声音都发颤了,“冯大哥,此话当真?莫要骗我们?”

        “你冯大哥说话什么时候不算话了?”冯紫英见贾环这等模样,也知道这等庶子在贾府里边恐怕也的确过的不怎么样。

        贾母、王夫人都不待见,贾政恐怕还能照拂一二,毕竟是自己骨肉,但是有贾宝玉这个“珠玉”在前,贾环形象气质上略逊一筹,身份又差一大截,自然就很难赢得太多重视了。

        要想博得更多青睐,估计还得靠他老妈在床上好生侍候贾政,要不就得要靠自己努力了。

        “你明年就十岁了吧?兰哥儿明年九岁,你珠大哥十四岁考中了秀才,我不要求你们一定向你珠大哥看齐,十五岁之前考中一个秀才,算是我给你和兰哥儿定的一个目标,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冯紫英看着对方。

        说实话,这贾环也不算丑,就是眼睛略小一些,单眼皮,加上皮肤也略黑,所以和宝玉比就显差距了,但是起码也是一个中人之姿。

        贾环是庶子,又是次子,这荫监他是没戏的,连宝玉都要靠恩荫,所以他就只能去考秀才了。

        贾环脸上红潮涌起,瘦小的拳头紧握:“冯大哥,我十四岁就要考中秀才,让别人看看,珠大哥能做到的,我贾环也能做到!”

        这个别人也是别有所值啊,看样子这贾环才十岁已经感受到了世态炎凉,冯紫英心中也是暗叹,不过这也难怪,若是能以此为激励,这环老三未必不能考中一个秀才出来,只不过那个时候宝玉恐怕就一点儿尴尬了。

        “好,有志气!”冯紫英给了对方一个鼓励,点点头,“嗯,这样,春闱之后,我再来检查一下你的学业,到时候好好表现一下!”

        望着冯紫英上车扬长而去的车影,激动不已的贾环,忍不住挥动手中拳头:“冯大哥,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

        看着眼前这个登门的少年郎,沈自征忍不住嘴角就抽动了一下。

        淡淡的阳光洒落下来,在厅堂里散漫的光线让眼前这个少年显得更加雄健。

        比自己还小一岁,居然比自己却高出大半个头,而且看这虎体猿臂彪腹狼腰的,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自己这等小身板儿站在他面前倒真像一个弟弟了。

        其实沈自征只是下意识的有些夸张形容了,冯紫英这也才过十四岁,还不满十五岁,按照这个时代男性算法应该是十五岁了,但个头已经窜到了一米六五左右。

        这在这个时代的男性中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和沈自征的单薄身形相比,自小锻炼营养也能跟得上的冯紫英这两年也是很长了一头,而且宽肩厚背,气势更足。

        沈家送来了贺礼,冯紫英当然不会不去回拜,这也是起码的礼节,当然像其他一些人也送了礼,那就不一定非要自己亲自回拜了,更多地就是帖子回拜了。

        “君庸兄。”

        “紫英贤弟。”沈自征叹了一口气,脸上浮起礼节性的笑容,他也没想到这家伙会亲自来回拜。

        回拜的礼物也很简单,两根辽参加一副熊胆,看起来有些俗气,但是却胜在实用。

        一番寒暄,话题很快就转移到了青檀书院和崇正书院此科秋闱的成绩上来了,虽然沈自征没能考过,却也没有多少气馁沮丧。

        毕竟这秋闱本身就存在许多不确定,而且像他们这种寄籍附籍的,在顺天秋闱里也有一些限制名额限制,明确了只能占到一定比例,确保北直隶本地士子的中举数量,但即便如此,也一样受到很多北直隶士子的反对和攻讦。

        沈自征也自认为自己在此科发挥不是太好,没考上也在预料之中,不过他对下科能过倒是满怀信心。

        “如果不是这北直解元须得要北直本地人,这解元定当由文弱稳坐,梦章兄虽然也不差,但是在文才上却逊色几分了,……”沈自征情商差了一点儿,还在喋喋不休的争论着这个话题。

        “朝廷规制是如此,自有其道理,若非如此,那九边之地十之八九皆是我北地子弟戍守,难道这又公平了么”冯紫英随口反驳。

        “他们皆是戍守家乡,本就该义无反顾,……”沈自征忍不住反驳。

        “岂不闻唇亡齿寒?蒙元灭前宋时,也并没有因为望长江而返,难道君庸兄还觉得蒙元时代对南人的政策让江南士人怀念?”

        一句话让沈自征脸红脖子粗,却张口结舌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