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六十四节 铿大叔,坑大叔

乙字卷 第一百六十四节 铿大叔,坑大叔

        从贾琏院子里出来,冯紫英借着酒意在昭儿带着下,便往角门处走,却见前面来了两人。

        他也没在意,这荣府里边谁不认识自己?便是现在也是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小蓉大奶奶。”昭儿倒是认识这两人,东府里小蓉大奶奶和丫鬟瑞珠。

        冯紫英斜睨着朦胧醉眼,嗯,只是有些酒意,还没有真醉,秦可卿?这女人跑来荣国府干啥?不过听说她和王熙凤搅和得挺黏糊的,估计是来找王熙凤吧。

        “蓉哥儿媳妇。”很随便的点点头,冯紫英再无复有之前初见时各种猜测和想法,因为他感觉这秦可卿与贾珍贾蓉父子之间的关系好像不像《红楼梦》书中所写那样不堪,甚至贾珍贾蓉父子对此女还有敬而远之的味道,所以既然如此,他也就没有多少心情去关注了。

        “见过铿大叔(冯大爷)。”二女都是盈盈一福。

        冯紫英一愣,这好像还第一次有人喊自己铿大叔,这铿大叔莫不是坑大叔?但算来好像还真该这么喊才对。

        自己和贾琏、贾珍平辈,那贾蓉都该叫自己铿叔,叫贾琏、宝玉琏二叔、宝二叔,像秦可卿这等不太熟悉的女性晚辈,自然就叫铿大叔了。

        昭儿以为打过招呼便要各自走道,却未曾想到这位小蓉大奶奶朝着冯大爷道:“铿大叔,侄儿媳妇想要向您问点儿事情,可否借一步说话?”

        冯紫英一愣,看了一眼昭儿,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这一位还是专程来找自己的不成?这荣国府里有奸细?

        昭儿也愣了,他是知道这位小蓉大奶奶和二奶奶关系密切的,但是从未提起过说和冯大爷还有啥交情啊,但要说这光天化日之下,也不可能有什么,只是这等情况他以前也从未遇到过。

        见昭儿发愣,冯紫英深看了秦可卿一眼,见对方目光坚决,连带着那个丫鬟瑞珠虽然有些忐忑,但是应该是知晓她这位主子找自己干什么,这就让冯紫英有些奇怪了。

        自己和这位《红楼梦》书中的第一神秘人物可是从未有过什么交织的,就算是自己在她闺房绣榻睡了一觉,那也不过是酒醉之后的事情,她本人也不在,牵扯不到什么,不至于时隔大半年了,还要来找自己理论一番吧?

        想了一想在这堵着也不是个事儿,冯紫英倒也不至于惧怕什么,挥了挥手,示意昭儿:“你到那边候着,不用走太远。”

        昭儿自然乖乖听话离开,走出十来步远,然后远远的站着。

        冯紫英再一挥手,这主仆二人便跟着自己往旁边走出两步,正好就在一个转角僻静处,但是也在昭儿的视线之内。

        “蓉哥儿媳妇找我何事?”冯紫英径直问道。

        “铿大叔就这么惧怕妾身?”秦可卿微微一笑,目光里却多了几分好奇。

        冯紫英皱了皱眉,“瓜田李下,懒得惹人闲话,说吧,什么事儿,就你我三人,这里也无人能听到。”

        秦可卿低垂下头,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抬起目光:“妾身来找铿大叔也是别无他法,自妾身懂事以来这十多年,一直活在一个懵懵懂懂的噩梦当中,妾身不知道这背后究竟是谁在操纵这一切,从妾身到秦家,然后长大嫁入贾家,妾身都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那贾珍贾蓉父子也是对妾身畏若蛇蝎,……”

        冯紫英骇然。

        这鬼女人竟然知道了?她知道自己身世了?问题《红楼梦》书中也没说她自己知道自己身世就死了啊。

        还有这个瑞珠,不是秦可卿死后也触柱而亡?看样子这个瑞珠也是当事人之一了?

        冯紫英虽然内心震惊,但却还是保持着一份冷静。

        他知道对方既然来找自己,肯定是觉察到了一些什么,不可能因为自己考中了举人就来纳头就拜,觉得自己能救她于水火了吧?更何况,这水火究竟是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只不过他的这等镇定自若的神态落在秦可卿和瑞珠眼中却变成了对方智珠在握,内心也就越发看好此次冒险举动了。

        问题是她们并不知道其实连冯紫英也一样不知道秦可卿的身世,那《红楼梦》书中也根本没有提过秦可卿身世,只是从各种表状疑点来昭示这个郁郁而终的女子存在着太多不合理的方面,哪怕是一些红学专家对她的实施深挖细查,但也一样只是各种猜测,并无任何实证能证明她的来历出身。

        “蓉哥儿媳妇,你说的这些我不太明白,嗯,或许是……”冯紫英也还是掂量了一下才启口,这等事情的确不是他能介入或者插手的,也轮不到他来插手,他也没法插手。

        一听冯紫英这般说,秦可卿和瑞珠都乍然色变。

        已经略具规模的胸部急剧起伏,秦可卿实际上也料到了可能会有这种情况,谁愿意去掺和这等事情,明知道这背后肯定有许多不可告人的龌龊,像他这样前途无限的新科举人,怎么会愿意卷入这等事情中去?

        虽然不清楚这一位是如何了解自己身世情况的,但秦可卿这么多年好不容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当然不可能轻易放过。

        “铿大叔,您不必隐瞒遮掩,妾身知道您明白妾身方才所说的一切,您也不必忙着否认,若是没有铁定的依据,妾身也不敢如此来找您,……”秦可卿尽可能的让自己显得坚决肯定,这样能让对方更加没有退路。

        冯紫英嗤之以鼻,铁定依据?你知道我是穿越来的?笑话!

        他也不清楚对方怎么就这么肯定自己知晓她的一些情况,或许是什么时候自己不经意的留下了破绽被对方觉察到了,但哪也不过是一些猜测怀疑,能说明什么?

        “蓉哥儿媳妇,不必多说了,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我也不想听你想说什么,此事就此作罢,就当你从未说过,我也从未听过,……”

        冯紫英坚决果断的制止了对方还欲再说下去,挥了挥手,就准备招呼昭儿过来。

        秦可卿也没想到冯紫英这么果断,忍不住上前一步银牙紧咬嘴唇:“铿大叔,您若是这般不管不顾,连妾身的话都不想听下去,那侄儿媳妇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侄儿媳妇活在这世上也觉得没有什么意义,每日里总觉得随时都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测之事,与其活在这样的噩梦中,还不如早死早投生!”

        以死来威胁自己?冯紫英觉得有些可笑,真当自己是吓大的?

        不动声色瞄了一眼那一脸决绝的女子,那目光中居然还真有些不管不顾的疯狂,冯紫英还真有些怕了,这《红楼梦》书中对着秦可卿之死也是语焉不详,各种版本都有,其中一个版本就是说她是自杀,莫非这鬼女人真的有可能自杀?

        若真是这样,冯紫英就要掂量一下了。

        瓷器不能碰瓦罐啊,冯紫英有些自我解嘲的替自己解释,眼见得自己仕途正顺,只要春闱大比一过,美好生活就要向自己扑面而来了,可今日之事,那昭儿知道,不说瑞珠,但是这女人出点儿问题,哪怕装模作样的自杀一下,哪怕不死,恐怕就会引起这女人背后的人对自己的关注。

        这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虽然不清楚这女人身世背后隐藏着什么,但是能让贾珍贾蓉噤若寒蝉的,岂能是那么简单能解决的?

        前世关于这女人的身世也有一些解读,但都难以自圆其说,不过无论如何,都是烫手山药。

        一时间冯紫英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走了之固然可以,但万一这女人真的折腾出点儿幺蛾子来,影响到自己怎么办?

        可要过问这事儿,先不说自己有没有那能耐,问题是自己连她很笃定自己知道的东西,其实自己也是一团乱麻,难以说清啊。

        这可真的成了坑大叔了。

        看着冯紫英瞪着眼睛气呼呼的看着自己,却不说话,但也没有再挥手离开,秦可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觉得这个小男人好可爱。

        稳了稳心,冯紫英最终决定还是不冒险,而是先稳住这个鬼女人。

        想了一想,冯紫英才缓缓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没想到对方这么直白,这么开门见山,秦可卿一愣,但是马上道:”妾身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为什么会这样,……”

        “不,你暂时还不宜知道。”冯紫英果断制止对方话头:“你应该感知的道这里边内情的复杂和危险,嗯,她是怎么回事?”

        冯紫英努了努嘴,朝着瑞珠。

        “她和宝珠都是那些人从小买来养大了,然后妾身嫁入宁国府后送到妾身身边的,但是她和宝珠也不知道那些人是谁,……”秦可卿言简意赅的解释。

        冯紫英大概知晓这鬼女人的想法意图了,大概是被这种完全被蒙在鼓里憋在心里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向谁去抱怨诉说的心情快要憋疯了,甚至在贾府里边也是如此,所以这女人才会孤注一掷碰瓷到自己身上来了,谁曾想还真被碰对了。

        “嗯,那好,你的情况比较复杂,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找上我,嗯,我只能说我是在一个偶然机会知晓了一些情况,呃,可能大概和你的情况对得上,有些怀疑,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漏了破绽被你觉察到了,……”

        冯紫英满脸无奈,不是装的,而是真心无奈。

        她背后的人既然这样安排,肯定有其道理,看样子也不是很在意暴露一些什么,连贾珍贾蓉父子都知晓一些,也足以说明这一点了,只是却把自己给盘缠住了,只能自认倒霉。

        见秦可卿张嘴欲言,冯紫英挥手制止:“你不用多说了,我先前说了,暂时还只能这样,至于说什么时候告诉你,需要一些时间和时机,嗯,你算是赖上我了,……,今天的情形也不适合多谈,改日合适的时候,我们再来具体说,我想这么多年你都过来了,也不急在这一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