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六十二节 竞逐(第四更求月票!)

乙字卷 第一百六十二节 竞逐(第四更求月票!)

        冯紫英走了,去贾琏那边了,约好是要在贾琏那边见个面,吃顿饭,但这一回就没叫宝玉了,还得要让宝玉自个儿好好煎熬一番。

        书房里只剩下了贾政和王夫人二人。

        喟然叹息声中,王夫人也松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现在总算是替宝玉找了一条看起来还算是比较靠谱的路径,让宝玉可以在没有那么大的抵触情绪下去学习读书了。

        诗词歌赋这等附庸风雅的事情,宝玉并不抵触,吟诗作画,饮酒高歌,这等不是文人士子们最喜欢的活动么?宝玉都挺喜欢,如果还能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那就更美妙了。

        “老爷,这冯家大郎还真的不错,不过探丫头的事情怕是不成了吧?”王夫人作为嫡母,哪怕再不待见赵姨娘,但是对探春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也要关心一下。

        贾政和她提起过和冯家结亲的事情,但现在看来,连自己兄长都主动替他张罗办庆贺宴席,说明对此子的看重,探春若是自己肚里出来的还有可能,只可惜投错了胎。

        “嗯,不好提这个事儿了。”贾政也有些遗憾。

        原来觉得还有希望,但是看看他这中举之后的威势和影响力,很显然要让他娶探春,就很难了,连贾政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了。

        “若是元春能出宫就好了。”王夫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虽说比冯家大郎大几岁,但是咱们家大姑娘的知书达理,加之模样和性子,真的挺合适的。”

        贾政怔了一怔,“这怕是不行吧?虽说入宫之后有出宫的规矩,但是好像……”

        王夫人也叹了一口气,“嗯,妾身也知道这事儿不成,只是说说而已,不过妾身看刚才金钏儿进来倒茶时,冯家大郎多看了这丫头几眼,似乎是对金钏儿有点儿意思,或许……”

        贾政啼笑皆非,哂笑道:“夫人,这怕不可能吧?冯家好歹也是勋贵之家,难道还能缺一两个丫头?冯家大郎都是一介举人了,还能瞧得上一个丫头?”

        “不是,老爷怕是没明白妾身的意思,老爷上次说过了三丫头的事情之后,妾身也还是寻了一些门道了解冯家情况,冯家段氏姊妹对冯家大郎还是管得甚严,嗯,甚至是苛刻了,冯家大郎屋里到现在身边也只有一个贴身丫鬟和两个小子,看看咱们家宝玉,……”

        王夫人摇摇头,这真不能对比,宝玉光是贴身丫鬟都是都是四五个,这还没算屋里屋外的小丫鬟,至于身边小厮又是五六个,人家冯家大郎大两岁不说,而且现在都是举人了,还是这般,难怪人家能考中举人。

        “那夫人的意思是……?”贾政还没有明白王夫人的意思,有些疑惑。

        “老爷,妾身看老爷,还有我兄长都对这冯家大郎甚为看重,我兄长要说此子一旦考中进士日后便是有出将入相的造化,……”

        贾政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这冯家大郎深得吏部左侍郎齐大人和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乔大人的看重,据说此二人皆以入室弟子视之,若是冯家大郎能考中进士,那必定要走庶吉士之路,日后哪怕就是进不了翰林,但要谋一个科道之官那也是易如反掌,若是入六部那都是最坏的结果了,……”

        一说起这个,贾政便是耳熟目详了然于胸了,虽说他在工部就是一个混日子的人,但是作为每一科春闱中最重要的群体——庶吉士去向,他当然十分了解。

        按照大周规制,一甲进翰林不必说,那么二三甲中考选出来的庶吉士,只要成功散馆,大部分都要进翰林,便是表现不佳者也要入都察院和六科,最不济便到六部担任主事,便是那些散馆考不过的,也能到一些好的地方担任知县知州或者府里担任推官,可以说这庶吉士的身份实在是太重了。

        寻常进士要谋个六部主事都是不易,但对于庶吉士来说,这六部主事基本上都算是比较糟糕的结果了。

        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这已经成为大周政坛铁律,由此可见一斑。

        “既是如此,这冯家大郎便是和我们贾家无姻亲之缘,那也当刻意交好才是,若是这冯家大郎朕看上了那金钏儿,以妾身之意便将金钏儿玉钏儿两姐妹送与那冯家大郎做丫鬟,一来也能结个香火情,二来日后也能帮宝玉在冯家说说话,另外,今后兰哥儿若是能读书,那也可以让冯家大郎,帮忙照拂,……”

        王夫人的话让贾政大感惊异。

        他没想到自家夫人考虑得如此周全,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夫人这一手相当漂亮,若是那冯家大郎真的看上了那金钏儿,这投其所好,便是一桩美事儿,日后宝玉和兰哥儿有这段香火情,遇上事情,冯家大郎便会更尽心了。

        他自然不知道王子腾已经在自己妹妹面前多次提及了冯家大郎日后的潜力,这都被王夫人牢牢记在心中。

        略作思索,贾政缓缓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夫人,此事还是稳妥一些更好,先找机会探听一下冯家大郎心意,若是有此意,当然乐于成人之美,若是无意太过唐突,反而弄得尴尬了。”

        王夫人想了一想也觉得丈夫所言甚是,这不比其他,大户人家赠送丫鬟倒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最好还是先了解对方心意更稳妥。

        “嗯,那此事妾身便交与凤儿去打听。”王夫人点点头。

        贾政深吸了一口气,满脸艳羡,“这冯家大郎如此声势,若真是中了进士,走了庶吉士之路,日后岂不是有入阁拜相的造化?”

        ******

        “这个冯家大郎敢如此说?”薛姨妈有些不敢相信,“你说你姨妈姨父都在外边听着?”

        “嗯,不仅仅是姨父姨母,还有鸳鸯和琏二嫂子,估计鸳鸯也要把这番话带给老太君了。”宝钗面颊上多了几分怔忡之色,“宝玉看样子也是被说得有些蒙了,不过女儿倒是觉得宝玉就算是明白这个道理,也还是很难入冯大哥所说的那样去做到。”

        “你喊那冯家大郎冯大哥?”薛姨妈也有些惊异,“你和他这是第二次见面吧?”

        “其他姐妹都这样喊,……”宝钗脸微微一红,有些撒娇般的拉着母亲的手摇了摇。

        “唔,看样子这位冯家大郎能这么年轻考中举人,端的不凡,这一番道理说出来,若是换了一个人,也许就真的能有所触动了,但是宝钗你说的对,宝玉的性子坚持不了,所以纵然他有心去改正,也很难实现。”

        “但女儿感觉冯大哥语气很笃定,似乎胸有成竹,他说不管宝玉想没想通都得要有一个结果去告诉他,女儿感觉他似乎是早就料到宝玉做不到,但是也早就有了对策,这会儿女儿估计姨父姨母应该就是在和冯大哥说话呢。”

        不得不说薛宝钗的直觉很灵敏,就能从冯紫英的态度里觉察出一些端倪来,但冯紫英有什么打算想法,薛宝钗就猜不到了。

        ”我那姐姐现在是哪怕一根稻草她都要抓住,只要能帮她解去宝玉这个心头最大的结,什么条件她都愿意答应下来。”

        薛姨妈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可姐姐这个宝玉也好不了多少,这样下去,贾家和薛家都要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

        自己女儿倒是聪明大方,只可惜却是一个女孩子,始终要嫁人,想到要嫁人,薛姨妈心中也是一动,上下打量着女儿的模样,看得薛宝钗心里有些发慌,“母亲,你怎么了?”

        “宝钗,你说你姨妈考虑过让探丫头嫁给这位冯家大郎么?”

        宝钗一愣,迟疑了一阵之后才道:“这可不知道,但是……”

        “你是想说冯家肯定会介意探丫头是庶出吧?”薛姨妈替女儿把话挑明了。

        宝钗微微点头,这不是什么不能说的话题,只是不能当着探丫头说就是了。

        “冯家多半是会介意的。”薛姨妈很笃定的道:“探丫头的确有些可惜了,不过宝钗,你觉得这位冯家大郎怎么样呢?”

        “母亲,这如何是好女儿能评价的?”宝钗面色绯红,故作镇静的道:“只不过这府里上下都对冯大哥赞不绝口,甚至连东府那边也一样。”

        “我是问你感觉怎么样?我倒是觉得挺好,如果探丫头不合适的话,那我们薛家的女儿一样不差,……”薛姨妈见宝钗羞得不敢抬头,正色道:“若是不行,我便去求我兄长,……”

        薛宝钗见母亲态度很坚决,也知道这关系到自己未来的一生,虽然和冯家大郎接触不多,但是所见所闻足以说明对方的优秀,对于一个没有多少机会接触外界的女孩子来说,这个印象已经相当难得了。

        薛宝钗还是没有忍住:“母亲,女儿听说冯大哥现在是不愿意考虑这些事情,说是要等到春闱之后再来说。”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就不信我女儿这般条件,冯家还会不动心?”薛姨妈对自己女儿还是充满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