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四十七节 中招(第一更求月票!)

乙字卷 第一百四十七节 中招(第一更求月票!)

        范景文陷入了深思。

        毫无疑问冯紫英今天的观点给了他很大的触动和启发。

        作为一个顺天秋闱解元,而且这一年多来冯紫英有意引导这整个青檀书院的学子们对时政的探讨和兴趣,使得整个青檀书院本身越发对时政感兴趣,范景文是其中佼佼者,自然对时政不陌生。

        但以前书院内部对时政的研究探讨更多的还是一些具体层面上的方略,比如开中法对九边军粮保证意义,又比如漕粮海运的可行性,又或者河套地区对宁夏、榆林两镇防御安全的价值和意义,但今天范景文和冯紫英探讨的问题不一样,那是直接触及到了整个大周综合性的战略走向了。

        换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原来探讨的问题更多的是一些战术性局部性的问题,大部分都局限于六部和都察院又或者某个省内,但是今天涉及到的话题那基本上就该是内阁阁老们来探讨琢磨的了。

        冯紫英的思路观点无疑是具有突破性和开创性的,这一点范景文很清楚,甚至书院里许多同学乃至山长和掌院二人也都认可。

        嗯,有一句评语就是说他在政治洞察力和深远度上,远超一般同学,甚至很多身处高位者都未必有他那么看得深远,而且总能从一些意想不到的角度来揣摩思考问题,并得出不一样的结论。

        光是这个人口给大周带来的巨大负担乃至生存压力,可能是导致国内民不聊生的一大问题,就值得认真思索。

        以前虽然有人也意识到人口增长存在的影响,但是却从未有人认真思考和研究过,更没有人能够以人口增长的倍数和土地增加与单位面积米麦增收来进行一个对比,所以很多观点都是似是而非,没有什么准确性的。

        还有冯紫英提出的要主动对外征伐为大周子民夺取更多地土地这也是一个极具震撼力的想法,大周自立国以来就从未有过这般锐进的意见,更多地还是停留在如何防御来自周边的外敌上,一直处于被动应对的地位上。

        这些设想和观点都很新颖,但是范景文也能看得出来,很多都缺乏可操作性,或者说就是不切实际,要想那样做需要具备的先决条件就很艰难,甚至就不可能达到。

        但冯紫英这么提出来,就是异想天开么?范景文可不会这么认为。

        对冯紫英来说,这样不经意也好,刻意针对也好,就是要让这些同学们能够在不知不觉间接受这样的观点。

        当十年二十年后,他们这批人已经成为大周朝廷的中坚力量时,当这种观点在他们中间占据主流时,只需要稍加引导,振臂一呼,也许就能在朝廷的更高层面获得支持和拥护,迅速成为整个大周王朝的国策,进而真正推进下去。

        这就是冯紫英想要达到的目的。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要的就是这样潜移默化的效果。

        一个因循守旧不思进取的王朝,迟早是要被取代的,而唯有改变国策,寻找属于自身的路径,这才是唯一出路。

        范景文只是一个开始。

        他在北直隶这帮士子里极有威信,现在自己在北直隶这帮士子里的威望还远不及他,但如果获得他的支持和认可,那么有助于自己在北直隶这帮士子里迅速站稳脚跟,进而成为其中领袖之一。

        冯紫英的计划早已经开始规划布局,就是要通过青檀书院作为大本营,要争分夺秒的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在最短时间里营造起这样一个属于自己的人脉网络和圈子。

        从现在的进度来看,这两年里自己实施的稳步壮大战略还算不错,但对于自己来说时间还是太短了。

        所以他在不断稳固扩大自己的基本盘外,他还不得不想办法把每个群体圈子中的领袖人物牢牢抓住,建立起稳固的关系。

        大周这样一个王朝帝国,不是一个两个人想要玩转的,没有一个稳定并不断壮大的文官群体来支持你,你日后怎么和皇权周旋对抗,怎么去推进自己的政策开疆拓土?

        当然冯紫英也不是一味排斥皇权,甚至在很多时候也还要附从和利用皇权。

        一句话,符合自己意图的皇权才是好皇权,符合自己思路利益的文官才是好文官,但从长远来看,文官这样一个庞大群体显然更容易操控影响。

        鹿鸣宴之后,范景文一行人都要各自归家。

        毕竟这等光宗耀祖的大事,都是要回去对家乡父老和家族有一个交代的。

        同时也要向地方上宣示,这一个家族出了举人了,不是随便谁都可以轻易欺侮和打主意了,甚至这个家族也具备了在一个县甚至一个府迅速兴旺崛起的基础了。

        事实上冯家在临清那边也早就送信过去了,也需要张灯结彩的大肆宣扬一番,尤其是像冯家这等武勋家族,突然出了一个可以实现家族转型的举人,那就意义更不寻常了。

        同样在京师城里,这样的庆贺也必不可少。

        只不过因为冯唐不在京师而在榆林,所以很多近乎于报喜庆贺的方式就只能通过冯紫英自己去上门送贴子的方式来实现。

        这时候冯家人丁单薄的劣势就显现出来了。

        如果是冯紫英的两位伯父还在,那么哪怕冯唐远在榆林,这等事情也可以由他的二位兄长来经手操办。

        又或者哪怕是冯紫英的两位伯父不在了,如果他们两位留下有成年的子嗣,也就是相当于冯紫英的叔伯兄长,他们也可以来替冯紫英操办这一切。

        但是冯家却是长房二房不但上一辈战死疆场,而这一代却是要么病死夭折,要么就是没有子嗣,两门绝嗣,所以担子都压在冯紫英这个三房独子一人身上,这就为难了。

        要说有齐永泰和乔应甲这两位算是业师的角色在,也可以替冯紫英张罗一番,但是这二人现在位置太过敏感,又都处于风口浪尖之上,所以不好出面。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冯家原来的人脉圈子几乎全是武家勋贵这一块的,这些文官何曾和这些武家勋贵打过交道,这也同样不太方便。

        “紫英,你父不在京师,这等事宜便由愚伯来替你张罗吧。”

        在收到冯紫英拜帖的第一时间,王子腾便感觉到机会来了,立即就把冯紫英让进了自己书房,当面第一句话便是劈头盖脸,不容冯紫英推托。

        “王、冯两家也是多年间交情,你父亲临走榆林时也曾托付我好生照顾你,现在你高中举人,咱们这些当年跟随太祖打天下的武将后继有人,当然要好好庆贺一下。”

        卧槽,冯紫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也低估了眼前这个王家当家人的厚黑程度,这一上来就给自己甩了这么一个大招。

        冯家和你们王家关系有那么熟络么?还我爹把我托付给你?特么要不是你在从中作梗,老爹怕都能去山西镇了。

        现在这厮居然要来以自己长辈自居大包大揽,把庆祝中举之事揽过去,这就不能不让人担心了。

        冯紫英下意识的就想推辞:“世伯,小侄只是中了一个末尾的举人而已,……”

        “末尾举人也是举人,范景文中了解元,但是他和我们这些人有关系么?”王子腾态度坚决,不容置喙,“这件事情不是哪一家人的事情,是我们这一帮替太祖打下江山武将们后人的事情,必须要大办特办,紫英,这件事情必须要听我的,由我来操办,……”

        冯紫英知道自己中招了,只怕自己不上门,这王子腾都要主动登门了。

        他脑瓜子急速思索这家伙的意图和在,把武勋集团一下子全部拉了进来站在了一起,这王子腾是要干什么?

        显示他在武勋群体中的影响力和代表性?

        还是不甘自己逐渐被边缘化想要表现一下?

        又或者干脆就是背后有其他人授意?

        太上皇,还是义忠亲王?

        冯紫英不确定,也许本身就有多方面因素凑成,才使得王子腾灵机一动,让他有了这样一个主意。

        如果是这样,自己就有些运气不好了。

        坚决拒绝?冯紫英毫不犹豫的否决了这个设想。

        先不说冯家还属于武勋群体,这种公开的决裂绝不适合,就算是以后自己,很多时候未必不需要这些武勋群体的配合和支持,只看到眼前的不利而忽略了日后的利益,那目光太短浅了。

        而且,这个武勋群体也不像最初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铁板一块,这个群体现在固然还算是太上皇的基本盘,但是义忠亲王正在稳步渗透,同样皇上那边也没有闲着,看看王子腾的以退为进,就知道这帮人都在观察形势之余也在调整自己的船头。

        自己这个一只脚插在武勋群体中,一只脚却已经往文官群体里边迈步前行的人,或许还真的会成为一个奇货可居的棋子。

        只是这个棋子好当么?

        风险从来就是和利益共存的。

        冯紫英掂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