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池鱼(为请叫我腹肌男盟主加更!)

乙字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池鱼(为请叫我腹肌男盟主加更!)

        见宝玉这般情形,屋里的几个丫鬟都有些发急了。

        宝二爷可不是没有过这般情形,往往都是要生病的迹象,要么就是痴痴呆呆,不吃不喝,要么就是发疯砸玉,弄得上下鸡飞狗跳。

        袭人首先慌了,忙不迭的围着宝玉:“二爷,怎地了?如何毫无来由这般了?晴雯,麝月,秋纹,你们来看看,这二爷是怎么了?”

        “从茗烟他们出门二爷就是这般痴痴呆呆,连饭也不吃。”麝月眼圈也红了,轻轻抽泣着,“这该如何是好?要不去报给太太?”

        “不,不准去!”宝玉突然开口,“我就在这里等茗烟,我没事儿。”

        宝玉开口说话,让丫鬟们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却见他这般情形,人人心里都有些着忙。

        “爷,有啥事儿您说出来,我们几个虽然粗笨,若是没有法子,也可以去向林姑娘和宝姑娘她们打探,爷可千万莫要吓我们。”

        袭人搀着宝玉,想要把他扶进屋里,这虽然是八月末了,但是秋老虎的威力不减,穿堂风没几分,却依然有些闷热。

        “不,不,不准去找她们,这是我自个儿的心结,怨不得人。”

        宝玉深吸了一口气,想要让自己平静些许,但是想到父亲那双眼冒火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想到那板子抽在自己身上的滋味,他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该如何是好?

        正琢磨间,却见的那门外李贵已经带着茗烟一溜烟儿的跑了进来。

        忍不住站起身来,一把掀开还在身边的袭人,宝玉一个箭步窜出去,抓住李贵的胳膊,“榜可出来了?如何?”

        “出来了,出来了。”李贵忙不迭的道:“冯大爷高中第一百四十九名,我见着好几拨人都往冯家去报喜去了,估计这会儿冯家都已经得到音信了。”

        陡然间脸色变得煞白,宝玉整个身体都僵了起来,只有那身边最贴心的茗烟才知道自家主子的心思,赶紧扶住宝玉,小声道:“其实冯大爷的名次很靠后,都是倒数几个了,……”

        “你懂个屁!”李贵劈头啐了那茗烟一脸。

        李贵哪里知晓宝玉的小心思,日常也是老爷安排他把宝玉读书生活侍弄好,见冯紫英平素与宝玉也算亲近,加之这么一大早便把自己和茗烟打发去看榜,看冯大爷中式没有,这等关心其实寻常朋友能有的,听得茗烟这般“诋毁”,自然就不客气。

        “二爷,我打听过,这秋闱乡试,除了第一名解元那自然是风光无限的,那第二名和最后一名都是一样,都是举人,没甚区别,都一样可以去做官了!现在冯大爷便是真正的官老爷了,难怪老爷一定要冯大爷多教导二爷,下一科没准儿二爷也能像冯大爷一般中个举人,那咱们荣国府就真的荣光了!”

        宝玉手指关节都要捏得发白了,目光却是定定的,但脸上却只能露出一抹古怪苦涩的笑意,“是啊,冯大哥中了举人了,这是天大的喜事儿啊,我们都该替他庆贺,……”

        “那是,我还看到十儿哥也在那里看榜,我见二爷催的急,所以我就没等他就回来了,估计一会儿老爷那边也就能知晓冯大爷中了。”

        李贵还自作聪明的补上一句。

        宝玉一言不发仰头便倒,也幸亏旁边茗烟反应的快,一把把宝玉扶住,这才没有栽了一个硬桩。

        “二爷,怎么了?”一干丫鬟惊慌失措的扑上来,忙不迭的宝玉扶住往屋里抬,早有秋纹把水送上来喂在嘴边上灌了一大口下去,宝玉这才稳了稳神,吁出一口长气,涩声道:“不关事,就是有些闷热,怕是中了暑热,都散了,散了!”

        见宝玉脸色还算正常,只是目光有些呆了,丫鬟们都忙不迭将其送到床边,那李贵便也离去了。

        只有茗烟知晓自家主子的心思,悄悄附耳到宝玉边上道:“若是二爷觉得不踏实,不如先去告知老祖宗和太太,……”

        “何苦来哉?迟早怕是有这一遭。”宝玉惨然,摇了摇头。

        “那二爷何不去请那冯大爷来过府一叙,一方面算是恭贺冯大爷高中,另一方面也就算是向冯大爷了解这青檀书院读书和秋闱大比的情形,也算是为日后二爷效仿冯大爷做准备?”

        听得茗烟这般说,宝玉怒从心中起,便要像先前李贵那般啐茗烟,但见茗烟挤眉弄眼,然后把嘴角往一边儿撩,心中顿时反应过来,一时间敞亮无比,是啊,若是能把冯大哥请来“畅叙”一番,听听他介绍这读书和秋闱大比的情况,自己也可以假意慷慨激昂一番,或许就能让老爷心情好上许多,起码也可以把这迫在眉睫的危机给解决了啊。

        想到这里宝玉心中大定,只是不知道这世间还来不来得及,莫要这门还没踏出,那边老爷的召唤就来了,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茗烟,你立即去冯大哥府上守着,待冯大哥一回府,务必将他请到家里来一叙,就说小弟感受此番秋闱盛况,触动颇大,想要找兄长过府一叙,……”

        “可是就怕冯大爷一时半刻不回府上,老爷那边……”茗烟连连点头,但是又替主子担心老爷那边,这时间上的确有些来不及了,而且人家现在正是大喜之时,如何会来府上?

        “你就一直呆在冯大哥府上,他若是不来,你便不走。”想了一想,还是觉得不稳当,一眼瞅见了晴雯,“晴雯,你和茗烟一块儿去,你不是和冯大哥那丫鬟云裳挺熟么?我知道冯大哥最喜欢云裳,你去和那云裳说一说,让她帮我说和说和,就说小弟蒙此大难,请兄长务必一救,救命之恩,定当厚报!”

        这惊惶失措之下,宝玉也有些慌不择言了,站起身来便向那茗烟和晴雯打躬作揖,慌得茗烟和晴雯忙不迭的躲到一边。

        袭人和晴雯她们都没有明白宝二爷这一番胡言乱语究竟说的是啥意思,也只有这茗烟才知道宝二爷是在害怕什么。

        前段时间宝二爷在族学学堂里胡来厮混,和那小蓉大奶奶的弟弟钟哥儿好得蜜里调油,出则成双,入则结对,当时自己就提醒过宝二爷,可宝二爷那会儿哪里听得进这些,只怕是传到了老爷耳朵里了。

        上一回已经险险躲过一遭了,但这一次只怕就是要老账新账合在一起算了。

        这也是李十儿那边传过来的话,要让宝二爷早些寻思办法,莫要事到临头才来抱佛脚。

        而且老祖宗这边的佛脚也只能济得了一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迟早要被老爷拿住一遭,那便是大难临头。

        想到这里,茗烟也有些腿发软,若是宝二爷没个好,只怕自己这屁股怕也是打个开花。

        晴雯也是被宝玉这突如其来的这一打躬作揖弄得手忙脚乱,不知道这位宝二爷是发的什么疯。

        她也是年初才被老太君分派到宝玉房中的,之前袭人、麝月、秋纹她们都已经是宝玉的贴身丫鬟了,自己这一来,自然而然也让这宝二爷屋里就有些“拥挤”了。

        不过她也是一个傲性子,人家不待见她,她也一样冷然相对,总归是自己的活儿做得麻利干净,再不落人口实,若这些人真的还要寻自己的不是,那便主动请辞不在这宝玉屋里呆便是。

        “二爷,奴婢也不知道您这是什么意思,那云裳姐姐奴婢的确是认识,但是也不算太熟悉,只是无意间说起我和她生日是同一日,便算是有些缘分,只是二爷所托之事奴婢也不明白,不知道该如何……”

        宝玉也知道这番言行有些唐突了,但是他也知道今日乃是冯紫英大喜日子,怎么可能因为一番邀请便来府里?

        若是自己跑过去到他府上,却迟早要归家,这回了家,还得要面对老爷,只有把冯大哥邀约到府上来,自己再好生表现一番,才能好生消弭这番“大祸。

        ”晴雯,其他你莫管,只消托那云裳请她在冯大哥那里多劝劝请冯大哥来咱们府里,这边事情便是茗烟你去和冯大哥说,不必遮掩,定要劝得那冯大哥过府一叙,……“宝玉咬咬牙,“这会儿我便去老祖宗那里呆着,先说这事儿,老祖宗也是历来喜欢冯大哥来咱们府上的,如今冯大哥更是高中,老祖宗只怕会更高兴,……”

        袭人、麝月等人终于明白过来了,宝二爷这都要到老祖宗房里去躲灾了,这还能是躲谁?

        除了老爷之外,其他还能有谁让宝二爷这般畏惧如虎?

        前段时间宝二爷和那长得粉嫩青涩的钟哥儿在族学学堂里的胡混乱来,袭人、晴雯和麝月她们也有所耳闻,那袭人还劝过,但是却没有落得一个好,这等主子的恣意放浪,连袭人都劝不住,其他丫鬟自然也就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装作不知晓了。

        现在看来只怕是被老爷知晓了,所以才要来算账,只是却不知道却和今日冯家大爷中举有何关系,这等弯弯绕却不是袭人晴雯这些丫鬟们能想得明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