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三十七节 余波袅袅

乙字卷 第一百三十七节 余波袅袅

        相较于同学们的欣喜若狂,官应震和周永春自然就要矜持许多了。

        他们没有去贡院现场,而是寻了一处酒楼等待。

        嗯,还是白月楼,这也是冯紫英替他们定下的,他们认为这座酒楼能带来好运。

        所以当范景文拿下顺天府今科解元时,官应震和周永春都忍不住击掌庆贺。

        顺天府这一科的秋闱,对于官应震和周永春二人来说,关注点有三个,一是冯紫英能不能过,二是今科十九人里中式数量能不能破以往的记录,三是范景文能不能拿下解元。

        现在第三个目标已经实现了,紧接着就是冯紫英中式第一百四十九名,同样创造了一个历史,十四岁的举人,在北直隶还是第一个!甚至算得上是在大周定都京师之后的第一个!

        这也是官应震和周永春最为关注的一个点,虽然乔应甲和齐永泰都以冯紫英之师自称,但真正这两年里为冯紫英学业上花心思最多的还是官应震,因为官应震觉得冯紫英性子上和自己最对路,既讲原则底线,但更能灵活变通,这与齐永泰和周永春的性子上都还是有些差别,所以他也一力想要把冯紫英培养出来。

        同样周永春也对自己这个“乡党”十分看重。

        山东籍官员在朝堂上影响力不但无法和南直隶、浙江这些省份相比,而且就算是与湖广和山西相比,亦有逊色,作为山东籍士人的周永春,自然希望冯紫英能够迅速成长起来,未来成为山东籍士人的代言人。

        而要踏足朝堂,跨过举人这一坎儿就是最关键的,现在冯紫英终于越过了这个门槛,这如何不让周永春感到兴奋?

        当最后传来的消息是十五名青檀书院的学子考中今科顺天秋闱打破了历年青檀书院记录时,饶是官应震和周永春想要保持矜持沉静的名士风范,也忍不住站起身来挥拳怒吼。

        这太不容易了,这几年呕心沥血的努力,终于还是换来了这样一个丰硕的成果,哪怕这里边又有一些运气的成分,但是成功了就是成功了。

        白月楼这一顿,许多同学都醉了。

        这是第二顿在白月楼了。

        大家都认为是上一回在白月楼的好运气,才使得今科青檀书院顺天府乡试大获全胜。

        顺带说一句,冯紫英也是此科顺天乡试青檀书院中中式同学中成绩最靠后的。

        但不管怎么说,中式就是中式了,除了解元风光名头外,其他第一名和第第一百五十五名没有任何区别。

        都是举人资格,你要做官,一样需要去吏部排队历事,你要参加春闱也没有任何特殊待遇。

        除了你能在会试中拿第一得了会员,然后在殿试中被为状元,弄个三元及第的名声外,真没有其他任何特殊。

        这也意味着整个书院十九名学子中,只有四名同学落榜,这简直就是奇迹了。

        即便是上一科恩正并科,青檀书院参考二十一人,也只考上了十一人,这已经是青檀书院成立以来的最好成绩了。

        但今科是普通科,十九人参考,却一下子考中了十五人,真的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这个比例,哪怕是后来者都难以再打破了。

        这里边固然有北直隶名额较多,本身青檀书院也是在学子筛选上优中选优,但是以前也是这样,但唯独这一科却能如此成绩,自然也就离不开冯紫英的这一份功劳。

        可以说这里边的点滴细节,这两年冯紫英迭出的奇招怪想,给大家带来的益处,大家同学们都心知肚明,对冯紫英的感激可以说都是铭记在心。

        甚至范景文都一样清楚,自己这个解元很大程度还是得益于冯紫英带来这些变化,否则自己固然中式无忧,但这个解元鹿死谁手就犹未可知了。

        中式了之后这一顿大部分同学都醉了,但还好,冯紫英表示一会儿还要归家见母亲之后请同学们谅解之后,所有同学都很知趣的敬了冯紫英一杯表示祝贺和感谢之外,便不再敬他。

        这就是威信的体现,你给人家带来益处,这就是最大的威信,无论你在书院里如何威风装逼,如何风头正劲,对同学们来说,都不及给他们扎扎实实带来的好处更重要,更能让他们刻骨铭心。

        中举真的是不比其他,想一想这一帮北直隶九府二州的贫寒学子中,据冯紫英所知,除了范景文家中情况还算不错外,其他十多位同学家境都称得上是贫寒了,大部分都应当是和自己同宿舍的方有度差不多,也就是家中可能有几亩薄田,勉强能支应一个读书人读书,再多,便真的没法了。

        可以说这一个读书人就是一个家庭的唯一希望和支柱,这就是封建时代农村家庭中最大的目标,远胜于自家前世中那些个考中北大清华甚至哈佛耶鲁的吸引力,因为一旦中举就能改变整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的命运。

        北直隶九府二州七十二县十七州(散州)六卫,五十五万户,接近六百万人,三年一科就只取这一百五十五人,而且这一百五十五人中有一大半会被那些寄籍附籍的官宦子弟、卫镇子弟和国子监生们占走,真正落到北直隶本土子弟的不过就是六七十人。

        也就是说,每三年这北直隶一百多个州县卫,连一个举人都摊不上。

        你能想象现代社会像京师城周围的区县连续三年连一个北大清华都考不上的格局么?

        所以这真没法比。

        所以说当无数贫寒学子一旦考上了举人,那娇妻美妾自动有人送上门,银钱土地自然也有人为你送上,甚至帮你筹划营生。

        无他,就凭着你可以随时出入县衙和县令平起平坐的说上话,你可以随时过问干预诉讼,你可以随时为乡里事务呐喊递话,而县里还得要认真对待,予以尊重。

        就这么牛,这还是在你不考或者没有考上进士,你也不愿意外出做官的情形下。

        真要考中进士或者经历了礼部历事选官出去做官了,那这等威势就还要不一样了。

        “梦章,紫英,明日鹿鸣宴,你们要把同学们照顾好,……”官应震和周永春与范景文、冯紫英一道出来的时候,其他同学都已经相互搀扶着回客栈了。

        明天还由礼部和顺天府举办的鹿鸣宴,所有中式的同学都要参加,这也是真正的同年同科。

        “山长、掌院?”范景文和冯紫英都很吃惊,按照惯例,弟子为解元的业师和书院尊长都要出息鹿鸣宴,这也是各省的惯例。

        “我们就不参加了,太招人恨了,估计这一次咱们青檀书院也会成为众矢之的,到那个场合,你们没什么,该理直气壮,可我们就未必会受欢迎了。”

        官应震和周永春相视而笑。

        的确,北直隶一百五十五人,你一个青檀书院就占去了一成,而且参考十九人,中式十五人,这还有没有天理?

        只怕这一科之后,整个北直隶,不,整个北地,乃至南方士林,都要为之震动,更会有无数南北英才要不远千里来青檀书院就读。

        官应震和周永春已经在考虑这书院下一步会扩张到什么程度了,弄不好人数直接翻倍都有可能。

        饶是书院有严格的荐选规则,但是当各省的名流大贤的推荐书递来的时候,你要拒绝的话,那就要考虑后果了。

        人家能把推荐书送到你青檀书院,那也是对你青檀书院的看重和尊敬,你如果随意回绝的话,那也意味着你没有尊重别人,这甚至可能会被视为羞辱,那是要引发士林风波的。

        当然理性一些的士林名儒人家都会先行来信询问一下,相当于事前沟通,如果获得了意向性的认可,这才会出正式的举荐书和推荐信。

        但总还是有些自认为名气身份足够的人会不预先打招呼就推荐而来,而一旦书院没有认可,那就要生事端了。

        这种事情在每个书院都会尽量避免发生,但是又不可避免会发生。

        对官应震和周永春二人来说,下一步的任务会更繁重,不但要备战四个多月后的春闱大比,还要考虑开始接受新的学子问题了。

        “对了,明日鹿鸣宴之后,你们也都要回来,西园的师兄们也会为你们庆贺一下,庆贺你们成为西园的一员。”周永春也笑着插话:“任重而道远,梦章,紫英,四个月之后那才是真正的见真纲的时候,希望你们都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孟泰,莫要给他们太大压力了,这刚秋闱中举,你还是让他们稍事歇息,感受一下成功的喜悦吧。”官应震也笑着摇头。

        范景文和冯紫英相顾而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勃勃雄心,秋闱已过,那么自然就要向春闱发起冲击了,凭借着顺天解元的风光,范景文没理由不冲击春闱。

        同样,对冯紫英来说,最艰险的秋闱已过,春闱固然更难,但是却更有利于自己发挥时政策论上的优势,为何不敢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