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三十节 要打破历史?

乙字卷 第一百三十节 要打破历史?

        段氏忍不住又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明嬛,去接少爷的车回来了么?”

        “太太,还未回来,估计还早呢。”丫鬟有些无奈的安慰着太太。

        这都是问了第七遍了,可这哪有这么早就能回来的?而且少爷连送都不让送,只和他那些同学呆在一块儿,连瑞祥、宝祥和云裳都被撵了回来,这府里边派车去接,他能回来么?

        “姐姐,怕是还要一阵去了,若是考完了,只怕铿哥儿还要和他的同学小聚。”小段氏在一旁劝解着。

        旁边还有两个年轻美妇也都纷纷出言宽慰段氏。

        这等大事,无论是谁手里有什么事儿,都得要放下来,大小段氏不必说,苏氏谢氏也自觉地到了太太房中来陪着。

        这关系到日后整个冯家的命运,虽说是太太嫡子,但是毕竟是一家人,段氏也不是一个刻薄的主母,对苏氏谢氏也不差,能让她们管一部分家中营生,这在其他家里是极为罕见的,妻媵妾几个之间关系一直不错。

        小段氏也罢了,是媵,而且和大段氏素来亲善,铿哥儿也是小段氏从小带大的,但苏氏谢氏也能享受到如此殊遇,能管家里营生,那就真的是极其罕见了。

        这固然与段氏性子粗疏不喜管家有关,但也能说明段氏的大度。

        段氏坐回床上,忍不住长吁短叹,小段氏和苏氏谢氏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太太怎么就突然愁眉苦脸起来了。

        “你们说着读个书如此艰辛,若是这一科考不上,铿哥儿说还要继续读下去,他今年已经马上就十五了,照他说的,要考中再说婚事,那岂不是要等到十八岁去了?万一他这秋闱过了,还要说过春闱,再耽搁几年,岂不是要二十出头我才能见到新妇?那我孙子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

        原来是说这事儿。

        “太太宽心,铿哥儿是定能考过的。”苏氏赶紧道。

        “也不一定啊,看看这全城上下的阵势,四千多人只取一百多人,整个北直隶的读书人都来考,听说有些四五十岁都还在考,这铿哥儿还是年龄小了一些,若是能多读几年,兴许是没问题的,但秋闱中了,他还要考春闱,那又该如何?……”

        段氏摇摇头,她当然知道这是苏氏在安慰自己,这举人若是这么好考,那这四王八公十二侯加上还有那么多不入流的武勋世家,又有几个真正考上过举人进士的?

        印象中这么多人家,好像还真的就只有贾家考中了一个进士,而且好像还说是书读多了,连人都有些呆了,居然弃官修道去了。

        段氏可不愿意自己儿子变成那等迂腐人,与其那样,不如别读书更好,他老爹没读书不也一样安好,只要能多生几个孙子替冯家延续香火就再好不过了。

        小段氏也知道自己姐姐内心的纠结,既希望铿哥儿能读出书来,又担心他一直读下去,秋闱过了,还有春闱,春闱恐怕还要更难,明年春闱未过,便又是三年,铿哥儿的年龄就有些大了。

        可铿哥儿又立誓要考中进士才谈婚姻之事,这却如何是好?

        “姐姐,其实也不是没有变通的法子。”小段氏沉吟了一下。

        “哦?婉琴,你说。”大段氏也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素来是个有主意的,精神一振。

        “若是铿哥儿一时半会儿不愿意成亲,那就待到他年龄合适之后,不妨先替他纳两房妾室,若是能生下一男半女,也算是替冯家留后,到那时候,便是晚上两三年成亲也不打紧了。”

        小段氏的这个主意也算是兼顾到各方的意愿了。

        纳妾是不算成婚的,也就是说一个男子无论纳妾多少个,也无论妾替其生下多少子女,都无关紧要。

        只要他没正式娶妻,那就是未婚,这就是古代的未婚青年。

        这样一来起码先是把冯家香火给延续起来了,这一点后顾之忧先行解决掉了。

        当然,这先纳妾,甚至是妾先生子女也不是没有副作用,一般名门望族还是对这个有些讲究的。

        纳妾都还要好一些,但若是妾生了子女,那么肯定就会对男方选择范围有一定影响,一些挑剔的女方未必愿意一过来就给妾生子当嫡母,这也是一个问题。

        段氏眼睛一亮,这却是一个好主意,虽说有一些副作用,但是和先把冯家子嗣香火问题解决相比,这等女方的家庭条件问题就可以放在后边了。

        这一点段氏还是有底气的,连贾家这等一门两国公的勋贵都主动示好,愿意嫁女,虽说是庶女,但是也还是不错了,那么也就不能挑剔冯家这边先纳妾生子才对。

        想到这里,段氏脸色顿时变得好看起来,“婉琴,你这个主意不错,到时候铿哥儿如果还要找理由推脱,那便由不得他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哪有十八九岁还不成亲生子的?选不中合适满意的,那纳妾总没问题吧?这冯家香火延续不能只由着他性子来!”

        “姐姐也不必如此,铿哥儿那里还是好好和他说说才是,我想他还是能够理解姐姐的苦衷的。”整个冯家就带了这么一个,谁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大房二房那边更是如此,大老爷二老爷都不在了,却没有人袭爵延续香火,这冯家成了这样,外边儿肯定是有闲话的。

        就在家中议论着冯紫英的婚事时,冯紫英终于伴随着人流从贡院走出。

        如果说前日里心情是一片灰暗,那么今日就是一片灿烂晴空了。

        别看这道题如此简单,但是你要答得出类拔萃高人一筹,甚至高人几筹,那也不简单。

        自己经义这一块差距被拉下不小,那么要想弥补转来,就必须要在时政策论这一块上占据绝对高度。

        或者说就要凭这一份策论,让总裁和房师都予以认可,甚至忽略经义那一块。

        范景文已经很隐晦的提了,北直隶秋闱是礼部直接派人,而且多半就应该有高层授意。

        出这道题就能看出一些端倪来,那么如果能在策论上拿下高评,那么就有可能扳回先前的劣势。

        老远就看见了范景文和其他几名青檀书院的同学,冯紫英心情也是愉悦并放松着,无论如何这一步总算走出去了,不管最后如何,都算是结束了。

        “怎么样,紫英,这下该胸有成竹了吧?”范景文上前来,狠狠的拍了拍冯紫英的肩头,满脸欣慰和感慨,“恐怕是咱们顺天府最年轻的举人了,这开创了一个记录!”

        的确,整个大周不敢说没有十四岁的举人,南直隶那边应该是在泰和帝也就是周太祖尚未迁都时好像出过十四岁的举人,但是在顺天府,在北直隶,在京师正式成为大周首都之后,这六七十年间,就没有听说过有十四岁的举人!

        别说是十四岁的举人,就算是十四岁的秀才,那都是十分少见的,要知道十四岁的举人就意味着,十四岁就可以出仕除官了!如果运作的好话,甚至可以直接出任一地知县或者知州(府属州)。

        你可以想象,一个十四岁的县大老爷,灭门令尹,这是多么令人震惊。

        这一场对于整个青檀书院来说都是大获全胜的,不敢说人人都成功,但是可以说都受益匪浅,十多个学子中几乎人人都是喜笑颜开。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能考中。

        看见簇拥上来的同学们,冯紫英也忍不住有些兴奋,如果这一科自己真的考中,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又打破了一个历史?

        “梦章兄,千万别这么说!”冯紫英赶紧道:“这一场小弟的确感觉考得不错,但是大家都知道上一场小弟表现很一般,甚至和各位兄长相比都还有很大差距,所以只能说是差强人意,现在可不敢说什么成竹在胸,这句话我估计咱们这群人里边大概也就只有梦章兄敢夸口。”

        范景文笑着摇头。

        他明白冯紫英的意思,不想说这些显得太过出挑的话,万一没考过的话,那就成了笑话。

        他本来就是风头人物,被人拿住了这等把柄,那就太丢脸了。

        但以范景文的判断,冯紫英应该是稳了才对,只要他的经义考试不是差的太厉害,那么绝对可以凭策论这一场扳回来。

        而冯紫英的经义固然在青檀书院中算是比较差的,但是放在四千多北直隶的学子中,起码也可以算是中等水准,加上绝才惊艳的一篇策论,还有秉承圣意的总裁和房师,岂有不取之理?

        “那走罢,总算是了结了一桩事儿,一切等到十天后就可以揭晓了。”范景文笑着道:“紫英,愚兄看到你家里的车来接你了,你那小厮都在那里探头探脑许久了,是和我们一起回书院,还是……”

        “难道梦章兄还要回书院?”冯紫英爽快的一摊手,“今日如此快事,甭管十天后结果如何,我们好像都应该去庆贺一下,不如小弟做东,请各位兄长到白月楼共谋一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