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二十一节 身世如谜

乙字卷 第一百二十一节 身世如谜

        冯紫英一个鹞子翻身从床上蹿了起来,脑袋还有些晕晕乎乎,但是精神却是恁地健旺。

        疾步而出,听得对面的上房有响动,冯紫英便快步过去。

        却见两个小丫鬟早已经进屋把这位贾府中的宝玉从床上扶了起来,只见他一手抚胸,满脸茫然,又有些难受的模样。

        冯紫英便问道:“宝玉,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就睡着了,做着梦,突然间觉得心里一痛,难受得紧,差点儿出不过气来,便一下子就醒了。”

        贾宝玉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好像自己这个理由显得太过牵强,但是先前他却的确是如此。

        只梦着那姊姊妹妹似乎突然间被一阵风刮来,倏然间便烟消云散,他慌忙间便要去追赶,却只觉得心中一痛,便醒了过来。

        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惘然若失,就像是某些最珍贵的东西突然间就从自己身边流失了,再也不属于自己了。

        但他又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东西,只知道对自己很重要意义重大。

        看贾宝玉坐在床上那副淡淡忧伤的模样,冯紫英摇了摇头。

        这也是富家公子多愁善感啊,换了个农夫,只怕早就把梦里边的事情丢在脑后,该去犁田去犁田,该去浇水去浇水了。

        好像自己刚才也做了一场梦欸,梦里边自己好像也做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但为何自己心情却是如此愉悦畅快,甚至还有点儿美人在手江山我有的感觉呢?

        或许做梦真的能袒露自家心声?

        在得知这绣房香榻居然是秦氏独居所有的时候,冯紫英脑瓜子真的有点儿嗡嗡了。

        这么巧?

        这么蹊跷?

        莫非自己先前闻到的那股子甜香真的是某种迷魂香,能催人做梦幻想自己白日里所想的东西?

        若真是有这种香,倒是不妨去弄点儿来,哪怕是偶尔让自己梦一场,也能好好感受放松感受一番梦境存在了。

        这个时候冯紫英才真正注意到秦氏的模样。

        先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薛宝钗身上去了,加上那一群莺莺燕燕实在太多,他也没太在意,现在仔细一打量,却见这女子果真不凡。

        眉目间灵秀如黛玉,但脸颊丰润却和宝钗有些相似,那一笑一蹙,举手投足间,自有一份妩媚袅娜的风流倜傥,难怪平素都是把帷帽戴着,也鲜有出门,这也太容易招蜂引蝶了。

        不过冯紫英心里也有些疑惑,这怎么看这秦氏也不像是某些版本《红楼梦》书中所写那般爬灰,倒是感觉这贾珍和贾蓉对秦氏有一种说不出疏淡,完全不像是一家人。

        冯紫英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个人感觉,其他人有无这种感觉,但他的确觉得这女子有些面和内冷,甚至对所有人都有一种淡淡的想要拒人千里之外,保持距离生人勿近的味道。

        自己睡了对方的绣房,作为和贾琏贾珍一辈的人,哪怕是年龄要比秦氏小上两三岁,这也明显是唐突之举,冯紫英也只能老老实实道歉。

        不出所料,这秦氏表面上的确是个温润性子,说起话来也是细声细气,只说不妨事,但眉宇间的那份清冷总是若有若无的流露出来。

        这倒也罢,倒是那贾珍和贾蓉爷俩却不见了踪影,后来一问才知道,这爷俩下午有人请去戏楼子高乐,便趁着冯紫英和宝玉昏睡这段时间里,已经先行告罪快活去了。

        对于这爷俩冯紫英也是无话可说了,但想想也是,本来这一顿就是以女眷为主,贾琏和自己就是横叉一杠子才让他们爷俩来作陪。

        人家可能本来早就有安排了的,自然也不能因为自己而耽误了那边。

        这一趟入贾府倒也是爽利,一顿酒下来,喝跑两个,喝倒三个,贾琏早就被抬回家了,只剩下懵懵懂懂的贾宝玉和自己。

        最后还是鸳鸯寻了过来,让冯紫英和宝玉一道回了荣国府这边。

        看着冯紫英的身影消失在那边箭道尽头,秦可卿的脸色才慢慢从先前那种淡雅恢复成平常那种略带忧郁的思考之色。

        “奶奶,外边又开始下雪了,还是进去吧。”小丫鬟宝珠站在身后悄声道。

        来了这府中两年,秦可卿唯一满意的就是这两个丫鬟了,一个瑞珠,一个宝珠,都是聪慧诚实的穷人家孩子,自然有人买了她们送进府中的,怕是贾府里边也不知晓。

        不过纵然知晓,这贾珍贾蓉爷俩也不敢吭声,想到这里秦可卿便心中冷笑。

        到现在秦可卿也不知道这背后究竟有什么人在操纵这一切,便是她翻脸逼问过贾珍和贾蓉,这二人也只能苦着脸说这是老爷的指婚,没有人可以抗拒。

        这个老爷便是这几代贾家唯一出的进士——名义公公的老爹贾敬,至今仍然在玄真观修炼,经年也不回家,便是自家嫁入贾家,他也未曾露面。

        从在秦家长大,秦可卿就觉得无形中就像是一个看不见的手在操弄着自己的命运,秦业不是自己亲生父亲,但是却很爱自己,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说实话把自己嫁如贾家,连她自己都没想到。

        贾家是何等人家,怎么会和一个小小营缮郎抱养来的女儿结亲?而且还是未来要袭爵宁国公的嫡子,怕是让自己给其当妾都有些不够格。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秦可卿的心中。

        她本就是一个极其聪慧的女子,在觉察到这个疑问之后便反复询问过自己养父,但是养父是个实诚人,无论怎么问,他也说不出一二三来。

        只说抱回自己来养之后,便有各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出现,比如偶尔会有人送来银子,但从来也不知道是谁送来,从未见到过人,偶尔会有一张纸留下,说知名不具。

        所以秦可卿也一直怀疑自己恐怕是某个大户人家不为主母所接受的外室所出,因为哪怕是妾生女似乎也不至于如此。

        但一直到自己要嫁入贾家时,她才真正觉得不可思议,她也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世恐怕远非一个大户人家外室所出那么简单。

        像贾家这等人家嫡子,便是名门望族的庶出女都绝不可能娶回家,更不用说你一个不足挂齿的营缮郎抱养的女儿,哪怕是再大的大户,也不可能。

        一直到后来嫁入贾家,问及公公多次,公公被问急眼了,也只说他只是奉父亲命行事,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其他啥都不知道,甚至他们也不愿意这样,可却没有选择,这个答案让她感到绝望。

        至于那位名义上的丈夫蓉哥儿,更是啥都不知道。

        这一年多时间里,自己很少走出这个小院,便是那名义上的丈夫那边,她也不过是偶尔去一遭。

        先前她也以为自己既然嫁入贾家,不管自己出身什么家族,那也就老老实实当好贾家媳妇,而贾家这样的豪门大族本身也就是以前她这种贫家女子可望不可即的目标。

        但嫁进来之后第一夜,她便知道这根本不是她想象的那样,自己不过是一尊被供奉起来的菩萨,供人参观和用来对外装点门面的,而无论是名义上的公公还是丈夫都对自己畏如蛇蝎。

        一颗心就这么在这一两年间慢慢冷了下来,冷到了极致也就无所谓了。

        她本来很想去那玄真观里质问一番,但是想想也知道那既不可能,同样就是去了,也一样得不到任何答案。

        只是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尽头?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青春少艾的女子,这样生活她不愿意持续一辈子。

        这一年多来,整个宁国府里,没有人能和她真正说上话,便是那位名义上的婆婆,也只是在人前装装样说几句,一旦没人的时候,便是半句话也不愿意多说。

        也就是那荣国府里的王熙凤算是她婶子了,或许是觉得她这个人太孤寂,偶尔来走动走动,说说话,但她也知道这位二婶子也是一个要强的人,这等交好各家,怕也是有些想法企图的。

        秦可卿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被所有人遗弃了一般,既没有人关心她想什么要什么,而那个在自己尚未出嫁前还偶尔露一下踪迹的神秘人,现在也更是再没有出现过了。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今日,持续到那位在自己床上躺了一下午的冯家大郎看到自己之后。

        直觉告诉她,这个冯家大郎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奇特。

        不是那种仰慕垂涎姿色的目光,虽然或许有那么一丝半缕,但那属于男人正常情况下的目光,而是那种似乎知晓一些什么,有些探究、怜悯和思考的神色。

        这种目光神色是秦可卿之前从未见到过的,贾珍贾蓉的狐朋狗友也偶尔会来府里,有时候也会打个照面,但那些个男人的目光都是千篇一律的,从未今日这冯家大郎的表情。

        直觉告诉她,这个冯家大郎或许知晓自己的一些什么,嗯,或者就是自己的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