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二十节 悟大梦,破宿命

乙字卷 第一百二十节 悟大梦,破宿命

        对面一群女人们都看着贾琏走在前面,而冯紫英一边拍着宝玉肩膀,一边循循善诱的在说着什么,而宝玉则是满脸诚挚的连连点头,这般情形让一干人都很有点儿兄友弟恭的既视感。

        贾母和王夫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心情也好了不少,或许这宝玉多跟着这冯家大郎一起,耳濡目染之下,未必就不能读出书来。

        目光从一群莺莺燕燕脸上掠过,冯紫英还是敏锐的观察到了似乎要比上一次多了几个。

        不过他现在也没有那么其他心思,大大方方上前一礼,“见过老太君、两位婶婶、各位嫂子、妹妹……”

        “是三位婶婶。”王熙凤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昔日容光焕发的模样,全无先前红着眼圈满脸委屈的形色,“大郎怕是还没见过吧,这位是薛家婶婶,你应该知晓才对,在临清你救过的薛二爷的嫂嫂,……”

        “哦?”冯紫英也只能做出一副讶然模样,然后见礼,“原来是薛家婶婶,去年薛家二叔来京时,我和薛家二叔还曾提及过婶婶一家,未曾想到婶婶一家已经来京了,这一年小侄一直在读书,所以少有来府里,……”

        薛姨妈也是第一次见到冯紫英。

        这个十四岁的少年郎论个头已经赶上了贾琏,甚至比自己那个儿子还要高一点儿,剑眉高鼻,嘴角微挑,略显瘦削的脸颊上很有些气势,这一点上有点儿和自己的兄长相似,与旁边的宝玉浑圆丰润充满亲和力的脸盘子截然不同。

        “……,还未曾感谢冯家哥儿对二叔的救命之恩,……,今日一见,果真是大好儿郎,……”薛姨妈也款款起身,她旁边的一个女孩子也一样起身,让冯紫英注意到了对方:“这是你妹妹宝钗,……”

        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遥遥相对的林丫头,果然,林丫头眉头已经蹙起,小嘴也微微噘起。

        至少现在林丫头的样貌还是没法和这位宝姑娘相比的,但这大半年没见了,林丫头的模样还是长开了不少,比起白云观时,变化也不小,尤其是一双妙瞳更是有些幽邃如秋水一般的灵动。

        而这位宝姑娘给冯紫英的第一印象就是白,但不是那种不健康的苍白,而是一种如玉瓷般泛着某种魔性魅力光泽的白,加上那鹅黄的披风和内里丹红的绣袄,让整个那一团色彩都变得生动起来。

        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是自带几分温润的笑意,望过来的目光总能让人感受到她的一番关心好意,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自行脑补?

        “见过薛家妹妹。”第一次见面,冯紫英还是要讲礼数的。

        听得冯紫英喊“薛家妹妹”,林丫头心中一甜,这多一个“家”字,意义就自然不同,心情顿时就好了不少。

        “见过冯大哥。”薛宝钗也是盈盈一福。

        一番见礼完毕,这话题才重新回到贾母那里,“铿哥儿,你这一年书可是读得好,让你多来府里走动走动,也顺带指点宝玉读读书,……”

        “回老太君,这一年书院里管得严,基本上没有回来过,您也知道还有几个月就秋闱大比了,书院里边大家都全副身心投入学习,谁都没有例外,……”

        对于老太君冯紫英还是很尊重的,不过这位贾府老太君小事精明,但是大事却难免糊涂,这贾府慢慢没落很难说和她没有关系。

        既然冯紫英来了,老太君和王夫人都免不了要问一些书院里的事情,冯紫英也一一作了解答。

        当然也免不了要说一些书院轶事,以满足一下这帮没有机会进入书院的妇人们。

        这一晃就是半个时辰眼见得就是用饭时间,那边贾珍、贾蓉也已经过来,便邀约着贾琏、贾宝玉几个男子一并到逗蜂轩去用餐,这边就留给了这群妇道人家。

        这贾珍、贾蓉父子对上了贾琏、贾宝玉两兄弟,东府对西府,本来就有这桩营生上的龃龉,那就免不了要斗酒。

        宝玉自然是没有人敢灌他酒的,而冯紫英也因为身份原因,贾珍贾蓉都已经从卫若兰、韩奇那边知晓了这冯紫英身份已非往日可比,二人也指望着日后能与这冯紫英结交一番,搞些营生,这酒也就由着冯紫英自家,不过是劝得殷勤一些罢了,所以重心都放在了贾琏身上。

        这一顿酒下来,冯紫英没喝多少,但也感到倦意浓重,倒是那贾琏还没有来得及下桌子,便已经被灌趴下了,大吐特吐不说,拉着贾珍贾蓉便开始发疯,翻些陈年老账,弄得贾珍贾蓉也是尴尬无比,眼见得贾琏连路都走不得了,不得不赶紧让人去叫贾琏屋里的旺儿、昭儿几个来将其扶回家中。

        贾宝玉也喝了几杯,不敢多喝,但也昏昏欲睡,见冯紫英酒意上涌,知道冯紫英酒量不佳,喝了之后便要睡觉,便仗着自己年幼人熟,便趁着别人都去招呼那贾琏时,自顾自的与冯紫英相互扶持顺着那箭道往下走,寻着上房便直接进去,想要找个房间睡觉。

        冯紫英也是越发觉得自己现在酒量不行,没喝几杯酒也就困意上涌,他对这宁国府也不熟悉,只能跟着贾宝玉而行。

        却见这院落幽雅僻静,一股细细甜香味道扑鼻而来,此时冯紫英也困倦极了,醉眼朦胧间见那宝玉似乎还在和两个丫鬟交涉说着什么,他便不管不顾推门而入。

        只见那壁上挂着那前明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前宋学士秦观秦太虚的一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再一看,宝镜金盘,贵榻珠帐,一床丹红纱衾堆砌得整整齐齐,当是一女子的绣房才是。

        但此时冯紫英也顾不得许多了,既然是宝玉带自己来的,怕是哪个丫鬟绣房这般,那他也只有唐突了,径直上床,蹬掉靴子便和衣而卧。

        待到宝玉和那丫鬟说清楚时,却早不见了冯紫英的身影,再一看,那绣房门早开,冯大哥早已经登堂入室酣然而眠了。

        两个丫鬟吓得脸色煞白,连连说这可是蓉大奶奶的卧室,便是蓉哥儿都不能进的,如何能让一个陌生男人进去了?

        贾宝玉有些尴尬,虽然不解为何连蓉哥儿都不能进,但是也知道这有些失礼了,只是冯大哥已经呼呼大睡,这个时候木已成舟,便也只有由得他了,只能安慰两个丫鬟,表示一切后果他来承担,定不会让两位小姐姐为难。

        此时贾宝玉也是困极了,便也寻了旁边的上房推门而入,只见一副《燃藜图》,心中便有些不爽,再一看却是一副对联,“世事洞察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他忽然觉得有些耳熟,好像冯大哥就曾经和他说起过这两句话,心里却是有些膈应,但是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便径直上床睡下。

        当丫鬟们忙不迭的告知秦氏那宝二爷和冯大爷误入自家小院中睡下时,秦氏也是脸色阴晴不定。

        尤其是赶回院中看到冯紫英在自己绣榻上呼呼大睡,更是内心恼怒不已,只是这等情况下她却也不可能强行将那冯家大郎拉起来,只能含羞忍怒暂时离开。

        冯紫英完全不清楚这一切,他只是在睡之前好像觉得这一幕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好像就是在《红楼梦》书中,但是具体什么情节时间也想不起来,那昏昏睡意涌上来,也就酣然入眠。

        这一觉睡下去便是美梦连连。

        却见一处宫门,上写横书“孽海情天”,冯紫英有些懵,这好像有点儿《红楼梦》中的味道了,但也不在意,推门而入,却见那一处配殿写着“薄命司”几个字,一眼望过去,却还有许多类似的偏殿。

        冯紫英推开殿门,却见一排橱柜,随手拿起一册却写的是“金陵十二钗正册”,冯紫英便知道自己这怕是真的在做梦了,也罢,趁着这酒意好生梦一回,也不枉来此一遭。

        随手翻开,便是一首歌词:“二十年来辩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再说冯紫英对《红楼梦》中诗词没多少记忆,但是这一首他却是知晓的,心中冷笑。

        再往后一番,却是一个宫装美人画像,云缭雾绕,有些看不清,再定睛一看,却是冷面秋霜,一眨眼却是美眸含情,栩栩如生,背后背景也是一堵墙,墙上挂着一张公,弓上挂着一香橼,再一看,陡然间那幅画中人却动了起来,朱唇轻启:“大郎,救我!”

        这一变故骇得冯紫英赶紧一合书页,那女子哀怨求救的模样却如同铭刻在自家心中,让冯紫英心中砰砰猛跳不已。

        稍许镇静了一下情绪之后,冯紫英这才又随手翻开另一页,却是一艘船上一个宫装女子,美目流盼,依然如先前一般陡然动了起来,“冯大哥!”,再一看却和前面那宫装女子模样不同,却有些面熟,一顺歌词伴随着汩汩流动的江水跃然而出:“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请命题松江便往,千里东风一梦遥。”

        这个时候冯紫英再是酒醉头昏也已经明白这是那所谓的“红楼十二金钗人物”了,难道这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再往前一翻,果然是那枯木,玉带,雪,金簪,“玉带林中挂,金簪雪中埋。”

        看见这一幅预示林丫头和薛宝钗的画,冯紫英顿时就有些恼了,既然有自己穿越而来,何曾会让这等所谓所谓宿缘发生?爷本身就是逆天改命而来,这等事情更是不在话下!

        顺手在看看后边的副册和又副册,尽皆是前世中自己所看的那些个歌词评语,冯紫英心中更是不屑,举手便将这几册撕得粉碎。

        正撕得痛快,却见门外突然闯入一仙子模样的女子见冯紫英这般,勃然大怒,“孽障胆敢如此?!”

        冯紫英更是不管不顾,径自上前猛地一拳将其击倒,然后扭住对方衣衫举起,猛地向门外一掷,那人便消失无踪。

        眼见得那几册簿册被自己撕得粉碎,纸花纷纷扬扬落下来,却听得有人大喊一声:“痛死我了!”,一下子将冯紫英惊醒过来,,却见自己睡在绣榻上,香气扑鼻,再一回忆,那声音却像是宝玉的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