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一十九节 四入贾府(上)

乙字卷 第一百一十九节 四入贾府(上)

        薛王氏的话却没有得到什么人的应答,场面也更见尴尬,还是贾母沉吟了一下:“这冯家大郎一年读书也未曾来咱们府里了吧?也是通家之好,不如让琏儿把他请过来,让宝玉也跟着,一起在这边就多办一桌便是。”

        听得老太君都这么说了,尤氏和秦氏赶紧道:“这样也好,妾身便告知老爷和蓉哥儿,一并作陪便是。”

        贾母点点头,此事便定。

        听得冯紫英要过来,还在花树下攀枝附梅的贾宝玉先是一愣,随即表情又复杂起来,但是最终还是露出了几分释然和高兴。

        虽然对冯紫英的感觉越发复杂,但是上一次冯紫英对他的一番话还是有很大的开导,而且他也知道冯紫英话语的分量在府里几个长辈心目中那里远胜于自己,可以说只要说到读书上,那冯紫英就是铁定的“权威”了。

        为了日后读书的“幸福生活”,他也得要讨好冯紫英,而且哪怕很不愿意接受,但也得承认冯紫英在各方面对自己都是碾压的,嗯,或许在这张俊脸上自己可以稍稍胜出一筹。

        接到贾母的征召,冯紫英和贾琏都有些意外,还是王熙凤解释了一句说这是东府那边早就定下来的,只不过这边正巧赶上了。

        看见鸳鸯欲言又止的模样,冯紫英心里也是微微一动。

        他对这个聪慧明理的俏丫鬟一直是心存好感的,贾府两大丫鬟,平儿那是人家贾琏的禁脔,他纵然有好感也不会多想,但是这一位就可以没那么多顾忌的上下打量了。

        面对冯紫英有些放肆的上下打量,鸳鸯也有些心慌。

        要说作为贾母大丫鬟,她各种场面也见得多了,但是像这位冯大爷这般目光灼灼毫不客气的,却也不多见,而且那目光里总感觉有些说不出的调戏味道,但是又不让人反感。

        “鸳鸯姑娘,不说说怎么回事儿,老太君怎么会无缘无故要召见我?我这还和琏二哥有事儿商量呢。”冯紫英笑着问道。

        鸳鸯犹豫了一下才道:“兴许是几位太太无意间说起了读书的事儿,加之宝二爷也在,就像让冯大爷过去多教导教导宝二爷吧。”

        “宝玉也在?”冯紫英皱起眉头:“不是几位太太赏梅看花么?怎地宝玉也混在里边儿,他不读书?”

        一个“混”字就让鸳鸯和王熙凤都感觉到冯紫英对贾宝玉这等行径是不满意的,看样子这位冯大爷还真以为他教诲了一番贾宝玉就该痛改前非了,这未免也有点儿一厢情愿异想天开了。

        “今儿个雪后梅正好,老祖宗就和二老爷说了,让宝玉一起赏梅,顺带作作诗。”

        这也是理由?难道这秋闱春闱要靠赏梅作诗?你家宝玉要有许獬那般本事,天天赏梅作诗,饮酒作画都没问题,可你这读书还差得远,你老爹都要逼得你发疯了,这才多久,你又故态复萌了?

        只是这等事情也轮不到他再多言了,人家贾母和王夫人都在,显然是认可的。

        冯紫英只能答应下来,倒是贾琏有些不想过去,大概是觉得见到贾珍贾蓉两父子尴尬。

        毕竟卫若兰和韩奇原本是与他们交好的,现在这样一桩大生意却被贾琏截胡了,虽说是冯紫英牵线,但大家都知道这他才应该是最大的受益者。

        ”琏二哥,好歹也是亲戚,难道这日后还一直不见面饮酒了?这营生又不是只有这一回,没准儿翻了年又有呢?”冯紫英只能宽解,他和贾珍贾蓉更没多少共同语言,总不能吃一顿饭,一直提着贾宝玉训导吧?

        “真的,翻了年还能有这般营生?”贾琏急问。

        也没料到贾琏当真,冯紫英硬着头皮道:“看吧,我估摸着还会有些营生可以做,总归不能让琏二哥闲着不是?”

        “说得是,铿哥儿,你琏二哥就最怕闲着,能有些事情做着,多赚少赚都没关系,练个手熟,日后有大的营生也好能接着做不是?”贾琏连连点头,一副紫英深知我心的模样。

        王熙凤已经先带着平儿跟着鸳鸯过去了,贾琏便和冯紫英走在了后边儿。

        “看样子大郎对来年秋闱是胸有成竹了?”贾琏其实还是很在意冯紫英能不能读出书来的。

        在他看来冯紫英和他很亲善,而且完全不是因为自己媳妇那边的关系,所以这么许久了,也越发对冯紫英亲近起来。

        贾琏自己不是读书人,所以对冯紫英能读书出来,甚至能考中举人进士他还是很期盼的,这样一来自己能有一个这样的朋友,那也是与有荣焉,如果今后冯紫英能有更大的造化,自己也能攀附着这棵大树好生经营一番。

        贾琏现在对贾家的情况是越来越失望,尤其是听闻自己媳妇每年都须得要去典当甚至抵押掉一些老物件来支应腾挪,要不就只能在老太太那里去打抽丰,才能勉强把贾府支撑起走,心里更是发凉。

        加上这贾家究竟能不能交到自己手上,就算是要交到自己手上,还能剩下多少家当,他也是完全不抱希望,所以才会有如此想法。

        按照他的想法,若是这铿哥儿以后真的读书出来有大造化了,自己索性就甩开贾府,甚至包括自家媳妇,自己去独自来盘一个营生来做。

        左右在这府里边也是各种受气,上边老祖宗偏心,老爷太太也是严苛,下边凤姐儿也是百般严防死守,弄得自己在府里边想干个啥都像是做贼似的,与其这样不如另寻门路。

        他现在也算是把这贾家看穿了,全靠绷着这外边一层皮,要做些放贷包揽诉讼的歪门邪道营生还行,但要真正做点儿正经营生,一没银子,二没手段,既然如此,那何不早日盘算寻些门路?

        只是他自己的接触面也不宽,尤其是真正能派得上用场的朋友更是稀少,现在算来算去也就是这铿哥儿算是一个破有前途的,现在押宝烧个冷灶在他身上,今后未必就不能扬眉吐气一把。

        “总归是要过这一关的,有没有把握,那也要去闯一闯。”冯紫英自然不会堕自家志气威风,“便是春闱不敢说,但这秋闱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见冯紫英这般态度肯定,贾琏心中也是又喜又忧。

        若是这铿哥儿真的考中了举人,自家妹妹便是彻底没希望了,到现在父亲都还没有死心,据说也找人去带过话给冯家那边了,但那边却没有了消息,好像是说年龄尚小,稍微缓缓,也不知道是不是托辞。

        当然对自己来说铿哥儿的中举发达,肯定也会对自己有好处,这还真是让人欢喜让人忧。

        各自揣着一番心思,便往会芳园去。

        这会芳园乃是宁国府一等一的好去处,从登仙阁过逗蜂轩的院子便是天香楼,这里是宁国府宴客的所在,再往右边箭道往后走,可以过园子里的后门,到凝曦轩,也可以从逗蜂轩直接出去,便是一片疏林。

        东南边上还建着几处依山之榭,西北尚有三间临水之轩,林木扶疏,溪流纵横,倍添韵致。

        冯紫英跟着贾琏往里走,也是目不暇接,虽然是冬日里,但雪景和那黑黄错落的残木枯草相间,倒也别有一番风景,看得人心旷神怡。

        冯紫英和贾琏是在凝曦轩见到贾母一干人的。

        这一次声势比往日更大,这林林总总一二十人在那轩中,层层叠叠按照辈分高低站定,倒是那几个小字辈的姑娘们簇拥在周围,只有那万绿丛中一点红——贾宝玉一身鲜红色的箭袖罗锦袍,外罩紫红色的内裘黑狐披风,果真是一等一的英俊潇洒,姿容不凡。

        好在这贾宝玉也是懂规矩的,见到贾琏和冯紫英到了,老远就迎了过来见礼,“见过琏二哥,冯大哥。”

        见贾宝玉这般懂事,冯紫英都不好冷嘲热讽了,只能不冷不热的递上一句:“宝兄弟,这是作了几首诗了?下午也好拿给政世叔看一看,莫要让政世叔又找你的茬儿啊。”

        贾宝玉也是有些脸烫,他也知道自己这半年来的学习情形怕是瞒不过冯大哥的耳朵,嗫嚅着道:“冯大哥,这半年小弟还是要比往日勤奋许多了,纵然不能和冯大哥比,但也算是有所寸进了,……”

        冯紫英哭笑不得,敢情你这读书是替我在读书了?我是你爹?

        但想想原本书中贾宝玉也就是这般,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还有着老太君和王夫人做后盾,纵然贾政有心想要改变这一结局,但岂是这般容易的?

        看见宝玉讨好的表情中还有几分忐忑不安,冯紫英也是没来由的哑然失笑,兴许人家就是这个命,自己又何苦非要去改变人家人生轨迹呢?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哪怕日后贾府倒塌,宝玉出家为僧,兴许人家也就觉得这就是命,无可改变的宿命,人定胜天的道理在这个世界是不被人认可的。

        “努力就好,莫要让世叔轻看。”冯紫英拍了拍宝玉的肩头,“你还年幼,但终归是要读些书才行的,于情于理,于公于私,皆需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