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零四节 薛家进京(第一更求月票!)

乙字卷 第一百零四节 薛家进京(第一更求月票!)

        当瑞祥去向冯紫英禀报事宜时,冯紫英那股子郁闷劲儿也还没有过去,所以也就没有给瑞祥什么好脸色看。

        “你现在就这么成日里在贾府游荡,还真把贾府当成了你的家了?那莲花儿是不是和你对了眼儿,觉得在那边儿乐不思蜀了?索性你也就别回来了,……”

        听得少爷语气里的不悦,瑞祥吓得赶紧跪在地下磕头,把地板撞得砰砰作响,“爷,小的可不敢,都是按照爷的安排,三三五日便去一回,平素里也是不敢去的,那莲花儿早就没了联系,断不敢辱没了爷的名声,……”

        “行了,起来罢。”冯紫英也觉得没趣。

        自己心情不爽,发泄到下人身上算个什么?怎地自己也越来越向这个这个社会的人退化了,变得喜怒无常甚至要迁怒他人了?

        见少爷脸色好转,瑞祥瞅了一眼旁边的宝祥,那宝祥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毫无表情,看得瑞祥内里咬牙切齿,之前自己回来这厮也不给自己一个提醒说少爷心情不好,让自己来撞这头气。

        蹩着身子爬起来,瑞祥贴窗而站,不敢言语。

        冯紫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道:“这几月里,贾府那边可有什么新鲜事儿?林姑娘那里可安好?”

        “回爷,那习练方子云裳姐姐早就给了紫鹃姑娘,那一日在府里碰见紫鹃姑娘说起,林姑娘也每日习练,却也有些作用,春日里林姑娘往年总要咳嗽气喘,今年里也有,但好了许多。”

        冯紫英轻哼了一声,这两三个月就能有这么好的效果,那真的就是神术了,不过是些安慰人的话罢了,不过就算是心理安慰也是有些效用的,不是坏事。

        “贾府里边族学办了起来,宝二爷也入了学,包括府里边一些其他子弟也都进了学,……”

        一听这话,冯紫英估计这家宝玉读书的事儿又得走原来《红楼梦》书里的老路了,一大帮子子弟都在族学里厮混,这学风能好才怪,也不知道这一次贾政会请谁来,总之若是继续是那贾代儒,只怕贾宝玉还要不堪才是。

        摇了摇头,冯紫英也懒得打听,自己该做的都做了,能做的也都做了,这贾宝玉读不出来书,或者就觉得这等读书不该是他干的事儿,那也就由他了。

        “还有就是前几日里金陵薛家一家子几口子来了京中,据说是荣府二太太的亲戚,现在住在那东北角上的梨香院里,那宝二爷这段时日里便少有去林姑娘那边了,倒是去梨香院那边多了起来。”

        “哦?”冯紫英这一回算是终于感兴趣起来了,原本懒懒的心思也都一下子活泛起来,这薛家真的上京来了?

        “那这一家子是多少人?”冯紫英很好奇那薛蟠打死人的事情会不会发生,而已经去了应天府担任知府的贾雨村又会不会再继续葫芦僧断葫芦案?

        “现在这一家子是三个主子,还有几个丫鬟下人,……”瑞祥不知道这位爷怎地又对这等事情感兴趣起来,他也只打听到一个大概,却未多问。

        “瑞祥,你怕是不知道吧?去年在临清那位薛二爷,便是这家子的叔伯,要算起来,也和咱们是有些瓜葛的。”冯紫英笑着道。

        “啊?是那位薛家二爷的兄嫂家?”瑞祥还真不知道这情况,只知道这新来这一家子应当是贾府亲戚,因为也没来几日,他也懒得多问。

        “唔,没想到薛家还真是上京来了,有意思。”冯紫英笑了起来,看样子这薛蟠还是惹了祸事儿了,贾雨村还得帮这薛家处理这桩祸事儿,而且这桩祸事儿还不小。

        同一时刻,兵部洼横街。

        薛姨妈带着儿子女儿小心翼翼的从角门踏入王府。

        前两日王子腾去了宣府交接,这两日方才回京。

        那边他已经正式将京营节度使已交给了牛继宗,而牛继宗也正式成为京师城中手握重兵的一号人物。

        看见牛继宗有些傲气十足的架势,王子腾心中也是暗自摇头,他不知道自己把这个职位交给牛继宗对对方来说是福是祸,但愿太上皇能压制得住对方。

        但他也知道义忠亲王应该是早就盼到这一天了,而且没少为此事在太上皇那边旁敲侧击的造势,而且做得很隐晦很漂亮。

        倒是陈道先的异军突起出任五军营大将让他大感意外。

        五军营大将一直空置,因为在京营节度使在职的时候,这个五军营大将是发挥不了什么作用的,只有在京营节度使临时出缺的时候,这个五军营大将才能临时代管整个京营三大营。

        但这里边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个五军营大将须得要足够威信你才能让神枢营和神机营听令。

        他原来看好冯唐就是因为冯家一门三兄弟都是在九边任职,而从大同走出来的武将是最多的,包括京营中也有不少,正因为如此冯唐如果担任五军营大将,能够在京营节度使缺位的时候很好的控制三大营,但现在陈道先有这个能耐么?

        他有些看不懂这里边的安排,而这个位置恰恰是太上皇和皇上共同商定的,任何人都插不上话。

        王子腾能理解太上皇和皇上之间那种微妙的关系和感觉,既相互忌惮,又都存有几分余地,毕竟眼前这个局面也都是他们确定的。

        如果这种情形能够一直维系下去,也许几年之后就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太上皇安然过世,把一切权力移交给皇上,而再用几年时间慢慢让太上皇原来的老臣们淡出。‘

        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结果,连王子腾自己都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局,这一算下来起码也是十年时间。

        一来自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慢慢转换门庭,二来就算是难以如愿,那退下来就退下来了,反正那会儿自己也应该是六十来岁的人了,皇上也不会难为像自己这类并没有和他什么难以调和矛盾的臣子,这一样可以接受。

        可里边却有一个不安分的义忠亲王夹杂在其中,这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变数和火引子了,而且义忠亲王世子却又是太上皇从小带着读书最喜欢的孙子,如果不是义忠亲王的问题,那这位世子几乎就是钦定的皇太孙了。

        这个变数太危险了,以至于连王子腾都有些心存退意了。

        一旦卷入其中,稍有不慎那就是身死族灭的结局。

        当然,从现在来看,还不至于如此,只要太上皇的掌控力还在,无论是义忠亲王还是皇上都不会轻举妄动,但是当某一日太上皇突然驾崩,或者重病无法视事难以驾驭局面了呢?

        不敢深想,王子腾觉得自己站在这个位置上能看到很多,也能感受得到皇上背后日减增长的影响力和实力,可叹自己背后那一个庞大的群体却完全感受不到,甚至还沉迷在皇上事事退让对太上皇至孝至诚的态度当中,甚至这种感觉还延伸到了义忠亲王身上,这就让王子腾难以接受了。

        皇上可以对太上皇百般容忍,除开太上皇特殊身份外,更重要的是按照目前局面太上皇无论如何都是要把权力移交到他手上去的,但你义忠亲王有什么底气也敢如此?

        “老爷,太太来说,薛家奶奶来了。”

        “唔,知道了,你让太太先见着,我马上就来。”收拾了一下心绪,王子腾端起书桌上的茶盅抿了一口。

        这薛家也不是个省心的,也幸亏贾雨村是个得力的人,总算是把这事儿给抹平了,但王子腾也知道这事儿并不算彻底了结,一个病死让自己这个外甥就永远难以回金陵了,如果要想彻底解决这事儿,还得要费许多周章。

        想到这里,王子腾没来由的一阵烦躁,怎么自己这些个姻亲亲戚就没有两家像样的?不是不成器,就是尽惹事儿,再联想到自己两个儿子,王子腾更是觉得黯然。

        难道这武勋之家都是这般不堪,看看好像还真是,牛继宗的儿子不也是两个纨绔么?柳芳的一个儿子居然痴迷于唱戏,倒是那陈道先的儿子虽说读书不成,但是据说还算颇有些心计,但那冯唐的儿子为什么却如此优秀?

        摇了摇头,想不明白这个道理,王子腾叹了一口气,起身。

        看见自己兄长昂首阔步进来,薛姨妈赶紧起身,“见过二兄,文龙,宝钗,还不见过舅舅?”

        “见过舅舅。”跟在母亲身后的少男少女都恭敬的起身行礼。

        “唔,这就是文龙和宝钗了?我有几年没见了?”王子腾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夫人,“上次二妹妹带着他们来的时候还是七八年前进京吧?”

        “兄长好记性,是七年前我们进京,只是……”薛姨妈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好了,二妹也莫再伤心了,妹夫既然走了,你就须得要把这一双儿女管好,也算是对他们薛家一个交代。”王子腾语气严肃,目光锐利,看得再下首站在母亲身旁的薛蟠心里发慌,脸色发白,而薛宝钗倒还落落大方,落在王子腾眼中也是暗自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