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九十二节 扑朔迷离(求月票!)

乙字卷 第九十二节 扑朔迷离(求月票!)

        “紫英,恐怕没那么简单。”冯唐站起身来,走了一圈,沉吟良久,“节前我和王子腾见了一面,他话语中颇多回忆往事,但是我感觉他现在有些怔忡不定,嗯,说不出来那种味道,……”

        “爹,你什么意思?”冯紫英有些不解,这个时候还吞吞吐吐,一旦误解,那就真的是要人命了。

        “我估计王子腾担心他的京营节度使位置。”冯唐目光沉凝。

        冯紫英背心一寒,如果王子腾都开始担心这个位置了,那就意味着京师城里都该能听闻到隐隐的刀戈声和血腥气了,“爹,为何如此说?”

        “你应该知道咱们大周朝京营规制,京营节度使和兵部一位文官,嗯,尚书或者侍郎共同执掌三大营,名义上是武将为主,文官协理,但是大家都知道若无兵部调兵令,京营之兵不能轻动,除非紧急情况。”冯唐一字一句,宛如从牙缝中迸出。

        “王子腾被破格提拔为右侍郎,而现在萧大亨是尚书,张景秋是左侍郎,理论上本该是左侍郎来协理,可萧大亨早就不管兵部之事,那就该让萧大亨专任刑部,让张景秋升任尚书,但皇上却一直迟迟未动,……”

        冯紫英还是有些没听懂,这大周内部官制过于复杂,大小相制,文武相制,内外相制,这都是天家惯用之策,这是从制度上就是如此,他毕竟来这个世界时间还是短了一些,这大周内部很多约定俗成或者心照不宣的规矩,还是不太清楚。

        见儿子迷惑不解,冯唐进一步解释:“张景秋不动,却又一直没有文官协理京营,而王子腾却已经兼任了右侍郎,那么就意味着王子腾不应当再在京营节度使位置上呆下去了,皇上内心怕是属意要换人了。”

        “换人?”冯紫英冷笑,“那太上皇怎么想?皇上敢这么做么?”

        “现在可能不敢,但迟早会走这一步,今年不行,那就明年,明年还觉得不合适,也许就是再等两年,总归是要换人的。”冯唐轻叹,“王子腾接受了右侍郎,就意味着他处于一个不利位置了,御史言官们会不断的上书弹劾不合规制,当然,现在皇帝会留中,甚至会下诏驳斥,还得要安抚王子腾,毕竟是他下的特旨,但王子腾能一直坐得住么?科道言官们,会放过他么?”

        冯紫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明白过来了。

        这是皇上要用科道言官来熬死王子腾了。

        只要王子腾敢一直身兼二职,那这种弹章就永远不会停歇,而且还会从此事延伸到王子腾以前所有事情上去。

        主动权永远掌握在皇上手中,甚至只要稍微风向一偏,你王子腾就该主动避嫌待勘了。

        还说自己老爹不聪明,未曾想到老爹比自己看得还远。

        这位永隆帝也不简单啊,轻而易举就让王子腾入了彀。

        “那王子腾难道就看不出来这个圈套?”冯紫英反问。

        他不相信王子腾会这么愚蠢,看不到这一点,那他就不配成为太上皇手中的王牌。

        “谁说他看不出?”冯唐反问。

        冯紫英又不懂了,既然看出了,为何却要去钻?

        “看出了又如何?他能不接受么?太上皇能不接受么?”冯唐再问:“这是皇上的示好之举,于情于理他和太上皇都不可能不接受!”

        “不是没免你京营节度使么?下了特旨,让你兼任,怎么,还不放心?至于说后来这些科道言官们要尚书弹劾攻讦,皇上会说我怎么拦得住?我不是留中了么?不是下诏驳斥了么?难道还能把他们抓起来下狱?你太上皇在位的时候也不敢如此吧,这可是大周朝始建便定下的规矩,科道言官就是干这个的,不平则鸣,不对就纠,……”

        冯紫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真正的阳谋啊,你根本无从选择,只能入彀。

        “再说了,王子腾没准儿就心甘情愿的入这个彀呢?”冯唐悠悠的再来一句,“难道他不知道太上皇是太上皇了,皇帝也一样需要他?”

        冯紫英不寒而栗,自己还一直以为自己又先机大势,可以碾压这些人的智商,现在看来,哪有那么简单啊。

        “爹,您的意思是……”冯紫英终于忍不住了,要这么稀里糊涂的翻来覆去折腾,他真的要被弄昏头了。

        “爹没什么意思,爹一样看不懂这里边的情形,爹估计王子腾他自己现在都是左右为难,进退维谷,甚至他自己都完全看不清楚形势走向,摸不准脉络纹理,所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太上皇的话他必须得听,但皇上的话他也不能违背,武勋们的意见他也得考虑,所以他也难。”冯唐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他现在估计也是焦头烂额,但是他却是没有退路。”

        冯紫英明白过来了,现在是大家都看不清形势,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活,都在相互比划掂量,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才会形成这种混沌僵局。

        唯一有些按捺不住,或者说觉得别无选择的变数就是义忠亲王了,但是太上皇、武勋集团会跟着他动么?

        也许会,也许不会,也许某件事情上会,也许某些事情上就不会。

        “那爹,王子腾不让你去榆林镇,究竟是太上皇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或者他意欲何为?”冯紫英直入主题。

        “太上皇什么时候记得起我冯唐?你大伯战死呼伦塞,你二伯病死大同城墙头上,他也没有记起过,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上亡,见的多了,也就麻木了。”冯唐冷笑一声,“王子腾也好,太上皇也好,我看怕是觉得京营节度使位置不稳,他们想要提前安排了。”

        “提前安排?”太复杂了,冯紫英真的对大周军制不太懂。

        “简单说,京营节度使会同兵部文官掌管整个京营三大营——五军营、神枢营、神机营,王子腾作为京营节度使统管三大营,其中五军营兵力最强,下设大将一人,副将二人,参将四人,游击四人,大将亲领兵一万人,副将领兵七千,参将领兵六千,游击领兵三千,但各不相属,只是在紧急情况下可由节度使授权大将临时负责整个营兵,神枢神机二营情况相似,但兵力只有四万人,也不及五军营精锐,但不设大将。”

        冯唐简单介绍了一下京营兵制,然后才道:“王子腾如果将来真的坐不稳这个位置,而京营节度使这个位置又不能争取到一个他们信任的人,那这个五军营大将就必须要争取到,一旦危急情况下,大将获得兵部或者皇上诏令便可临时接管五军营,……”

        冯紫英立即反应过来,“王子腾想让你担任这个大将?那绝对不行!”

        “爹不确定,但是有此可能,这个位置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坐的,爹大概算是能坐上这个位置的人选之一吧。”冯唐叹了一口气。

        冯紫英凝神苦思,如果王子腾有这个想法,还真的有些危险,这身陷在这等五军营中,弄不好就可能是直接要处于太上皇+义忠亲王+武勋群体VS永隆帝的风口浪尖上,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下,是绝不能卷入这里边去的。

        但先前老爹也说了,王子腾自己现在都没有找准位置,都还没看清楚形势,还是有些犹疑不决,那么这也许会是一个机会。

        ”爹,这件事情我来想办法处理,我觉得还是要从王子腾这里着手,你先前说他自己都还有些犹疑不决依据何在?”冯紫英要问清楚。

        “他之前曾经和我提起过你的婚事,很关心,似乎有些希望贾家和我们冯家联姻,但是后来又没再提,所以我觉得他自己应该也是处于一种漫无头绪的状态下,……”冯唐努力回忆当时的情形,“但这纯属我的一种感觉,……”

        冯紫英点点头,有时候毫无理由的直觉往往就是最准确的,“行,那我要找个时间拜会一下王侍郎,也许能对他对我们冯家都有好处。”

        冯唐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怎么就松了一口气,仿佛儿子这么一说,这事儿就稳了。

        这等感觉真的很奇怪,但是你却不得不承认,事情往往都能按照儿子预设的方向发展。

        “紫英,爹其实也不想走太远,可留在这京城里委实太危险,所以还是得去,爹打算过了二十五便启程去山东,来回一个月,也就是二月末,应该差不多吧?”

        看着架势冯唐还是差不多已经把兵部其他方面都弄得差不多了,萧大亨那边倒是简单,反正他那个兵部尚书也已经是临时性兼职了,墙头草,倒是张景秋那边如何打通的,冯紫英很好奇。

        不过有些事情老爹显然不太愿意让自己知晓太多,所以冯紫英也就不多问,他相信老爹这么久来在自己一直不停的开导灌输下,应该明白那些是碰不得的底线了。

        “嗯,差不多,儿子估计能行。父亲,总归这留在京中是不如在京外的,去榆林也好,山西也好,也就是苦了点儿,但您不也是苦惯了的人么?我觉着您在大同忙乎的时候,感觉气色还要比在京城里闲着好,没准儿您就是一个忙碌命呢。”冯紫英笑着宽慰自家老爹。

        “唔,你这么说还真是,我都担心自己成日里现在这京城里陪着一帮琢磨人心思的人干熬会把我给熬出病来,你这么一说我还觉得我真该早点儿走了。”

        冯唐深以为然,这呆在京中,每日里都要收到那么一两封帖子,不是这个要来拜会,就是那个的邀请,间或还有些来打抽丰的,这花销也不小。

        只要自己一走,起码这家里就安生了,主人不在,也没几个不长眼的人还要来骚扰纠缠。

        至于家中,看看紫英现在的表现,他毫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