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八十九节 借一步说话(为乾坤正气盟主加更!)

乙字卷 第八十九节 借一步说话(为乾坤正气盟主加更!)

        似乎也感受到了冯紫英目光里探究的神色,李纨脸也微微一红,但迅即有鼓足勇气,“铿哥儿,可否借一步说话?”

        冯紫英更讶异了,这俏寡妇要干啥?这可是在三清阁外,大庭广众之下欸。

        但不得不说这俏寡妇的确保养得相当好,这打扮浓淡适宜,清爽宜人,让人见之忘俗。

        想一想也是,这贾兰也不过五六岁,她嫁给贾珠时大概也就十四五岁,十五六岁就生了贾兰,紧接着贾珠便病殁,算下来这李纨也不过就二十一二岁,要论年龄估计也就只比王熙凤大上两三岁而已。

        既然人家提出来了,冯紫英自然不能拒绝,而且他也不相信这女人能有什么花样。

        《红楼梦》书中可是评价她心如槁木死灰,但现在看对方的模样,倒也不像是那种暮气沉沉心如止水的情形。

        冯紫英点点头,李纨也就往外走了几步,其实也就隔着几个姐妹不到十步远,稍许拉开了一些距离罢了。

        林丫头和探春虽然也有些惊异珠大嫂子如何会找冯大哥说事儿,但是想想现在冯大哥在外边能耐名声都极大,琏二哥和琏二嫂子不也一样要主动找他说事儿,也就释然。

        “铿哥儿,其实妾身就是想问问我家兰哥儿读书的事情,我家兰哥儿今年都六岁了,只比他宝二叔小四岁,去年我便已经让他开始读书识字,现今府里如果要请塾师开族学,我也有意让兰哥儿去读书,这是妾身想要问问,这兰哥儿一直在这族学里读书是否合适,将来我是想要兰哥儿去考秀才的。”

        李纨的话让冯紫英恍然大悟,原来这俏寡妇这是在为她自己儿子考虑了,显然有些不太看好自家小叔子这一会读书,连带着对着族学也有些担心了。

        “珠大嫂子,这事儿可能您要问问政世叔才是,我是觉得,这族学也好,塾师也好,这都不是最重要上的,关键是这族学办起来,塾师请来了,这读书还是要讲规矩守纪律的,关键还是在个人,当然我也承认这学风很重要,所以还得要政世叔下决心,让塾师把这族学管严管好,……”

        李纨明白了,看来这位铿哥儿也一样对自家小叔子读书没多少信心,只是一味强调自家公公要严格认真的对待读书这事儿,可如果小叔子真心不想读书,那公公还能管得住?婆婆和老祖宗还站在后边儿呢。

        轻轻叹了一口气,李纨很随意的抹了抹耳际乌发,脸上掠过一抹愁思,“就怕塾师管不住宝二叔,结果弄得大家都……”

        李纨没再说下去,但是意思却很明白,冯紫英也很无奈,这却不是自己能管的事儿了,纵然是贾兰是个读书料子,那要去书院读书,也得要十三四岁去了,便是自己能出面帮忙说一说,起码你也得要有自己这个年龄才行啊。

        “珠大嫂子,我觉得呢,兰哥儿现在还是太小了,不必太过苛责,我的意思是,读书不一定要读多少,但是一定要把规矩兴好,培养他的脾性习气,养成一个良好的习惯,至于说读书日后还有的是时间,等到他八九岁来读其实都来得及,关键在于就是要成好的习性习惯,不能娇惯纵容,这对他以后一辈子都有莫大的益处,……”

        看着冯紫英诚挚的面孔和很坦率的话语,李纨也是心中一动,对方说的很有道理,读书时间还长,但若是性子养坏了,那就没救了,就像自己小叔子一样,当然这话对方没说,自己自然也不会点明。

        看见李纨点头,冯紫英又道:“还有,就是兰哥儿的身子骨还是最重要的,他现在年龄太小,还是要小心将养,日常可以多让他跑跑步,走走路,早上可以早点儿起来活动一下,晚上早点儿睡,别熬夜,他现在这个年龄不合适,……”

        一番话说得李纨连连点头,一股子暖意也在心中汩汩流淌。

        难怪这冯家大郎在外边偌大名气,不但文武双全,而且这般善于为人处世,如何能不受人喜欢?

        听说公公婆婆有意让三丫头和冯家联姻,只是现在双方年龄都太小了一些,所以尚未有定论,不过在李纨看来,三丫头固然很不错,但是可惜在出身上欠缺了一些。

        这庶出在很多人家心目中还是难以逾越的界限,而且现在贾家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名门望族,武勋出身现在也远不及四五十年前那么吃香了不说,而且整个贾家也没个像样的顶梁柱。

        冯家虽然也是武勋出身,但是冯家大郎若是考起了举人,那便是脱胎换骨不一样了,只怕这桩婚姻就难了。

        想到这里李纨也只能是在内心深处有些替自己小姑子遗憾。

        若是明年对方秋闱未中,倒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让三丫头结这个良缘,但若是中了举,怕冯家那边就不会答应了,总不能让荣国府家的小姐去给人当妾吧?

        只是盼着人家科考不中,好像有些不太厚道,李纨内心也有些羞愧。

        见这俏寡妇神色复杂变幻,冯紫英还以为对方是在替她家贾兰担心,便又道:“若是日后兰哥儿有些读书本事,小弟倒是也可以替兰哥儿替书院那边打个招呼,若是找不到合适的推荐人,小弟也能替兰哥儿寻个合适的荐人。”

        一听这话,李纨大为感激,连整个面部表情都生动起来,想要说一番感谢的话,又觉得好像有点儿太过简单了,这份忙可不谓不大。

        虽说那也是六七年后的事情了,但以对方大人大面,说了这话自然不会不认,若是日后能得对方帮忙,让兰哥儿去青檀书院读书,那便是考中举人和进士都是希望大增了。

        李纨也不求自家儿子有多大出息,他爹考了个秀才,只要兰哥儿能更上一层楼,考中个举人,那边是她最大心愿了。

        见李纨的表情,冯紫英便知道对方意思,赶紧摇手:“珠大嫂子,不必如此,都属通家之好,老太君也说她都是抱过我的,何分彼此?只要能帮得到的,小弟肯定帮忙。”

        对方如此一说,李纨心中感激不尽的同时也知道再说些感谢的话就有点儿虚假了,只是琢磨着日后怎么来还这一份情?

        以冯家现在的情形,人家只怕比贾家现在还要好过,送些一般的金银或者其他物事没地显得俗气不说,弄不好要让人家不悦,所以倒是需要好好想一想。

        “大恩不言谢,那妾身就替兰哥儿谢过铿哥儿了。”李纨姗姗一福。

        冯紫英赶紧回礼,这才和对方一起走过来。

        林丫头和探丫头虽然人站在三清阁大门这边,但是目光其实一直瞟着这边儿的,对珠大嫂子和冯大哥说话内容她们也是很感兴趣,不过都很知趣的没多问,这点儿人情世故两个小丫头都还是有的。

        王熙凤见到冯紫英也到了三清阁这边,倒是有些意外,但又见到贾琏并未跟着回来,也估计贾琏应当是在和卫若兰和韩奇商量正事儿,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来,“铿哥儿,借一步说话。”

        又是一个借一步说话!

        冯紫英有些头疼,都是些贾府里边的破事儿,却都要找自己拿主意?莫非都把自己当成了贾家的族长不成?那该是贾珍才对。

        好事儿轮不到自己,这些破事儿却要来找自己讨主意,只是他却无从拒绝。

        “二嫂子,想好了?”冯紫英知道对方在烦恼什么。

        “铿哥儿,你这也是给嫂子出了道难题,让嫂子纠结啊。”既然都是搭伙做营生的了,王熙凤也就没有那么多客套,笑吟吟的道:“就咱们俩在这里,嫂子也不瞒你,府里边支应困难,嫂子想在你们冯家借点儿银子怎么样?这利息按照时下规矩算就是了,你也别算嫂子太高,日后嫂子有什么好事儿也会想着你。”

        “二嫂子,这借银子的事儿怕是不该和我说吧?我哪里做得了主?你该去和我娘和姨娘商量才是。”

        冯紫英早就预料到这个情况,又不想让贾家公中沾手,想要自己独谋此事独享此利,但是自家有没有那么多银子来垫着,这凤姐儿可还真的是打得好主意。

        而且这名义上是借银子,那就是要占冯家便宜,要借银子哪里借不到?只要你给息给足,就凭琏二奶奶一张脸,三五万两银子根本不在话下,找自己打主意无外乎就是琢磨着要以寻常利息,也就是低息借钱,谁还不知道这里边的猫腻?

        “铿哥儿,我知道你们家里你母亲是不怎么管这些事情的,你是你姨娘一手带大的,你姨娘也最疼你,你姨娘也管着你们府里银子,而起你们家也不比我们贾府,归根到底都是你一个人的,所以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你去和你姨娘开个口,她难道还不允?”

        王熙凤对冯家的了解还是让冯紫英吃了一惊,这女人居然对自己家了解这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