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八十六节 二嫂子(为飞来峰19盟主加更!)

乙字卷 第八十六节 二嫂子(为飞来峰19盟主加更!)

        贾琏也不是没脑子的人,狂喜之后便也慢慢冷静下来,细细问起情况。

        这等大事儿,肯定不是一家两家人能吃得下来的,自己这一拨人也不过是群猪抢槽,能从中分得一勺便算一勺,但即便如此,那也是一桩相当可观的生意。

        皇陵建设动辄数年,要说银子那肯定数百万两,但当下肯定不可能如此规模,不过是先期营建,但是起码也是数十万两银子的营生,能从中分得多少,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卫若兰母亲便是长公主,历来与皇上亲善,要想在此项营造中占得一股,肯定要发挥作用。

        贾琏这边一方面也要请父亲和二叔出面,这工部肯定是具体承建的牵头,那么下边来分拨,那就要各显神通了,加之贾琏原来在在贾府中也主要负责这等事务,外边也还有些门道关系,也还有些经验,可以来承头经办。

        至于韩奇和冯紫英二人,就纯粹的是充当供应商角色了,当然韩奇的老爹现在挂着北城兵马司副指挥使的官衔,一个正七品的角色,但是好歹也能有些作用,若是遇到有些麻烦,也能出面帮忙处置。

        贾琏也是第一次遇上真正需要在外边经营的营生,所以也是格外兴奋,考虑到此事不小,而且很显然还有不少需要打点和联络甚至垫资的情形,所以他还得需要和王熙凤商议才行。

        “那琏二哥便先去和二嫂子商议一番吧,这项营生是肯定需要不小先期投入的,少说一点儿也要万两银子,所以也需要和二嫂子说清楚,……”冯紫英也知道这等事情贾琏肯定做不了主,还得要先禀报王熙凤,笑着打趣:“不过这里边转头肯定也不小,你也须得要和二嫂子说清楚才行。”

        贾琏有些尴尬,不过也不太在意,王熙凤管家不是秘密,而且要垫款便得要动用公中银子,如何来处理,还要细细筹划。

        “铿哥儿,不如你和为兄一道过去和你二嫂子说说,嗯,这番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你二嫂子可能更相信。”贾琏走出两步,又倒回来,把冯紫英拉到一边小声道。

        冯紫英正琢磨着如何和小丫头搭上线呢,正巧这不就来了?

        “也罢,琏二哥,还是你去说,小弟帮着在一旁解释一下就行了。”冯紫英便和韩奇、卫若兰打了个招呼,让二人先在这边候着,自己和贾琏先去那边与王熙凤说一说。

        倒是把韩奇和卫若兰逗得一笑,让贾琏颇有些尴尬,不过看在银子的份儿上,倒也不太在意。

        王熙凤其实也一直在关注着这边儿,看见贾琏和冯紫英二人甩开了另外二人,径直往这边来了,估摸着也就是要找自己,便有意放慢了脚步。

        此时一干妇人已经到了玉皇殿边儿上,见贾琏和冯紫英疾步而来,一群妇人都停了下来。

        冯紫英也是和众人见熟了的,走拢来便一一见礼,只有一人却是不认得的,倒是王熙凤反应得快,赶紧介绍道:“这是东府蓉哥儿媳妇秦氏,大郎怕是还没见过吧?”

        冯紫英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那个《红楼梦》中神秘无比的人物,聚麀之诮的主人公?因为存着这份好奇心思,冯紫英见礼的时候也就多看了两眼。

        却见此女从身材上看也不过就是十六七岁女孩子模样,完全看不出是个妇人。

        想想也差不多,前年才嫁入贾家,也不过就是一年多光景,当是和贾蓉同龄才对。

        一身淡黄色织锦长裙外罩一件现下富贵人家中颇为时兴的紫红羽纱面灰狐裘披风,素雅中透露出几分贵气,婀娜娉婷的福了一福,细声细气的道了一声“叔叔”,听得冯紫英心惊肉跳,但面部却是因为有帷帽纱帘遮掩,倒是看不清楚。

        其他几人到都是熟人,包括俏寡妇李纨,平儿,最小的丫头惜春,至于二姑娘贾迎春、三姑娘贾探春,以及林丫头,那都是熟得不能再熟了,也就是一礼之后便无言语。

        贾琏使了个眼色,王熙凤便知道怕真的是有正事儿,便把这一档子人都交给了李纨,交待了两句,示意李纨与一帮婆子仆妇带着一干姑娘们先行进玉皇观里去烧香祈福,自己和平儿留在了外边儿。

        林丫头见好不容易冯大哥来了,眼巴巴的就指望着自己能留下,只是这等情况下如何能行?最终也只能满含幽怨的一步三回头被那探丫头和二姐姐拉着进去了。

        倒是那紫鹃却悄悄留在了殿外,远远的看着冯紫英和琏二爷夫妇三人。

        贾琏也不绕圈子径直把此事抖落了一个干净。

        听得这样大一桩营生,王熙凤也是听得脸颊滚烫,心中扑通乱跳,简直比吃了人参果还兴奋。

        她嫁到贾家几年,前两年里自然轮不到她插手,好容易轮到自家姑姑身子不顺爽利,禀明了老祖宗把管家财权交到了她手上,这才战战兢兢的接手。

        但是她接手之后才发现这荣国府就是一个外强中干的空壳子,每年阖府上下的开支不小,但是收入却是日减。

        这贾府上下两位老爷那点儿俸禄连填牙缝都不够,除了京师城和金陵城里有几处铺子经营着绸缎庄、布庒、米铺、以及一个油铺外,也就只有关外、金陵和京师城外的几处庄子了。

        可以说能真正见到白花花银子进来的,算来算去也就是几处铺子和关外的庄子,其他像金陵和京师的庄子也就是图个每年府里一千多号人的吃穿用度,真要遇到什么特殊日子用银子了,每年进项那点儿银子根本就不够,就得要说挖生肉。

        眼见得自家管家这几年是一年不如一年,王熙凤心里也是着实发慌。

        问过自家姑母,但姑母也说年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实在过不去了,也就只能想办法把家里一些值钱但又用不上的老物事拿出去要么抵押要么就寻个稳妥人直接卖了,来填这个饥荒,这每年年关前都得要有这么一出。

        间或有些营生,比如放债,那都得要有本钱押上去,一旦遇到个滚龙赖账的,亏本跑路的,那便是有苦也说不出,打落牙齿和血吞。

        又或者干些没本钱的营生,比如替人消灾的讼狱之事,但那都是刀口舔血,稍不注意就得要吃不了兜着走,而且一年也难得遇上这等好事。

        这等情形之下,王熙凤才发现这贾家说起来是和王家齐名,算是金陵城里老四家,排名还在王家前面,但是真正要和自己叔叔家相比,那差得不能以道里计。

        看看年关上各地来孝敬自家叔叔的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再看看这荣宁街过年看似热闹,其实就是自家一帮子自家人在那里闹腾乐呵,那便真真是隔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王熙凤目光如炬,看着冯紫英,倒是把冯紫英看得心里有些发慌,此时只有四人寻了个僻静处,旁边也还有旺儿和旺儿媳妇守在一边上,索性也是见惯了的,所以王熙凤已经把帷帽取了下来。

        “铿哥儿,嫂子只问你一句话,这营生做得么?”

        陡然间王熙凤灼灼目光盯着冯紫英脸上,吐出这么一句话。

        冯紫英也未曾想到王熙凤居然这般耿直,直截了当就问自己做得做不得,愣怔了一下,这才苦笑着道:“二嫂子,这你可真的有些难为我了,小弟如何能打这等包票?这皇陵修建……”

        “铿哥儿,你也不用给嫂子说那些有用没用的,嫂子就信你一句话,你说行,那嫂子和你琏二哥就算是把这两个人抵当出去也得要把这营生给盘下来,你说不行,这事儿便作罢!”

        看见话语如炒豆般向自己砸来,那凤辣子的味道还真的是够辣够呛,半点回旋余地不留给自己,尤其是那叉腰挺胸的动静太大,整个胸前凸起两团都有些颤颤巍巍,简直不要太辣眼。

        倒是贾琏觉得凤姐儿太燥辣,赶紧解释道:“铿哥儿,你莫怪,日后熟悉了你便知晓你嫂子的性子就是这般,……”

        冯紫英稳了稳心,吞了口唾沫,故作镇静的微笑道:“琏二哥,二嫂子,这么说吧,这做生意就没包赚不赔的事儿,但是小弟倒是觉得这番营生是比较稳妥的,皇上修陵一旦心定,那便不会变,顶多也就是规模大小和时间长短而已,只要动起来,此事便成了,若兰那里我已经吩咐他去找他母亲疏通,这边若是政世叔那里能打通,二嫂子若是能在王侍郎那边再多问问,其他一切便都是小事了,……”

        王熙凤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冯紫英,只等着他说下去。

        “小弟的想法是,便由琏二哥来操持此事,其他事由小弟因为要读书,那卫若兰出力甚多,韩奇主要负责送石料,这样一来,琏二哥和二嫂子便可拿其中获利五成,卫若兰拿三成,小弟拿二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