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七十五节 好奇宝宝

乙字卷 第七十五节 好奇宝宝

        “冯大哥,你们书院搞这种辩论大赛,为什么不先把问题对错确定下来,而要临时来确定谁来论述正确,谁来充当错误的一方呢?”

        探春对这种临时性选择正反两方的办法觉得很新奇,尤其是哪怕选到了自己认定是错误的一方,也要尽力去辩驳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三妹妹,你这话可有失偏颇了。”冯紫英见探春那双英气勃勃的美眸充满了好奇,也觉得这丫头挺有意思的,居然对策论话题如此感兴趣,倒是少见。

        “我们选择的每一个论题基本上是跟随着一件事情或者朝廷的一项政策而来,而这种政策在我们看来无所谓对错,只是根据时期来判断其对朝廷或者老百姓的利弊大小,基本上每一项政策或多或少都有利弊,就看时间、形势以及利弊大小了,……”

        探春微微蹙眉,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冯紫英话语里的意思,朝廷政策无所谓对错,只有利弊?这好像有些难懂欸。

        “嗯,那我们就简单举一个例子,比如,世叔现在让宝玉去读书,你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冯紫英一边走一边笑着问道。

        贾府里花径繁多,石板铺筑的小路也是四通八达。

        现在还没有大观园,但是这气象依然不是冯府那等地方所能比的,这四周西府海棠和刺槐间杂,偶尔还有几株丹桂错落有致,端的是大家格局,见之忘俗。

        探春一愣,这还用问么?不过她倒是个爽利性子,知道冯紫英既然问这个问题肯定有陷阱,但是还是坦然回答道:“这肯定是好事,宝二哥能读出书来,也能光耀咱们贾家门庭,他日后也能有一个好的前程。”

        “嗯,这话在理,但是却要看情况。”冯紫英微微点头,一边负手向前走,“可是宝玉不喜欢读书,心里很抵触,他现在年龄还小,若是强逼着他去读书,也许他就更难受,没准儿就要生病,还有老祖宗和你母亲看到宝玉生病恐怕也要担心难受,没准儿就要和世叔闹,也许还要病倒,结果是书没读出来,却弄得一家家宅不宁,你说这是还是还是坏事?”

        这一番话把探春给问倒了。

        这种可能性很大。

        宝二哥对读书有多么反感抵触府里上下都知道,为了躲避读书,啥办法都想过,可现在老爷要让他去读书,为此和老祖宗和太太都争吵过了,否则也不会闹得这么大,但日后宝二哥能不能读出书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起码探春自己内心都是不太看好的。

        要逼得太紧了,真有可能生病乃至发生冯大哥所说的那些事情,那就真的变成一桩坏事儿了,联想到珠大哥的结局,探春心里都是一紧。

        别说生病,乃至假痴不癫都是有可能的,只不过冯紫英没说而已,没准儿这就是贾宝玉的最后大招,看看你们还逼不逼我读书。

        犹豫了一下,探春又嘟着嘴鼓足勇气道:“冯大哥,哪怕是不一样吧?那朝廷政策如何能与这等事情一样?”

        冯紫英笑了起来,看着探丫头那份好奇宝宝的模样,摇摇头:“治大国如烹小鲜,其实内里都是差不多的,那我就再举一个例子吧,嗯,是我们书院辩论预赛时候的一道题,朝廷海禁政策的利弊优劣。”

        这不是什么秘密,朝廷一直延续了前明以来的海禁政策,虽然在这一二十年来,海禁废弛,走私猖獗,但是名义上仍然还是实施海禁,但是据说目前已经有意要解除海禁,但是却一直未有定论。

        这事儿探春虽然年幼,也还是听说过的,不过她也只是听闻一些大概,“冯大哥,这小妹可不太清楚,但是肯定还是和倭寇犯海和朝贡不利有很大关系吧?”

        冯紫英大感惊讶,望向探春的目光里已经多了几分欣赏和喜悦。

        虽说这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想探春这九岁丫头居然都能一下子说出这朝廷海禁的主要原因,或许对方并明白其中真正的原委,但是能知晓这两点已经非常难得了,冯紫英估计就算是去问那贾宝玉甚至贾蓉这等人,都未必清楚其中原因。

        在冯紫英眼光注视下,探春没来由的一阵心慌,脸颊也是微微一烫,下意识的地垂下头,扭着衣角,“冯大哥,是不是小妹说得不对?”

        “不,不,说的太对了。”冯紫英这才收拾起情怀,肯定道。

        看来这探丫头还真的是有些英武天成的锐气啊,才九岁,居然都能对这些时政政策和原委知晓一二了,不简单,日后怕真的会有一番出息呢。

        “咱们大周的海禁政策是沿袭了前明,前明之所以海禁,那是因为一方面是朝贡政策出现了偏差,所以导致入不敷出,朝廷支应不起,嗯,这一点其实也是咱们大周海禁的一大原因,前明海禁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当初前明太祖朱元璋争夺天下时,他的对手很多和海上力量关系密切,所以他对海上力量十分恐惧,所以才要海禁,当然后期则是因为倭寇势力的兴起,从走私逐渐演变成为掳掠,对海疆安全造成极大威胁,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到了我们大周建立之后,依然如此……,所以海禁政策就成为朝廷的根本国策了。”

        没想到冯紫英如此耐心的为自己解答,探春心中有如鹿撞,一种被重视和关注满足感更是油然而生,语气更轻,“那按照冯大哥你这么说,这朝廷海禁政策肯定还是有很多弊病啰?”

        “当然,海禁政策弊端很多,难以一言蔽之,或者说其弊远远大于利,海禁所带来的的那点儿好处在现在看来根本不值一提,而所带来的弊则会朝廷和老百姓都受到很大损失,……”

        见冯大哥侃侃而谈,丝毫没有拒绝自己问话甚至还有点儿鼓励自己发问的意思,心中砰砰猛跳的探春粉靥含春,凤目流盼,“那朝廷的朝贡政策为什么会入不敷出呢?既然是周边小邦来朝贡,奉上贡品,朝廷该是大有收益才对,为何却入不敷出支应不起?”

        “呵呵,这个问题问得好啊,但要回答,却也是说来话长了。”冯紫英没想到眼前这探丫头还真的是一个好奇宝宝了,这么些个问题一个接一个,而且也都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

        “这朝贡政策是中原正统王朝对周围藩属国家的一种政策制度,嗯,本意是好的,显示我中央王国泱泱气度,万邦来朝,但是这周边一些小国藩属呢,多来几回呢,就发现了其中有一个漏洞,那就是咱们的朝廷啊,特别好面子,你要送上一两银子的朝贡物品,那么朝廷就要回礼给你五两十两银子的礼物,……”

        “……这一来二去,大家都搞明白了,原来你们好面子啊,那行啊,我就多朝贡点儿,一年多来两趟,这一下子这口子越开越大,咱们大周朝廷就有些受不了了,你这送上十万两银子的东西,朝廷就得回一百万两礼,隔三差五来一趟,也不按照我们朝廷给你约定的时限来,谁受得了啊?”

        冯紫英就像讲故事一样给这两个小丫头讲这些,娓娓道来,听得探春欣喜雀跃。

        在他看来,既然探丫头这么感兴趣,想必林丫头也是愿意听的,却没有注意到林丫头早已经玉靥含霜,脸瞅在一边儿,手中一根鲜红的汗巾子绞来绞去,都快要绞碎了,那噘起的樱桃小嘴更是快要能挂油瓶了。

        黛玉是真的要爆发了。

        这探丫头太可恶了,你有你的宝二哥不去缠着,却要来和我抢冯大哥?

        要跟着我来我也忍了,那你就老老实实呆一边儿呗,咋地就还喧宾夺主起来了?

        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没见着我都还没有说话么?

        懂不懂礼貌,守不守规矩?

        这个冯大哥也是,一点儿都没有眼色,没看到自己脸色这么难看么?

        还在那里和探丫头说什么朝廷政策海禁朝贡,探丫头她真的懂么?就爱装出一副喜欢问问题的样子,铁定就是故意要占自己这点儿时间。

        眼见得就快要走到自己住的小院了,可他们俩的话题好像完全没有结束的样子,那自己怎么办?

        黛玉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气,心里更是堵得难受,眼圈也渐渐红了起来,一口细米银牙都快要把嘴唇给咬出血来了。

        冯紫英是真没注意到这些,而探春更是兴致盎然。

        在这府里边,她虽然也看了一些杂书,但是却从未有机会和别人说起过府里边以外的事情,没想到今日却无意间说起这些事儿,原本她也只是偶然翻过那么一两本这些书籍,也不太明白,但今天听得冯大哥这一说,顿时就让她对这府外边儿的世界充满了更多地好奇和向往。

        若是冯大哥能经常来府里和林姐姐与自己说说话该多好,那自己就可以多问很多问题,不过老祖宗和母亲好像都希望冯大哥能多来府里教导一下宝二哥,没准儿还真的能经常见到冯大哥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