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七十四节 林丫头,探丫头(为各位兄弟众筹白银盟加更!)

乙字卷 第七十四节 林丫头,探丫头(为各位兄弟众筹白银盟加更!)

        林黛玉气鼓鼓的不想理睬身旁的探丫头,这丫头太烦人了,死乞白赖的在自己屋里赖着不走,让林黛玉撵也不是,不理也不是。

        可探春才不会管这一点,她得盯着林姐姐。

        宝二哥都和她说了,让她帮着看顾着林姐姐,她作为主人,当然要尽到“地主之谊”,一定要把林姐姐陪好。

        两个人带着紫鹃和侍书一出门就开始闹别扭,探春自然知道林姐姐是想去找冯大哥,那就更不行了,怎么说林姐姐也不会听自己的,再要说可能就要翻脸了,所以她就只有陪着。

        去了宝二哥那边,可宝二哥喝了两盅酒睡下去,这是袭人悄悄告诉探春的,所以二人就这么看似漫无目的的往荣禧堂背后走来了。

        冯大哥在琏二哥这边喝酒,估计也喝了不少,也不知道走没走,林黛玉定要来一趟,心里才踏实。

        琏二嫂子的院子居然是关着的,这让黛玉和探春都很惊讶,她们可好从未遇到过大白天里琏二嫂子院子门都是关着的,幸好平儿姐姐很快就来开门了。

        平儿也没想到会是这两个小丫头找上门来,很惊讶,这可真的很难得。

        “哟,林姑娘,三姑娘,什么风把你们俩会给吹来了?”平儿和这府里几乎每个姑娘关系都不错,虽然黛玉和探春要比她小六七岁,但是一样处得挺好,很多事情这些小丫头要找琏二嫂子办事儿,索性都是先找平儿姐姐,再去找琏二嫂子说。

        黛玉眼珠一转,没等探春反应过来,便大大方方的道:“探丫头知道她宝二哥可能要出去读书,所以想找冯大哥了解一下书院读书的情况,也好帮她宝二哥出出主意,冯大哥还在琏二哥这边吧?”

        探春张口结舌。

        她没想到这林姐姐分明是自己想见冯大哥,却一下子把帽子栽在自己头上,刚想分辨解释,却见林姐姐带着威胁的小眼神已经睃了过来,显然是要自己闭嘴。

        平儿倒也没有想那么多。

        宝玉要去读书,虽然还要两三年以后去了,但是府里人都在议论纷纷。

        这书院读书可不简单,特别是就要住在书院里,十日才有一日休沐,住的都是大通铺,一大堆男人住在一块儿,对宝玉这样娇生惯养的少爷来说,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探丫头一直和她宝二哥关系很好,而宝玉也爱粘着林丫头,所以两女来打听情况也很正常。

        “冯大爷多喝了两杯,歇息了一会儿,现在已经都起来了,你们要去问问,那我去叫他。”平儿笑着打趣:“没想到你们两个当妹妹的还真有点儿良心,还知道关心一下子宝二爷读书的事儿。”

        黛玉心里在想,鬼才关心他读书的事儿,若不是找这个由头,怎么来见冯大哥?

        “琏二哥和二嫂子不在么?”探春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道。

        “嗯,他们俩也在午睡,估计也快起来了吧?”平儿心里也有些着忙,却忍不住啐了一口。

        这公母俩趁着午间这点儿时间都要闹腾一回,也不怕人笑话,不过自己和这两小丫头说了半会儿话,他们也该听到声音起床了才对。

        贾琏和王熙凤的确起来了,平儿开门的时候他们就忙不迭的穿衣起床了。

        虽说这小两口午间行敦伦之礼没人能说个啥,但有客人登门甚至还有客人在的时候就有些荒唐了,所以二人兴奋过后也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一听到平儿去开院门,一边相互埋怨着,赶紧下地起床了。

        贾琏和王熙凤出来见是两个小丫头来帮宝玉打探到书院读书情况也不在意,贾琏便趁机出门,王熙凤也要去老太太那边,就只剩下平儿陪着这两丫头去见也已经起身的冯紫英。

        冯紫英在床上躺了半天,感觉到盖着的被子香气淡雅宜人,应该是某个女孩子盖过的,再看看屋里的一些陈设物件,脂粉盒和首饰匣,小巧的铜镜,还有一根悬挂在墙角的发带,无一不显示这应该是一个女子的闺阁,哪怕不是专用闺阁,也该是她日常惯用的屋子。

        算来算去估计就应该是这平儿姑娘的了,这院子里除了王熙凤也就只有她才有资格有一间独屋了,想到这一点一时间也由此而触动。

        这贾府里还真有些出污泥而不染具有上佳品行的青莲女子,只是由于她们所处的格局太小,难以挣脱历史大势下小局部的倾覆。

        如果历史难以改变,只怕一切都免不了要随着贾府黯然落幕而湮灭,委实让人扼腕遗憾。

        冯紫英也不认为自己有解决一切问题的本事,就像是贾宝玉一样,自己给他指了一条明路,但是他就能沿着自己给他指的路一直走下去么?他不看好。

        哪怕自己苦口婆心再三劝诫,但是那始终要吃几年的苦,这份煎熬打磨是任何时代任何人都避免不了的,哪怕是自己,这三个月还不是一样要从早到晚的苦读?

        这种固有的历史大势惯性真的很难改变。

        就算是冯家,自己老爹,冯紫英现在都还没有绝对把握让其彻底摆脱与未来可能会与天家夺嫡这等不可预测的祸事瓜葛,都还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甚至可能到最后时刻才来跳船。

        这种躺在香气袭人的床上遐思无限的感觉真舒服,一直到小丫头和探春的声音出现在门口,他才知道这丫头可真够大胆,愣是找到这里来了。

        一边穿衣一边听着平儿和两丫头说话,然后就是贾琏和王熙凤的声音,一阵说话声音后,又慢慢淡下来,他这才穿好衣衫踏出门。

        看见冯紫英出来,林丫头就像是被磁石吸住了的铁片一样,差点就要不管不顾的跑过来,还是在冯紫英警示提醒的目光下,才有些不情不愿的拉着探春与平儿一起过来。

        “冯大爷起来了?这会儿没啥了吧?二爷有事先出去了,二奶奶也去老祖宗那边了,……”平儿含笑道:“两位姑娘要来问问书院读书的事儿,要不就在屋里坐一坐?”

        “见过冯大哥。”林丫头和探丫头都是很有礼貌的一礼。

        “谢谢平儿姑娘了,不用了,我也要回去了,要不我就送这两位姑娘回她们那边,她们要问就在路上问我也就着这段路回答便是了。”冯紫英也很有风度的和平儿打了招呼,这才扭过头来:“林妹妹、三妹妹好,走罢。”

        恨恨的瞪了探丫头一眼,黛玉很想一脚把这丫头给踹到一边儿上去,咋就这么不醒眼懂事儿呢?跟着干啥?谁稀罕你跟着?

        探春却是满脸委屈,林姐姐你这样可不好,利用我当了挡箭牌,就立马想要赶我走人,没门儿!

        我就要守着你,看看你想干啥。

        哼,你看就知道冯大哥人家根本就对你没意思,你也就甭想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和我家宝二哥顽好了。

        冯紫英看不懂这两个小丫头的操作,上一次林丫头就说要带着探春当遮挡,看样子这个战略也正在推进了,不知道以探春的机敏聪慧,林丫头能瞒得过对方多久。

        看见这模样是肯定撵不走探春了,黛玉也只好死了这条心,开始问起了冯紫英书院和他的事儿。

        冯紫英当然也清楚这哪是要替宝玉问书院读书的事儿啊,这纯粹就是丫头想要找个机会和自己说说话,排解一下孤独的情绪。

        看着丫头盈盈浮动的钻眸里情丝忽闪可见,纤细秀美的俏靥总有几分娇愁柔弱气息,再看看旁边的探春,比起林丫头脸颊略宽,但是那双美瞳却已经开始有了几分英武之气,悬胆鼻加上一双不类其他女孩子的昂扬剑眉,厚薄恰到好处的嘴唇宛若丹朱,冯紫英心中也在琢磨。

        这贾家祖上基因恐怕还真的不差,要不这林黛玉、贾探春以及自己见到的贾迎春、贾琏、贾宝玉等人,甚至贾蓉,个个都是姿容俊俏不凡,顶多也就是男人多了几分柔媚气息,少了几分昂扬罢了。

        “这春假之前季考我直接就过了,说不上什么难不难,……”

        “不是说书院月考和季考都很难,尤其是季考,教谕非常严格么?怎么冯大哥你就这么容易过了?”林丫头也很惊奇,看冯大哥那很轻松的模样,她又有些怀疑了。

        “你冯大哥在策论这一块还是没有问题的,上次辩论大赛,你冯大哥设计规则,然后和教谕们一起设计出题,就凭着这个,你冯大哥也不可能不过啊,相反,对人家也许觉得相对简单的月考你冯大哥却觉得头疼,那主要就是考经义了,这可是你冯大哥的短板弱项,现在你冯大哥也主要就是在经义上苦读,每天都是不到子时不睡觉,……”

        探春也在认真的听着冯紫英介绍青檀书院的情况。

        她自幼喜欢读书,而且读书也颇杂,历史典籍和经义都有涉猎,所以听得冯紫英说起辩论大赛中的一些话题,也是格外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