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七十三节 贾府一日(再续)

乙字卷 第七十三节 贾府一日(再续)

        就在这边贾宝玉与平儿说话渐渐入港的时候,那边大屋里也终于终战歇息下来。

        打发走了替自己身子擦拭干净的丰儿,王熙凤慵懒的斜卧在炕上,听凭着身旁男人的手有以下没一下的袭扰。

        “你让我去打探的事儿,我可是打探清楚了,不过花这么大阵仗怕是没什么用处吧?老爷还真的打算把二妹妹嫁给冯家大郎?我看冯家怕是不会答应的。”

        王熙凤慢慢平息着喘息,拥被而眠,“看看冯家大郎这般风光威势,若是二妹妹是你一母同胞到还有些希望,只可惜她投错了娘胎。”

        “唔,老爷存着这份心思,我能有什么办法?”贾琏也很无奈,“老爷总觉得咱家一门二公,冯家不过是个武夫将军,可那都是老黄历了,咱家现在的情况凤姐儿你都清楚,可冯家人家不单冯唐有望外放任官,铿哥儿弄不好就能考一个举人出来,这此消彼长,还能一样么?”

        他早就觉得冯紫英怎么肯娶自己妹妹?

        迎春长得模样的确好,体格身子也的确像个能生养的,但现在冯紫英声势日盛,水涨船高,只怕这嫡妻位置就有许多人都瞅着了,哪里轮得到自家妹妹?

        若说是当媵或妾,那又太委屈了,贾家绝不可能接受这种事情。

        “那老爷何必要瞅着这冯家一家?这京师城里难道除了冯家大郎,便再无适合二妹妹的人家了?”王熙凤不以为然。

        “老爷也有他的心思,不是让你去打听冯家的营生情形么?究竟如何?”贾琏抽回手,将双手枕在脑后。

        “是打探过了,不过这些事情也只能打听到一个大概,怕是许多藏在背后的未必清楚了。”王熙凤琢磨着道:“听说冯家的主要营生还是在大同那边,具体有多少,不清楚,但听说金银铺、生药铺、皮货铺以及布庒都是有的,得有半条街,另外还有好几个大庄子,都是上好的水浇田。”

        “哦,想不到这冯家家当居然这般丰厚?”贾琏吃了一惊。

        “你以为人家一门三房在大同当了那么多年总兵是吃素的?”王熙凤翻了一个白眼,“这还只是在大同的,临清那边是冯家老宅,听说正在翻修,把周边闲置的空地都买下来了,看样子要把祖宅重新整饬一番,冯家在临清没啥营生,只有几百亩地,另外就是在临清城里有几家铺面,都是租给别人,……”

        “这些情况你都能打听得到?”贾琏还真有些佩服自家媳妇儿了,这等人家私密都能了解得这么细致具体,足见自己媳妇包打探的本事。

        “这也不是啥秘密,冯家里边,嗯,大小段氏,也就是冯家大郎的母亲和姨娘是两姊妹,嗯,姨娘是媵,大段氏一直没生养,所以才让小段氏后面嫁过去,谁知道嫁过去之后,反倒是大段氏生了冯家大郎,冯家人都说是小段氏带了福气过去才能让姐姐生了儿子,而且冯家大郎也是小段氏从小一手带大的,所以冯家里边这小段氏也是很能说得起话,也就是她在管冯家内外营生,反倒是大段氏不怎么过问。”

        贾琏听了这情况也觉得有趣,“没想到大郎家也这么有意思,居然是姨娘管家。”

        “各家都有各家的原委,咱们荣国府在我嫁进来之前,不也是我姑母管家?”

        王熙凤淡淡的来了一句,立即就让贾琏脸色一僵,却不敢接这个话题。

        谁都知道是老祖宗喜欢二叔,自家父亲虽然是老大,却不受老祖宗待见,但你又能如何?

        孝大于天,你都得要受着。

        好在王熙凤倒没有再刺激自家男人,而是继续说冯家:“冯家在京师城里也有些铺面,好像在咸宜坊、大时雍坊、南熏坊都有不少铺子,发祥坊那边也有,除了租给别家外,也有自家的布庒、绸缎庄和南货铺、金银铺、生药铺,另外在城外宛平那边也有两处庄子,听说他们冯家原来还在辽东那边也有两处庄子,不过好像没怎么管,估计是太远,家里没人就顾不过来了吧。”

        贾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一算,这冯家怎么都觉得不比咱们荣国府差啊,难怪老爷总说冯家是乌龟有肉在肚子里。”

        王熙凤冷笑,“何止是不比咱们荣府差,若是论十年二十年前,冯家肯定没法和咱们家比,但是现在,只怕早就掉了一个个儿,这几年里家里边卖了抵当了多少你还不知道?家里没个能撑起排面的男人,二叔又是只知道应卯的迂腐人,也没见着替府里人找点儿营生花销,这上上下下千人胡吃海喝的,那个月不是流水一样的银子花出去?这样下去,还能维持几年?”

        贾琏低头不语,这话轮不到他来说,这府里边都是各打各的算盘,各有各的主意,老祖宗那边,自己父亲母亲那边,二叔二婶这边,都是各有心思,凤姐儿当这个家也的确不容易。

        “看看人家冯家,这么多营生收益,我打听过了,阖府上下也不过百人不到,那冯家大郎是他们冯家嫡子独子,居然只有一个贴身小厮一个贴身丫头,那府上大小占地怕是连我们荣国府两成都不到,可人家还有人在外边当总兵几十年,不知道捞了多少银子回来,……”

        “……,再看看咱们家,哼,罢了罢了,也难怪老爷想要结这门亲事,若是二妹妹能嫁过去,怕是日后也能时不时的带点儿回娘家,帮补帮补我这个当嫂子的吧?”

        一说起银子,王熙凤就忍不住咂嘴,羡慕得眼红。

        谁都知道军中是最好捞银子的了,京中朝官京官自然没法比,便是那地方上的官儿们也一样没法和军中武将们比,那冯唐在大同当了几十年将军总兵,不知道攒下了多少银子家当。

        贾琏也忍不住跟着咂了咂嘴,“其实如果二叔想要谋些营生,那工部也还是有许多油水的,只是二叔太过迂腐,半点不懂人情世故,人家都不愿意和他共事,自然也就没有了机会。”

        王熙凤何尝不清楚这一点,自家姑母嫁了这样一个迂夫子,可惜了贾家这样大的招牌和当初太上皇赐给的这样一个职位,白白浪费了。

        “二叔那性子怕是早就定型了,没机会了,不过这冯家么,也许还真的能有点儿门道。”王熙凤细细琢磨着,“听说冯家还不止于此,还在塞外也有些门道,没准儿盐铁茶马这般物事也能寻找出一些营生来。”

        “说得轻巧,那冯家凭什么把这些门道让给我们?金银红人眼,财帛动人心,谁肯让出来?人家也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贾琏摇头,“除非二妹妹能加入冯家,否则这等事情断无可能。”

        两口子就这么在床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却忘了那边还有平儿和冯紫英二人大眼瞪小眼。

        “二奶奶过来就没赶上好时候,太太身子不好,就把府里大小事儿交给了二奶奶,二奶奶也是没日没夜的忙着,几次都累得人发晕,……”

        平儿也顺口替自己主子说着好话,只是这等话语落在冯紫英耳朵里却有些滑稽。

        啥时候轮到自己来听取贾府“工作汇报”了,这王熙凤如何管家和自己没有一分钱关系,也轮不到自己来搭话,只是人家这么说了,他也不能不附和。

        “府里边人多开销大,肯定免不了,倒是平儿姑娘是琏二奶奶的好帮手,自然可以替二奶奶分忧的。”冯紫英笑着道:“还有那鸳鸯姑娘我看也是精明能干,完全能够帮琏二奶奶管一片儿啊。”

        平儿没想到冯紫英初来乍到居然对鸳鸯印象这么好,她和鸳鸯也是好姐妹,自然也是高兴的。

        “奴婢这愚笨模样,哪里能替二奶奶分忧?倒是鸳鸯肯定行,只是鸳鸯要替老祖宗管事儿,没那份精力,……”

        “那就只有等几年宝玉成亲之后,有宝玉的新妇来帮琏二奶奶了。”

        冯紫英差点儿要说探春也能行,但突然想到探春现在也不过九岁,哪里能管得起这个家?

        那《红楼梦》书中也应该六七年后探亲都十五六岁了,历练出来了才能撑得起这个担子吧。

        还有就是薛宝钗了,要说好像薛宝钗也就该是今年要进京了吧?

        那贾雨村年后就要赴应天府任职去了,也不知道那葫芦僧葫芦案的事情还会不会发生?自己这一来多少肯定对这个时空发生的事情有些改变,但是具体细微之处就不清楚了。

        眼见得冯家大郎脸色渐渐好看起来,估摸着应该是酒劲儿已经过了,却没有听到那边有什么动静,平儿心里也有些发慌。

        这少年郎虽说要比自己小三四岁,但怎么看都像是个成年男子了,这呆在一屋里,始终不是个事儿,但要离开,却又找不到合适理由。

        终于听到了院子门外有人叫门,平儿赶紧站起身来,“冯大爷你且歇息着,奴婢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