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55章:行动代号:复仇

第155章:行动代号:复仇

        丁萊只是个小人物。

        他的死日本人并不在意,不过为了笼络那些投靠过来的汉奸,倒是假惺惺的还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讣告,还给安排了一场隆重的悼念仪式,这是后话了。

        ……

        宪兵队看守所。

        李国琛被关押在这里已经差不多十来天了,因为他跟特高课的武岛茂德是日本士官学校的同学。

        他得到了一些礼遇。

        起码住的是一个单间儿,而且不用每天过堂,其实没过一次堂,就是挨一次打,如果你不肯招供的话。

        其实他早就想投降了,只不过,如此轻而易举的反水,怕是不会被日本人重视,他在日本留过学,很清楚日本人的性格。

        他们对骨头硬的敌人反而会非常尊重,而如果欺软怕硬,膝盖软的人反而会打心里瞧不起。

        怎么的也要坚持一下,别让人看清了自己。

        “李兄。”

        “武岛君,你又来做什么?”

        “李兄还是这个脾气,我今天来不是劝说你跟我们大日本帝国合作,而是叙一叙我们同学之谊的。”武岛茂德没有穿军装,而是穿着一声灰条纹武士服,叫上踩着木履。

        “这套武士服,李兄还记得吗?”武岛茂德一挥手,身后一名勤务兵捧着一套武士服走了进来。

        “这是?”

        “还记得我们一起在剑道馆练习剑术吗?”武岛茂德说道,“这套武士服就是你当时穿过的。”

        “这套衣服你还保留着?”李国琛惊讶的问道。

        “当然,你我同学之谊,武岛岂能忘记,当时你还亲自教我中国的剑术,我记得的,我还想向你拜师,但你拒绝了,说同学之间相互切磋学习,不需要这么做。”武岛茂德说道。

        “是吗,我都不记得了,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却成了你的阶下囚。”李国琛自嘲的一笑。

        “李兄,何不换上这套衣服,我们共谋一醉?”

        “这……”李国琛犹豫了一下。

        “李兄还在纠结自己的身份,或者不愿意跟老同学喝上一杯?”武岛茂德一丝不悦的语气的问道。

        “好吧,若是只喝酒,不谈其他,我愿奉陪。”李国琛点了点头。

        “太好了。”武岛茂德露出一丝欢喜的笑容,一挥手,两名宪兵抬着桌子进来,还有各种已经准备好的食物拿了进来。

        李国琛也换上了武士服,两人就这样跪在草席之上。

        炭火烧的很旺。

        牢房里一点儿都不冷。

        “李兄,请。”

        “武岛君,请。”

        “一眨眼的功夫,我们有多少年没见了?”武岛茂德举杯饮下一杯酒,满是感慨的说道。

        “差不多有十五六年了。”李国琛道。

        “李兄还记得到士官学校报到的第一天吗?”武岛茂德问道。

        “当然,当时我的日语还不是很熟练,问路的时候,还问错了,差点儿错过了报到了时间……”李国琛陷入了回忆当中。

        “李兄,你说日中两国是兄弟之邦,又都遭受过西方列强的欺压,为什么不能够携手起来,共同振兴东亚呢?这不是我们当初的理想吗?”

        “理想,日本为什么要侵略中国呢?”

        “这不是侵略,是帮助中国走到正确道路上来!”

        “说好了今天只叙友情的?”李国琛说道。

        “好,还记得你在学校受了伤,住院的时候交往的那个护士吗?”武岛茂德马上换了一个话题。

        “花子过的还好吗?”

        “你回国后,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不过可惜的是,孩子后来流产了,现在嫁了一个酒鬼,前年丈夫死了,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的很苦……”武岛茂德说道。

        “是我对不起花子。”李国琛眼眶一红,当年他一心回国,而只能抛下在日本的女友了,他为自己的自私感到羞愧。

        “李兄,如果有机会,你还想再见到花子吗?”

        “算了,她现在有自己的生活,我就不再去打扰了。”李国琛实在是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个被自己伤害过的女人。

        “嗯,李兄这么想也是对的,现在的花子你见到了,都不一定能认出来……”

        几杯酒下肚。

        这同学的距离立刻就拉近了不少,敌意也没有那么大了,甚至喝的高兴起来,还哼唱几句日本民谣。

        这日本的清酒虽然度数不高,可一旦喝多了,喝醉了,那可真是比中国的白酒厉害多了。

        李国琛喝的最后连自己是怎么醉倒的都不知道,不过,等到第二天他醒过来的时候,枕头边上放了一张报纸。

        上面第一版下,很小的一块,是一则“讣告”。

        那个出卖自己的勤务兵丁萊死了,被人当街割喉,抢走了身上所有的财物,然后随手扔在路边。

        这是军统的常用手法!

        李国琛太熟悉了,伪装成杀人劫财,现场不留任何线索。

        丁萊被制裁了。

        是谁做的?

        唐鑫?

        军统江城区的组织机关被破坏的差不多了,唐鑫虽然没有被捕,但夏口到处都贴有他的通缉令。

        按照道理说,他不可能敢在夏口露面,更别说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制定出制裁叛徒的计划并实施。

        那在夏口,除了唐鑫之外,就只有另外一支军统力量能够做到了,“河神”直属组,他一直很想把这个小组放到江城区的麾下,但总部那边不但不同意,还严令他与“河神”发生交叉联系。

        他当初觉得军统在江城必须统一指挥和行动,现在看来,如果真这么做的话,那损失可就更大了。

        这份报纸,显然是武岛茂德放在他的枕边的,用意不言而喻,就是告诉他,他现在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军统对叛徒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而他被俘之后,一旦被释放,肯定会被当做叛徒制裁的。

        而现在,只有日本人能保护得了他。

        “我要见武岛课长!”李国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必须做出选择了,否则,他的不死在日本人的手里,也会死在军统制裁的枪下。

        ……

        “干得不错,杨帆兄弟。”杨帆的表现令满仓十分惊喜,计划的制定,路线的规划,出手的时机的选择,这些都不像是生手所为。

        “谢谢,这是从丁萊身上搜到的财物。”杨帆并没有把从丁萊身上得到的财物据为己有,而是上交出来。

        这一点倒是让满仓感到意外。

        虽然军统并没有严令规定要行动中获得的财物必须上交,但“河神”小组的规矩是这样。

        尤其是财物,必须上交,上交之后,再另行分配或者奖励,这个规矩是罗耀定下来的,铁律之一。

        因为,很多时候,就是因为行动中获得的财物保管和使用不密,暴露行踪和身份的例子太多了。

        还有就是,有了钱就乱造,赌博,去烟花之地消费,甚至抽大烟,都是暴露的重要原因。

        “皮夹和戒指属于个人物品,你不能保留,但这些钱没有任何个人标志,你可以收着。”满仓将皮夹和戒指收了回去,但钞票和大洋退给了杨帆。

        “给我的?”杨帆微微露出一丝惊讶。

        “是的,不过,我建议最好等一段时间再使用,使用之前查看一下上面是否有特殊记号,但凡有记号的,都不能使用。”满仓提醒道。

        “我知道了。”杨帆点了点头,把钞票收了起来,问道,“我下一个任务呢?”

        “别急,休息一下。”满仓道,“把精气神恢复到最佳水平。”

        ……

        杨帆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出色,这让罗耀十分的欣喜,对他完成接下来的任务的信心又增加了一分。

        “目标,藤原敏夫,年龄44岁,藤原株式社社长,此人表面上是一个商人,其实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一名情报特工,当然,他跟我们理解上的情工人员不同,他情报工作方向主要是经济和文化领域……”

        当罗耀召集行动所有人员开会布置任务的时候,杨帆坐在下面,不禁双手紧紧的攥了起来。

        双目赤红,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秦先生果然没有欺骗自己,他是真的愿意帮自己报仇。

        “猫头鹰!”

        “到。”苏敬站了起来,他的代号是猫头鹰。

        “你的任务就是监视藤原敏夫今天一天的行踪,包括他见什么人,待了多久,事无巨细,一旦有异常,第一时间汇报。”

        “明白。”

        “奎木狼。”

        “到,组长,您吩咐。”

        “你负责交通组,保证杨帆能够在第一时间抵达目标地点,以及行动完成后的撤离工作。”罗耀吩咐道,“撤退路线要有备份,至少准备两辆汽车和人力车。”

        “明白。”

        “木鱼,你带两个人,担任支援组,杨帆的行动若是不顺,你必须第一时间顶上,接替杨帆完成任务后撤退。”罗耀手一指闫鸣命令道。

        “木鱼明白。”

        “杨帆,今天晚上的行动,目的只有一个,为你报仇,当然,这只是表面原因,更深层次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日本人相信,藤原敏夫就是死在一桩仇杀之中,跟其他人没有关联。”罗耀道,“所以,你是今晚的主角,这也是我找到你的原因,明白吗?”

        “我明白,只要能给姐姐报仇,我做什么都愿意。”杨帆知道,自己若不是跟藤原敏夫有仇,他这辈子估计都不会跟这些人有交集。

        但是,他又庆幸自己遇到了这些人,不然,就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为自己而姐姐报仇的。

        “杨帆,今天晚上,你用的武器是就是你那把打铁的锤子,你可以用这把锤子,狠狠的将藤原敏夫的脑壳敲碎!”罗耀重重的道,“今晚的行动代号:复仇!”

        杨帆点了点头,一把抓住了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