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54章:叛徒,死!

第154章:叛徒,死!

        民国27年12月29日。

        香港,林伯生代表汪兆铭在《南华日报》上公开发表向国民党中央发出《致中央常务委员会国防最高会议书》,公开发表投降主义论调,呼应日本首相近卫文磨的第三次对华声明。

        是为:艳电。

        一时间,全国舆论哗然。

        声讨“汪逆”的声量瞬间席卷整个中华大地,就连江城,也有许多人在暗中议论这件事,只不过,慑于日本人的淫威,不敢在公开场合讲而已。

        “慧小姐,后天就是新年了,我们藤原先生想邀请您作为他的额女伴参加在瓦莱斯酒店举办新年酒会。”

        “对不起,没空。”宫慧随手将请柬丢进了垃圾桶。

        “慧小姐,你这是在拒绝藤原先生吗?”送请柬的藤原敏夫的助理,荻野森羽立刻脸色拉了下来。

        “我跟藤原敏夫毫无关系,他的邀请,我就一定要去吗?”宫慧冷冷的一声,这些日本人未免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就因为自己是占领着,可以为所欲为?

        “在江城,还没有人能够拒绝藤原先生的邀请,慧小姐,你要考虑一下后果。”荻野森羽语气之中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宫慧道:“如果我一定要拒绝呢?”

        “那就等着藤原先生的怒火了!”荻野森羽冷哼一声,转身直接离去了。

        ……

        “这么好的机会,不去的话,可惜了。”罗耀从身后走过来,弯腰捡起来垃圾桶内的请柬。

        “你还说,我是你表妹,你愿意看着你表妹去陪这样一个无耻下流的肥猪?”宫慧不悦道。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让他彻底消失。”罗耀将请柬放到了宫慧手中,“这个新年酒会你必须去。”

        “为什么?”

        “酒会上肯定会有不少江城日军的高层,甚至冈村宁次也可能出席,我们需要这些人的情报。”罗耀道。

        “酒会上无非是吃喝玩乐,能有什么情报?”

        “他们的照片。”

        “照片?”

        “对,你若是以藤原敏夫女伴的身份进去,那些宪兵必然不会对你搜身,到时候,你就可以把这个微缩相机带进去,碰到有价值的目标,就可以将他拍下来。”罗耀拿出一个只有半个手掌大小的微缩相机递了过去。

        “这怎么拍?”宫慧伸手接过来,虽然她会操作相机,可这是在酒会上,她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操作?

        “我会把这个微缩相机安装在你的手包里面,并且调试好了,你只需要一只手拿着手包,轻轻的嗯一下上面的金属按钮上就可以了。”罗耀伸手把微缩相机拿了回来。

        “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罗耀道,“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可不简单,你要是稍微露出一丝破绽,就会被发现,而且那个藤原敏夫一定会在酒会上对你毛手毛脚的,你能保持冷静吗?”

        “我……”

        “我不勉强你,这件事你要是不自愿去做的话,暴露的危险非常大。”罗耀道,“而且,酒会结束后,藤原敏夫一定会对你有非分要求,甚至还可能暗中在你的晚上喝的酒水中下药……”

        “表哥,你什么意思?”宫慧脸色微微一变。

        “你若是喝下下药的酒水,自然对藤原敏夫被杀的过程全然不知,但如果你没有喝下下药的酒水,他就会用强力手段带走你,到时候势必要反抗,你能保证你的身手不暴露吗?”罗耀反问道。

        宫慧明白了,罗耀计划在新年酒会结束后,藤原敏夫“带她”离开的路上进行伏杀。

        “会牵连到我们吗?”宫慧问道。

        “不会,你放心好了,藤原敏夫的死,跟我们没有一点儿关系。”罗耀点了点头,杨帆替遭受凌.辱,投江自杀的姐姐报仇,这怎么也不会牵连到他们身上。

        “我可以知道是什么计划吗?”

        “等计划完成后,我会详细跟你解释的,现在,你知道的越少越好。”罗耀道,“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去新年酒会,我也不勉强,杀藤原敏夫的机会有的是。”

        宫慧深呼吸一口气道:“我去,我要亲眼看着这个人死在我的面前。”

        “好,既然你决定了,我就教你在酒会上如何应付藤原敏夫……”罗耀点了点头,开始教宫慧如何在酒会上故意的疏离藤原敏夫,如何激起他的嫉妒之心,如何令他提前“带她”离场。

        这些技巧宫慧一个女人都不知道,而到了罗耀嘴里却好像轻车熟路一般,娓娓道来,听的宫慧都怀疑,罗耀过去是不是混迹情场浪子高手。

        ……

        “怎么样,杨帆都掌握了那些跟踪和逃脱的技巧了吗?”罗耀来到“通达”车行,直接向满仓询问道。

        “他的悟性很高,虽然训练的时间很短,但已经初见成效了。”满仓说道。

        罗耀满意的点了点头:“明天晚上,给他安排一下,除掉那个勤务兵丁萊,这个叛徒活的时间够长了。”

        “好,具体计划呢?”

        “没有具体计划,你把叛徒的情报提供给他,然后安排人接应就行了。”罗耀充分信任满仓道。

        “是,组长,你就放心好了,保证后天一早的报纸就会有叛徒伏诛的消息刊登出来。”满仓说道。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罗耀呵呵一笑。

        ……

        “怎么样,对这个任务有没有把握?”满仓将丁萊的照片递到了杨帆手中,并将任务详细的说了一遍。

        “为什么要杀这个人?”杨帆知道自己接下来可能会有一段黑暗的人生,但为了母亲,为了报仇,他只有这个选择。

        “他是个叛徒,把我们的同志出卖给了日本人,致使我们的组织损失惨重,许多人被捕和被杀。”满仓解释道。

        “你们是重庆方面的?”

        “嗯。”

        “这么说来,我现在也算是抗日分子了?”

        “当然,你是我们先生招募进来的,当然是抗日分子了。”满仓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如果是抗日,杀东洋鬼子,我杨帆义不容辞。”杨帆正色说道,他心里那一点儿心理负担没有了。

        “秦先生的要求,一击即中,立刻远遁,我会派人在你逃走的路上接应你,明白吗?”满仓道。

        “明天晚上,这个叫丁萊的人一定会出现吗?”

        “根据我们的线报,他一定在赌场赌完钱后,一定会到这个女人家里过夜,这几日都是这样。”满仓道,“不过,日本人派了两个人保护他,过去是特高课的便衣,现在换成了侦缉处的人,警惕性要弱了很多,所以,你才有下手的机会。”

        “那两个侦缉出的,要不要也解决了?”

        “你看着办吧。”满仓道,“重点是叛徒,还有保证你自己的人身安全,整个行动都由你单独完成,这也是秦先生对你的实战考验。”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准备。”

        “不准用锤子,不准用枪,还有不能让人看到你的脸,以免暴露身份。”满仓叮嘱一声,这也是罗耀的要求。

        “为什么?”

        “因为接下来你的任务,使用的是你熟悉的锤子,而不能让人联想到你跟这个任务有关。”满仓解释道。

        杨帆不理解。

        “等你完成这个任务后,接下一个任务的时候,就明白了。”满仓轻轻的拍了一下杨帆的肩膀道。

        他对杨帆这个年轻人还是很喜欢的,能够亲手教出一个行动高手出来,那种成就感比自己成为一个行动高手还要愉悦。

        ……

        江城的恢复速度比日军料想的要慢的多,不过在过去原本就很繁华的大街,尤其是那些娱乐场所,倒是先一步恢复了生气。

        这都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够消费的场所,从来就不缺有钱人光顾,虽然现在江城的有钱人已经比过去少了很多。

        但也多了一些所谓的“新贵”们。

        依附日本人,当了汉奸,强取豪夺的那些人,自然不懂的什么叫民族大义的,有了钱,就知道骄奢淫逸,醉生梦死。

        丁萊就是其中之一,而他不过是小角色,若非当了军统江城区的叛徒,出卖了自己的长,踩着自己同志的尸骨换来的富贵,这种钱居然花的如此心安理得,这简直就是一点儿人性都没有了。

        日本人都是看菜下碟的,丁萊的价值也就是出卖了军统江城区机关和区长李国琛等人,除此之外,他一个勤务兵还能有多大的能力?

        日本人给他在侦缉处安排了一个专员的位置,还安排人专门保护他,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当然,丁萊是不满足的,自己出卖了这么多人,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就给这三瓜两枣的,心里当然不满了。

        不过,他也不敢当面说,毕竟,他若是再把日本人惹毛了,那小命就难保了,于是,拿着日本人给的奖金,白天泡在赌场里,晚上嘛,往脂粉堆里一转,好不快活!

        “丁哥,到时间了,你要是回去晚了,兰姐儿可就陪不了您了……”明通赌坊内,丁萊赌的眼睛都红了,小跟班提醒一声。

        “去,去,一会儿再去,我看谁敢跟老子我抢女人!”丁萊面前的筹码已经所剩无几了,这一晚上,他输掉差不多一半儿从日本人那里拿到的奖金,眼睛红的就跟要吃人的野兽差不多。

        ……

        “庄家通吃!”没过一会儿,随着荷官宣布一声,丁萊面前所剩无几的筹码都被庄家收了过去。

        “晦气,老子今天手气不好,明天再来!”输光了筹码的丁萊,终于头脑清醒了不少,准备离开了。

        看见,丁萊从赌坊出来。

        伪装成人力车夫的杨帆马上站起来,拉着车一路小跑过去。

        “先生,您去哪儿?”

        “面儿生呀,这地儿没见过你呀?”丁萊一看杨帆这张脸,似乎没见过,没有马上上车。

        “老黄不干了,他把车转给了我。”杨帆早就想好了说辞。

        “是这样。”丁萊看了一下车上的号码,是他熟悉的,常坐的那辆人力车,便不疑有他,坐了上去。

        两个跟着他的保镖可就没有这待遇了,跟在后面跑。

        “兄弟,只要我要去哪儿吧?”

        “知道,老黄都跟我交代了,您这会儿应该去胜利街19号。”杨帆张嘴就来,丝毫没有犹豫。

        “嗯,不错,挺懂事的,以后,我还继续包你这辆车!”

        “好咧,谢谢丁哥!”

        杨帆拉着人力车一路急奔,没过几分钟,身后跟着的两人就看不到了,就在这是,他拉着车突然一个转弯,钻进一条漆黑的巷道。

        等到后面两名保镖寻到的时候。

        丁萊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被人一刀割喉,一点儿痛苦都没有。

        边上地上还有一行字:“叛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