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53章:铁卫

第153章:铁卫

        “小伙子,病人呢?”“一贴灵”抬眼看了一眼杨帆,温和的问道。

        “病人?”

        “怎么,难不成病人没来,还是病人就是你?”“一贴灵”讶然的问道,“我看你身强体壮才,除了有点儿营养不.良之外,浑身上下也没啥毛病?”

        “不,大夫,我是来找人的。”杨帆忙解释道,“一位先生让我过来的,他说让我来这个药瓶上的地址。”

        说着,杨帆掏出了药瓶递给了“一贴灵”,

        “一贴灵”伸手接过,再一看上面的字迹,呵呵一笑:“原来是秦先生叫你过来的呀,稍等一下。”

        杨帆礼貌的笑了一下,表示自己不急。

        “一贴灵”把柜台上的小伙计招了过来,耳语吩咐了两句,小伙计点了点头,飞快的跑了出去。

        “小兄弟贵姓?”

        “免贵姓杨。”

        “杨兄弟,请暂且到里面喝杯茶,等一下,一会儿就有人过来。”“一贴灵”解释道。

        “好的。”

        大约过了二十分分钟,小伙计回来了,后面跟着的是一个身穿棉袄,头戴绒毡帽的汉子,不是满仓是谁?

        罗耀是有工作的,不可能时刻等着杨帆,只能有所安排了。

        “哪位是杨帆兄弟。”满仓一进来,一抱拳,大声问道。

        “在下就是。”杨帆站起来,抱拳回礼一声。

        “我叫高荣,秦先生吩咐了,如果你来的话,让你跟我走。”满仓上下打量了一下杨帆,点了点头。

        “这……”杨帆有些犹豫,没见到罗耀,他不敢确定要不要跟眼前的人走。

        “秦先生有点事情,他马上就到我那里,与你见面,还请放心。”

        “好吧。”

        杨帆点了点头,既然自己都来了,就这么走了,那之前的决心不是白下了,还不如跟着去看一下。

        “请。”

        门外挺着一辆人力脚踏车,杨帆看了满仓后背上“通达”二字,才认出来,此人居然是一位人力车夫。

        上了车,满仓直接拉着杨帆返回了通达车行。

        “杨帆兄弟,我这里有些简陋,不过应有尽有,请稍安勿躁。”满仓笑呵呵的招呼一声。

        杨帆下来,看到后院各种石锁,棍棒之类的东西,应该平时练功用的,院子里还有几个人在舒展筋骨,看架势,都是有不错功夫在身上的。

        这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杨帆疑惑了,难道是什么帮派组织?

        “请!”

        “喝水。”满仓给杨帆倒了一碗水,递过来。

        “谢谢。”

        “秦先生一会儿就到。”满仓道,“他跟我说,三天之内,你就会过来,没想到,还真准时。”

        “他真这么说?”杨帆吓了一跳,该不会碰到什么神人了,否则怎么能算到自己今天回来?

        “哈哈哈……”满仓哈哈一笑。

        “高兄,我看到外面有人再练武,你们又身着这人力车夫的衣服,你们都是些什么人?”杨帆直接发问道。

        “这个,等秦先生来了,他自会跟你解释。”满仓不敢越俎代庖,他也不知道罗耀找这个叫杨帆的人做什么。

        杨帆不说话了,只好坐在那里等了。

        满仓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说这话,免得怠慢了客人。

        ……

        约莫半个小时。

        罗耀来了。

        跟那天去见杨帆一模一样的打扮,一进来,杨帆就站起身来,抱拳道:“杨帆特来拜谢先生救命之恩。”

        “令堂的病没事吧?”罗耀一听,就知道他说的是谁了。

        “家母的已经不碍事了,若无先生赠药的话,家母可能就危险了。”杨帆感激万分的说道。

        “我赠送你药,也是有目的的。”

        “先生但有驱使,杨帆必定从命。”杨帆一咬牙,低头抱拳说道。

        “如果我让做那些杀人放火,作奸犯科之事呢?”

        “若是如此,请恕杨帆不能从命……”

        “很好,我果然没看错你。”罗耀点了点头,“我需要的一个有自己判断能力,有是非观的杨帆,而不是一个唯命是从的机器。”

        “请先生吩咐!”

        “不着急,我要杀的人,定然是有杀的理由,绝不会滥杀无辜之人。”罗耀微微笑,点了点头。

        “高荣。”

        “在。”

        “一会儿给杨帆拿一袋面粉给他带回去。”罗耀吩咐道。

        “是。”

        “谢谢秦先生。”杨帆感激涕零道,家中断粮,他本想一会儿开口索要,没想到,不需要他开口,人家就直接给了。

        “不是不能多给,怕是给多了,对你不是什么好事儿。”罗耀解释道,“杨帆,我要你完成的任务可不简单,你得拿的出让我信服的能力来。”

        “秦先生想要看什么能力?”

        “外面有那两个人,你能打的过吗?”罗耀手一指外面正在练功的二人道。

        “是打赢其中一个,还是两个一起上?”杨帆挺直了腰杆,神态自信的问道。

        “其中之一如何,两个一起上又如何?”

        “他们两个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是吗,那证明给我看。”

        “好。”

        三人来到院子。

        满仓叫停了练武的二人,跟他们说明了情况,两人顿时眼中闪烁这不服气的光芒,他们的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平时一个打好几个普通人都是没问题的,这那里的狂妄小子,居然口气这么大,还两个打一个,都不知道他的对手。

        两个人在一起练武多时,彼此配合默契,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干什么。

        一个助跑,两人冲了上来,一个出拳,一个出腿。

        攻击快若闪电!

        杨帆却站在那里,两脚如同生根一般,一点儿都没有把两人的攻击放在眼里,手臂的动作如同挥舞铁锤一般,迎上了对手的攻击。

        都没看清楚杨帆双手是怎么动的,就听得两声“闷哼”,攻击的二人双双倒退,脸色同时一白。

        再来!

        两人同时在一起起身,向杨帆攻了过来。

        啪!

        啪!

        两声,两人如同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双双倒退四五步,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惊恐的望着杨帆。

        毫无疑问,他们两个打人家一个,还输了。

        两个人看了对方一样,都有些不甘心,正要继续冲上来,却被满仓一声喝止了:“好了,你们两个不是杨帆兄弟的对手,下去吧。”

        “是。”

        “杨帆兄弟,要不然我们两个过两招?”满仓看出来了,杨帆下盘稳若泰山,而且一双手臂更是灵活无比,长度也异于常人,而且很可能已经练出暗劲了。

        他只知道杨帆只是个打铁的铁匠,如果没有高手指导,就能把手上的功夫练到如此地步,那真是个武学奇才。

        碰到这样的高手,满仓也是见猎心奇,想要与之较量一下。

        他的功夫在进入临训班后,被一群高手磨练,跟一年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若是在碰到一年前的宫慧,他可以轻松的赢下。

        当然,如今的宫慧进步比他还要大,想要打赢的话,基本上没啥子希望了。

        所以,他才不去找虐呢。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满仓这一下场,杨帆的脸色就没有刚才那么轻松了,他看的出来,满仓是高手。

        果然,满仓一出手,一拳就把杨帆轰的从他站立的位置往后退了三步。

        他常年打铁,下盘可以说锻炼的坚若磐石,寻常冲撞之力,对他来说不过小孩子推搡一下,根本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而满仓拳头上的力道,不但震麻了他的双臂,还将这股力量传到他的双.腿,力道刚猛至极。

        这是一名外家拳高手。

        若是三年前的杨帆,他还没有如此见识,可在狱中见识过不少奇人异士之后,他的眼界宽广多了。

        呯!

        杨帆硬抗了满仓一掌,整个左肩膀都麻了,但他这一次脚下没有后退,而是放手一记肘击,锤在了满仓的胸口。

        满仓一声闷哼,嘴角一咧,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揉了一下胸口,好家伙,幸亏传了棉衣,刚才这一下若是直接打在胸口上,只怕骨头都得手上。

        当然,保不准人家还手下留情了,毕竟这是切磋,不是生死激斗,而且他也感觉到,对方虽然年轻,但力量收发自如,这在年轻人当中殊为难得。

        要知道,他在这个年纪,绝对做不到杨帆这样,足以说明,杨帆的资质远在他之上了。

        组长这是从哪儿找到这样的人才?

        “不错,杨帆兄弟的功夫我看到了,能够跟我这手下打成平手的,那可不多。”罗耀觉得没必要比下去了,任何一个受点儿伤,那都是损失。

        杨帆点了点头,满仓的实力不在他之下,虽然双方都留了手,没有使出全力,但继续打下去的话,难免会有收不住力的时候,到时候就有损伤了。

        “杨帆兄弟把这一身打铁的技巧融入到格斗功夫中去,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佩服。”满仓钦佩道。

        “高大哥客气了,您这一身功夫也绝非等闲之辈。”

        “哈哈哈……”

        “杨帆,你想好了吗,跟着我,你今后的生活会非常危险,但绝对会是一个不一样的人生。”罗耀道。

        “秦先生会给我重新选择的机会吗?”

        “哈哈哈,不会。”罗耀倒是不避讳这个,这说明杨帆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很多话就不需要多说。

        “给你三天时间,安顿好你的母亲,然后再这里,找他。”罗耀手一指满仓,“他会安排你进行一些训练。”

        “训练?”

        “杨帆兄弟,你的身手虽然不错,但其他方面距离我们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呢。”满仓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