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55章:方向

第355章:方向

        “那个杨思真的这么重要?”

        “小慧,这么跟你说吧,他是当今少有的懂密电码破译的数学家,以现在密电加密的发展趋势看,必然会越来越复杂,过去那一套破译方法还能用多久,我也说不好,但接下来的密电码破译必须有专业的人员才完成,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罗耀道。

        数学家可以成为密码专家,但密码专家一定要精通数学,否则,在接下来的密电码破译中是玩不转的。

        “难怪你对这个杨思这么看重。”宫慧道,“我还以为你是看在他是你老乡的份上的呢。”

        “同乡的情分也是有的。”罗耀呵呵一笑,“今天上午你去哪儿了,我让人找你,都没见到?”

        “哦,我陪筱雨去见她家里来的人了。”

        “你要是不放心,派个人跟过去就是了,还自己亲自去?”罗耀呵呵一笑,其实他早就知道了。

        “那不一行,筱雨过去是你的老情.人,现在呢,是我的秘书,身边人更要严格把关,一旦出事儿,那就是大事儿。”宫慧说道。

        “什么老情.人,说的这么难听,我们不过是相处了两个多月的同事而已。”罗耀忙道。

        “你是这样认为,可人家未必就是这样想的。”宫慧白了他一眼,“那可是为了他,差点儿暴露了身份,不过,她到现在都不知道,那杨公子是你给杀的。”

        “事儿都过去了,你可别再在她面前提起。”罗耀提醒道。

        “我知道,你当我傻吗。”宫慧道,“万一她知道实情,你们俩这旧情复燃,我这不是亏大了。”

        “少把这些没用的挂在嘴边,我可没心思听你说这些。”罗耀直接起身道,“不早了,我回去睡了。”

        “说你两句而已,还急了……”

        嘴上说着,宫慧眼里却是小狐狸的笑意,她对罗耀的人品还是很放心的,要知道,罗耀这样的,那些招进来的小姑娘,温柔漂亮的,小家碧玉的,媚骨天生的,哪一个不想扑上来?

        他正眼瞧过没有?

        这唯一对她感觉有威胁的,就是这个姜筱雨了,毕竟两人过去以老师的身份共事过,关系还不错。

        罗耀这种重感情的男人,撒泼打滚,那是肯定不行的,宫慧自问自己也做不出来,太善妒也不行。

        男人有哪一个喜欢妒妇?

        太纵容也不行,只有从感情入手,还有,把情敌变成自己人,变不成,那就先下手为强。

        不得不说,宫慧这一手,罗耀至今都还没寻摸出味道来。

        但是宫慧对身边人的谨慎,倒是受他影响不小,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一早上班。

        “站长,丞相电报,安全抵达香港,一切顺利。”秘书小伍走进办公室,递给罗耀一张电报纸,禀告道。

        “好,我知道了。”

        丞相是文子善的代号,他去香港,自然不能用本名,联络方面,用代号更容易保密,他说自己是文丞相的后人,于是乎就给自己起了一个“丞相”的代号。

        他这一次不是一个人物的,罗耀还把夏飞派了去,夏飞在香港土生土长,熟悉那里的环境和人情,对文子善一个从未去过香港的人会有不小的帮助的。

        转移资金也是一个技术活儿,可不是简单的把钱直接从一个账户转移另一个账户这么简单。

        一旦惊动港英当局,他让银行来一个冻结,这笔钱你就永远取不出来了,英国人知不知道这笔钱的存在还说不定呢。

        不排除英国人也在打这笔钱的主意,但他们首先要把乔治·凯文从监狱弄出来,否则他们也拿不到钱。

        罗耀还想再去一趟小黑煤窑秘密监狱,打电话给毛齐五,说了一下情况,毛齐五让他稍等片刻。

        应该是直接去请示戴雨农了。

        约莫过了十分钟,毛齐五打来电话,说让他直接过去,秘密监狱那边他已经打了招呼了,他随时可以去见“蝰蛇”。

        罗耀还想叫上沈彧的,沈彧说他没空,让罗耀自己去,他也没坚持,叫上曹辉,两人开上吉普车往歌乐山方向而去。

        路过磁器口老街的时候,罗耀让曹辉买了一些酒菜,熟牛肉,烧鸡什么的,还有两大坛子美酒。

        多了他们也拎不动。

        再来的时候,典狱长刘成和警卫连长更加热情了,尤其是看到罗耀和曹辉还给他们带来了酒菜,那是更高兴了。

        他们是有纪律的,不能随便出去的,其实也就跟坐牢没啥区别,就是比里面的犯人少了手铐和脚镣而已。

        “老刘,我来还是提审蝰蛇的。”

        “明白,罗长官随便问,只要不把人弄死了,我们只当什么都不知道。”刘成嘿嘿一声道。

        “我们走后,你们没虐待他吧?”

        “你们两位长官都吩咐了,我们哪敢虐待他,知道他是重要的人犯,我们连每天过堂改成三天一次了,吃的其他犯人都好,好着呢。”刘成笑道。

        “嗯,把他带过来吧,今天过来有些话问他。”罗耀吩咐一声。

        “好咧。”

        ……

        “罗长官。”“蝰蛇”高桥敏夫显然是认得罗耀的,走进刑讯室,首先开口招呼了一声。

        “高桥先生,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罗耀微微一点头,“请坐。”

        “你们抓到乔治·凯文了?”

        “没错,他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中。”罗耀并没打算隐瞒,对于“蝰蛇”这样的日本间谍,隐瞒没有意义。

        “他一定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所以,罗长官今天来的目的,是希望我与乔治·凯文对质吗?”“蝰蛇”略微坐直了身体问道。

        “这恐怕你猜错了,他对自己的身份供认不讳,并且愿意配合我们肃清潜伏山城的残余日本间谍。”罗耀呵呵一笑,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不能让“蝰蛇”牵着鼻子走,否则,这一趟就白来了,抓捕日谍只是初步胜利,而从日谍口中挖出想要知道的秘密才是真正的胜利。

        “他不过是我发现的一个下线,所知并不多,更多的是收钱办事儿。”“蝰蛇”呵呵一笑,后背轻轻的往椅背上靠了一下,很自信的道。

        “至少他提供了不少有关‘白狐’的线索,这个‘白狐’应该是你被捕后接替你的位置的人吧?”罗耀同样笑了一下道。

        “罗长官,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什么‘白狐’。”高桥敏夫矢口否认道。

        “高桥,你知道出卖一个乔治·凯文没什么,他本来就是个见钱眼开的人,还是个英国人,出卖他,你毫无心理负担,你们本来就是相互利用关系,我说的对吗?”罗耀继续说道。

        高桥敏夫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罗耀。

        “‘白狐’不同,他是你的袍泽,你的后继者,你一旦招供出他,你就成了大日本帝国的叛徒,但是同样的,乔治·凯文出卖你和‘白狐’同样没有心理负担,‘白狐’是两月前来的山城吧,他的掩护身份是一名南洋归国华侨,我说的可对?”罗耀继续对高桥敏夫侃侃而谈。

        “罗长官,既然你已经知道,何必再来问我?”高桥敏夫话一出口,脸色就变了,双手忍不住合了一下,失言了。

        罗耀看到高桥敏夫懊悔的表情,他笑了,他并不确定自己的推测,但是从高桥敏夫口中,他得到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当然,他的推测并非胡乱猜测,而是从岩里桃次郎以韩向林的身份潜入山城想到的,如果“白狐”想以合法的身份潜入山城,会不会用同样的手段。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南洋华侨积极回国参战,为抗战出钱出人,自带天然保护伞,这样一个群体,是最不容易被人怀疑的。

        这样一个群体,连委员长都是高度关注的,可不能随意动的,这是政治。

        “谢谢你,高桥先生,你为我们下一步的调查提供了方向。”罗耀微微一笑,“关于乔治·凯文,也就是鼬鼠被捕的功劳,我们会算到你的头上,这样起码可以让你有活下去的希望。”

        “不,不,你们太卑鄙了,让我去死,让我死……”高桥敏夫咆哮着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那和那椅子是焊接在地面上,与地面成为一个整体,他根本无法挣脱。

        “你的功劳,我们会一一给你算上的,到时候,你一定会感激我的。”罗耀起身一挥手,让人进来将高桥敏夫带了出去。

        “站长,咱们来,就问了这一句?”曹辉望着被拖出去,犹自还在挣扎着冲他们吼叫的高桥敏夫道。

        “这一句还不够,你想要问多少?”罗耀呵呵一笑,“对付这种日本间谍,得有足够的耐心。”

        “要我说,干脆直接大刑伺候就是了,还不怕他不招供?”

        “刑讯逼供,毫无成就感可言。”罗耀微微一仰头,成四十五度角道,“回去吧,该去见一见乔治·凯文了。”

        “你还是要以律师的身份去见?”曹辉疑惑的问道。

        “估计这是最后一次了,等他跟英国大使馆的人见了面,到时候身份就保不住了。”罗耀十分遗憾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