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54章:需要时间

第354章:需要时间

        “老迟,晚上喝一杯,我叫了杨组长。”罗耀把鱼交给老潘收拾,上楼来,跟还在工作的迟安说道。

        “好咧,等我把这封电文译出来。”迟安真在埋头苦干呢。

        “什么电文?”罗耀自然而然的走了进去,他是密译室最大的头儿,所有破译出来的电文都要经过他的手。

        杨思尴尬了,这种绝密电文的破译,他是不好看的,毕竟这是在密译室,不在密检所,在密检所,自然没问题。

        “日本驻莫斯科大使东乡派发给给国内的。”迟安随口解释了一声。

        罗耀点了点头,自从得知德国一支秘密代表团抵达莫斯科,正在跟苏俄方面进行秘密谈判,罗耀就将密译室关注的重点放在这上面了。

        站在门口的杨思听到这一句,不可避免的手颤抖了一下。

        密译室居然已经能够破译日本外务省的绝密电文了,这是什么样的水平,虽然密检所也能破译日本外交密电,可是对于绝密电文,他们至今还没有什么头绪。

        “站长,可以了,你看一下,我就不用跑你那儿了。”迟安破译好了之后,直接拿起来交给罗耀。

        罗耀看了一眼,是东乡向国内汇报有关德苏两国秘密谈判的进展,谈判很激烈,但是进展很快,估计很快就能达成协议。

        东乡试图阻止谈判的进行,奈何保卫局可不是吃素的,没给他这个机会,德国跟日本虽然是盟友,可双方的诉求和利益还是有分歧的。

        要不然,德国跟中国的关系还维持着,并没有中断。

        日本关东军一直在边境挑衅苏敬,企图一雪前耻,以及对苏俄远东领土的野心,这非常符合陆军的利益。

        一旦苏德签署协议,那西线欧洲的压力减轻的情况下,苏俄就有足够的兵力来应付来自东线的日军的压力。

        这对中国的抗日战局来说是一件好事儿,因为有苏军在远东牵制这数量庞大的日本关东军,那么他们能够在关内使用的兵力就会不断的缩减,除非继续从国内编练新的部队。

        而新的部队素质和战斗力肯定不如经历过实战的老部队。

        从长远战略来看,这是一个好的变化,但是短期来看,日军在中国战场上必定掀起一个进攻的高潮,以求击垮中国军队的有生力量,继而迫使老头子投降。

        只要顶住了这一波进攻,那接下来就是战略相持阶段了,日军在中国战场上无法速胜,北面又不敢对苏动手,那要解决自身困境,就只有南下这一条路了。

        日本选择南下的战略,在此时看来,只怕已经成了一种必然了。

        因为罗耀知道,接下来,日军在诺门坎必输,这一仗打输了,他们在北进的心气儿就被打没了。

        当然,不是没有转机,德国进攻苏俄的时候,奋起一搏的话,或许可能有一丝机会,但日本陆军深陷中国战场的泥潭,根本抽不出足够的兵力来。

        所以,这就是一个伪命题。

        日本败局已定。

        罗耀脑海里飞速的把前应后果理了一下,基本上可以确定未来大致的方向了,现实中发生的一切几乎是越来越跟自己梦幻中所见所闻完全重合,他越来越确信那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是真的。

        “老迟,今天几号?”罗耀拿着电文,稍微愣了一下神,随后问道。

        “8月20号呀,站长,你不会连今天几号都忘了吧?”迟安嘿嘿一笑,能把日子都过忘了的,说明什么?

        站长最近的日子真是十分混乱。

        “周几?”

        “周末。”

        罗耀微微一点头,笑道:“走,去我办公室喝茶,先放松一下,然后去吃饭。”

        “杨组长,不好意思,让你在门外久等了。”罗耀与迟安出来,看到站在门外久侯的杨思,忙歉意一声。

        “没事,罗副主任,刚才你们在里面说话,我无意中听到你们提到日本驻莫斯科大使馆东乡发了一封密电去东京?”杨思忍不住问道,这好奇心就跟心魔差不多,不搞清楚,他这一晚上估计都睡不着。

        所以他就厚着脸皮问出来。

        其实罗耀要不想让杨思听见,直接跟迟安招呼一声走开就是了,他这么做其实就是故意的。

        “老迟,你来跟杨组长解释一下吧,我去给两位泡茶。”罗耀呵呵一笑,把球踢给了迟安。

        迟安心领神会,把有关情况跟杨思简单的说了一遍,当然,破译的方法那是绝口不提的。

        这是密译室现在最核心的机密。

        杨思也没想过要从迟安嘴里得知密译室如何破译日本外交密电的,但是从迟安嘴里得到的消息就已经够震撼的了。

        虽然破译的不是最顶级的“紫密”,但这种层次的密电,对密检所来说,也是个拦路虎,一直都没有突破。

        当然有关“紫密”,密译室和密检所都有研究,目前来说,还未曾找到准确的方向,缺少时间而已。

        “杨组长,其实,我们跟密检所两家应该彼此放下成见,团结合作,集两家的力量来啃下‘紫密’这个硬骨头,你说呢?”罗耀端来两杯茶,走过来,放在两人跟前的茶几上。

        “罗副主任,我就直说了,我们密检所跟你们密译室是竞争关系,你们现在成绩斐然,而我们呢还在原地踏步,温博士是个学者,为人比较清高,想要说服他合作,只怕是很难。”杨思为难道。

        “其实,我们可以私下里成立一个兴趣小组,人数不多,三五个人左右,你,我还有老迟三人,再找两个对紫密有研究的人助手,咱们可以做一些方向性的研究,你觉得怎么样?”罗耀忽然提议道。

        “这……”杨思吓了一跳,这是公然拉他入伙了,这要是答应了,他就成了密检所的“叛徒”了。

        “杨组长在咱们密译室交流学习已经有半个月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有什么感受?”迟安呵呵一笑,赶紧帮罗耀把话题岔开了。

        “很好,密译室的工作氛围非常好,紧张,高效,而且合作无间,每个人都在认真工作,很了不起。”杨思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个问题,他太难回答了。

        “杨组长,对我刚才的提议,不妨考虑一下,要是觉得密检所那边不好说,我去帮你说。”

        “不,罗副主任,你就别为难我了,我不是不愿意,只是你也要理解我,毕竟我还在密检所工作。”杨思苦着脸说道。

        “行,我也就不为难你,这事儿,不谈了。”罗耀大度的一挥手,成立“紫密”兴趣组的事情给揭过去了。

        罗耀是个守信诺的人,晚上吃饭的时候,再没提过这件事,桌上也没谈工作的事情,只是说一些上学时候趣事以及对家乡的记忆。

        罗耀虽然世居金陵,但每年清明都要回静海祭祖的,又是在静海读的大学,对静海是非常熟悉的,静海话说的比谁都溜。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何况还是两个有共同语言的人,谈生活,谈爱情,谈理想,谈信仰……

        最后,杨思是喝的酩酊大醉,罗耀亲自开车将他送回的驻地。

        杨思是喝痛快了,还一抒胸意,整个人都轻松了,可外面应酬回来的施嘉干见到了烂醉如泥的他,脸瞬间拉了下来,黑的跟锅底炭似的。

        特别是当得知是罗耀亲自送杨思回来的消息,施嘉干差点儿没当场发脾气。

        ……

        罗耀虽然没有喝醉,但也是一身酒气的回到了慈恩寺的小院子,宫慧屋里还亮着灯,大概是听到外面的动静,开门走了出来。

        “还没睡?”

        “喝了多少?”宫慧伸手捂了一下鼻子,微微皱眉问道。

        “不多,陪杨思喝了点儿。”罗耀呵呵一笑,“我没醉,你不用担心,一会儿,洗个澡就睡了。”

        “我有事儿跟你说,等你洗完澡再说。”宫慧道。

        “好。”

        罗耀冲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倒了一杯凉开水,一口气喝了下去,才去敲响了宫慧的门。

        “进来吧,门没关。”

        “出来说吧,外头凉快。”罗耀没有进去,直接对里面喊了一声,随即转身去院子里的小亭子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宫慧穿着一套宽松的丝绸睡衣走了出来,完美的曲线若隐若现,身姿摇曳的走了过来:“到我房间说话,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那可说不准。”罗耀抬眼看了她一眼,呵呵一笑。

        宫慧白了他一眼,这男人防她跟防贼似的,真是没劲,不过这样你来我往的,生活更多了一份乐趣,也挺好的。

        至少,罗耀并没有抗拒自己。

        “今晚那个施嘉干在山城大饭店请客吃饭,王振桓、黄济弼、聂文逊等人参加,听说本来还邀请了韦大铭的,但是他没去。”宫慧说道。

        “这是三方都聚齐了?”罗耀呵呵一笑,韦大铭跟自己不对付,可以说是结怨颇深,密检所方面,并无私仇,只是竞争关系,关乎机构存亡,温博士是不会对他手下留情的,倒是军委会密电组方面,似乎并没有完全倾向,毛宗襄跟温玉清过去也是有恩怨的,而且关系很复杂……

        “咱们现在在风头上,肯定会被人针对,要不要对姓施的上一点儿手段?”宫慧问道。

        “不要,现在虽然三方有可能勾结在一起,但他们各自有矛盾,我们如果逼的太狠,反而会加速他们的联合,这对我们不利,我们需要时间。”罗耀摇了摇头,他很清楚密译室的短板,不是在技术,而是根基。而根基是需要时间和功绩来夯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