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53章:苦肉计

第353章:苦肉计

        红日西坠。

        嘉临江畔,一垂钓翁。

        “老兄,今天收获如何?”

        “还行,晚上下酒菜有了。”钓鱼的老叟手持鱼竿,眼神死死的盯着江面上的“瓠子”说道。

        罗耀俯身过去,看到一半至于江水中的鱼篓里水花翻动,确实收获不错。

        “你这钓了不少嘛,一个人吃的完吗?”罗耀嘿嘿一笑,直接伸手下去拨弄了两下,“老兄,卖我两条?”

        “你要吃,不会自己钓?”

        “呵呵,工作忙,没时间,你这鱼刚钓上来的,新鲜又肥美,正好吃。”罗于鏊笑嘻嘻的道。

        “行吧,你看这喜欢,去两条吧。”钓鱼的老吴也笑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罗耀伸手下去,摸了两下,捞出一条差不多三斤重的鲤鱼(岩原鲤),俗称水子,黑鲤鱼,这种鱼大的能有七八斤重,头腔小,肉质鲜美。

        “你倒是挺会挑的,我这一个下午,就钓了这么一条水子,还让你给调走了?”老吴回头看了一眼说道。

        罗耀嘿嘿一笑:“你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大一条,还不如卖给我,还能卖个好价钱。”

        “行吧,话都说出口了,老头子我也就不反悔,拿去吧。”老吴爽快的说道。

        “谢了。”罗耀摸了一下周身的口袋,发现自己出来居然一分钱没带,“老哥,我没带钱怎么办,要不然先赊着,你反正经常在这一片钓鱼,我下次再给你?”

        “你这人,出来买东西还不带钱?”

        “我是出来散步,透透气的,这不没想到碰上了,你放心,我就住在这附近,只要你还在这附近江边钓鱼,咱们早晚还能碰上?”

        “行,行,不就一条鱼嘛,拿走就是了,我不要你钱了,你这个年轻人呀,说话一套套的,比我一个老头子还啰嗦。“

        “钱还是要给的,先赊着。”罗耀找了一根草绳,从鱼鳃下穿了过去,把鱼扎了起来,这算是有主了。

        “什么情况,这么急着见我?”罗耀故意的凑过去,小声问道,他是见到老吴过来钓鱼,才找借口溜达出来的。

        他在松林坡公馆办公室的窗户刚好能看到这一片江滩的位置,于是就约定了,老吴想要见他,他就是装作垂钓翁在江边垂钓。

        只要罗耀瞧见了,就想办法过去见他。

        这个办法还挺好的,这附近江边垂钓者众多,傍晚和早间时候最多,便于老吴隐藏身份。

        当然,也不能接触太多,以免被怀疑。

        “姜筱雨把我认出来了,她现在还没怀疑道你,但只要是留在山城担任你们的联络人,她迟早会怀疑你的,这丫头太聪明了,出乎咱们的意料,难怪上头选中了她来配合你在军统内的工作。”老吴语速极快的说道。

        “这是意料之中的,她既然进来了,想安全的出去就难了,要是让我提前知道这个安排就好了,也好过于现在的被动。”

        “上头估计也是考虑你们认识,配合工作更默契,但是谁想到那个宫慧,她今天陪姜筱雨去见的我,我可是吓了一条,生怕她应付不过来,让宫慧看出破绽,没想到他不慌不忙,镇定自若,一点儿破绽都没有。”

        “在这之前,宫慧已经试探过她一次了,当然,并不是怀疑她的身份,而是常规的手段的甄别,她居然应付过去了,我都为她捏了一把汗。”罗耀已经见识过姜筱雨的应变能力了。

        说实话,他还真是小瞧了她了。

        “我就问你,接下来怎么办?”老吴问道,“她一个劲儿的让我离开山城,担心我在山城的安全,一旦我跟你照面了,肯定能认出来,如果我什么事儿都没有的话,那你的身份可就保不住了。”

        “她还能去向国民党告密不成?”罗耀嘿嘿一笑,“万一我没认出你来,这也是有可能的,再者说,平白无故的,我跟你照面干什么?”

        “那宫慧呢?”

        “宫慧是善妒了些,不过只要我跟姜筱雨保持距离,她就不会怀疑的,况且我也没那个心思。”罗耀道。

        “倒也是,你小子有什么好,居然让一个女特务对你这般死心塌地?”老吴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她本性不坏,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我会看着她,起码不会让她坏事。”罗耀说道。

        “你可要守住底线。”

        “放心吧,我会守身如玉的,不会乱来的。”罗耀道,“日寇不灭,绝不会有成家的念头。”

        “也不是让你就绝情绝性……”

        “戴雨农都下禁令了,抗战期间,凡军统人员一律禁止结婚,这条理由够大了吧。”罗耀嘿嘿一声道。

        “没想到,这戴雨农一条禁令倒是帮了你的忙。”老吴苦笑一声。

        “行了,随机应变吧,你们俩最近别见面了,你打算怎么怎么留在山城?”罗耀小声问道。

        “我打算拍一份电报去江城,让江城那边姜老爷回电果然,让我留在山城就近照顾小姐,这样我不就能留下来了?”

        “这个理由怕是没那么容易,我倒是有个主意,可以让你先留下来,然后想办法。”罗耀说道。

        “什么办法?”老吴也为这个事情犯愁呢。

        “苦肉计。”

        “……”老吴嘴唇哆嗦了一下,他听明白了,就是让他生病或者受伤为理由,只能留在山城。

        受伤是最好的方式,受了伤,就没办法离开山城,起码也要等伤好了,这伤筋动骨的三五个月就过去了。

        到时候,根本不用考虑去留的问题了,自然而然的就留下来了。

        这个伤得真,不能假。

        “你不会让我弄折一条腿吧?”

        “你看着办,我这个办法绝对比你刚才那个强,而且连解释都不需要。”罗耀咬牙说道,“你放心,我到时候让‘一贴灵’去帮你瞧腿,保证你恢复后跟原来一模一样。”

        “我考虑,考虑……”平白无故的遭上这么一罪,任何人都要想一想的。

        “咱们部队需要电台吗?”

        “当然需要了,怎么,你有门路?”老吴激动的道。

        “最近军统从英国人手中低价购买了一批大功率的电台,因为资金的缘故,可能会对外售卖出一批,数量不会太多,咱们如果能找到合适的中间人,现在可以准备钱,这个事儿军统方面总务处副处长兼山城警察局侦缉大队大队长沈彧负责,咱们的动作要快,数量有限,一旦被人预定了,那就没有了。”

        “多少钱一台?”

        “至少三千大洋。”罗耀说道。

        “好的,我会马上向南方局首长汇报。”老吴点了点头。

        罗耀这个位置,肯定不能直接给东西,那样不是自己暴露了,但给消息就没什么了,反正沈彧是要把消息散出去的,到时候,从哪里听到的,谁又能说得清楚?

        再者说,这种事儿肯定要找个靠谱的中间商了,家里想要从军统手里直接买东西,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只要有这个机会,那是绝对不能错过的,电台这东西,尤其是大功率电台(配属军团一级)的,国内都是有价无市的。

        “行了,下次换个地方,我刚淘换了一个德国蔡司望远镜,只要你在十公里范围内,我都能瞧见。”罗耀道。

        “嗯,鱼儿上钩了,哈哈,又是一条水子,这条起码有五斤重,哎,你干什么……”

        “我觉得还是这条适合我,那条留给你吧。”罗耀把鱼从钩子上卸下来,拎起来就往岸边走。

        “嗨,你这人太不讲道理了,说好了的……”老吴气的差点把鱼竿儿扔了,追上来找罗耀理论。

        ……

        “罗副主任,哪儿弄的这么大一条黑鲤鱼?”

        “出去溜达了一圈儿,江边有人钓鱼,问人家买的。”回来的时候,碰到准备离开的杨思等密检所的交流学习组的人。

        “有口福了。”

        “杨组长,要不留下来一块儿吃,我一个人也吃不下这么大一条鱼?”罗耀盛情邀请道。

        “这好吗?”杨思犹豫了一下,他是组长,单独接受邀请,似乎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来吧,正好,我还有些问题要向杨组长你请教呢。”罗耀道。

        “好吧。”杨思朝组员招呼一声,“你们先回去,不用等我吃饭,跟施副组长说一声,我晚些时候回去。”

        都是学数学的,虽然不是一个学校,但基本共同语言还是有的,尤其还都从事密电码破译工作,更是有话题可谈。

        数日来接触下来,都对对方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好感,在杨思眼里,罗耀跟他了解认识的军统特务不太一样。‘

        罗耀更懂技术,而且是个务实派,又极富能力,应付起军统内部的权力斗争也是得心应手,设计了一些列的制度,让外人无法插手破译工作,能让迟安这些搞技术的,高福利待遇,没有后顾之忧的工作。

        这样的人他在国府内可没见到多少。

        抛开门户之见,他是很愿意跟罗耀这样的人做朋友的,但是,密检所跟密译室是竞争关系,虽然现在表面上维持友好的关系,但真正“厮杀”起来,那绝对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但看到密译室在罗耀手中如此高效率的运转,不断的破译出日军通讯新密电,而密检所还停留在过去的思维,不知变通,锐意求变,只怕是很快就会被超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