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50章:英国人吃瘪

第350章:英国人吃瘪

        英国人既没有答应罗耀他们提的条件,当然也没有拒绝,说是回去考虑一下,两天后给答复。

        谈判没成,沈彧发愁如何跟戴雨农交代。

        罗耀却对他说:“六哥,别担心,英国人如果真想跟我们谈,那就还有谈的机会,我们不是也没有完全把话说死了吗?再者说,谈判哪有一次就成功的,除非是我们的条件正中对手的下怀。”

        “话虽如此,戴老板那边对这次谈判的期望还是挺高的。”

        “如果咱们真的能从英国人手里弄到那些设备和物资,戴主任会更高兴的,我们的设备太老旧了。”

        “这英国人向来精明,而且无利不起早,可不会轻易答应咱们的。”沈彧道,“有些设备,整个西方列强都对我们封锁的。”

        “我们又不是买武器,通讯设备而已,而且还不是他们最新的设备,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不可以呢?”罗耀道,“如果能建立一个长期合作渠道,能提供给我们这样的设备,你买不买?”

        “当然买了,只要英国人肯卖,砸锅卖铁也要买!”沈彧岂能不清楚这里面意味着什么,国内现在有多缺这些通讯设备和侦讯器材。

        “六哥,放个消息出去……”

        “不会吧,这么干的话,英国人还不知道是我们?”沈彧大吃一惊,罗耀的胆子也太大了。

        “都说是小道消息了,他们当初在背后煽风点火,造谣给我们施加压力的时候,我们说什么了?”罗耀冷笑一声。

        “这事儿搞大了,万一收不住怎么办?”

        “这事儿要是小了,你觉得英国人还主动来找咱们谈判?”罗耀道,“还不是前一阵子丢脸丢到国际上了,为了找回面子,才主动示好的,若是能直接给我们施压的话,他们还会等到现在?”

        “行,我就舍命陪君子。”沈彧想了一下,一咬牙,点头答应下来。

        “戴主任那边若是问起,就说条件没谈拢,需要再缓缓,现在就比谁更能沉得住气。”罗耀道。

        “嗯,好。”

        ……

        早上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跑了两圈,出了一身的汗,然后冲个热水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准备去“兽医站”上班。

        这些日子,天天早上睁眼一起来,就往外跑,过去在临训班的良好的早锻炼的生活习惯都丢了。

        “过来吃饭吧,我煮了馄饨,还煎了荷包蛋。”宫慧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走了出来,招呼刚准备跨出小院离开的罗耀一声。

        “我到站里食堂吃好了……”

        “过来,吃完了再去。”宫慧‘哼’了一声,明显是不高兴了。

        “吃,我吃还不行吗。”罗耀无奈之下,把迈出去的腿又给收了回来,这隔三差五,不是给他洗衣服,就是做饭的,这是还干上瘾了?

        忘记自己是干啥的了。

        “无线电学校的苏校长昨儿个又给我打电话了,说姜筱雨家的那个姜福又去学校了,说是转交了一封信给姜筱雨,有这么一回事儿吧?”罗耀在石凳子上坐了下来,一边吃,一边问道。

        “是有这么一回事儿,那封信我已经转交给她了,怎么,还有什么事儿?”宫慧明知故问道。

        “苏校长说,大老远来一趟,怕是见不上一面不肯走的。”

        “行了,我知道了,我找个机会安排她们两个见一面,然后安排那个姜福尽快的离开山城。”宫慧说道。

        “嗯,离开也好,免得影响到我们的工作。”罗耀嘴上说着,心里却想着,该怎么才能让老吴留下来。

        ……

        吃完,宫慧收拾碗筷,看到她行走几乎跟常人没什么区别,关切的问道:“小慧,你腿伤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昨天六嫂刚帮我,拆了线。”宫慧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把假消了?”

        “过两天吧,受伤也是有好处的,过了几天清静日子,挺好。”宫慧抿嘴一笑,她这一负伤请假,站里很多事儿就要交给别人去处理,宫慧管的事情还挺多的,有些下面的人做不了主的,就送到他那儿去了,搞得他办公桌上积压了太多的待处理的公务。

        “尽快回来上班,又不是让你出任务。”罗耀道。

        “知道了,今儿个我就去销假。”

        “也不急,再休息一天……”罗耀讪讪一笑,低头捂嘴咳嗦了一下,掩饰自己的尴尬。

        “听你的。”

        ……

        “站长,还真让你说中了,近藤敬一还真再给来电了,询问黑木小队的情况,我按照您说的,给他们发了一个假消息,把‘蝰蛇’叛变,‘白狐’被捕的消息传了回去。”迟安兴奋的拿了一封电文敲门进来。

        “继续关注,说了被军统围追堵截的情况没有?”

        “说了,我还为黑木小队安排了一条撤离通道,并且说明是‘白狐’为他们设计的,但现在他们发现,这一路上追兵无数,他们不得已更改路线,往西北方向逃窜,准备走秦岭古道,绕道关中撤回。”

        “嗯,非常好,再联系你,就说,迫不得已只能放弃被绑架的奥斯本,毕竟带着一个外国人逃命,目标太显眼了。”

        “放弃是什么意思?”

        “你别管了,就这么回就是了。”罗耀想了一下,不管能不能骗到日本人,自己这边先把戏做足了再说。

        奥斯本的消息现在还对外封锁着,这就给他留有了可操作的空间。

        ……

        沈彧的动作很快,就凭他现在山城警察局侦缉大队大队长的身份,找一家不知名的花边小报,登一则小道消息,那真是太容易了。

        当然,还不用他自己出面,找个中间人,给一笔钱,悄悄的就把事儿给办了。

        第二天一早,一份名叫《野草》的小报,刊登了一条耸人听闻的消息,当然通篇都是不确定的语气,可说的也是有鼻子有眼的。

        在不久前发生的军统美籍顾问绑架案中,抓获的重要嫌疑犯乔治·凯文是一名英国侨民,这名英国人被捕后,英国大使馆随即对国府抗议施压,想让国府放人,实则背后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英国人刚跟日本人签署了秘密协定,他们背后已经达成了协议,英国人跟日本人是一伙儿的,这个涉案的英国人其实暗地里就是听命于英国当局,配合了日本潜伏山城的间谍绑架了美国顾问云云……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又迎合了大众爱听“八卦”的心里,尤其是山城百姓最喜欢的就是没事摆摆龙门阵。

        这小报的消息传播的不见得比那些大报慢。

        在山城各国大使馆都有收集情报的职能,每天都会购买本地的出版发行的报纸,这些信息每天都是有专门人收集,将有用的信息挑出来,汇报给使馆决策者。

        《野草》经常刊登一些八卦消息,尤其是名人风.流轶事,这些消息有真有假,虽然不是各国大使馆情报机构重点关注的,但英国大使馆恰恰喜欢购买这份报纸。

        选择这份小报刊载,也不是随意的,要让英国大使馆最快见到这份报道,不做一个安排怎么行呢?

        沈彧的能力是很强的,不然,戴雨农也不会如此器重他,一步一步的将他提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年纪轻轻的,地位已经跟那些老人不下上下了。

        穆迪尔见到《野草》上刊登的这则似是而非的消息,气的是直跳脚,昨天才刚军统谈完,今天就出了这么一条消息。

        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白了,军统在背后搞鬼。

        他知道军统难搞,没想到这些中国人简直无耻狡猾到了极点,为了得到更多的东西,他们居然倒打一耙!

        “穆迪尔参赞,卡尔大使先生请您过去一趟。”秘书敲门进来道。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穆迪尔一咬牙,他知道,卡尔大使找他做什么了,他跟卡尔不同,这家伙是负责正面上的外交事务,总是一副绅士贵族做派,而他呢,就是个干脏活的。

        他意识到遇到两个极为难缠的中国人了,而且他们看上去还十分年轻,能被派来负责这样重要的谈判,未来很可能成为军统内的实权人物。

        如果真的能够跟他们达成私底下的交易,未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尽管穆迪尔骨子里瞧不上中国人。

        但他是个外交官,知道外交官最擅长的就是灵活多变,要是死抱着教条不放的,外交工作根本没法做。

        这个该死的乔治,这是给他惹下了多大的麻烦。

        在卡尔大使愤怒的责骂慎重,穆迪尔选择了马上给沈彧打了一个电话,兄弟,咱们还是继续谈谈吧。

        ……

        下午四点钟,罗耀接到了沈彧打来的电话,说英国人想跟他们继续交流,愿意在他们提的条件上面进一步的磋商。

        “六哥,那就还在老地方?”罗耀嘿嘿一笑,沈彧专门派人给他送了一份《野草》,他也看到上面的报道了,这种看上去是真的,却又充满不确定的推论,实在太高明了,这文稿是谁操刀的,他都想见一见了,人才呀!

        “行,我来跟他们说。”沈彧大笑,“攸宁,你这个办法真是太缺德了,我估计穆迪尔在中国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呢。”

        “英国人在咱们的国土上从来都是趾高气昂的,什么时候把咱们放在眼里了,要是不给他们一点儿教训,还真以为咱们中国人好欺负,日不落帝国,我看就要日薄西山了。”罗耀道。

        “哈哈哈,痛快。”沈彧大笑,挂了电话。

        英国人低头,意料中事,这事儿,主动权在军统手中。

        倒是晚些时候,罗耀接到了戴雨农亲自打来的电话,什么都没说,就说了一句:“攸宁,做得好。”

        戴雨农一直不太喜欢英国人,罗耀能让英国人吃瘪,他自然是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