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42章:问话

第342章:问话

        刘典狱长和宋连长都是十分的热情,请他们进去奉茶,寒暄了一小会儿,尽了地主之谊。

        不过沈彧、罗耀他们是来办事儿的,而且时间比较紧,就没有继续跟他们客套下去了,提出来马上就要见“蝰蛇”。

        这座秘密监狱分成内外两个院子,内院是真正的监狱,外院则是监狱管理人员和警卫连生活办公的地方。

        说是警卫连,其实人数只有正常连队一半儿左右,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加强排,就是火力强了点儿。

        三十四号人,居然装备了两挺马克沁重机枪,四支捷克式轻机枪,还有长短枪数十支,这样的火力配置,都快比得上一下杂牌营了。

        内院地上一层,地下一层,一共有十八间牢房,其中关押男犯的十六间,女犯两间,现在并没有关满。

        按照规矩,他们是不能够进内院接触犯人的。

        但是刘成跟沈彧关系不错,破例让他跟罗耀进去参观了一下,这里关押的都是一些罪大恶极的犯人,有些还是不能够公开的。

        走马观花看了一圈,也没多问,这是规矩,问了,人家也不好回答,反而尴尬。

        “这就是那‘蝰蛇’高桥。”来到一间牢房前,刘成主动介绍道,反正都是要见面的人,问题不大。

        至于旁的犯人是什么身份,那就不能随便说了。

        罗耀透过门口的铁栅栏往里面看了一眼,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个子不高,大概比他矮半个头左右,坐在一张桌子前面,捧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津津有味。

        可能是觉得光被遮挡了,抬起头来,朝铁门上的栅栏窗户望来。

        四目相对。

        神情有些木然。

        “关了做多久了?”

        “送到这里有三个月了吧。”刘成回答道。

        “没说怎么处置吗?”

        “没有,一般到这里的犯人,肯定是走不出去的,什么时候处决,也就是上头一句话的事情。”刘成回答道。

        “要是上头把人给忘了呢?”

        “嘿嘿,我到这边也不到半年,您说的这事儿,我还没碰到呢。”刘成嘿嘿一笑,解释道。

        “刘典狱长以前在哪里高就?”

        “金陵高等监狱。”

        “金陵,我老家也是金陵的,咱们还是老乡嘞!”

        “真的,罗副主任也是金陵人?”刘成惊讶一声,能在山城见到老乡,那真是一件特别让人激动的事情。

        “那是,我家世居金陵,就住在那个老门东……”罗耀马上换上一口金陵话。

        “老门东,我熟悉的很。”刘成更加激动了,多时听不到家乡话,见不到家乡人,那种激动的感情溢于言表。

        “攸宁,你们俩离的又不远,以后说话见面的机会多的是,还是赶紧办正事儿。”沈彧提醒一声,提审“蝰蛇”要紧,晚上,到时候回不去的话,那真要住在这小黑煤窑了。

        “刘典狱长,咱们还是先办正事儿,回头你要是得空,去我那儿,我请你喝酒。”罗耀忙道。

        “得咧。”刘成很高兴,遇到老乡,那自然是倍感亲切,而且这个老乡年纪轻轻,就在军统内身居高位,这要是能靠上去,有个靠山,把他调离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好呀。

        牢房里问话不合适,也不保密。

        得把人押去刑讯室。

        别看这里地方不大,可是该有的那都是有的。

        刑讯室内的刑具以及设备都是最新的,还有从国外进口来的单向透视镜面玻璃,这东西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

        ……

        审讯室内,罗耀一挥手,吩咐一声:“把人带进来吧。”

        哗啦啦……

        一阵铁链拖动的声音。

        “蝰蛇”是重犯,必须是穿戴手铐脚镣的,这里虽然跑不了,但为防万一,必要的防备措施还是需要的。

        每天带着几十斤的手铐脚镣生活,对人来说,那绝对不是一件好过的事情,因此,“蝰蛇”的背微微驮着走进刑讯室。

        狱警解开他的手铐和脚镣,将他安置在审讯的椅子上。

        这张椅子,他已经不知道坐过多少次了,不是关在这里就没事儿了,而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这里一趟,过堂是每一个囚禁在这里犯人都要经历的考验,每一次都是生死考验。

        挨不过去的,很可能就直接拖出去埋了,没有人知道。

        这一次换了问话的人了,两个他从未见过的人,他们身上味道不一样,不是这里的人,是外面来的。

        他们身上都带着清新的味道,而不是那种酸臭和腐烂的味道。

        很好闻。

        高桥敏夫深呼吸了一口气,浑浊的眼睛忽然有了一丝色彩。

        “高桥敏夫,代号‘蝰蛇’,民国二十一受日本陆军参谋部指派,以高天驰的身份来到山城,从一名普通的中学地理老师做起,暗中收集蜀地政治,军事,地理等相关情报,潜伏之深,着实令人敬佩。”罗耀缓缓道出了“蝰蛇”的履历。

        “两位长官,有什么话就直接问吧,我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们的,没必要每一次都跟我说一遍?”高桥敏夫略显“讥讽”的语气说道。

        “好,我们对你的过往不太感兴趣,那是别人的事情,我们来,就想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的话,或许我们会让这里的管教给你一些优待。”

        高桥敏夫木然道:“你们问吧。”

        “日耳曼大厦的乔治·凯文你认识吧?”罗耀问道。

        高桥敏夫眼神微微一凝,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认识,他哪里就是个销魂窟,山城人都知道。”

        “你去过吗?”

        “长官为什么这么问?”

        “我就问你去过吗?”罗耀继续问道。

        “去过,但不是我一个人去的。”高桥敏夫点了点头。

        “跟谁一起去的?”

        “林东川。”

        “中央信托运输处经理林东川?”

        “山城还有第二个林东川?”高桥敏夫呵呵一笑,有些嘲讽的反问一声道。

        “你跟林东川相识,为何在你之前的供述的卷宗中并未提及,还是你刻意隐瞒?”罗耀追问道。

        “之前的长官又没有问,我又为什么要说,难道我要把我认识的人都要跟你们说一遍?”高桥敏夫笑道,“那我在山城这些人认识的人可多了,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呀。”

        “巧言令色!”沈彧冷哼一声,居然把林东川牵扯进来了,不过那件案子已经平息了,高桥敏夫就算认识林东川,也没什么。

        “是林东川带你去的日耳曼大厦?”

        “……”

        “回答问题?”

        “是我带他去的。”高桥敏夫沉默一会儿,回答道。

        “为什么?”

        “这还用问么,自然是拉他下水了,林东川是孔家的未来东床,如果他在外面寻花问柳,这样的把柄抓在我手中,我就可以利用他的关系做很多事情了,不是吗?”高桥敏夫反问道。

        “林东川有把柄在你手里?”

        “有。”

        “是什么?”罗耀还没开口,沈彧倒抢先一步问道。

        高桥敏夫微微一抬头,看了沈彧一眼,似乎有些疑惑,罗耀跟沈彧,到底是谁才能做主?

        “他喜欢上住在日耳曼大厦的一个女孩子,因为经常进出日耳曼大厦不方便,也容易被人闲话,就把人接了出来,安置在成都路的一座小楼,这事儿是我一手操办的。”高桥敏夫道。

        “哦,林东川知道你的身份吗?”

        “在我被抓之前,应该不知道,但现在应该是知道了。”高桥敏夫说道。

        “为什么之前没有供述你跟林东川的关系?”

        “我若是说了,怕是死的更快了。”

        “那你现在为什么说?”

        “你们查到了乔治·凯文跟我的关系,那就说明林东川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我再隐瞒又有何用?”高桥敏夫一摊手道。

        “你跟乔治·凯文是什么关系,林东川保养这个女子是不是你故意给他安排的?”罗耀问道。

        “是我故意将林东川引去日耳曼大厦,但是他保养这名女子并不是我安排的,毕竟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我是无法左右的。”高桥敏夫道,“至于乔治·凯文,我只知道他在山城关系很硬,跟很多中方高层都有密切关系,同时也知道他是一名情报掮客。”

        “你的身份他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

        “不知道,你确定吗?”罗耀语气陡然严厉起来。

        “确定,我在山城潜伏多年,怎能可能随意将身份暴露给一个外人?”高桥敏夫道,“你也太小瞧我们大日本帝国特工了。”

        “‘白狐’这个代号你听说过没有?”罗耀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是早就准备,突然发问道。

        “没听说过。”

        高桥敏夫摇头否认,他没有任何防备,骤然听到“白狐”这个代号的时候,双脚不由自主的往内收了一下,双手一个微微抓拿的动作,上肢微微僵了一下。

        这是极不正常的反应,如果他真的没听说这个“代号”的话,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下意识的反应。

        “既然你没有听说过,那就算了。”罗耀没继续问,话题一转道,“不妨告诉你一个消息,乔治·凯文涉嫌绑架以及被日军情报部门收买,充当日谍,已经被捕,他供述了一些有关你的情况,这是我们今天来这里见你的原因。”

        高桥敏夫大吃一惊:“你们抓了乔治·凯文?”

        “不然,你觉得我们大老远跑过来是来看你,然后跟你聊天不成?”沈彧接过罗耀的话头,冷冷的一声。

        高桥敏夫一口气泄了出来:“其实乔治·凯文是我发展的,他跟我的关系只有我们两个知道。”

        罗耀和沈彧闻言,相互对视了一眼,都大感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