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41章:小小煤窑

第341章:小小煤窑

        “站长,好肥的鱼!”

        “嘿嘿,刚才出去溜达了一圈,看到江边有人钓鱼,我就去看了一小会儿,好家伙,一口气钓了三条,这条最大!”罗耀手里拎着这条怕不是有六七斤中,用根草绳拴着,沉甸甸的。

        “站长,你该不会是……”

        “想什么呢,这是人家送我的,说是坐一个下午了,愣是没钓上来一条,我这一去,就给他带去好运气。”老吴送了他一条鱼,总的找个借口吧,不然再怎么解释,自己出去一趟,弄了一条鱼回来。

        “那个潘师傅在不在,晚上帮我把这鱼收拾一下,红烧。”罗耀把鱼拎进了厨房,喊了一声。

        潘师傅闻声过来,惊讶一声:“哎哟,这么大的白条鱼,还真是少见,站长,您可真是有福气。”

        “嘿嘿,咱有口福,潘师傅,你收拾一下,晚上,我请要请客吃饭。”罗耀嘿嘿一笑,很是得意。

        “您是红烧还是清蒸?”

        “这么大,红烧吧,味道稍微淡一点儿,少加辣椒和花椒,今晚的客人不太喜欢麻辣口的。”罗耀吩咐道。

        “好咧,您就瞧好了,其他菜怎么弄?”

        “你看着弄,但是红烧肉一定要有,油焖茄子,来一个,剩下的,你自己选,清口的,有七八个菜就齐了。”罗耀想了一下,“记我账上,月底找齐科长结账。”

        “好咧!”

        ……

        “杨组,晚上吃个饭?”罗耀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跑到研译室,推开办公室的们,走到正在认真学习工作的杨思跟前。

        杨思这些人来交流学习,也是要做一些工作的,那免费的劳动力不用,不是成傻瓜了,密译室可不养闲人,怎么的也要把招待费给挣回来吧。

        反正这些人又不用自己发薪水。

        “啊?”杨思惊讶的一抬头,很吃惊,请客吃饭都这么随意的吗?

        “罗副主任,就咱们两个?”

        “老迟算一个,还有宫副站长以及我那个助手齐志斌,五个人,小聚一下。”罗耀嘿嘿一笑。

        “施副组长他……”

        “他不是请假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咱们就不等他了。”罗耀笑道,“我今天在江边溜达,有个钓客送了我一条六斤八两的白条鱼,独乐乐,不众乐乐,你说呢?”

        “好吧。”杨思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你在人家地盘儿上,人家请你吃饭,你若是拒绝,那就是不识抬举了。

        ……

        看到那一碗尖尖的红烧肉,菜虽然不多,但基本上都是家乡菜,老潘师傅知道晚上吃饭的人之后,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特意用静海本帮菜的口味做了一桌子菜。

        潘师傅年轻的时候去过静海,熟悉那边的菜肴口味,做出来的味道自然是相当地道的,杨思吃了一口,就大赞美味。

        当晚,只谈风土人情,不谈工作,拉进了双方的距离,增进了感情,杨思破例多喝了两杯。

        宾主尽欢。

        晚上回去,施嘉干颇有微词,在汇报的电文中,说了杨思单独接受罗耀邀请的事情,并且将杨思对密译室的好感也一并上报。

        ……

        与此相比,陈祖勋在滇城的日子就过的难熬了些,他想在外面租房间住,但是被罗耀给驳回了,只能带着人返回密检所给他们安排的职工宿舍。

        密检所那边陈祖勋认识不少人,沟通交流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想要深入了解密检所的工作情况就难多了。

        所幸的是陈祖勋的目的并不是想要来密检所学多少东西,罗耀给他的任务是挖密检所的人。

        所以,陈祖勋一来,就开始针对密检所内部人员进行调查,并且圈定目标,不可否认,他对这个工作,那是相当尽心的。

        在人情世故上,陈祖勋还是有他的优点和长处的。

        ……

        三天之后,罗耀接到了毛齐五的电话,说是戴雨农批准了他们去见“蝰蛇”的请求,但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

        罗耀和沈彧先去罗家湾十九号局本部,然后本部派车送他们过去,这一路上神神秘秘的,倒是没对他们保密。

        汽车是沿着江边往西开的,磁器口方向。

        这座神秘的监狱应该在歌乐山,这让罗耀脑海里想起了那个后世著名的监狱,现在应该还不怎么有名气吧。

        汽车沿着山路往里走,这里过去应该是运送瓷器和陶器的商道,经过人为拓宽之后,可以行走汽车了。

        进山后,天色就感觉灰暗下来,四周的树林给人以一种压迫感,一种不舒服感觉。

        “两位长官,前面汽车就上不去了,你们得自行走路过去,我在山脚下等你们,如果你们天黑之前不下来,我就要走了,我可不敢在这里过夜!”司机缓缓的踩了刹车,停下来说道。

        “行,你把车停在这里,我们两个走上去。”罗耀和沈彧从车上下来,往前走了十几米呀,看到了一个山沟里一栋小楼的屋檐。

        他们要去的秘密监狱应该就在那儿。

        只有一条路。

        难怪被军统看中,把秘密监狱修建在这里,不过,能够被关在这里的犯人,肯定都不是普通人。

        “蝰蛇”被关押在这里,那说明这家伙还真是被重视了,就是不知道“雨宫慕”是否也被关押在此处。

        想让雨宫慕死的人可不少,而且他现在的价值对日本人来说并不大了,但对戴雨农来说,可能更大一些。

        雨宫慕手里掌握的黑材料对戴雨农来说,才是真正有用的。

        “走吧,六哥。”罗耀招呼一声。

        沈彧微微一皱眉,嘀咕一声:“这鬼地方,还真是不好找。”

        “走吧,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两点,山里五点多就黑了,咱们最多是有四个小时的时间,刨去走路的,能留给咱们两个小时就不错了。”罗耀一步跨了出去。

        沈彧点了点头,既然来都来了,不去见识一下就回去,那怎么行呢?何况,他们又不是来游山玩水的。

        山路不好走。

        这要是开辟了路的。

        “听介绍,这里原来是个小煤窑,煤的品质不太好,矿主开矿后,一直都没怎么挣钱,后来干脆不开了,半年前卖给咱们军统的,才有了这座秘密监狱。”沈彧一边走,一边说道。

        “六哥怎么知道的?”

        “我常在局里,听人说的呗,但我也就是听说,从来没来过,也不知道这个秘密监狱在什么地方,没想到就在这歌乐山中。”沈彧道。

        “我记得,林主席的官邸就在这附近吧?”

        “嗯,这里地处市郊,远离城市,又有山林遮挡,安全有隐秘,很多部门在这边设有办公区。”

        “这条路过去是运煤出去的吧,还修了一条窄轨,都废弃了。”山路边上,一条铁轨被杂草掩盖,应该是运送煤炭上下的用的,当然人也可以乘坐上下,只不过现在看起来,并不能使用,

        走了约莫半个小时,终于看到一座中式碉堡建筑,青砖青瓦,有修补过的痕迹,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这地方三面是山,背靠一条深沟,有多深,反正一眼看下去,看不清楚,来回就一条道。

        高墙之上,至少看到了六个城垛口,每个垛口都架设了机枪,黑通通的枪口泛着幽冷的光芒,宛若死亡之神的凝视。

        望之令人心生恐惧。

        没有门,进出是靠滑索吊篮,那运煤的轨道直接通往矿山腹之中,但矿道口已经水泥砖石封死了,根本没有进出的可能。

        这么一个地方,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但也不是没有弱点。

        这种地方最大的弱点就是,物资,没有粮食,里面的人是很难生存下去的,就算他们可以不缺水。

        只要有耐心,锁住了物资进出的通道,里面的人除非囤积大量的粮食物资,否则,撑不了多久的。

        人不光吃粮食,还要吃盐巴,蔬菜,这里很少有人来,除了押送犯人进山和给监狱送物资。

        物资也不是每天都送,平均下来,一个星期送一次,监狱有自己的发电照明系统,对外联络有电台,还有一条电话专线。

        “来者何人?”

        “我姓沈,他姓罗,局里给你们刘监狱长打电话了吧?”沈彧冲着上面大喊一声,自我介绍道。

        “把你们的证件放到篮子里。”

        沈彧和罗耀将自己的证件放到了上面放下来的箩筐里,箩筐很快吊上去,约莫过了三分钟,滑索将一只更大的箩筐放了下来。

        罗耀和沈彧两人站了进去,滑索拉动,吊篮缓缓上升。

        上去之后,看到一个佩戴国军上尉军衔的男子和一个身穿黑色典狱长制服的中年男子站在上面迎接。

        看到沈彧,两人都忙敬礼:“沈副处长好。”

        “原来是你们两个在这里。”沈彧呵呵一笑,显然是认识这二人,这下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84号兽医站的罗副主任。”

        “罗副主任好。”两人忙满脸笑容,看得出来,有些敷衍,应该是看在沈彧的面子上。

        “罗副主任是四哥的学生,也是戴老板的门生。”

        听沈彧这么一说,两人顿时眼神就变了,他们在这里看守犯人,说是信任,其实就是一种发配。

        待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虽说吃喝不愁,可是就这么大的地方,外面精彩的世界跟他们无缘,时间久了,跟关在里面的犯人又有什么区别?

        “鄙人刘成,是小煤窑监狱的典狱长。”

        “宋淼,监狱警卫连连长,罗副主任以后多多关照。”

        这就热情多了,这两位还真是看人下菜碟,人精。(这个小煤窑就是著名的渣滓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