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40章:来信

第340章:来信

        回到慈恩寺小院。

        “这么样,这几个人,你观察了一晚上了,有什么想说的?”打井水冲了一把脸,罗耀问宫慧一声。

        “组长杨思是个技术性的学者官员,没多少歪心思,倒是这副组长施嘉干,心怀鬼胎,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他可是温博士的内弟,你这么说人家,万一传到人家耳朵里,那可就不好了。”罗耀嘿嘿一笑。

        “他会知道吗?”

        “密检所这一次打着交流学习的旗号来,就是来偷师的,咱们大家心知肚明,不过,咱要是严防死守的话,对方肯定会有意见,该然他们看到的,还是让他们看,反正交流工作只是在白天,这一点咱们可以充分利用一下,给他们露一些东西也无妨。”罗耀说道。

        “你倒是大方,咱们这点儿技术可是一点点儿总结出来的,随手就送人了?”宫慧白了他一眼。

        “你钓鱼,不是要打食儿吗?”罗耀嘿嘿一笑,“咱们主任的目标可是密检所,眼下我们也进入一个瓶颈期了,如果想有更大的突破,两个途径,跟国外的密电码破译机构合作,学习人家的先进的破译技术和引进人才,但这一点很难,咱们就是想合作,人家也未必瞧得上咱们。”

        “还有呢?”

        “整个国内的密电码破译的人才和资源,打造一个东方的密电码破译情报中心,集中力量攻克难关。”

        “所以说,我们要拿下密检所?”

        “戴主任跟温玉清博士提过合并的事情,但是温博士拒绝了。”罗耀点了点头。

        “既然都拒绝了,怎么还答应密检所跟我们进行交流学习?”

        “呵呵,委员长的意志,咱们主任能拒绝吗?”罗耀呵呵一笑,“军委会密电研究组的毛宗襄支持温博士,委员长也不想让军统一人单独掌控密电码破译这样的机构,这也是为了平衡的需要。”

        “这么复杂,不适应该为了能够多破译出日军的电文吗?”宫慧嘟囔一声。

        罗耀道:“对他们而言,政治斗争的重要性要远比抗日救亡图存重要多了,权力才是立身之本。”

        “你呢,会贪恋权势吗?”

        “呵呵,我现在在外人眼里,不就是个贪恋权势的人吗?”罗耀笑笑道,“不然,怎么会挤走韦大铭,扶持毛秘书上位,为的不就是自己能够上位?”

        “你升的已经够快的,外头很多人都嫉妒,就连从咱们临训班一起出来的人,也有嫉妒你的。”

        “那就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吧,咱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好了。”罗耀哈哈一笑,这种妒忌是人之常情,他没必要放在心上。

        ……

        “站长,最近几天,日本驻莫斯科领事馆发往东京的外交密电的数量呈现一个跃升趋势,而且,使用紫密加密的电文比过去一个月平均值要高出三倍。”迟安向罗耀汇报说道。

        “日苏在诺门坎的冲突有什么消息?”

        “目前还没有结束的迹象。”迟安道,搞情报的,日苏的诺门坎冲突是重点关注点,日苏两国都是邻居,苏还是中国的抗日的重要援助国,对苏情报方面是很重视的。

        “莫斯科最近有什么消息吗?”

        “据说,苏、德私下里在接触,但具体什么情况,尚不清楚。”

        罗耀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但他不能说,苏方早就不满英法对德日的绥靖政策,加上苏、法、英的谈判破裂,苏、德之间必然会有所勾结,国与国之间,最终谈的还是利益。

        “紫密的破译有进展吗?”

        “目前进展不大,只能简单的分析判断哪些是用紫密加密的电文,具体内容还不得而知。”迟安有些沮丧。

        “慢慢来,不着急,欲速则不达。”罗耀安慰一声。

        “嗯,我去做事了。”

        ……

        老吴回来了,从江城回来的。

        他再一次以姜家老仆的身份去了军统的无线电学校,要求见自家小姐一面,还带了一封姜筱雨父亲的亲笔信。

        这封信宫慧让苏民校长给扣下了。

        让老吴回去等消息。

        密译室所有人的信件都是要接受邮检组的检查的,这是常规查找间谍手段了,往大了说,整个山城的信件,不管是什么人,都要经过邮电检查组的过一遍,有的甚至会直接拆封看了之后,再装回去,送到当事人的手中。

        姜筱雨父亲这封信自然也不例外,除了拆封检查内容有无犯禁的,还有化学药检,检查信件是否使用密写手段,将那内容藏匿于空白之处。

        一般性的检查也只限于内容了,除非是特殊情况下,认定信件有问题的情况下,才会使用化学药见。

        一旦化学药检过的信件,那就无法再复原了,甚至如果搞错了,会直接毁掉信件,就算里面隐藏什么秘密内容,倒时候也看不出来了。

        因此,很多时候,这种公开的信件,没必要使用密写墨水,厉害的一点的间谍会把自己想要告诉对方的内容就藏在信件之内,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

        这种检查,除非有瞄定的怀疑目标,否则,海量的信件一封一封检查下来,根本做不完的。

        老吴带回来的就是一封很普通的家书,一封父亲对女儿的想念,没有其他什么隐秘在其中。

        拆开之后,宫慧把内容誊写下来后,又把信封还原,然后把姜筱雨叫进自己办公室。

        “你家里来了一封信,送到无线电学校那边去了。”宫慧将信件递给姜筱雨道,“以后,你可以跟家里通信,但是信件内容需要审查之后才能寄出去,地址可以用山城第二中学。”

        “是,宫副站长。”

        “去吧。”

        姜筱雨没有马上打开信封,拆看里面的信件,而是拿回了宿舍,关上门,才拆开了信封,取出里面信件。

        是父亲的亲笔信,她一眼就认出来了,但她还是在信件上发现了“家里人”留下的痕迹。

        只有“家里人”才知道她在这里,江城家里是不知道的,“家里人”一定去了江城,这是利用家里的关系,要跟她建立联系。

        等待了一个多月,在彷徨中煎熬了一个多月,终于等到了“家里”来人的消息了,姜筱雨很激动。

        但是她必须把这种激动藏在心底,不能够在人前表露的太明显,当然,接到父亲的来信,高兴是应该的,不然也是说不过去。

        那位原本要跟她接头的人始终没有出现,她在密译室观察过好多人,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故意的跟她搭话或者特别关心她的人。

        就连曾经的同事,那位化名秦鸣的罗副主任,也没见上几面,单独说话不超过十句。

        接下来,她身为宫慧的秘书兼助理,那能接触的人就多了,这个人如果在密译室,她就一定能把他找出来。

        老吴回来的消息,瞒不了罗耀的。

        苏民给宫慧打了电话,他是知道的,他跟老吴约定好见面的方式,要他回来后,就可以送过去了。

        宫慧的腿伤不便利,倒是给罗耀带去不少便利,他单独出去办事,不带宫慧也就有正当理由了。

        嘉陵江畔。

        罗耀按照约定而来,垂钓客中,老吴那臃肿的背影,他太熟悉了,一眼就认出来了。

        “老兄,今天收获如何?”罗耀走过去,朝那水桶里看了一眼,嘿嘿一笑,问道,老吴手持钓鱼竿,纹丝不动,手指竖放在两片嘴唇中间,“嘘,有鱼上钩了。”

        “是吗?”罗耀从小生长在金陵,江南水乡,对钓鱼一点儿都不陌生,他过去也挺喜欢独自一人跑去河边钓鱼,一坐就是一个下午,享受这份难得的宁静,自从日军攻占金陵,他一路逃亡加入军统以来,他就再也没有碰过钓竿了。

        差不多两年时间了。

        水面上的“瓠子”颤动了两下,猛然往水下拽了下去,这速度和力道,鱼肯定不小,罗耀也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

        迅速的起钩!

        一条至少有三斤重的白条鱼被拽出水面,离开水面的时候,还在不停的挣扎摆尾,可惜,越是挣扎,钩子越是扎的紧,最终的命运就是被人直接拽上岸来。

        “好大一条白条,这鱼不管是清蒸还是红烧,那都是极其美味的。”鱼儿扔进水桶内,还活蹦乱跳呢。

        “兄台也是喜爱垂钓之人?”

        “以前时间有暇,倒是经常,现在不行了,太忙了。”罗耀呵呵一笑,回应一声。

        “呵呵,在忙也要休息,文武之道,张弛有度才行。”

        “兄台说的是,垂钓本是修身养性的功夫,我呢,现在比较喜欢看别人钓鱼。”罗耀笑道。

        “兄台要不要试一试我这杆钓鱼竿?”老吴鱼钩上装好了鱼饵,递给罗耀,笑问道。

        “算了,我还是看你钓吧。”罗耀没有伸手去接,压低声音道,“附近没有人,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上级同意,由我跟小姜直接接头,但是现在,我根本见不到小姜?”老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我来想办法,让你们有机会在外面见面。”

        “小姜的任务本来是充当你我之间的交通员的,现在看来,好像不太合适,你在军统内的身份越来越高了,重要程度也越来越大,组织上不给你具体任务,你可以自由行动,一切以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

        “你见到姜筱雨后,可以暗示她,在密译室的自己同志会暗中帮助她获取相关情报,然后通过她传递出去,但不要告诉她我的身份。”罗耀道,“这样她照样可以成为我们之间的交通员。”

        “好,你在密译室处境如何?”老吴点了点头问道。

        “还好,密译室现在基本上我说了算,不过韦大铭给我塞进来一个人,叫陈祖勋,这个人是极端反.共的,他筹划在密译室成立一个cp组,名义上,我阻止不了,但我会在其他方面给他掣肘。”

        “这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

        “不会,我跟韦大铭不合,我针对陈祖勋会被看成我跟韦大铭之间的较量,不会想到哪方面。”罗耀解释道。

        “嗯,那就好。”

        “还有一个情况,请你一定尽快转告组织上,军统在汉中搞了一个特殊训练班,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但目标可能是针对我们的,组织上可做相关的调查工作。”罗耀提醒一声,有些消息他也只能听到一个大概,具体的,他这个级别也是不可能知道的。

        “好,我知道了,我会向组织上汇报的。”老吴点了点头,水面上的“瓠子”又动了起来,看来又有鱼儿上钩了。

        今天收获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