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39章:申请

第339章:申请

        罗耀觉得有必要去见这个被关押,还未处决的“蝰蛇”桥本,这些日谍重要头目都掌握着很多秘密。

        直接枪毙了,那就太便宜了。

        除非是拒不交代的那种,反正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才直接拉到刑场上,对着后脑勺来一枪。

        这种高级间谍,一般都不会马上杀的。

        价值不一样。

        之前抓获的“河童”雨宫慕,不也是还没处决,被囚禁在山城的某处秘密监狱中吗?这是绝对的机密。

        就连日方的资料里,都写着雨宫慕为了天皇陛下的圣战大业,已经光荣的捐躯了。

        要是让日本人知道雨宫慕还活着,那还不拼了命派人过来,把他给干掉,不过,军统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要见“蝰蛇”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特批才行,寻常级别的,根本见不到。

        戴雨农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何况他的行踪不确定,毛齐五倒是常在罗家湾十九号局本部办公。

        罗耀就拉着沈彧来找毛齐五了,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

        “毛秘书,乔治·凯文的案子有些有了一些进展,我们是来想跟您打个申请的。”罗耀道。

        “申请什么?”

        “我们想见‘蝰蛇’一面,问一些问题。”沈彧跟着附和一声。

        “你们要见‘蝰蛇’,他跟这个案子有什么关联?”毛齐五惊讶的问道。

        “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线索分析判断,乔治·凯文供述的这个‘白狐’很有可能就是来接替‘蝰蛇’的人选,而‘白狐’之所以找上乔治·凯文,也是因为‘蝰蛇’的介绍,不然,如果有人能知道‘白狐’的身份的话,那这个人就是‘蝰蛇’。”罗耀分析解释道。

        “你之前不是说,‘白狐’可能是北川的代号吗?”

        “那只是我们的猜测,并未得到证实,现在并不能确定,这就是一个人,我们去见‘蝰蛇’的目的也是为了证实我们的猜测。”

        “‘蝰蛇’被关押在军统的一座秘密监狱,这座监狱里面关押的都是重犯,你们要去的话,必须得到戴老板的批准才行。”毛齐五说道。

        “那我们能不能见一下主任,当面申请或者解释一下?”

        “不行,戴老板不在山城。”毛齐五也不隐瞒道,“这样把,晚些时候,我给你电话,若是戴老板不批的话,咱们再想办法?”

        罗耀与沈彧对视了一眼:“那我们就回去听信儿了。”

        ……

        罗耀也不多待,晚上还要在“站里”设宴款待前来交流学习的杨思等人一行,他必须马上赶回去。

        晚宴设在晚上七点左右。

        罗耀驱车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半了,回去,冲了一个凉水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小慧,晚上的接风宴,你也来一下吧,怎么说你也是副站长,上午的会议没参加,还可以说是另有事务?”

        “我这一瘸一拐的过去,合适吗?”

        “你的伤不是好多了?”

        “你们一群大老爷们儿,我去凑合什么?”宫慧并不情愿的说道。

        “交流组有两名女组员的,你去刚好可以替我招呼好她们,有些话,我也不好说。”罗耀道。

        “行吧,我换一下衣服。”因为小腿受伤的缘故,宫慧这几日都没有去办公室上班,而是在宿舍遥控指挥。

        “穿那套蓝色的裙子就不错。”

        “嗯。”

        ……

        食堂包房内,一张大圆桌,坐下二十个人都没有问题,今晚的除了杨思等客人之外,主人方面就是密译室各科室的主任了。

        迟安,温学仁,曹辉,以及齐志斌等都到了,就连奥斯本顾问也来了,等待的过程中,奥斯本跟杨思聊的很好。

        就差罗耀没到了。

        “来了,来了,站长来了!”

        罗耀和宫慧踩着时间点儿,一前一后走进了包房,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毕竟是东道主,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不好意思,来晚一步了,让各位久等了。”罗耀首先抱拳歉意一声。

        “不晚,时间刚刚好。”杨思呵呵一笑,代表密检所交流学习组回应一声,“这我美丽的女士应该就是罗副主任的太太吧?”

        “不,她不是我的太太,她也是密译室的负责人之一。”罗耀忙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宫慧少校,84号兽医站副站长兼军统山城站沙坪坝特别组组长。”

        杨思等人一个个露出惊讶的神色,一个如此年轻漂亮的女人,居然是军统特务,若无过人之处,怕是坐不上这个位置的。

        “杨组长好,诸位好,我之前因为小腿负伤未能参加上午的会议,还请见谅。”宫慧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落落大方的介绍道。

        “宫少校跟罗副主任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不熟悉的,还真以为你们是一对儿呢。”施嘉干嘿嘿一笑。

        “大家都请入席吧,今天晚上既是接风宴,又是家宴,我们都是搞密电码破译的,都是为在党国做事,那就是一家人,对不对?”罗耀呵呵一笑,招呼一声道。

        “呵呵呵……”

        杨思等人只能一笑了之,这话可不能接,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弄不好到时候有人背后嚼舌根,那就说不清楚了。

        谁要是说了跟密译室一家人,那传到温玉清耳朵里,那不是成了有二心的“叛逆”之臣?

        对于杨思等人的尴尬,罗耀自然明白,没再继续往下说,有些话点到即止就可以了:“来,我们共同举杯,为我们今天能够坐在一起,共同学习干杯!”

        “干杯。”

        晚上的菜肴很丰盛,兼具山城提防特色,又兼顾了杨思等人的口味,特别是最后一道主食,居然会大馄饨。

        静海大馄饨,家乡的味道,杨思吃了一口,眼睛就止不住湿润了。

        这是食堂大师傅根据罗耀提供的方法做的,他的母亲就是这样做大馄饨给他吃的,静海那边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

        别人不明白,杨思一吃就明白了,这道大馄饨是特意为他准备的。

        人家这顿饭招待的是用了心的。

        “杨组长对我们有什么需求,只要我们能办到的,一定不推辞。”罗耀将杨思等人送上汽车说道。

        “贵室的招待太周到了,谢谢。”杨思很感动,几乎眼圈都是红的。

        “老齐,把杨组长他们安全送回去休息,记得路上开慢一点儿。”罗耀特意交代齐志斌一声。

        “站长,您放心好了,我们一定把杨组长他们安全送回。”齐志斌答应一声,发动汽车离开了。

        ……

        “站长,您是看上这个杨思了?”

        “老迟,看破不说破,再说人家军衔和地位比我高,我这里现在恐怕容不下这尊大佛。”罗耀道。

        “您这招叫做待之以诚,若是从一而终,那就是石头也能捂热了。”迟安嘿嘿一笑。

        “不急。”罗耀淡淡一声,技术是死的,人才是活的,就算这些人把密译室破译的技术学了去,他们短时间内也很难超越密译室,而且密译室对日军陆军密电破译方面又有不少的进展了。

        ……

        回到住处,施嘉干就迫不及待的来找杨思商量了,这今天的例行汇报该怎么写?温玉清可是再三交代了。

        他们在密译室的学习交流情况,每天都要写一个总结,拍发给在滇城的他,无论多晚都要。

        这才第一天,施嘉干就领略到了“密译室”的厉害之处,不但从规章制度到人员的工作状态,以及福利待遇方面,那是全面超越了密检所,甚至在部门机构设置方面,也有独特之处。

        可以说除了经费,人员规模之外,其他方面简直就是碾压。

        这一天下来,随行的密检所同事哪一个脸上没流露过一丝羡慕的表情,这里虽然不时的遭遇日机的轰炸,但这里地处郊区边缘,挨炸的几率并不高,又有完备的防空设施,相对来说还是相当安全的。

        能够在这里工作,除了专心工作之外,那是什么都不用操心,甚至有孩子的连上学都能帮你解决。

        相反,密检所虽然待遇也不错,但就怕货比货,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密译室的待遇真是好的没谱了。

        党国之中,还有比这更好的待遇的机构吗?

        委员长的侍从室估计也就这待遇吧,不过,那可不是普通人能进去的。

        密译室虽然没说,可施嘉干很清楚,自己带来的这些可都是技术骨干,就连他们都心动密译室的待遇,如果真是开口挖人的,只怕是密检所的篱笆墙是扎不住了。

        “杨兄,咱们怎么报?”

        “如实上报呗,这不是你的职责吗,还来问我?”杨思诧异一声,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如实上报的话,只怕在咱们内部引起巨大的猜疑,你知道的,我们如果把密译室的情况说的太好的话,那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可如果不说的话,只怕家里根本不清楚我们的对手有多强,还觉得不过如此呢!”

        “那你想怎么样,今天的事情,一笔带过,将来追究起来,我跟你一起被问责?”杨思反问道。

        “我这不是来找杨兄商量吗,你是组长,听你的。”施嘉干道。

        “我的意见是,如实上报,见到什么,听到什么,就汇报什么,咱们来的目的就是学习,不学人家的长处,检视自己的不足,那我们来了干什么?”杨思哼哼一声,施嘉干这是想让他担责,他能看不出来?

        “好吧,那就如实上报,但可以不要说的那么细,咱们重点还是在密译室的掌握的密电码核心破译方法上。”施嘉干想一下道。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