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37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第337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杨思还想与罗耀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但是罗耀以事务繁忙拒绝了,他确实很忙,而跟杨思交流,一时半会儿肯定说不完。

        与其随意敷衍几句,还不如等后面有空下来再说,反正杨思在山城至少要待上一个月时间呢。

        杨思当然有些遗憾了,不过今天的结果已经让他很满意了,他以为会有一场艰难的博弈呢。

        结果,对方很轻易的答应了己方的条件。

        尤其是施嘉干,本来准备了不少说辞的,结果是人家出奇的配合,有一种话到了嗓子口,活活的憋死在胸口的感觉。

        很不舒服。

        不舒服也没办法,他还能找茬儿不成,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儿。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密译室的工作气氛非常紧张,而且每个人的都十分努力,几乎是全神贯注,没有偷懒儿的。

        除了工作之间的交流,基本上没有人在交谈,讲废话。

        而且,很多规章制度十分细致,就连厕所里用完的厕纸放在哪里,都有规定,还有专门的回收处理!

        太细致了,太严谨了!

        迟安代表罗耀领着杨思一行粗略的参观了一下后,直呼,密译室的规矩太多了,但他们的待遇也太好了。

        在这里工作的人,咖啡和茶是免费的,而且品质都不低,但是工作期间禁止饮酒,不但有下午茶,还提供夜宵,品种多样,每天吃的都不带重的,还有专业的西点师父,光食堂后厨就有三个,还有面点师。

        这待遇,可以说整个中国,也没几家能做到。

        重要的是,罗耀这个副主任根本不贪,而且密译室还有自己的产业,这些产业赚的钱全部用在提高密译室人员福利和待遇上,当然,每个月还有结余。

        密译室还有修建家属院,最早的员工都已经在家属院分到房子了,一座带小院子的房子,三口之家住着肯定没问题,五口人挤一挤的话,也可以住得下。

        而罗耀这个密译室权力最大的人,却并没有住进这样的房子,因为一开始建造的家属院不够分,他把自己的房子给别人了,他自己则住进了隔壁寺庙里,那里还是密译室举办的培训班的训练场。

        可以说,这样廉洁的人在党国里面都太少见了,尤其是在军统里面,那更是凤毛麟角。

        施嘉干嗤之以鼻。

        认为罗耀是个沽名钓誉之辈,用这个来博取政治资本而已,他年纪轻轻的,这么年轻就身居要职,何必急着敛财而丢失前途呢?

        这种说法也是能站得住脚的。

        不为钱财,不为美色,那不就剩下对权力的欲.望了吗?

        三样,你必须得有一个吧,不然,你在军统内,那不是成了一个异类了?

        “这些是我们站长翻译的部分英文资料,属于比较低级,对密电码初学者启蒙用的。”迟安手指书架上一排翻译过来的资料,“都是中英文对照版。”

        “这么多?”杨思惊讶道,这么多资料,得花多少时间和精力,才能将它们翻译出来?

        “那还是我们还是密研组刚开始组建的时候,我们站长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一边翻译,一边让人帮他校对,查抄错漏,可以说,我们的培训都是用这些资料进行的,毕竟,我们的人懂英文的太少,懂专业的就更少了。”迟安解释道,他能快速进入角色,也多亏了这些资料。

        “迟主任,这些资料我们可以查阅吗?”杨思身后一个年轻人问道。

        “当然,这些资料是对密译室所有人开放的,你们是过来交流学习的,跟我们的人员拥有同等权限,不过,这里资料不允许外带,只能在隔壁的阅览室查阅。”

        “可以记笔记吗?”

        “可以,但不得抄录。”

        阅览室空间不大,大概能容纳二十人左右,此时里面居然差不多坐满了,这让杨思很吃惊:“迟兄,这些人不用上班吗?”

        “他们可能是夜班,除了上班时间和休息之外,很多人都喜欢来阅览室充电,我们还有每天还有不定期的授课。”迟安解释道,“大家说话声音小点儿,别打扰他们学习。”

        杨思见了,眼睛里满是惊叹,密检所虽然也鼓励学习,但是像这样浓厚的学习氛围几乎没有。

        密译室的成功绝非那些人眼里的侥幸而已。

        只是,密译室这么毫不避讳让他们看到,就不怕他们回去效仿吗?

        还是这密译室的罗副主任一点儿不懂什么叫做人心险恶。

        杨思心里盘算着,自己是不是找个机会提醒一下这位同乡小老弟,别被人给坑了,都是为党国做事,也要保护好自己。

        “这是我们的电台室,温主任,你来给杨组长他们介绍一下……”这不是迟安熟悉的领域,他就把温学仁叫过来了。

        “听说温主任听力无双,早有耳闻了。”施嘉干嘿嘿一笑,温学仁跟电讯处闹翻的事情,他可是有所听说,韦大铭白白的把自己手下一员大将送人了。

        “我的听力只是一般而已,施副主任谬赞了。”温学仁得体的一笑,施嘉干话外之意,他岂能听不出来。

        “这些都是我们现在使用的设备……”

        “我怎么看这些设备的型号都不太统一,怎么还有二十年前用的东西,太古老了吧?”挑刺儿的声音来了。

        “呵呵,我们密译室一开始缺人缺设备,这些都是别人不要的,我们拿过来,检修之后,更换零件之后再利用的,一直用的挺好的,就没有再更换。”温学仁嘿嘿一笑,确实,密译室电台室的设备型号众多,不但维护保养是个大问题,就是使用也是挺考验人的,不过就是这样,才能锻炼出一直过硬的队伍,能把这些型号的设备都会用,那还有设备还能难到他们?

        再者说好多设备只剩下一个壳子,里面的元器件都是新的,性能也不可同日而语,早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不是密译室没有更好用的新设备,而是新设备会在搬入新址后投入使用,这边就没有必要折腾了,要是全部更换新设备的话,那很多工作就耽误了,新址那边到时候又要重新安装,调试,太耽误功夫了。

        还不如这边不动,那边一步到位,既不耽误工作,又能节约经费。

        当然,这些自然是不能够说的。

        “能够用这些设备截获日人的密电,并且将其破译出来,贵室真是很了不起。”杨思赞叹一声。

        “杨组长谬赞了,这都是大家伙一起努力的结果。”迟安嘿嘿一笑,罗耀的要求,尽量少提他,要把密译室的成绩说成是团队合作的成果。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不先去食堂吃饭吧?”

        “也好,我也想领略一下地道的山城风味。”

        ……

        移步食堂。

        迟安领着大家伙走在前面,进门口一张桌子,上面摆放了一摞的餐盘,他随手取了一个道:“这是餐盘,我们站长专门设计制造的,我们都用他吃饭,现在每个人取一个,跟着我去排队。”

        杨思取了一个在手中,十分好奇看着自己手中的钢制的餐盘(不锈钢早在一战期间就发明出来了,被制作为餐具,刀具使用),这一个个的格子,应该是各有所用。

        用这样的餐具吃饭,还是第一次,杨思等人都觉得很新鲜。

        挑选了一个队伍比较短的窗口排队,前面大概有七八个人了,很快就到了迟安,迟安报了几个菜,厨师很快就打了几个菜放在他的餐盘里,当然将空间最大的一个预留了下来。

        杨思站在后面,看到这一幕倒也并不觉得新鲜,食堂吃饭不就是这样吗,他们在密检所也是一样的。

        但是一看橱窗里面人家的菜式,就不淡定了。

        有肉,有鱼,还有鸡蛋,蔬菜就更不必说了,荤菜就有五六个,各式蔬菜,凉拌菜也有,加起来也有五六个。

        “杨组长,我们的伙食标准是中午每个人两荤两素,然后还有一个汤,主食有米饭和馒头,也可以吃苗条,但面条需要提前预定。”迟安端了餐盘站在一旁解释道。

        杨思也挑选了两个荤菜和素菜,把位置让给后面的施嘉干,问道:“那晚上呢?”

        “晚上一荤两素,汤照旧,食谱每个星期调整一次,提前处在黑板上。”迟安嘿嘿一笑。

        “你们的伙食标准真是比我们好多了。”

        “我们站长说了,脑力劳动者,需要的营养必须充分,除了让我们吃饱之外,还要吃好,这样才能更好的投入到工作中去。”迟安引着杨思朝盛放米饭的保温桶走过去,“杨组长,你是吃米饭还是馒头?”

        “我是南方人,习惯吃米饭。”杨思道。

        “那好,你自己盛,吃多少盛多少,谢绝浪费,一旦被发现的话,是要扣分的,不过,对你们来说,就没有这个要求了。”迟安笑道。

        “扣分,为何?”迟安盛了饭,好奇的问道。

        “这个每个人每个月都有一个基础分,作为发放津贴的标准,加分就可以增发津贴,扣分自然就要减发了,所以,扣一分,那是会少发钱的,所以,没有人愿意浪费粮食。”迟安解释道。

        “谁来这个负责这个扣分呢?”

        “我们有个督察组,专门管这个的。”迟安笑道,“杨组长没注意,咱们进来的时候,门口有个佩戴红袖标的?”

        “哦,我说呢,吃个饭居然还有督察监督,原来是是监督大家不要铺张浪费。”杨思四下看了一下,果然见到佩戴红袖标的督察,而且不止一个。

        “这个不用一次盛满,不够可以再过来盛,只要吃完,不浪费就行。”迟安看到后面一个人努力的在给自己的餐盘盛饭,忙出声提醒了一下。

        伙食太好了,丢人了!

        那个瘦瘦的年轻人脸颊腾的一下子红了。

        要不是这么多人看着,施嘉干早就骂上了,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但是轮到他的时候,也忍不住多盛了一勺。

        虽然说添饭不丢人,可他不想被人误认为自己是个“饭桶”。

        “你们罗副主任也在这边吃饭?”

        “哦,若是不出去公干,他一日三餐都在这里的。”迟安笑着回答道。

        “一样吗?”

        “当然,我们这边可不搞特殊,不过罗副主任吃饭随意了些,有时候,很简单一个菜就够了。”

        “今天晚上,说是罗副主任我们接风,也是在这里吧?”

        “嗯,食堂有个小包间,平时不开放,主要是接待外面的客人使用。”迟安点了点头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