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36章:阳谋

第336章:阳谋

        “站长,陈副主任他们已经抵达滇城了,这是他们给我们发回来的电报。”

        齐志斌是他的助理,又担任综合科的工作,罗耀就从带回来的黔阳班学员中挑选了一位认真负责的学员给自己担任了专职秘书。

        专职秘书的职责就是跑腿以及负责传递各种文件和汇报工作。

        “嗯,我知道了。”

        “站长,您还是看一下吧。”专职秘书小伍提醒一声。

        “哦,有什么情况吗?”罗耀诧异的一抬头,陈祖勋在密检所熟人可是不少的,他去了,至少不会被冷遇才是。

        小伍默不吱声。

        罗耀接过电文,扫了一眼,脸色微微起了一丝变化,确实有些情况,陈祖勋把他们抵达密检所的遭遇跟罗耀汇报了一遍,而且还决定不住密检所的宿舍了,改在外面租一个院子,自己住。

        但是一时间找不到房子,先在附近找了个旅社安顿下来了,密检所那边也没阻止,甚至连派都没派人来过问一下。

        人家密检所根本就不欢迎他们过去学习交流。

        “回电,考虑我们工作的性质和目的,除了保密之外,还有完全问题,因此不同意他们在外面租房子住,缺什么,咱们自己置办,即使咱们离开了,可以送给密检所里交好的同事,所需购买生活物品包括电风扇,回来实报实销。”罗耀考虑了一下,直接让小伍记下自己的回电。

        “是。”

        “马上交温主任发给他们。”

        ……

        “杨兄,这密译室的待遇也太好了,居然给咱们租了一栋小洋楼,一应生活设施都配齐了,还有专车。”吃过晚饭,洗了澡,施嘉干穿着一套白色的丝绸睡衣敲门进了杨思的房间。

        杨思穿着一件背心儿,正在屋内整理他随身携带的书籍,虽然是过来交流学习的,可他的工作是不能丢下的。

        而且他们还随行带了一部电台,随时可以跟密检所联系。

        “是不错,不过,他们越是这样对待咱们,咱们越是要小心。”杨思道,“这罗耀年纪轻轻,可不是善茬儿。”

        一个能把韦大铭都掀翻在地的年轻人,要没点儿本事,仅凭戴雨农的宠幸,那是不可能的。

        “嗯,看出来了,就这个齐助理,一路上不卑不亢,明明不耐烦,却始终一点儿没表露出来,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厉害了?”施嘉干是狂妄不假,可也不是傻子。

        “跟所里汇报咱们的情况了?”

        “都说了,还夸赞了两句呢。”施嘉干走到沙发边上,随意的坐了下来。

        “我总觉得,他们不会让我们接触到核心的技术的,一定会像防贼似的防着我们,明天开会决定人员分配,他们跟我们组织架构不太一样,核心部门是三个室,研译,统计和电台,电台室大同小异,就是截听地电台的通讯,并做详细记录和分类,这个我觉得咱们派一个人过去交流就行了,而研译室和统计室才是重中之重……”

        “我同意,但是我们必须每天至少留两个人在家里,这里的厨子,保洁都是他们的人,咱们虽然没有多少机密,可也不能让人翻了底子?”施嘉干道。

        “留人,也行,就当是轮休了,我可听说,他们所有科室都是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岗的。”杨思点了点头。

        “听说那个罗耀是金陵人,祖籍静海,跟你是一个地方的?”施嘉干突然挑起一个话题来。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你从哪儿打听到的?”

        “军统内的那点儿事,又不是什么大秘密,杨兄,到时候,你们可以以老乡的名义,套一下近乎,或许会有收获?”

        “我不擅长这个……”杨思犹豫了一下。

        “我来帮你约,到时候,你人过去就是了,增加一下感情就是了。”施嘉干嘿嘿一笑,说道。

        “再说吧,人家未必有时间。”杨思本质上是很反感这种迎来送往的事情的,他是一位存粹的技术官员,最关心的还是技术。

        “我可听说,这位罗副主任可是震旦大学数学系的高材生。”施嘉干道,“你俩一定会有共同语言的。”

        “是吗?他也是学数学的?”杨思有些惊讶,这个他还真不知道。

        “嗯哼。”

        “倒是可以相互探讨一下。”

        ……

        第二天一早,齐志斌亲自押车过来,接送密检所交流学习组一行十人前往“密译室”办公地点,松林坡公馆。

        看到公馆大门口悬挂的是“84号兽医站”的门匾,杨思这些人自然是见怪不怪了,这种保密极高的单位,不可能直接挂本单位的名称,总要用个寻常的称呼迷惑一下外界。

        松林坡公馆占地面积要比滇城的密检所要小得多,毕竟是刚成立没多久的部门,人员数量和机构都不玩上。

        密检所上下,把辅助工作和安保人员算上,那是超过四百人了,密译室满打满算也就两百人出头,体量差不多是密检所的一半儿。

        但是这个后起之秀已经在密电码破译界生生的闯出一条自己的路,而且它还把别人甩在后面,让其他人快没路可走了。

        这可称得上是:后生凶猛。

        罗耀和迟安等密译室中层都站在院子大楼门前台阶下排成一排,准备迎接杨思的等人,毕竟是东道主。

        “杨组长,这位是我们密译室的罗耀副主任。”齐志斌走在前面引路,并给杨思做介绍。

        “大名鼎鼎的啼听,早就听闻了,今日终于见到了。”杨思首先开口,并伸手过去。

        罗耀愣了一下,“啼听”这个代号,虽然是他的,但是他很少使用,就连公文和电报上都难见起踪迹,突然被人叫了出来,还有些恍然,连忙伸手握住了:“杨组长太客气,些许名声不直挂齿,杨组长才是令罗某心折,破译日军密电,如雷贯耳,今日一见,三生有幸。”

        杨思呵呵一笑:“罗副主任太客气了,有机会还想要向你多多讨教。”

        “讨教不敢,相互学习。”

        “这位是施嘉干施副组长。”齐志斌接着介绍施嘉干给罗耀认识。

        罗耀也与对方握手,道了一声“失敬”,就没再多说,后面还有八个人呢,一个个说下去,没完没了了。

        迟安与杨思倒是认识的,所以不用介绍,倒是温学仁、吴玉良等人比较陌生,需要一一介绍认识。

        “请诸位到三楼大会议室。”

        第一次见面,自然相互寒暄一下,罗耀早就让人准备了茶水和水果,以及各部门的负责人个业务骨干代表都过来参加接待。

        “杨组长,施副组长,还有诸位密检所的同仁,我们的工作比较忙,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所以,接下来的交流工作如何安排,我想先听一听你们的意见?”身为主人,自然要对客人足够的尊重。

        台面上的礼节不能有失。

        “我们是客人,还是客随主便吧。”杨思与施嘉干对视了一眼,“罗副主任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办。”

        “那不行,我对诸位还不是太熟悉,这样,我先让我们密译室各科室先介绍一下自己,然后,让诸位自己挑选去那个科室,如何?”罗耀道。

        “如此甚好。”

        “老迟,从你开始吧。”罗耀对迟安点头吩咐道。

        “好的,站长。”迟安微微一颔首,面朝杨思等人道,“杨组长,施副组长,我们是老熟人了,我们密译室呢设有四室四科,想必诸位都已经从我们的小册子上看到了,我就不在赘述了,下面我主要讲一下我负责的密译室的工作范畴……”

        杨思摊开笔记本,一边听,一边记录,其他人也是一样,但没他记的那么认真。

        统计室贾炳文不在吴玉良代替他出席的会议,也随之介绍自己相关的职责和工作范畴,最后是电台室的温学仁。

        “我听说密译室还有延请一名美国密电码破译专家,不知我们能否一见?”听完各科室的介绍后,杨思合上笔记本,询问一声。

        “杨组长消息挺灵通的,不错,我们确实从美国延请了一位相关方面的专家,主要负责指导我们的工作以及承担部分培训新人的工作,今天他上午有课,所以未能前来,以后在工作中,你们是可以到见到他的。”罗耀呵呵一笑。

        “能请罗副主任引见一下吗?”

        “当然,稍后等他下课后,我可以带杨组长过去。”罗耀点了点头,奥斯本的存在不是秘密,加上他的身份秘密如今也差不多半公开了,他想硬拦着不让他们见面也是不现实的。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杨思很高兴,至少在交流方面,密译室这边并没有设置什么障碍。

        当然,这都是表面上的,谁都知道密译室现在破译日本外交密电方面远超过密检所,密检所就算追上来,也不过给你密译室在同等水平,想要进步那可难了,何况,等到密检所追上来,密译室也不会原地踏步。

        这是领先一步,步步领先。

        “罗副主任,我们一共十个人,每天安排两个人轮休,这样就是八个人,我想这样安排一下,有关行政方面的交流学习有施副组长出面,业务方面,基本上是对接研译,统计和电台三室,人数方面是研译室四人,统计室三人以及电台室一人,不设固定名单,你看怎么样?”杨思道。

        “可以,但需要提前通知我方,好安排针对的工作。”罗耀想了一下,点头同意。

        “谢谢罗副主任的理解。”

        “我们虽然分属两个机构,但都是在为党国做事,是一家人。”罗耀呵呵一笑,既然想要从密检所挖人,那自然要把自己的大度,从容以及宽厚表现出来,相比之下密检所的小家子气,那高下立判了。

        这人心向背就是这样来的,罗耀完全行的是阳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