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35章:交流学习组

第335章:交流学习组

        一封从大洋彼岸的长电报抵达山城,《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则消息,曾经效力美国联邦政府军情局的天才密电码破译专家郝伯特·亚德利早已受雇于中国政府某机构,现在已经不在美国了。

        亚德利身在中国的消息基本上算是被公开了。

        美国方面再想装聋作哑是肯定不行了,美国驻山城大使馆的助理外交武馆大卫·巴雷特向国府有关部门询问相关情况。

        他并不知道亚德利在山城的具体情况,因此只能通过官方途径进行了解,同时,将消息汇报给国内。

        奥斯本结束完假期,继续回到工作岗位,而徐贞则回到日耳曼大厦,而她也被允许随时可以过来探视奥斯本,需要在偷偷摸摸的去南温泉旅店了。

        这也是成全了这对临时鸳鸯。

        都知道没有未来的,只不过一起经历了生死,凑在一起必须相互获得情感或者金钱上的需要吧。

        至于未来。

        奥斯本签的是一年的服务协议,时间一到,如果军统不续约的话,他就得回美国,至于徐贞,她自然不可能跟他回美国生活。

        到了美国,她没有任何谋生的技能,如何生存?

        ……

        密检所交流学习组一行十人从飞机上下来,齐志斌代表罗耀去机场迎接,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待客之道还是要做好的。

        齐志斌是罗耀的助理,他的军衔本来是少尉的,现在已经提到了上尉,也算是升官升的快的了。

        他这个角色,很容易忽视,也不容易出成绩,就是替罗耀处理这种琐碎的事务,但不可或缺,就好比与毛委屈这个代理主任秘书之于戴雨农,军统内军衔、实权比他大的有的是,可是他的位置是无人可替代的。

        当然,密译室属于机密部门,平时是不需要穿军装的,像迟安这些人也只是技术军官,他们除了军衔之外还有技术职称。

        密检所学习交流组组长是杨思,很年轻,是温玉清的爱将,副组长姓施,此人倒是来头不小,是温玉清的内弟。

        他们一个是密检所研究部主任,一个是总务部主任,而且军衔都不低,都是上校。

        组员都是从密检所抽掉的精兵强将,男女都有。

        “杨组长,施副组长,在下是密译室罗副主任的助理,诸位请!”齐志斌见到人从飞机上下来,忙迎上去,首先介绍了一下自己。

        “你们罗副主任怎么没来?”施嘉干不悦的问了一声。

        “我们罗副主任临时有事儿,走不开,特意嘱咐我,一定要把密检所的诸位接待好。”齐志斌忙解释道。

        “真是不懂规矩,我和杨主任都算是他的前辈,这一次过来是指导密译室工作的,他居然还跟我们拿架子!”施嘉干不满的说道。

        齐志斌脸色微微一变,虽然早有准备,来的人当中会有一两个比较难搞,但这样一来就指着鼻子骂人的。

        罗耀是晚辈不错,可职务上跟温玉清这个密检所所长是对等的,虽然军衔可能要低的多。

        可密译室跟密检所互不隶属,施嘉干是老资格,可也没有资格在任何人面前摆臭架子。

        明明是自己求着过来交流学习的,却偏要说成是过来指导的,摆着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这是求人的态度?

        “施兄,既然罗副主任临时有事,我们就别苛责了,还是正事要紧。”组长杨思打了一个圆场,他是技术官员,也不太喜欢施嘉干这样的官僚,可毕竟人不是活在真空里,施嘉干是温玉清的内弟,不看僧面看佛面。

        施嘉干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杨主任,一会儿我们先坐船,直接从磁器口老码头上岸,不走朝天门码头了。”齐志斌道。

        “为什么不走朝天门码头,我还想见识一下名扬天下的‘夹马水’尽管呢?”施嘉干质问道。

        “对呀,来山城,不见识一下‘古渝雄关’,那不是白来一趟?”施嘉干身后一人说道。

        “好吧,既然诸位想要绕路走一趟,我也没意见,就怕耽误了诸位的休息,毕竟,从朝天门走的话,我们至少要万一个小时抵达目的地。”齐志斌说道,“你们到的又不是很早,考虑时间问题,我们才选择了一条比较近的路。”

        齐志斌无所谓,无非是多走一些路,多花一些钱,耽误了时间,又不是他的,他无非是搭上一点儿时间而已。

        杨思微微一皱眉,这坐了几个小时飞机,在空中颠簸的骨头都快散了,就想着能早一点儿抵达休息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那自然是走最短的路最好了,现在偏偏还要去走最长的,这不是折腾人吗?

        “施主任,天色不早了,咱们还是客随主便吧?”

        “老杨,你是不是累了?”施嘉干一看杨思脸色不太好看,忙开口询问道。

        “有一点头晕罢了。”杨思抚了一下额头道。

        “好好,咱们都来山城了,朝天门码头以后有机会看的,大家坐飞机也累了,还是早一点儿到地方下榻了。”施嘉干说道,杨思毕竟是此行的负责人,再加上台阶都给了,他若是不下,那就是不给杨思面子了。

        齐志斌没说什么,他的任务是,骂不还嘴,打不还手,将这些人接到目的地就行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归他管了。

        坐船,乘车。

        再步行。

        一行十人来到了一座翠柏掩映小楼,黄色的围墙,砖混结构,看上去面积并不大,但是住十来个人应该问题不大。

        “杨主任,这座楼是我们特意为你们租下来的,配备了厨师和卫生保洁人员,诸位有什么需要随时说。”

        “贵室有心了!”杨思很满意,本以为过来,会住宿舍之类的,毕竟他们来的目的并不是那么单纯,人家还能给你好脸色?

        “每天早上七点半会有车过来接送你们过去我们工作的地方,对于诸位在密译室的学习交流安排,等明天诸位见了我们罗副主任后,再商讨决定。”齐志斌将人带进来,解释道。

        “一楼有一个餐厅兼会议室,诸位每天吃饭都在这边,若是开会也可以。”

        杨思点了点头。

        “三楼有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是套间,带书房和会客室,杨主任,施主任,你们可以任选一间,还有一个独立的化妆间,可以开辟为书房,你们自行安排……“

        “二楼是四个房间,你们刚好是八个人,每两个人一个房间,两位女士可以先挑选你们房间,剩下的由男士们挑选。”

        “诸位的安全问题有我们负责,不用担心,但是若非必要,还请诸位不要随意外出,若是需要外出,需要提前请假,我们可派车或派员跟随。”齐志斌道,“若是私自外出,出了安全问题,后果自负。”

        这一点没毛病,他们在密检所工作,也有严格的出入制度,不过滇城那边比较宽松,相对比较自由。

        “山城可不比滇城,日本人的飞机隔三差五的过来丢炸弹,治安不是特别好,而且日谍活动频繁,诸位都是掌握党国机密的人,希望你们以身作者,谨守保密条例。”齐志斌最后再提醒所有人一声。

        “你们的作息时间自己定,但吃饭时间必须准时,想吃什么,可以跟我们厨房的你师父说,不过他是一位川菜厨子,你们当中有人不习惯吃辣的,必须提前说明,伙食标准跟我们一样,除了中午不在这边吃之外,早晚餐都在这边,当然明天晚上,我们罗副主任会设宴给诸位接风。”

        “床单,被褥,凉席都是新的,每个房间都还有一台电风扇,热水是限时供应,我们不提供任何酒水,如果有需要,可以外出购买,但工作期间,严禁饮酒,否则,取消当天的学习交流,超过三次,直接取消交流资格。”

        “这些都写在这份交流手册里面,诸位房间内是人手一册,有什么不明白的,不知道如何做的,直接从上面查询,这个册子诸位离开之前必须交回,不能带走。”齐志斌取出一本看上去还不薄的小册子,在杨思、施嘉干等人面前晃了一眼说道。

        “贵室的安排真是细致周密!”杨思惊叹一声,相比而言,密检所对这一次双向交流并不太上心,不,应该是对接待密译室的交流团不上心,估计随便安排一下就了事儿。

        杨思猜的一点儿没错。

        陈祖勋一行五人也是乘坐飞机抵达的滇城,温玉清倒是派人来接了,接的人还是陈祖勋的老熟人,原来军统局支援密检所的方岩。

        方岩是韦大铭安插在密检所的亲信,主管密电的侦收,但不触及密电破译的核心,掌握不了密电码破译的真正的机密。

        密检所安排是自己的普通员工宿舍,当然了,条件吗,自然是艰苦了些,被褥凉席是旧的也就算了,这么热的天,连一台电风扇都没有,陈祖勋一见之下脸色就变了。

        远来是客,密检所这么做,就是故意恶心他们,让他们在密检所待不下去,这种手段未免太下作了?

        尽管陈祖勋跟方岩关系不错,但他现在是密译室的副主任,立场不站稳了的话,回去之后,怕是在密译室再无地位可言了,当场就跟方岩发了脾气,并且拒绝住员工宿舍。

        一时间气氛尴尬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