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34章:穿小鞋儿

第334章:穿小鞋儿

        “罗站长,戴老板让我跟你说,他身边缺一个英文秘书……”一番谈话后,看时间不早了,罗耀亲自将戴雨农下楼,并送上汽车。

        秘书王汉光却留下来,悄悄对罗耀耳语一声。

        “汉光兄,有什么话,你明说?”

        “你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叫于淑衡的姑娘?”

        “是有这么一个叫于淑衡的姑娘,怎么了?”罗耀心下发苦,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别给我装傻,戴老板听说她是外语大学的高材生,想让她进秘书室工作。”王汉光道。

        “这于淑衡通晓英语,在我这边也是业务骨干,当然了,戴主任看上的人,我也不能强留不是,但我总得问一下当事人吧,看她愿不愿意?”

        “这种好事儿,哪有不愿意的,罗兄,这事儿,你可得上心。”王汉光说完就走过去拉了汽车门,钻了进去。

        对戴雨农“好.色”的恶行,罗耀是早就清楚,但他想不到,他居然把手伸到密译室来了。

        这原配夫人才过世多久,他就想着另结新欢了?

        但是恶心归恶心,他还不能不当回事儿。

        得想跟办法。

        也不知道戴雨农是怎么知道于淑衡的,是之前就认识,还是什么时候引起他的注意了,这可真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

        ……

        “站长,今天晚上来的那人是戴老板吧?”迟安下班从楼里走了出来,见到罗耀在院子里发愣,上前问道。

        “嗯。”

        “怎么突然就来了,也没提前通知一下?”

        “他就喜欢这样,能看到真实的情况。”罗耀道,“老迟,嫂子的事儿,过两天安排。”

        “我不着急,站长,你忙,我先回去了。”迟安忙道。

        “老迟,等一下,有个事儿跟你商量一下……”罗耀叫住了迟安,“去我办公室谈吧,耽误不了你多久。”

        “去密检所交流,这个时候,我们人手本来就不足,还要抽人去交流学习,是不是可以缓一缓?”迟安听了,有些不太同意。

        “最多五个人,有两个是带队,你们密译室出两个人,电台室一个人,这总行吧?”罗耀道。

        “这,要不然让老贾去吧,老贾比较擅长交际,我和吴玉良他们都不行?”迟安想了一下说道。

        “行,你找时间跟老贾沟通一下,他要是同意,让他推荐一个人,咱们就把名单定下来。”

        “好。”

        “站长,我问一下,这一次交流,谁带队?”

        “他们那边好像是一个组长带队,叫杨思,其他人我也不熟悉,回头名单我给你。”罗耀说道,“这样一来,咱们这边也要对等,我肯定走不了,宫副站长负了伤,那就只有陈祖勋副主任最合适了。”

        “明白了。”迟安虽然不喜欢职场斗争,可不等于他不明白这里面的关系,那位陈副主任就是来给密译室搅和的。

        找个借口把陈祖勋送去交流,陈祖勋还有机会在密译室搞那些小动作吗?

        这是阳谋。

        ……

        回到,慈恩寺的住的小院子。

        宫慧还没睡觉,在院子里摆弄她那把刚得的毛瑟98k狙击步枪,装备了4倍蔡司瞄准镜的狙击步枪,可以精准射杀四百米的目标,若是装备6倍的话,可以射杀一千米的目标。

        宫慧手中的这支步枪装备的是4倍蔡司镜,以她的枪法,六百米的目标,绝对是无人能够生还。

        “不就是一支枪嘛,多大的宝贝似的?”

        “这可不是一般的枪,这可是德国原产狙击步枪,装备德军主力部队的,出口到咱们这儿的没多少,而且早就被人瓜分了,这么新的一支,可遇不可求的。”宫慧爱不释手道,“再者说,这可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

        “我难道就送你这一件礼物?”

        “那些不一样的。”宫慧说道。

        “行了,把你的枪先放到一边,我遇到一件麻烦事儿。”罗耀道,关于‘于淑衡’的事情,他除了宫慧之外,还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可以商量。

        宫慧放下手中的枪,认真的问道:“什么麻烦事儿?”

        “咱们主任看上咱们这儿一个人了?”

        宫慧惊讶的问道:“不会是姜筱雨吧。”

        “不是,主任都未必知道有姜筱雨的存在,是另一个,我从黔阳班招回来的。”罗耀摇头道。

        宫慧嘿嘿一笑:“那我知道是谁了,于淑衡,对吧?”

        “没错,今儿个主任过来视察,临走前,王汉光私下里跟我说了这事儿。”罗耀点了点头。

        “你答应了?”

        “我能拒绝吗?”罗耀道,“我就是想装傻充愣都不行,人家王汉光直接点明了,要于淑衡去担任秘书。”

        “这是让你做于淑衡的工作?”

        “嗯,是让我去做好工作,然后局办下调令,正式把人调走。”罗耀点了点头说道。

        “这事儿你是怎么想的?”宫慧问道。

        “咱们这位主任,别的都还好,就是这女色……”罗耀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好.色不是大罪过,但是为了达到自己的贪欲而不择手段就过分了。

        当然,也不完全都是他一个人的错,这一个巴掌拍不响,若不是女人贪慕虚荣和权势,也不至于如此。

        “我记得于淑衡是有未婚夫的吧?”

        “好像是她的表哥,姓周,具体叫什么,我也不清楚。”宫慧点了点头,“耀哥,我觉得这个事儿还是先找于淑衡沟通一下,也许她自己也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咱们可不能拦了人家的路?”

        “好吧,这事儿我不太好开口,要不然你替我先旁敲侧击一下?”罗耀眼神之中透着一丝恳求道。

        宫慧看了罗耀一眼,无奈道:“好吧,我来找她谈,可如果她不愿意的话,怎么办?”

        “就说她病了,烈性传染病?”

        “她这病的也太巧了把,你觉得主任会相信吗?”宫慧嗤笑一声,这办法简直就是生生打脸呢。

        “要不然就说她跟某个人关系不清不楚?”

        “跟谁啊?”宫慧嗤之以鼻,“主任要是让你交出一个人来,你怎么办,交还是不交?”

        “那你说怎么办?”

        “这事儿,凉拌,你忘记周晓莹前车之鉴了?”宫慧道,“咱们可不能再整出一个周晓莹来?”

        “要不然,我把她塞到去滇城密检所交流学习的名单中去?”罗耀道,“先拖点儿时间,或许主任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呢。”

        “要是主任知道是你从中作梗,你会是个什么下场?”宫慧道。

        “这个我不在乎,我加入军统,是为了抗日救国来的,虽然主任对我有知遇之恩,但我效忠的是党国,是蒋委员长。”

        宫慧提醒道:“这事儿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吧。”

        “如果于淑衡不愿意,那就这么办,先拖一阵子,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罗耀决定了。

        戴雨农身边从不缺女人,而他素来喜新厌旧,也许过一段时间,这个想法就淡了,甚至忘了有于淑衡这个人也说不定。

        “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这火窝的,连撒的地儿都没有。

        “要我说,这祸是你惹下的,你当初没把她招进来的话,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宫慧怪他道。

        “那我能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罗耀道,“能力强,长的漂亮那也不是她的罪过吧?”

        “你不知道女人太漂亮了,就是一种原罪吗?”

        “谁说的?”

        “《圣经》。”

        “扯淡……”

        “假如主任看上的女人换成是我,你会怎么办?”宫慧忽然问道。

        “你会答应吗?”

        “不。”宫慧摇了摇头。

        “那谁都别想强迫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罗耀说道。

        “洗洗睡吧。”宫慧盯着罗耀看了三秒钟,抄起桌上的狙击步枪,拖着受伤的小腿回屋了。

        ……

        “什么,让我带队去滇城跟密检所进行交流学习?”陈祖勋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建cp股呢。

        突然罗耀将他叫到办公室吩咐道,说让他带队去密检所跟人家交流学习,这意味着什么?傻子都看出来了。

        “是的,这个交流学习团是报戴主任批准的,我们密译室五个名额,我和毛秘书一直推荐你担任领队,统计组组长贾炳文担任队副,另外三名成员分别是苏离,汪虎和于淑衡。”

        “为什么会有一个女的?”陈祖勋又惊又怒,可又没办法,谁让罗耀才是密译室实际上的负责人呢?他知道这事儿是针对自己,可没办法,他不能抗命,到头来得不偿失的一定是他。

        “于淑衡精通英语,这温博士是留美的,方便沟通,而且她业务能力也很强,她去交流学习的话,事半功倍。”罗耀解释道。

        “那我手上的工作交给谁呢?”

        “你的工作由宫副站长代管,等你回来后,再还给你。”罗耀说道。

        “行,那我回去准备一下?”陈祖勋阴沉着一张脸,小鞋穿的太快了,难怪韦大铭屡屡在这罗耀身上吃瘪。

        这小子太阴险了。

        “后天他们这个交流团就来了,你们也要早点儿出发。”罗耀还不忘提醒一声。

        “是。”

        一转眼,就进入八月了。

        山城的天气依旧炎热异常,尤其是中午的太阳,炙烤大地,光脚踩在石板砖上,都冒烟儿。

        就是这么夸张。

        四大火炉之一,那不是白叫的。

        报纸上说,欧洲的局势越来越紧张了,估计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会爆发,现在只是大战之前的宁静。

        都在等。

        山城的国民政府在等,日本人也在等。

        前线大战的气氛越来越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