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33章:突然视察

第333章:突然视察

        第333章:杨老板

        南华贸易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一大早。

        “胡经理,有一位姓杨的先生已经等您半个多小时了。”年轻,妖娆的女秘书走进总经理胡佑嘉的办公室,微微一俯首,那一抹腻白一闪而过。

        西装革履的胡佑嘉,端坐于老板椅上,轻轻的一抬头,年轻,俊朗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的讶然,旋即收敛:“小美,你去请这位杨先生进来吧了,顺便泡两杯茶送进来。”

        “好的,胡经理。”小美脸颊微微一红,她从众多候选者脱颖而出,成为这家贸易公司总经理秘书,为了不就是有一天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

        年轻,多金,而且帅气的胡佑嘉不就是她理想的人选吗?

        如果不是熟悉的人,根本认不出来,眼前这个杨先生就是清心茶馆的杨老板,他沾上胡子,皮肤也略显粗糙了不少,黝黑,看上去像是一个从大西北来的糙汉子。

        与原来那个白白净净的,还有些文秀之气的人,在气质上判若两人。

        胡佑嘉一见杨老板,眼神立刻锐利起来,走过去,关上门,十分不悦的质问一声:“你怎么来了?”

        “我要见白狐先生?”杨老板说道。

        “白狐先生是你想见就能够见的吗?”胡佑嘉轻斥一声。

        杨老板刚想开口辩解,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是秘书小美泡好了茶端了进来,将茶杯放到杨老板跟前:“杨先生,请喝茶。”

        “小美,你先出去,我跟杨先生有话要谈。”

        “是,胡经理。”小美扭动小蛮腰,姿态妖娆的走了出去。

        “胡经理,我也不想过来,实在是情况万分焦急,我只能冒险过来了。”杨老板解释道。

        “什么情况?”

        “乔治·凯文派人给我传了消息,应该是我们的行动失败了。”

        “失败了,什么意思?”胡佑嘉眉头一皱,不解的问道。

        “这两天的报纸你没看吗?”

        “看了,乔治·凯文涉嫌间谍和绑架案,他现在就在警察局看守所。”胡佑嘉点了点头。

        “你就不担心,他会把咱们说出去吗?”

        “你是担心你自己吧,其实,也就是你跟他关系密切,我和白狐先生的身份他根本就不清楚,就算他招供了,也奈何不了。”

        “可是万一我被盯上了呢?”

        “你被盯上了吗?”

        “目前还没有。”

        “那你这么冒失来见我做什么?”胡佑嘉愠怒道。

        “我是担心,咱们的任务失败,到时候,谁都吃不了兜着走。”杨老板很愤怒的,胡佑嘉的态度,完全不把自己的警告放在心上。

        “这个你不用担心,一旦情况有变,我们会安排你提前撤离的,你在山城潜伏这么久,为大日本帝国做了这么多事情,帝国是不会让你牺牲在这里的。”胡佑嘉重重的道。

        “我们现在的对手不是警察局那帮废物,是军统的沈彧,这个人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

        “军统四小金刚之首,戴雨农跟前的红人,年纪轻轻的就已经被委以重任,是个人物。”

        “我得走了,如果哪一天我的茶馆挂出盘点的牌子,就说明我已经暴露了。”杨老板起身说道。

        “嗯。”

        “还有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我怀疑军统方面封锁了有关奥斯本被绑架的消息,如果他们没有找到人,那肯定会在乔治·凯文身上做文章,我跟乔治·凯文的关系最密切,他保不齐会把我咬出来,英国人的节操跟他们所谓的绅士风度一样的肮脏!”

        “你想撤离?”

        “我现在撤离的话,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杨老板呵呵一笑,“放心,我会坚持到最后的,大日本帝国万岁!”

        “请!”

        胡佑嘉目送杨老板离开,眼底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寒意,然后拿起桌上的电话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是我,他来过了。”

        “哈伊,但是,他走之前警告过我,如果他消失的话,军统方面一定会顺着他这条线查的。”

        “……”

        “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胡佑嘉放下电话,重重的一声。

        ……

        “你被甩掉了?”罗耀很吃惊,他派夏飞专门盯着清风茶馆的杨老板,居然人被跟丢了。

        夏飞的跟踪技术,他是了解的,能够甩掉他的人,那在反侦察技术上的绝对是高手了。

        “嗯,不过他应该没发现我,应该是例行动作,保护自己接下来的行动不被任何人发现。”

        “你的意思是,他是预设的自我防备措施?”

        “是的,站长。”

        “如果是这样,那情况还算是好的,看来得好好查一查这个杨老板了。”罗耀点了点头。

        杨老板身上的疑点越来越大了,但他应该不是那个白狐,也不是北川,两人来山城的时间线是对不上的。

        “我去查。”夏飞道。

        “小心点儿,别打草惊蛇。”

        “明白。”

        ……

        戴雨农轻车从简,悄悄的前往奥斯本居住的那个小院子看望他,毕竟是美国专家,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总要慰问一下的。

        罗耀自然是要陪同的。

        奥斯本身体并无大碍,但精神上受到的刺激不小,还好,他是干这一行的,对危险也是有心理准备的。

        但是这一次,他是觉得自己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如果罗耀在晚来一步的话,他跟徐贞都被被日本间谍杀死。

        所以,罗耀让他在家好好休息,暂时不去上班,他选择了乖乖的在家,连自家院门都没出去过。

        有徐贞陪着,倒也没有那么寂寞。

        ……

        “走,上车,去你办公室聊聊。”见完奥斯本,戴雨农一扭头,冲罗耀说道。

        “是。”

        汽车进入松林坡公馆(84号兽医站)大门,戴雨农有些感慨的说道:“这里自从去年拨给你们使用,我已经大半年没来过了。”

        “您太忙了,日理万机。”

        “等你们搬去新址,这座公馆给你住怎么样?”戴雨农问道。

        “主任,您别跟学生开玩笑了,我一个人住可住不了这么大的房子,再者说,这里离磁器口新站有些距离,来回工作也不方便。”

        “真不要?”

        罗耀直摇头,他小芝麻粒大的官儿,哪敢住这么好的房子,更别说叫什么“公馆”了,那是给自己招祸。

        “这里以后可以改一个招待所,交给你们密译室经营如何?”

        “这可是主任您的私宅,改为招待所,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经营好了,你给我分红就是了,我不要多,百分之三十就够了。”戴雨农嘿嘿一笑。

        下车来,看到二楼,三楼都许多房间都还有灯光透过窗户缝隙照射出来。

        “晚上这么多人加班?”

        “一般情况下,大家都要忙道八.九点才能休息,电台室是三班倒,通宵工作,其他科室,也差不多三分之一人在加班的样子。”罗耀道。

        “嗯,很好,攸宁,走,陪我看看?”戴雨农说道,他还是第一次来密译室视察,而且还是大晚上的。

        这是临时决定,其实今晚的行程中并没有此项。

        “是。”

        松林坡公馆是戴雨农的私人产业,虽然交给密译室使用,但基本建筑框架结构没有改变,自家的地方,他当然很熟悉了,就是新建了两栋配楼,一栋是宿舍,一栋是食堂和后勤包围机关办公楼。

        主要是主楼房间太少,许多配属部门就没有放在主楼,像医务室、总务这些部门都放在跟食堂一栋楼。

        一路参观,一路介绍,戴雨农也没进入,这是在外面看了看里面人员工作的情况,他今儿个是微服前来,走马观花看一眼。

        “这是你的办公室?”最终,戴雨农跟罗耀来了他的办公室。

        “是的,主任。”罗耀也没料到戴雨农会来“站里”看一下,虽然办公室每天都有人打扫,但桌上的文件摆放的还是稍微有些乱了些。

        一切都还是他工作状态离开的样子。

        戴雨农不喝茶,罗耀让人给送进来一杯白开水。

        戴雨农一个眼神,罗耀马上会意,把身后陪同进来的人都赶了出去,明显是要单独谈话。

        “主任,您是不是有什么特别吩咐的?”

        “你的那个双向交流的想法,齐五已经跟我说了,想法很好,不过,你确定这么做不会引起两家的关系恶化?”戴雨农问道,他内心其实还不想跟温玉清闹翻,毕竟,他有一统国府密电码破译机构的野心,温玉清的能力,技术以及威望都毋庸置疑,而且温跟宋家关系密切,而他跟宋也是盟友。

        他不想把这一层关系闹的太僵了。

        “主任,咱们是去交流,只是交流之外发生什么?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罗耀道,“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自然规律,谁都阻挡不了。”

        “不要做的太过了。”戴雨农点了点头,温玉清的态度很明确,他是不同意让密检所跟密译室合并的。

        他是不愿意让军统的力量介入到密检所,这样他就失去了独立性了。

        没有人愿意把自己手中的权力拱手相让。

        “主任放心,我们会把握好分寸的。”罗耀点了点头,他设想中,能挖个两三个人过来就可以了,多了,把人家惹急了,就麻烦了。

        而且这密检所派人过来学习交流,就没有挖墙脚的想法?

        “嗯,你最近跟你老师余杰又通信了吗?”戴雨农问道。

        “有,我们每个月通一次信,最近这一次通信,我还没给他会呢。”罗耀忙道。

        “你老师有些方面误会我了,我把他派去贵阳工作,那也是对他的倚重,那个位置,没有一个压得住阵脚的人是不行的。”戴雨农道。

        “是的,老师应该能明白主任的苦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