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30章:怂

第330章:怂

        “这不可能,这是污蔑,诬陷……”乔治·凯文愤怒的将报纸揉成一团,情绪有些失控。

        “乔治·凯文先生,请您冷静一下,如果你这样的话,我们没办法交谈。”罗耀一伸手,以一种非接触的方式劝说道。

        “李威廉律师,能不能帮我在报纸上发一个声明,我要驳斥报纸上的言论?”乔治·凯文道。

        “你要发声明?”

        “是的。”

        “你知道,如果你否认这些指控的话,就必须有证据。”罗耀冷静的客观的道,“还有,你必须给我一个授权书,以及证明声明是你授权我替你代发的,跟我没有丝毫关系。”

        “证据就是,我跟奥斯本先生根本就是好朋友,他现在的女朋友还是我介绍的,我即将离开山城,邀请他来参加我在山城的最后一顿晚宴,我怎么会绑架他?”乔治·凯文大神说道。

        罗耀静静的盯着乔治·凯文,不说话。

        “怎么了,李威廉律师,我说错了吗?”乔治·凯文追问道。

        “乔治·凯文先生,你知道这些报道都只是提到你涉嫌绑架和充当日谍,但可一句也没提到过你涉嫌绑架的人是谁,这些山城警方以案件正在侦办的理由对外保密了,对于绑架的身份更是严密封锁了?”罗耀缓缓说道。

        乔治·凯文闻言,脸色唰的一下子惨白如纸,如果他是无辜的,他应该对谁被绑架是不知情的。

        这个浅显额的道理是什么人明白的。

        而现在,他居然一口气说出了绑架者的名字,这说明什么,他知道被绑架的人是谁,不管他在案子中是什么身份,他一个知情者是跑不了的。

        “乔治·凯文先生,我是你的律师,这些话你跟我说没关系,但是如果你对警察说了,或者在法庭上跟法官说的话,你知道这会是什么后果?”罗耀真是把自己完全带入律师的角色了。

        “李威廉律师,你一定能帮我的,对吗?”乔治·凯文现在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完全将罗耀当成自己最大的依靠了。

        “你不把实情说出来,我怎么帮你?”

        “我……”

        “乔治·凯文先生,来的时候,那位邓科长跟我说了,对你的批捕文书已经签字了,也就是说,他们掌握了你确切参与绑架案额的证据,你明白,这对你将是什么结果?”罗耀再一次施压道。

        “什么,批捕?”乔治·凯文道,“不是接受调查吗?”

        “他们给你上了手铐,就说明把你定性为犯罪嫌疑人了,你恐怕短时间内没办法从这里离开了。”李威廉微微一摇头。

        “为什么,你不是大使馆给我请的律师吗?”乔治·凯文质问道,“你一定有办法让我从这个该死的地方出去的。”

        “乔治·凯文先生,你不把实情告诉我,我怎么才能够帮你?”罗耀一摊手,表情很无奈的说道。

        “要钱是吧,我有钱,我有很多钱,只要你能帮我出去,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你的案子不是警察局主导,是军统,这个机构是干什么的,山城谁不知道?”罗耀道,“你的案子已经引起国内外舆论关注,他们是不会轻易的改弦更张的,你要做好准备。”

        “fuck,就没有一个能让我尽快离开这里的办法吗?”乔治·凯文质问道。

        “有,只要有能证明您跟这个案子毫无关联的证据。”罗耀非常肯定的回答一声道。

        “什么证据?”

        “我都不清楚事情的细节,怎么帮您找证据?”罗耀呵呵一笑,身子微微前倾,是双手交叉于胸.前,双肘支撑在桌面上说道。

        “能让我考虑一下吗?”

        “乔治·凯文先生,我得提醒您一下,我们的会面时间只有半个小时,超过这个时间,他们会赶我走的。”罗耀道,“鉴于你被收押,他们就不会随意的让我见到你了,而且,你还有可能会受到非人的待遇?”

        非人的待遇?

        这两天在看守所,他又不是没见过,甚至连夜里都被犯人被施以“酷刑”的惨叫声惊醒,他现在这个鬼样子,除了吃不好,睡不好之外,还有精神上的巨大压力。

        间谍这个职业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做的。

        他有些后悔进入这个行业了,虽然它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巨大的成就感和财富。

        如果用后半生的自由或者生命来换的话,他绝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对待乔治·凯文,罗耀是有耐心的,他甚至做好了“三顾茅庐”的准备,这个洋鬼子可不是那些被武士道精神洗脑的日本忍者和间谍,他的意志力撑不了多久的,而且他的一套说辞,对方已经完全相信了。

        相信不用他施加压力,他也很快会把他想知道的情况说出来的。

        罗耀做了一个抬手腕看手表的动作,这个动作其实并没什么,单给乔治·凯文的心理暗示,就是告诉他,这一次会面的时间快要结束了,你想说的话,得赶紧了,不然,等到下一次会面,你会里面吃什么苦头,那就没人知道了。

        “李威廉律师,我跟你说实话,我是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乔治·凯文道,“你知道我原来的那个日耳曼大厦是干什么的,无非是给一些山城的达官贵人们提供一些他们想要的服务,从中间赚取一些信息费,这是一门灰色的生意,但在中国,这几乎是被默许存在的,有一天,有个人找到我,想让我帮忙结识一下我的客人,就是先前我说的那个奥斯本先生……”

        乔治·凯文的描述还是在避重就轻,把自己往事情外面摘,说成一个完全不知情,自己也是被人骗了的情况。

        “所以,那个司机是你安排的?”

        “不,是他安排的,我以为他只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奥斯本接去他的别墅的?”乔治·凯文闪烁其词。

        “为什么你不跟奥斯本直接明说,或者将那位白狐先生也请到你的酒宴上,当面介绍你们认识?”罗耀道,“或者说,你们三个人私下里找个地方见面相互认识一下呢,为何要如此麻烦?”

        “这……”乔治·凯文无法自圆其说了。

        “乔治·凯文先生,你这个说法不但军统的人不会相信,就算到了法庭上,法官也不会采纳的,这是侮辱别人的智商。”罗耀道。

        “那你说怎么办?”

        “乔治·凯文先生,你只要一口咬定,你不认识这个司机,并且跟你没有关系,你只是看奥斯本喝醉了,不能开车,才提议找个司机送他离开的,人是山城大饭店的。”罗耀道。

        “你的意思,把责任全部推给山城大饭店?”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好,我就照你说的这么做,这样就能让我离开这里吗?”乔治·凯文欣喜的说道。

        “最终如何定罪还不知道,但起码可以保释。”罗耀想了一下说道。

        “能保释就行。”

        “好了,大致情况我也差不多了解了,你在忍耐几日,等我的消息吧。”罗耀也不跟他废话了,直接收拾东西走人了。

        ……

        脱去西服,解开领口,罗耀对着电扇一顿猛吹,大热天的,这么穿,确实不习惯,真不明白,做律师的是怎么做到的,真是狠人呀。

        “罗副主任,您喝茶。”邓毅屁颠屁颠儿的端了一杯凉茶过来。

        罗耀接过来,一口气全部都喝了下去:“都听见了,你怎么看?”

        “咱这属于诱供吧,真认真起来的话,他不承认怎么办,您还不是教他如何咬死不承认吗?”

        “有录音就不怕他不承认,掐头无尾,你不会不知道怎么做吧?”罗耀嘿嘿一笑,将喝到嘴里的茶叶沫子吐出来道。

        “是,是,您说这么做,我就怎么做。”

        “这个白狐应该是个代号,或者说,他还有所保留,看来他背后的水还挺深的。”罗耀自言自语一声。

        “罗副主任,您看,这个白狐会不会是那个北川的代号?”

        “有可能,北川用个代号跟乔治·凯文联系也是正常的,避免身份暴露。”罗耀点了点头。

        “六哥呢?”

        “这不是带人去南岸了,中午十二点,约了那个北川在繁星咖啡见面。”邓毅说道。

        “对,要不是要见乔治·凯文,今天的行动我也去了。”罗耀吩咐道,“反正现在去也来不及了,帮我叫一下苏离,咱们审一下黑木这个家伙。”

        “好的。”

        ……

        黑木义已经被苏离弄的没脾气了,加上他又看到岩里桃次郎也被抓了,就更加明白,有些话他不说,岩里桃次郎也会说的,而且岩里桃次郎知道的比他还要多。

        现在是相当配合,当然,给他的待遇也相对好了不少。

        “黑木义,把你叫来,就是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你要如实回答。”苏离哼哼一声,对黑木义形成了一种心理上的压迫。

        “我都这样了,还敢有什么隐瞒的吗?”黑木义苦笑一声。

        “很好。”苏离点了点头,转首过来,对罗耀一声,“站长,有什么问题,您就问吧。”

        “黑木义,你知不知道白狐这个代号?”

        “白狐?”黑木义愣了一下,似乎在记忆里搜寻,“好像听什么人说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美人蕉呢?”

        “这个我听说过,她是北川的助手,但我们谁也没见过他,也不知道是男还是女的。”黑木义回答道。

        “美人蕉跟北川是一起潜入山城的吗?”

        “不知道。”黑木义道,“我们平时联络都是通过桃次郎来进行,我们只负责执行北川的长官的命令,以及给近藤机关发电报,抄收回电,然后再交给桃次郎转交给北川长官。”

        “你们几天联络一次?”

        “两天,有时候三天。”黑木义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突然张开道,“我想起来了,桃次郎有一次提到白狐这个称呼,但是他很快就掩饰过去了,至此没再提过。”

        听到这个,罗耀精神一振,这是个不错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