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29章:诱骗日军空投物资

第329章:诱骗日军空投物资

        沈彧摇了摇头,对罗耀这种“不尊师长”的言语,他也没有办法,谁让他们在临训班的时候就不对付呢?

        陶一山是总队长不错。

        可为人师表总有一个为人师表的样子,刷老派军人的威风,贪污公款,还赌博,影响了特训班的风气。

        对于这样一位总队长,还真没都少学员尊敬。

        “我去说,我的面子,他总要给一分的。”沈彧道。

        “六哥出马,当然没问题了。”罗耀嘿嘿一笑,他虽然还兼着稽查处一个职务,但稽查处那边,他是一天班都没过去。

        估计陶处长都不知道自己手底下还有他这样一号人呢。

        不知道也好,省的他想起来,给自己穿小鞋儿。

        虽然罗耀打算晾一晾这个乔治·凯文,但看守所对他的例行过堂还是照常进行的,问题吗,无非还是那些,翻来覆去。

        上午一次,下午再来一次,晚上的话,睡觉之前再来一次!

        当然。

        在罗耀的吩咐下,邓毅安排,让乔治·凯文见到了被捕的岩里桃次郎,这家伙见到岩里桃次郎的时候,眼神之中的恐慌虽然掩饰的很快,但那是掩盖不了的。

        罗耀看不到,可从邓毅的描述中,基本上可以确定乔治·凯文是深度参与进奥斯本的绑架案中了。

        奥斯本的指控是间接的,怀疑性的,无法给乔治·凯文定罪,但岩里桃次郎就不一样了。

        他是指控是直接确定乔治·凯文参与了绑架案,至少也是同谋。

        岩里桃次郎也确认了乔治·凯文的身份。

        证据有了。

        ……

        当天下午,沈彧安排岩里桃次郎返回山城巷的家中,并在门口墙壁上挂上一个竹篓,然后送他去军人服务社工作。

        为谨慎起见,没有派人跟着,只是在军人服务社里安插了人手。

        谁也不知道,这军人服务社里面还有没有日本间谍的存在,万一看到有人跟岩里桃次郎走得近,那诱捕计划就暴露了。

        同时命人监听了军人服务社的电话。

        一直等到临近下班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找韩向林,韩向林真是岩里桃次郎伪装的身份。

        “明天中午,十二点,老地方。”

        很简短的一句话,总共加起来就十个字,说完,对方就将电话挂断了,就算沈彧事后通过电话局方面追查这条线是哪里打进来的。

        也只是查到了一个公用电话,是在督邮街上,山城最繁华的闹市区。

        这个地方过去人流量极大,附近更是商铺林立,车水马龙,各色人等来往密集,找到了经营公用电话的商店。

        对方也不记得这打电话的人是什么样子了,因为,他这个电话,每天过来打电话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就是到了晚上也有不少生意上门。

        当然,印象还是有的,灰布长衫,戴一顶草帽,鬓发灰白,年纪看上去不小了,还有些驼背,但是走路的速度颇快的,给钱也大方。

        你让老板说再多,人家也不记得了。

        对方是一个极其谨慎的人,基本上没给你任何线索追查。

        随后,岩里桃次郎被带回了看守所。

        “你能确定电话里那个说话的声音就是你见过的那个北川吗?”对于诱捕“北川”,罗耀是非常上心的。

        这家伙除了是冲奥斯本过来的,也极有可能是冲着他来的,虽然没有确切的情报证实这一点。

        但当初在香港半岛酒店,是他和宫慧杀掉了柳川镇雄三名日本特工,柳川是北川的同门师弟。

        那么师兄为师弟报仇是大概率的事情。

        这是安全隐患,必须要消灭。

        “我不敢确定,但是这个声音很像。”岩里桃次郎考虑一小会儿,说道。

        “明天中午十二点,繁星咖啡,你知道怎么做?”

        “嗯。”

        “行了,把人带下去吧。”

        ……

        “陈祖勋的那个cp股是你同意成立的?”晚上,回到慈恩寺,宫慧就过来了,向他询问一声。

        “嗯,他想搞,就让他搞呗,只要不影响其他方面的工作。”罗耀道。

        “这口子一开,恐怕这姓陈的接下来还会出幺蛾子?”宫慧对陈祖勋很看不惯,成立“cp”股不是她关心的重点,但分走罗耀的权力,她就不愿意了。

        “行了,人事权和财权都在我们手上,他掀不起什么风浪的,找个人进去,看着就是了。”

        “嗯,我这腿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我想把那个姜筱雨提前从培训中调到我身边来?”宫慧说道。

        “行呀,让她熟悉一下工作,给你跑跑腿也好。”

        “她可是你的前同事,你们见了不尴尬?”宫慧冲着罗耀眨了一下眼睛问道。

        “现在不也是同事,就是换了个身份而已,没什么可尴尬的。”罗耀呵呵一笑,轻描淡写。

        宫慧不再作声。

        “行了,小慧,给我下一碗面条吧,我还没吃饭呢。”

        “这么晚了,六哥也不管饭,太抠门儿了吧?”宫慧眼中流露出欢快的笑意。

        “他今晚有事儿。”

        ……

        “学仁,那部缴获的电台还能用?”

        “能呀,站长?”温学仁闻言,直接了当的回应一声,“您想用吗?”

        “给我发份电报,就用咱们之前缴获的那个频率。”罗耀将草拟号的电文递了过去道,“小心,速度别太快,正常收发的速度就行。”

        “明白。”温学仁点了点头,这份电文应该是发给日本方面的,应该是一份欺骗性质的电报。

        至于内容是什么,他不想多问,知道越多,对自己来说,没什么好处。

        对罗耀来说,缴获了敌人密码本和电台,不利用一下,做点儿事情的话,那太对不起自己了。

        想利用电台和密码本继续欺骗,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日本人不是傻子,一次两次或许还行。

        一旦察觉不对,立马会警觉的。

        想让黑木义和岩里桃次郎配合欺骗近藤机关,难度比较大,因为他们都是受北川领导的。

        北川不落网,是骗不过的。

        既然骗不过,那不从日本人身上弄点儿东西下来,他也不舒服,于是一封索要补给空投的电报给发了回去。

        大意是,绑架奥斯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要离开山城安全撤退,需要一部分物资,还有买路钱。

        有些话自然不能说的那么明显,但身为情报机关,一看就能明白的。

        果然。

        这份电报发出去后,过了不到十分钟,回电就来了。

        抄收后。

        交给迟安翻译。

        很快,电文内容就出来了:“明晚七点半,篝火为引。”

        “成了,这一票发财了。”罗耀拿着电文,开心的大笑,要知道,在刚才那封电文中,他列了至少两台微型电台,十万法币(买路钱),以及武器装备,还有各种物资若干,大概是一个战斗班一个星期的战斗需要。

        这当然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完全是归属于“密译室”的小金库的,跟上头下发的经费没有半毛钱关系。

        不熬夜了,回去美滋滋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起来,把曹辉叫到跟前,耳语吩咐了一下,让他带人悄悄的过去那个山沟,到晚上七点钟的时候,点燃一堆篝火,给天上的日军运输机指引空投。

        一听说是骗小鬼子的给自己空投物资,曹辉那兴奋的不行,当即挑选精兵强将,带上引火之物就出发了。

        ……

        简短的早会结束后,罗耀驱车前往山城警察局看守所,今天他该去再跟乔治·凯文见面了。

        晾了他两天,时间差不多了。

        再晾下去也没那个必要了。

        还是那个会见室,乔治·凯文被两个狱警押了进来,这一次,他不再是自由的了,双手戴上了橙黄色的手铐,头发乱糟糟的如同鸡窝一般,身上还散发出一股酸臭味儿,很冲。

        体味儿,对于汗腺发达的欧美人来说,真是一个难解的问题。

        “邓科长,我代表我的当事人乔治·凯文先生表示抗议!”罗耀突然面向邓毅发出愤怒的声音。

        这一声可怕邓毅吓了一跳,剧本里可没有说有这一条?

        “我的当事人就算有罪,最基本的人权应该是有的吧,你们该不会连每天洗澡和更换衣服的权利都不给吧?”罗耀手一指乔治·凯文质问道。

        “这个确实是我们管理方面的疏忽,李律师,要不然让乔治·凯文先生先去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再过来?”邓毅忙道。

        “我希望不用占用我们会见的时间。”罗耀冷哼一声。

        “当然。”

        乔治·凯文朝罗耀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就被两名狱警带出去,洗澡,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再一次被押了进来。

        “半个小时的会见时间,希望二位把该说的话说完,以后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了。”邓毅警告一声,关上门退了出去。

        “刚才谢谢你,李威廉律师。”乔治·凯文感激一声,“你知道吗,这两天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吗?”

        “乔治·凯文先生,我今天是因为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所以必须见到你,向你问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如实的跟我说明。”罗耀从公文皮包里取出三份报纸来放在乔治·凯文面前,“你看一下,这是昨天山城的报纸,我从中筛选了其中具有代表性三份,你可以看一下。”

        乔治·凯文面带疑惑的将其中一份报纸拿起来,扫了一眼,脸色就变了,变得紧张,苍白起来。

        这是他最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