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28章:招供

第328章:招供

        桃次郎双臂绑缚在背后,跪在地上,牙齿被打落三颗,那是他想咬破嘴里的毒囊自杀,被沈彧扇了一巴掌。

        沈彧一身功夫,七成在手上,别看他一双手光洁如玉,跟女人的纤纤玉指差不多,那练的可是铁砂掌。

        罗耀也是觉得很魔幻。

        一个大老爷们,练的还是铁砂掌这种外门功夫,怎么就把手练的比女人还漂亮?

        用沈彧的话说,这是量变引起质变。

        不过罗耀是不信的。

        这根本就是蜕皮,跟蛇一样。

        难怪有人喜欢叫他“毒蛇”,这个外号估计就是从这个来的。

        马灯把木屋内照的亮堂如白昼,罗耀,沈彧,还有赶回来的夏飞,三个人六双眼睛盯着这被擒的家伙看。

        “这家伙看着不像日本人?”

        浓眉大眼的,挺普通的一张中国人的脸,跟日本人那种别扭,怎么看都不协调的脸完全不一样。

        “嗨,桃次郎?”罗耀试着用日语询问了一句。

        俘虏惊讶的看了罗耀一眼,嘴里“呜呜”的不知道说的什么,很明显,他很吃惊自己身份居然被人知道了。

        “六哥,你出手太重了,这下怎么办,说不了话?”

        “说不了话,咱替他说呗。”沈彧嘿嘿一笑,“弄一份口供,直接让他在上面摁上手印不就完事儿了。”

        “这挺好,还省事儿了。”罗耀点了点头。

        “卑鄙……”

        “能说话呀!”罗耀嘿嘿一笑,一拳砸在他肚子上,砸的桃次郎胃部一下子痉挛起来,如同翻江倒海。

        这种感觉很酸爽。

        沈彧很惊讶,他虽然见过罗耀打架,但那都是在训练中,不可能真的下狠手,但还从未见过罗耀直接对敌人下手。

        看起来,那也是又狠又准。

        “能好好说话吗?”

        “能……”被罗耀薅着头发立起来,忍受着腹中剧烈的疼痛,桃次郎嘴歪在一边,感觉自己像极了一条在案板上待宰的鱼。

        “好,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岩里桃次郎。”

        “哪里人?”

        “琉球。”

        “大琉球,还是小琉球?”

        “大琉球……”岩里桃次郎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说呢,原来是咱们不孝子孙,好好的中国人不当,为什么要给日本人当狗?”罗耀听明白了。

        “大琉球早就被大日本帝国占领了,我们已经不属于中华了。”岩里桃次郎为自己辩解说道。

        “混账东西,那是清政府签的丧权辱国的条约,咱们以后是要收回来的!”罗耀大骂一声。

        岩里桃次郎不在吭声,他要在开口,肯定少不了再吃一顿打,好汉不吃眼前亏。

        “把你来山城的经历,都一五一十的交待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罗耀也懒得再跟他废话了,眼下还是先从他嘴里获得有关黑木义和北川的情报为主。

        夏飞取来纸笔,开始记录。

        罗耀搬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开始详细的问话,问的很仔细,几乎把这个岩里桃次郎的祖上十八代都问到了,附带的还问了一些有关大琉球岛内的情况。

        当然更主要的是北川和黑木义这支忍者小队的关系以及他们潜入山城的具体任务是什么。

        如果只是绑架奥斯本,那还好,可如果还有别的任务,那就需要继续谋划和提防了。

        山城肯定还有其他潜伏的日谍,还有配合日谍进行情报活动的汉奸,这些都是目前军统打击的对象。

        这个岩里桃次郎并不是忍者,确切的说,他只是一个通译外加联络人,负责黑木义这支忍者小队跟北川的联络的。

        当然岩里桃次郎也是受过训练的日本特工,比黑木义这些从小接受忍者训练的日本人意志上差得远了。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刚被抓,就开口说话了。

        这些受训的日本特工都知道,一旦落到军统手里,那肯定是生不如死,还不如被俘之前咬破毒囊一死了之呢。

        现在死是死不了了,那为了自己能好过点儿,只能开口说话了,他不说的话,也不见得自己能得多大好处。

        自己虽然取了一个日本人的名字,可他也不是真正的日本人呀。

        要不是他过去表现好,这一次任务也不会选到他。

        “这么说,你给奥斯本当司机,是早就有人安排好了的?”罗耀问道了绑架案的细节了,这是给乔治·凯文定罪的关键。

        “是的,我接到的命令是,让我那天晚上以服务员的身份混进山城大饭店,然后会有人安排我给喝醉酒的奥斯本当司机,我只需要把汽车开到指定的地点,黑木队长会带人在路上接应我。”

        “谁安排的你给奥斯本当司机?”

        “那是个西方人面孔,我不知道他具体名字,但我认得他。”岩里桃次郎说道。

        “这么说你的身份他是知道的?”

        “应该知道,不然,他也不会选我给奥斯本当司机,当时会开车的服务员并不只有我一个。”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你就是安排好了的,对吧?”

        “是的,北川长官对我就是这么吩咐我的。”

        “你跟北川是如何联系,你见过他本人吗?”罗耀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我是南洋侨工子弟的身份进入山城的,在山城有合法的身份,到了山城之后按照约定跟北川长官取的联系,然后暗中接受他的指令做事。”岩里桃次郎说道,“我在军人服务社工作,我除了每隔两天给黑木队长他们送一次物资补给之外,还需要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江城的近藤机关长。”

        “你是如何接受北川的指令?”

        “电话,公用电话。”岩里桃次郎说道,“公用电话一般不会被窃.听,也是最安全的,而且,我们一般用暗语。”

        “暗语交流只能在紧急情况下使用,正常交流全部使用暗语的话,也不方便,你们一定还有其他的交流方式,对吗?”罗耀追问道。

        “如果有事非要见面商量,我们会约在南岸的龙门浩街的繁星咖啡见面,我们不坐在一起,背对背的坐着,一般停留时间不超过一刻钟。”

        “你就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没有,他看上去年纪比较大,声音听上去也有些苍老,应该是易过容。”岩里桃次郎说道。

        “你能把他约出来吗?”

        “不行,一直以来都是他主动联系我,我无法联系到他,我也不知道他身在何处。”

        “如果你这边突然发生了状况,也联系不到他吗?”罗耀反问道,虽安单向联络机制是最安全的,但有时候也有缺点,下情无法上达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黑木义这边是无法跟北川联系的,而岩里桃次郎是他们之间的联络人,一旦有事儿,不可能没有联络的方法。

        “……”

        “怎么,不想说,还是不愿意说?”

        “如果需要紧急联络,我会在我租住的房屋墙上挂一个竹篓,他看到了,就会联系我。”岩里桃次郎缓缓说道。

        “你住哪儿?”

        “山城巷12号……”岩里桃次郎说了一个地址。

        罗耀与沈彧对视了一眼,这可是一个诱捕“北川”的好机会,尽管他们心里都知道,几率不大。

        但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机会,他们都要尝试一下。

        “我来安排。”沈彧说道。

        罗耀点了点头,最重要的口供已经拿到了,接下来就是利用口供提供的线索,把案子在进一步深挖了。

        “回去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没必要留下喂蚊子了,这山里的蚊子可是真厉害,要是不穿长袖的话,我这手臂上全是包。”罗耀说道。

        “好咧,咱们这就撤。”

        ……

        天太晚了,罗耀就没回去,在沈彧家里对付了一晚上,大夏天的,随便找个地方,凉席一铺,就能睡觉。

        第二天一早起来,再跟沈彧一起去了看守所。

        记者会的威力体现出来了,山城各大报纸都刊登了相关报道,还配发了沈彧回答记者提问的照片。

        沈彧出名了,甚至有人还将他吹捧为不畏洋人强权的代表,舆论也发生了反转,虽然还有人质疑记者会上沈彧说的情况,但更多的人选择相信政府,毕竟那抓的是洋人,如果没有真凭实据,政府敢得罪洋人老爷吗?

        这不是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吗?

        原日耳曼大厦的主人乔治·凯文居然是日本人的间谍,这个消息就像野火一样,迅速的传遍了整个山城。

        惊讶人有之,惊惧人有之,更多的是看热闹的人。

        这个案子影响很大,很快各方关注接踵而来,外交部,财政部,军政部甚至航空委员会也打电话过来。

        要不是戴雨农顶着,就凭这么些大佬过问,施压,罗耀和沈彧,那还真是没办法顶得住这些压力。

        “罗副主任,今天见不见乔治·凯文?”一道看守所,邓毅就屁颠屁颠儿的过来了,满脸都是讨好的笑容。

        “不见,晾他两天再说。”

        “这关押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了,英国大使馆参赞穆迪尔已经出面找外交部交涉了,刚才郭部长来电话了,限我们四十八小时内放人。”

        “郭部长没看今天的报纸吗?”罗耀冷笑一声。

        邓毅苦笑一声,大人物们,哪会关注这个,他们只关注上面对自己的看法,下面吵的再凶,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逮捕令下来了吗?”

        “唐局长明哲保证,这个逮捕令他是不会签的。”沈彧笑呵呵的一声,“不过案子牵涉日谍绑架,警察局也确实管不了,这个案子还得是咱们军统来办,这个逮捕令应该由山城卫戍司令部稽查处签发。”

        “陶处长肯签?”罗耀惊讶道,山城卫戍司令部稽查处处长正是过去临训班的总教官陶一山,罗耀跟他还是有点儿小过节的。

        “他不签,难道让戴老板亲自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