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27章:生擒桃次郎

第327章:生擒桃次郎

        苏离很兴奋。

        自己终于有机会一展胸中所学了,虽然审讯只是他许多特长之一,但总比在“慈恩寺”混日子强多了。

        黑木义甚至没有熬过这一.夜,就屈服了。

        他高估了。

        也许作为忍者的黑木义并不怕死,可他实在忍受不了那种死之前的种种煎熬,这才是最折磨人的。

        你给他一刀,倒是痛快了。

        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活着,痛苦的活着。

        老虎凳,辣椒水,鞭笞这种常规刑罚对他来说,问题不大,可是换了一个人审讯,他的手段花样太多了,蚂蚁上树,那不是一道菜吗?可偏偏它也是一种可怕的刑罚,冰火两重天,铁黄纸……

        这个中国人似乎想要在他身上把他的那些奇思妙想都试验一边,当然,军统还有诸多的刑罚,总有一款适合你。

        就是不让你死。

        他改变策略了,决定开口说话。

        他把自己的姓名,年龄,身份,还有他这一小队忍者的身份都交代了,人都已经死了,若是能留下名字或者事迹,将来或许还有人记得他们。

        在他内心里,还是认为大日本帝国必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到时候,他们这些牺牲的人的牌位自然要送到本土的神社内供奉起来。

        这也是他的光荣。

        审讯工作持续了一.夜,苏离一双眼珠子通红,他把整理好的笔录交到了邓毅手中,兴奋的说道:“邓科长,虽然黑木义交代的与我们想要的还有些差距,但只要他开了口,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苏兄辛苦了。”邓毅感谢道。

        “邓科长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苏离谦逊一声。

        “我得去把这情况跟我们处座汇报一下,你也跟你们罗副主任打个电话吧,他现在必定也在等你的结果。”邓毅道。

        “过会儿吧,昨晚已经打过了,这会儿站长估计还没醒呢。”苏离嘿嘿一笑。

        “那你先睡会儿,到点儿了,我叫你。”

        ……

        一早起来,罗耀就给李孚打了一个电话,把他骂了一通,然后让他抽个时间接陈泽蓉出去散散心。

        就算是为了任务,但家庭也要兼顾一下的。

        洗漱,吃早饭,苏离来电话了,通报了一下昨天夜里的审讯以及黑木义交代的一些情况。

        “这个黑木义看来还有所保留,他说的,大多数都是我们掌握了的,或者说,对我们目前案子进展没有多大帮助的,你的继续施加压力,让他把我们想知道的说出来才行。”罗耀在电话你吩咐道。

        “是,站长。”

        “沈副处长那边什么有收获吗?”

        “还没有,守了一.夜,没有任何动静。”

        “昨晚没去,那就在今晚了,过了今晚,那个桃次郎估计也不会再去了。”罗耀提醒道,“重点向黑木义搞清楚绑架奥斯本之后的计划。”

        “明白。”

        ……

        上午九点半左右,一场声势浩大的案情说明记者会在山城大饭店召开,吸引了在山城诸多的中外记者上百人之多。

        镁光灯聚焦之下。

        沈彧身着黑色警察制服,代表山城警察局通报有关警察局在机场带走旅居山城的英国人乔治·凯文的相关情况。

        当然,该说的,不该说的,自然是早有准备。

        文子善以特别助理的身份参加记者回,并担当了沈彧的英文翻译。

        案件说明只用了很短的十分钟,其实案子说起来并不复杂,而且相关案情还在侦办过程中,不便对公众透露太多。

        但本着会议公众和国际社会的关切,这才决定召开记者会进行一下说明,并回应关切和辟谣,以免引起中英两国之间的睦邻友好关系云云。

        外交辞令说的是滴水不漏。

        这也难为了沈彧了,他的口才很一般,但反应很快,有罗耀给他的话术本,应付过去还是问题不大的。

        回答记者提问倒是相当的火爆和激烈。

        一个小时的记者会信息量是巨大的,记者会一结束,记者们纷纷鸟兽散,他们要把自己获得的最新消息传回各自的报社。

        本地的报社很快,外文报社,那就需要时间了,一时间电报局和各国领事馆的发报机工作量骤然增加。

        搞的密译室电台室也跟着忙碌起来,这个时候这个点儿突然密集的对外联络,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

        可以想象,这场记者会后,英国人会怎样的愤怒,他们是暗地里向国府方面施压,同时又进行了舆论炒作,想双管齐下,逼迫军统让步。

        但现在军统把案子捅出来了,乔治·凯文涉及参与绑架案,这是刑事案件了,就算他是外国人,也不能逃脱中国法律的惩罚,否则国府如何面对国内的民意?

        这事儿,戴雨农压力很大的,外交部是最不喜欢的,这不是给他们增加麻烦吗?英国人向来无理搅三分,现在政府又有求于他们,把事情闹大了,还怎么处理?

        还有一些人,则背地里给戴雨农打电话说情,什么案子既然没查清楚,没有定性,就不能随意抓人,得罪友邦之类的。

        英国大使馆方面在记者会结束后,更是派了一个武官和三等秘书前来警察局,找到沈彧进行交涉。

        沈彧让文子善出面,直接给挡了回去。

        现在还不到跟英国人沟通的时候,得拖延一些时间,好给苏离这边继续突破黑木义,以及抓到那位参与绑架奥斯本的司机桃次郎。

        黑木义也许没跟乔治·凯文接触过,但是桃次郎一定是认识的,因为就是乔治·凯文安排的他给奥斯本临时担任司机的。

        只要抓到这个桃次郎,从他嘴中得到“乔治·凯文”的名字,那这个案子就算是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人证了,而且还是铁证。

        沈彧现在缺的就是时间。

        英国人在警察局碰了一鼻子灰,他们又提出来想探视乔治·凯文,但以案件调查期间,不便探视为理由拒绝,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但是,能拖多久就不好说了,现在施压的层次并不高,倘若是英国大使亲自下场的话,那就算不放人,也不能阻止人家探视。

        时间对沈彧来说,非常宝贵。

        好在苏离在黑木义那边有所突破,黑木义开口了,虽然他目前供述的情况对案件侦破作用有限。

        但是,他肯定还知道更多的情况,就看苏离能不能让他继续开口说了。

        ……

        “六哥,你今天可是大出风头了,以后整个山城谁人不识君?”警察局内,罗耀没心没肺的跟沈彧开玩笑道。

        沈彧瞪了他一眼:“你可别说了,一开始还好,等到记者提问的时候,那些问题别提多刁钻了,我都快招架不过来了。”

        “第一次总是这样的,以后习惯了就好,六哥,说不定以后你就成了咱们军统局的专业发言人呢。”

        “拉倒吧,我可不想干这个,太紧张了。”沈彧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觉得这活儿挺适合你的,我这不都是按照你给我写的说的?”

        “我的工作不适合出现在台前。”罗耀笑了笑道,“还是六哥您能者多劳吧。”

        “我看你就是偷懒儿,哼。”

        “六哥,昨儿个我去见了那个杨老板了,这个家伙果然是有问题,他让我来给乔治·凯文带话,说茶叶事情不怪他,并且他还从另外订购了一批,预付的定金也不要了。”

        “这是暗语?”

        “我猜也是,这茶叶说的应该就是奥斯本顾问,另外订购,我猜可能有备用计划,预付的定金,可能说的就是给予乔治·凯文的报酬。”罗耀自然早就在脑海里分析过了。

        “有道理,可是如果他们有备用计划,为什么要让一个外人传递消息呢?”沈彧思索了一下道,“这不符合常理。”

        “是呀,也许这就是一句无意义的话,但此人出手阔绰,我不过是暗示了一下,他就给了我二两明前的龙井茶里面放了十块大洋。”罗耀说道。

        “看来你还发了一笔小财,今天晚上,你请客。”

        “没问题。”

        “你什么时候再去见那个乔治·凯文?”

        “今天晚上若是抓不到那个桃次郎的话,明天上午我就再见他一次。”罗耀想了一下,说道。

        “行。”

        “希望今晚咱们能有个好运气。”

        ……

        夜深人静。

        “呱呱……”

        山林间不远的水稻田内不时的传来几声蛙鸣,大概是出来觅食的,转瞬间,天地之间又是一片静谧。

        远处的山路上,一道纤瘦黑影疾步而来,那人个头不高,走的很快,仿佛很着急的样子。

        岔道上。

        回头看了一眼,似乎在确认背后没有尾巴,黑影迅速转入岔道,钻进了浓密的树林里,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果然还是来了。”木屋内,罗耀接到了夏飞传回来的讯息,微笑的对沈彧一声道。

        “你们这个消息传递方式还真是防不慎防,让别人无从察觉。”沈彧惊叹一声,模拟鸟类和昆虫的叫声来传递消息,一般人还真做不到如此惟妙惟俏。

        “来了。”大约过了七八分钟,门外传来了踩踏木梯上来的脚步声。

        咚咚……

        “黑木君。”

        “进来。”罗耀伪装黑木义的声音唤了一声。

        门外之人没有犹豫,直接推门进入,等待他的并不是黑木义,而是一个早就张网已待的陷阱。

        生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