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26章:开口了

第326章:开口了

        一大碗面条下肚,罗耀心满意足的拍了一下肚子,出去,提水把碗筷洗了,交还给宫慧。

        “感觉怎么样?”

        “没那么疼了,六嫂过来给我换了药,说伤口处理的很好,恢复的也不错。”宫慧点了点头。

        “这才一天时间,哪能看出来?”

        “至少伤口不流脓水了,说明炎症止住了。”

        “还是老林的药管用,可惜呀,产量太少,不能大规模的应用。”罗耀有些惋惜的说道。

        “这可是人家的吃饭的家伙,你还想着给你充公了?”

        “好药是要哪来治病的,医者仁心,你把老林想的太狭隘了,他之所以不肯拿出来,那是没遇到合适的人。”罗耀反驳道,“对了,我把正事儿给忘了。”

        想起来带回来的“密码本”,罗耀赶紧往外走。

        “你还去公馆?”

        “嗯,有事儿,回来再跟你说案子的事儿。”罗耀头也不回的跑了。

        ……

        “老迟,看这个。”罗耀献宝似的掏出发现的“密码本”在迟安面前晃了一下,嘿嘿笑道。

        迟安惊讶道:“密码本,哪来的?”

        “今天我又回去那山沟木屋一趟,在房梁暗格里发现的,这小鬼子还真会藏东西,不仔细找真找不到。”罗耀将密码本轻轻的拍在迟安的办公桌上。

        “我马上验证。”迟安如获至宝,拉开抽屉,把罗耀带回来的那张已经翻译的电文取了出来。

        “这还是个移位加密,就算缴获了密码本,也不一定能够破译密电码,日本人还真是小心。”约莫过了十分钟,迟安才放下铅笔,惊叹一声。

        “哦?”

        “站长,你来看,这是一封中文密电已经基本肯定了,对照四位数字,更密码本上的根本对不上,一旦缴获,很有可能就会认定密码本是假的,其实不然,收发双方是约定了一种方法,一组数字代表一个汉字,每个数字第一个减去多少,或者加多少,最后才是真正的密电码,再用这个密电码对照查找密码本,才是真正的电文,这上面抄写的是原始电文,而下面的按照移位后获得真正密电码翻译出来的。”迟安解释道。

        “老迟,你这破译速度够快的呀,怎么这么快就想到了?”罗耀惊讶一声。

        “没什么,见得多了,熟能生巧尔。”迟安扶了一下眼镜儿,嘿嘿一笑,一点儿都不谦虚的说道。

        “行,密码本就放在你这里,学仁那边如果有截获的话,立刻破译,无论什么时间,只要我在站里,第一时间通知我。”罗耀吩咐道。

        “行,我知道了。”

        “你忙吧,不过别太晚了,没特别要紧的事情,早点儿回去陪陪嫂子和孩子,你有多久没跟孩子们见过面了?”罗耀嘱咐一声。

        “我知道了,站长。”

        ……

        电台室,温学仁不在,不过透过玻璃,罗耀看都了他房间里面工作台上,那台重新组装起来的电台。

        晚上信号好,大多数不太紧要的密电通讯都在夜里进行,因此电台室的工作到了晚上是最繁忙的,尤其是八点到夜里凌晨两点,这段时间是无线电波最活跃的时候。

        许多地下秘密电台也都喜欢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来,那感觉,就如同妓.院晚上开门接客的时候。

        截获的电文未必都有用,能被破译的能有百分之十就不错了,这里面有用的信息也就百分之一左右。

        为了这百分之一的信息,要付出的人力和物力是相当巨大的,但这种投入和付出都是值得。

        因为一条很简单的信息可能关乎的是一场战斗的胜败,一次战役的输赢,千百人的生死,甚至是一个国家的兴衰。

        与此相比,这点儿投入又算得了什么呢?

        “罗大哥。”在密译室,也就陈泽蓉可以这么叫了,她是李孚的妻子,李孚是罗耀的结拜兄弟。

        这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

        “今儿个电台室是弟妹值班呀?”罗耀下意识的想要拔腿要走,到不是他怕了这陈泽蓉,也不是他怕被人说闲话。

        陈泽蓉是他的下属,上司跟下属见面,说话,正常的交流,这是很正常的,而是,他心里有鬼,毕竟李孚现在在外头做的事情对陈泽蓉来说是不太公平的,尤其是还对她进行了隐瞒。

        “罗大哥,李孚有好几天没来看我了,我想能不能请个假去看一看他?”陈泽蓉有些忐忑的问道。

        她虽然是李孚的妻子,跟罗耀也是同学关系,可她毕竟身份地位的差距很大,能调来山城工作已经是很满足了,也没奢望能够天天厮守在一起。

        “你要请假外出?”罗耀很为难,按照规矩,陈泽蓉请假完全没有问题。

        “嗯,我到密译室工作也有两个月了,还一次没出去过呢,我想出去逛一下山城,顺便买点儿东西,再去看一下李孚。”

        “你一个人?”

        “嗯。”

        “你没单独出去过,怕是不熟悉路,这样,假呢,我批,还是让李孚过来陪你出去吧。”罗耀道。

        “他有时间吗?”

        “他要是没时间,我绑也要把他绑过来。”罗耀说道,“你放心好了,我来给他打电话。”

        “谢谢罗大哥。”

        “谢什么,自家人。”

        李孚确实有日子没来了,难怪陈泽蓉会想念,这家伙,别是在温柔乡里泡的时间长了,忘记自己是谁了。

        不应该呀,李孚他还是了解的,原则性很强的。

        ……

        电台室很忙的,罗耀可不希望自己的出现打乱了这些人的工作,其实每天侦听电报,工作是极为枯燥的,若是耐不住寂寞的人,是无法胜任这个工作的。

        女子性格温驯,有忍耐力,而且心细,是最适合这个工作的,就好比,护士这个职业也是,粗心大意的男人是远远比不上细心又温柔的女人会照顾病人的。

        如今的电台室比密研组在的时候扩大了一倍有余,拥有各式快报机四十余台,人员超过六十人,是密译室最大的科室。

        等这一批新人结束特训后,电台室规模还会增加,同时还会再添置一批电台和侦听设备。

        这估计是要搬到新址之后的事情了。

        新址的建设和改造已经动工了,地方比现在要大好几倍,罗耀几乎把整个厂区都拿下来来了。

        然后在原有的基础上重新规划和设计,将原有的建筑优化使用,同时新建更多的功能区。

        预计全部完工需要到年底,到时候,密译室可能会是除了军统局本部之外最大的一个内勤机关,比现在的电讯处人数要多,要大。

        到时候将会有上百台设备同时工作,能够同时侦收日陆军,海军已经航空兵和外交密电,同时兼顾国内各部之间的密电联络。

        若是能达到这个目标,那密译室规模和体量就是密检所的两倍了。

        这是罗耀一手打造起来的,看上去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这大概就是中国版的“黑室”吧。

        ……

        “罗副主任?”

        “陈副主任,这么晚了,你还没下班吗?”骤然在走廊见到陈祖勋,罗耀有些吃惊,他又不是技术官员,一个政工口的,每天都是按时定点上下班,每天工作除了拿放大镜观察密译室的工作人员。

        还有就是如何琢磨整人。

        这个陈副主任,罗耀心里是不待见的,可又不能不理会。

        “我一直在等罗副主任你。”陈祖勋道。

        “等我,等我做什么?”

        “罗副主任这一天都不在站里,我只能用这种办法了,不然怎么才能见到你?”陈祖勋的语气颇为不满。

        “哦,我这几日比较忙,可能白天都不在站里,陈副主任有事的话,可以直接找宫副站长或者齐科长都行?”

        “罗副主任,我这事儿只能找你。”陈祖勋说道。

        “好吧,陈副主任,你跟我到办公室来说吧。”罗耀无奈之下,只好请陈祖勋去他的办公室。

        “cp股,陈副主任的意思是,要在研译室成立单独的cp股,有这个必要吗?”罗耀听了陈祖勋的建议后,微微皱眉道。

        “罗副主任,这相当有必要,过去研究室的时候,就有专门侦收、研究山城八办和地下党密电通讯的部门,我觉得我们密译室也需要成立这样的部门,戴老板一直都强调,共产党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我们必须予以足够的重视,罗副主任,你该不会是真以为国共之间会真有合作吧?”陈祖勋郑重的问道。

        “这当然,既然有这个必要,那我也不反对成立,不过人员组成,资源配比方面是不能够跟现在的对日密电通讯破译相比的,这一点陈副主任你还要理解。”罗耀知道,这个他拦不住,若是硬拦,反而会有反效果。

        戴雨农每次开会都会讲“共产党是心腹大患”的话,并要求军统上下都要警惕,对共产党不能手软云云。

        “这个自然,既然罗副主任同意,那我们就一起具名上报局本部批准吧?”陈祖勋直接道。

        罗耀没有犹豫,拿起笔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罗副主任早点儿休息,告辞。”陈祖勋收起文件,颇为得意的一笑,施施然的离开了。

        这一回合,他算是占上风了。

        对罗耀而言,这种事他这也早就有心理准备了,该来的,迟早会来的,只要自己在这个位置上。

        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碰到这样的事情,他内心是相当不舒服的,难怪一个只知道争权夺利,内斗盛行的买办政党最后会退到一个岛上苟延残喘。

        这些小动作对“密译室”的工作影响不大,罗耀一时间也没回去休息的打算,就在办公室内工作起来。

        夜深人静。

        突然,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为,是我,你确定?”罗耀接了电话,霍然站了起来,喜上眉俏,一拳重重砸在桌面上,“太好了,马上进行突审,一定要把他脑子里知道的都掏出来!”

        邓毅打来的电话,黑木义扛不住,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