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25章:杨老板有问题

第325章:杨老板有问题

        清心茶馆开在了连接山城的上下半城的十八梯街上,是山城最热闹繁华的街道之一,这里是既是街道,又是交通要道。

        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想要去上半城,那必须走这十八梯。

        这里不热闹才怪了。

        即便是到了晚上,这里也比其他地方人多,街道两边随时可见出门纳凉的人,虽然天上日机随时可能过来丢炸弹。

        但依旧阻止不了山城百姓对生活的热爱和向往。

        三五人围坐在一块儿,摆上一盘儿棋,摆摆龙门阵,边上小孩子赤着脚嬉戏打闹,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生活的艰辛。

        还有那热的直吐舌头的大黑狗,趴在那黄角树荫下,脑袋贴着地上石板,贪婪的享受那一丝凉气。

        夏天,天黑的比较晚,虽然已经是掌灯时分,可不开灯的话,还是能看清道路的。

        这里没有黄包车,除了乘坐滑竿儿之外,那就只能靠一双脚自己走路了,这个时候累了一条的棒棒们也差不多回家吃饭休息了。

        每个人都在努力的生活着,并且还想把生活过的更好,可是他们劳动与所得不成对比,勉强能够温饱就不错了。

        底层老百姓的苦可不是上面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能理解的,他们喝着美酒,吃着山珍海味,搂着女人,花天酒地,醉生梦死。

        那些穷苦棒子的死活干他何事?

        茶馆一般晚上是不开门的,清心茶馆也一样,但是老板是住在茶馆里的,这杨老板年纪不大,四十岁上下。

        他不是山城人,据说是渝都人,家里也没什么人,一个人来山城开了一家茶馆,也有三四年了。

        人很好,跟周围邻居关系也很和睦,专门给在十八梯的穷苦棒棒们设了“免费”的茶水摊。

        只要在十八梯做苦力的棒棒,都可以免费取用,在十八梯也算是有点儿小名气的善人。

        大轰炸期间,他的茶馆也受了一点损伤,都是这些受过他恩惠的棒棒们帮他重修了一下,并且是一份工钱都没要。

        远近的百姓提起这位杨老板,那都是挑大拇哥的。

        这样的人设。

        如果没有真凭实据的话,动了他,还这是会引起民怨呢,别看只是个好名声,但关键时刻那代表的是民心所向。

        军统再狠再毒,要是把山城的棒棒大军给得罪了,那军统在山城的日子绝对是不好过的。

        如果这个杨老板真是替日本人做事的汉奸间谍的话,那这个家伙经营了这么好的一个人设,那真是相当有厉害了。

        反正对这个杨老板,罗耀早已安排人监视了,这也是他敢一个人过来的原因,附近有他一个监视组。

        这个组是随时可以启用的。

        罗耀还是一身西装革履的打扮,但是现在身上的西服就比较廉价了,因为他只是临时微拍过来的。

        罗耀换了一个是身份,没有用李威廉的身份,这杨老板在外面,他随时都可能去查核身份。

        他冒充的是山城大律师事务所的助理小律师,一个名不经传的年轻人,这杨老板就是想查证,也比较难。

        抬手敲门。

        “谁呀?”

        “杨老板,受人之托,前来给您传一句话。”罗耀透着门缝,对里面喊了一声。

        约么过了一分钟足有,里面传来一道脚步声,紧接着,门板被从里面卸下一块,露出一个身穿蓝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的面孔。

        男子个子不高,浓眉大眼,看上不去一副忠厚的相貌。

        大奸似忠,老祖宗早就说过了,不能以貌取人。

        “先生是?”

        “您这是清心茶馆吧?”

        “是的,我这招牌不是在外头悬挂着呢?”杨老板手一指自家茶馆的招牌说道。

        “您是杨老板?”

        “正是杨某。”

        “在下是一名律师,受人之托来给您带句话。”罗耀慢条斯理道。

        “先生原来是律师,快请进来说话。”杨老板闻言,马上换上衣服更为和善的笑脸,打开门,让罗耀进去。

        开茶馆的自然是不缺茶喝。

        炉子上的铜壶里面始终维持着八十多度的水温,这是冲泡茶叶最合适的温度,杨老板亲自沏茶。

        “还未请教先生?”

        “我信顾,杨老板叫我一声小顾就好了。”罗耀随意捏造了一个姓氏说道。

        “可不敢这么叫,我就叫您顾律师好了。”杨老板连忙说道,同时把一杯沏好的茶端到罗耀跟前,“顾律师,您请喝茶。”

        “谢谢。”

        罗耀随意掀开茶盏,闻了一口:“好茶,这是明前的茶吧?”

        “顾律师好眼力,这正是明前的龙井。”杨老板嘿嘿一笑,恭维一声道。

        “我也就是凑巧喝过而已啦。”罗耀根本就是胡诌的,他哪能分辨出什么明前茶,雨前茶的,这一试就试出来了,这杨老板表面忠厚,其实骨子里也是个圆滑的人,不能说他奸猾,毕竟是生意人,怎么傻乎乎的说自己顾客不喜欢听的话呢,罗耀明显就是那种一看上去就觉得自命不凡的年轻人。

        这种人,心胸都不怎么宽广的,还不如顺着他说,哄他高兴就好,反正大家都没有啥损失。

        出了这个门,谁会记得这茶是明前的还是雨前的?

        “顾律师还没说是何人托您给在下传话?”杨老板在罗耀对面坐了下来,客气的拱手询问道。

        “哦,险些把正事儿给忘了。”罗耀忙道,“这个我也是替人跑腿的,其实我只是小小的助理律师,我是给山城大律师事务所的李威廉大律师服务的,他让我过来找杨老板您,说是一个叫乔治·凯文的英国人让他给你带句话。”

        “乔治·凯文?”杨老板明显身体轻微的震动了一下,眼神也变得游离不定,显然是非常震惊。

        “杨老板不认识吗?”

        “不,认识,这个乔治·凯文先生过去常来我的茶馆喝茶,一来二去的,我们就熟悉了。”

        “怪不得呢。”罗耀道,“我们李威廉大律师工作太忙了,只能托我来跟你转达这句话。”

        “顾律师,您说。”杨老板忙道。

        “乔治·凯文先生的原话说,您托他订购那批茶叶可能暂时不能到货了。”罗耀缓缓说道。

        “啊?”杨老板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忙道,“我是托乔治·凯文先生帮我从福建订购了一批茶叶,没想到今年福建雨季偏长,估计茶叶生长受影响,产量和品质可能不如往年,这货出问题了,不怪他的。”

        “哦,原来是这样。”罗耀点了点头。

        “顾律师,能否请问一下,你能否见到乔治·凯文先生?”杨老板郑重的问道。

        “我哪见得到,不过,我们李威廉大律师可以,怎么,杨老板有话需要代传吗?”罗耀问道。

        “顾律师,您能帮我跟李威廉大律师说一说,下次见到乔治·凯文先生的时候,跟他说一声,茶叶的事儿不怪他,我又从别的经销商那边订购了一批,应该够用了,给他的定金也不用返还了。”杨老板道。

        “行,没问题。”罗耀满口答应下来,端起茶盏说道,“我尝尝杨老板这明前茶,这好茶可不能浪费了。”

        “顾律师若是喜欢,我这里给您包上二两,您带回去慢慢喝,怎么样?”杨老板忙会意的站起身大。

        “这怎么好意思?”罗耀佯装推辞道。

        片刻后,杨老板从后面出来,手里提着一个茶叶包,递到罗耀手上:“顾律师,拜托了,这茶叶容易受潮,您回去之后可得找个好一点密封的茶叶罐存起来。”

        “晓得了,杨老板,回见。”罗耀伸手接过来,掂量一下,十分满意的说道。

        “您慢走,我送您。”

        待将罗耀送出门,把门关上,回到刚才罗耀坐的位置,盯着那桌上的茶盏看了一眼,这和善的杨老板一张脸阴沉的如同一张黑幕一般。

        他猛然抓起桌上的茶盏掼向地面。

        呯!

        一声脆响,上好的青花瓷茶盏碎了一个四分五裂,里面金黄色的茶汤和茶叶撒了出来,还冒着热气呢。

        已经远去七八米的罗耀听到这一声脆响,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清心茶馆的方向,露出一丝冷笑。

        这姓杨的果然有问题。

        ……

        罗耀回到慈恩寺的组合处已经是晚上八点了,饥肠辘辘,正准备回去弄点儿吃的垫一下肚子,

        “还没吃饭吧,我给我你下了面条,还煎了两个荷包蛋。”宫慧一瘸一拐的将一碗面条端到罗耀面前。

        “谢谢,你做的?”罗耀也没推辞,接过来就大口吃了起来。

        “六哥打电话过来了,说你回来了,不过顺路去清心茶馆儿办事,我猜你一定不会在外面吃饭,所以就做好了等你回来。”宫慧解释道,

        “万一我在外面吃了呢?”罗耀狼吐虎咽问道。

        “那我就把它当夜宵吃了,也不浪费。”宫慧道。

        “呵呵,这么多你吃得了。”罗耀嘿嘿一笑,“对了,奥斯本今天来没来上班?”

        “没有,应该在家歇着呢。”

        “站里没人知道奥斯本被绑架的消息吧?”

        “没有,我没对外说,曹辉我也嘱咐过了,他也应该不会讲,这容易影响大家的工作士气。”宫慧道。

        “很好,继续封锁个两三天消息,让奥斯本在家多休息两天,对外因为天气炎热,中暑拉肚子了。”罗耀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