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23章:守株待兔

第323章:守株待兔

        还没等罗耀等人再去南岸涂山那个隐蔽的山沟,他和沈彧就被戴老板一个电话叫去曾家岩51号了。

        戴公馆。

        接待二人的是秘书王汉光,罗耀的相识了。

        “汉光兄,戴主任心情可好?”

        王汉光摇了摇头,意思是自己不便多说。

        罗耀顿时心领神会,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今天这一关怕是没那么好过,反正躲是躲不掉,还不如坦然面对。

        会客厅的茶几上。

        十几份报纸一直排开,摆放在二人面前。

        “你二人吃过午饭了?”

        “吃过了。”

        “吃过了,那就好好看看这些报纸上,都说的什么?”戴雨农面沉如水,显然是心情非常不好。

        罗耀俯身低头取了一份,抬头一看是《山城日报》,本地的报纸,虽然不在版面的最显目处,却也在最好的版面上看到一则新闻,军统是在机场以莫须有的罪名扣押了一名外国人,名叫乔治·凯文,军统胡乱抓人的特务做法,早就屡见不鲜,山城老百姓早已深恶痛绝云云。

        这分明一份左翼报纸。

        下面几份不用看了,大部分都是批评居多,甚至还有评论文章称,这是中方对日前英国与日本媾和签订绥靖条约的一种报复,把这种气撒在无辜英国侨民身上,是令人不齿的行为等等。

        很明显,能联想到这一点,背后肯定有人指点。

        当然,也不乏客观报道的。

        罗耀翻到了一份《新华日报》,共产党的机关报虽然也报道了这则新闻,但并没有马上谴责军统的行为,倒是非常客观的分析了一通,说,国府一向不敢得罪洋人,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做这样的蠢事,戴雨农是老头子的鹰犬,老头子一向是亲英美的,何况现在国府非常依赖西方的援助。

        这个时候就算再大的屈辱,也要忍一忍,断然不会做出这等挑衅,甚至是报复之事,应该是有内情。

        倘若这个乔治·凯文真的是犯了罪呢?

        在中国犯罪的洋人还少吗,有多少受到了律法惩治呢?

        倘若能从这个乔治·凯文开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文章写的是正好,罗耀看了都忍不住心中赞美一声,不过面上可不敢表露出来,甚至还要表现出厌恶的表情。

        “这些共产党说话太难听了,分析案子也就罢了,还在上面羞辱主任您,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戴老板,英国人分明是利用舆论给我们施压,这里面肯定有幕后推手。”沈彧也翻看了几份报纸,脸色很难看道。

        “我把你们叫来,是想问你们,怎么办?”戴雨农道,“这些报纸很多都是不受我们监管的,一旦上面问起,我们该如何回答?”

        “主任,我建议,开一个记者招待会,对外公布和澄清一些事实,以释公众质疑。”罗耀想了一下,“英国人那边,可以暗地里跟他们透露更多一些内情,当然,有关奥斯本已经被解救的消息不能对外公布,可以解释为失踪。”

        “这样可行吗?”戴雨农微微一皱眉,这他还真没想过呢。

        “这个记者招待会不一定您出面回应,由沈副处长出面就行了,人是他去机场扣下的,他来回应,这也是应当的。”罗耀建议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咱们是可以控制的,如果让记者们胡乱臆想,再在报纸上造谣,那事情反而愈演愈糟,还有,咱们自己的舆论也也要跟上,别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嗯,攸宁说的很有道理,我们的主动出击,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戴雨农微微一点头,眉宇间不由的舒展开来。

        “这个记者会什么时候召开,又在什么地方召开?”

        “我觉得,越快越好,最好是明天上午,地点就可以选择在山城大饭店,哪儿真是案发之地。”罗耀道,“刚好,还可以借这个记者会,给我们的对手一个错误的信息,让他误以为他们的行动已经成功。”

        “什么意思?”

        “我跟沈副处长分析了一下,现在我们的解救行动还没有泄密,那个日本忍者小队也就剩下一个叫桃太郎的联络人,他应该是把人送到之后就离开了,而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并不知情,而一旦公布奥斯本顾问被解救的消息的话,对方必然警觉,这个桃太郎就不会再回去了。”

        “你们是想守株待兔?”戴雨农明白罗耀的想法了。

        “对,如果能够将这个桃太郎抓获归案的话,那乔治·凯文的嘴就容易撬开了,还能从这个桃太郎的口中获悉日谍北川的情报,一举两的。”罗耀道。

        “罗副主任今天上午伪装成英国使馆委托的律师跟乔治·凯文见过面了,套出了不少有用的信息,接下来,只要能按照我们的设想走的话,这个乔治·凯文的真实身份就该揭开了。”沈彧附和一声。

        “这个乔治·凯文真是日谍?”戴雨农也有些惊讶。

        “现在看来,八成是了,而且,他跟日本人做事的时间不短,从咱们国府决定迁都山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罗耀肯定的回答道。

        “好家伙,这些日谍还真是无孔不入,居然连英国人都被收买充当间谍了。”戴雨农愠怒一声。

        “英国人跟日本人之间一直眉来眼去的,现在就是说英国大使馆有日人的间谍,学生都觉得不稀奇。”

        “不要乱说,这种话无凭无据的,很容易引起外交纠纷。”

        “我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我的话要有人信才是。”罗耀嘿嘿一笑,他并不是瞎说,英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当中未必就没有乔治·凯文的同伙,从这一次英国大使馆反应的看,他们的速度和力度都是前所未有的。

        要是没有人暗中推动的话,罗耀还真不相信,他们会有如此高的效率。

        “上面的压力,我先替你们盯着,但是你们要快些拿出结果来,不然,我也无法跟上面解释的。”戴雨农道,“三天时间,够不够?”

        “戴老板,三天时间……”

        “主任,三天时间足够了。”罗耀将沈彧的话拦了下来,直接答应道。

        沈彧瞪了罗耀一眼,有些不明白,为啥不多争取几天时间,时间宽裕的话,做事也更从容一些呀。

        “好,就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后我问你们要结果。”戴雨农不管沈彧跟罗耀眼神的交流。

        ……

        “攸宁,怎么就答应戴老板三天时间了,三天太紧张了,一个星期的不行的话,五天也好?”从戴公馆出来,上车,沈彧埋怨一声。

        “对我们来说,三天,五天,一个星期都是一样的。”罗耀呵呵一笑道,“想要抓到桃太郎,就在今晚或者明晚,再晚就不可能了。”

        “为什么?”

        “我观察过他们木屋留下的物资,最多只有两天的量,他们绑架了奥斯本,除了想从奥斯本嘴里获得我们破译日方密电文的相关情报之外,还有阻断我们破译进展的目的,甚至,想让其为日方服务,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不把奥斯本处决的话,那近期一定会将人转移,黑木义的行动都是受北川的指使,所以,桃太郎很有可能会在今晚或者明晚去见黑木义,给他带去补给和传达命令。”罗耀分析道。

        “万一他们早已计划好了呢,现在黑木义根本不开口,我们不不知道他们具体计划?”沈彧反问道。

        “现在就只能赌一把了。”罗耀道。

        “也只有这样了,反正,我跟你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好,我也好。”沈彧满不在乎道,“对了,明天的那个记者会,我该怎么安排?”

        “这种事儿,你交给邓科去做好了,另外给你介绍一个人,让他过来帮你。”罗耀嘿嘿一笑道。

        “文子善?”

        “六哥,聪明,他在二处国际科工作,跟洋人方面打交道比较熟悉。”罗耀道,“有这种立功的好事儿,自然要关照一下自己人了。”

        “在理,咱没理由便宜了外人。”沈彧点了点头,他焉能看不出来,罗耀这是变着法的帮自己兄弟,或者说是给自己培养小班底。

        他们三个本来就是结义兄弟,相互提携,那是人之常情,若是连正常的人情都没有,那不是有巨大的野心,就是性格太古怪,不近人情了。

        罗耀看上去,显然不是那种不通人情世故的,而如果为了不被上司猜忌,故意的连自己结义兄弟都不肯提携一把的话,说的好听是没有私心,可在有私心的眼里会信吗?肯定不会,尤其是戴雨农这种人。

        军统可不需要大公无私的人,有野心并不可怕,怕的是你没有野心,没有一颗想往上爬的心。

        那就值得怀疑了。

        “回去我就出一个借调函,把他从二处借调过来办案,要是干得好,就留下好了。”沈彧嘿嘿一笑。

        “没问题,只要他自己乐意,我绝无意见。”罗耀呵呵一笑,过去,他没能力干涉李孚、文子善等人的去向安排,现在不一样了,只要不把人往自己手底下划拉,调去一个更好的单位,这还是能做到的。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