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22章:洋鬼子是纸老虎

第322章:洋鬼子是纸老虎

        等!

        赌的及时心里定力。

        成不成功,就在此一举了。

        罗耀也不逼迫他,只是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然后静静的等待乔治·凯文的回答,但那种心里压力却无形之中增加了三分。

        乔治·凯文不停的搓手,显得有且局促不安,眨眼,咬牙的小动作不断,额头上也是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这都显示着他内心此刻无比的紧张。

        过了三分钟,罗耀又看了次手表。

        “威廉先生,必须要说吗?”乔治·凯文似乎有所决定,开口问道。

        “乔治先生,我是来帮你的,不是来害你的。”罗耀认真道,“你连你的律师都不说实话,我怎么帮你?”

        “你会为我保密吗?”

        “你这是在质疑我身为大律师的职业道德,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的我们之间没有必要再谈下去,可以让英国大使馆方面给你再聘请一位律师。”罗耀呵呵一笑。

        “不,不,威廉律师,我是相信你的,但我担心我说了之后,大使馆方面会不会不帮我?”

        “这么说,你是真的涉嫌绑架了?”

        “也不算,我只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帮了别人一个小忙。”乔治·凯文讪讪一声说道。

        “那要看你这个忙多大,还有在绑架案中起了多大的作用,以及是否是主观行为?”罗耀十分专业的说道。

        “什么是主观行为?”

        “主观行为就是你知道这是一起绑架,你自己主动参与了,那这就是从犯,罪名也是很重的,但如果不是,你是被人蒙蔽了,根本不知道对方的目的,那就是无意中犯罪,只能算是犯了一个错误,甚至连犯罪都算不上,这里面区别大了。”罗耀呵呵一笑,解释道。

        “对,我不是主观行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我就是提供了一下消息。”乔治·凯文道。

        “如果只是提供消息,其他的不知情,这就好办多了,基本他们无法给你定罪。”罗耀点了点头,“大使馆方面也可以以此给军统施压,让我们可以对你进行保释,至少人可以先出来。”

        “对,对,先把我保释出去。”

        “好吧,我们今天会面的时间差不多了,乔治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吗?”罗耀决定结束谈话,凡是欲速则不达,逼的太紧,就会让对方警觉,那就得不偿失了。

        乔治·凯文毕竟不是普通洋人,他能够给日本人当中间人,就算没经历过特殊的训练,起码也是有一定经验的,而且此人的警惕性很高,回答问题也非常谨慎,稍有不慎,就可能被他看出破绽。

        “这就结束了?”

        “乔治先生,会面是有时间的的,而我的律师咨询费也是以时间计算的。”罗耀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威廉律师,能不能帮我带一个口信?”

        “你说,能帮忙的,我会尽量帮你,我的工作就是为当事人服务的。”罗耀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你帮我跟清心茶楼的杨老板说,他托我订购的那批茶叶可能暂时到不来货了。”乔治·凯文说道。

        “好,这话我帮你带到。”罗耀点了点头。

        “谢谢你,威廉律师。”

        “希望我再见你的时候,是在办你的保释手续。”罗耀起身道,“而不是在这个昏暗闷热,潮湿的地方。”

        乔治·凯文脸色不自然的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时间到了,会面结束!”邓毅推门进来,面无表情的看了两人一眼,身后两名警察过来,将乔治·凯文直接押走。

        监听室内。

        罗耀夹着公文包进来,马上脱掉了西服,后背心全部都湿透了,沈彧赶紧递上来一杯水。

        咕咚,咕咚两口就下肚了。

        “怎么样,六哥,都听到了?”罗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问沈彧一声。

        沈彧冲罗耀竖起一根大拇指:“攸宁,真有你的,不过,你刚才怎么不乘胜追击,也许这个乔治·凯文就把实话说出来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乔治·凯文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呢,谨慎而小心,他是不会一下子把实情说出来的,而且他现在说的都是对自己有利的话,因为他还不相信我们掌握了他多少确切的证据,他在赌!”罗耀说道。

        “可是我们现在除了奥斯本和徐贞小姐两位人证,其他有利的证据还没有?”

        “这不是还有一个吗?”

        “谁?”

        “清心茶馆杨老板。”罗耀微微一笑。

        “不错,这个乔治·凯文让你给他带话给清心茶馆的杨老板,很明显是有用意的。”沈彧点了点头。

        “他让我带的话中,说他订购的这批茶叶暂时到不了,很可能是暗语,茶叶很可能指的是奥斯本顾问,到不了货,那就是绑架失败了,他不可能知道绑架行动失败了,我们的解救行动对外是严格封锁消息了的。”罗耀来回踱了两步,一边分析,一边说道。

        “会不会是让这个姓杨的去查证一下奥斯本到底有没有被绑架?”

        “可是就算是姓杨的查证了,他有机会把消息传递给自己吗,乔治·凯文是不是糊涂了?”

        “他不糊涂,不是还有我这个律师吗,杨老板见到我,但我这个律师可以见到他。”罗耀。

        他是在利用我给他传递消息,了解外面的动向,来决定自己是否说事情,或者说说多少?

        “这家伙要不是个间谍,打死我都不信。”邓毅断言道。

        “把衣服给我洗了,熨烫好了,给我把英国大使馆的授权书以及所有法律文书弄好,这第一次咱们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接下来,他回过味儿来,一定会更加谨慎的。”罗耀吩咐邓毅一声。

        “是,罗副主任,我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邓毅忙点头答应下来。

        “咱们还能扣押他多久?”

        “最多四十八小时,如果没有确切证据批捕的话,我们只能将其释放。”沈彧道,“当然,如果奥斯本顾问出面指控的话,那随时可以批捕,但奥斯本顾问身份敏.感,他一旦出面,那就等于身份彻底暴露了。”

        罗耀头疼的就是这个,戴雨农是不想让奥斯本身份这么快暴露的,主要是估计美国方面的反应。

        “若是能把那个司机桃太郎抓到,一切就好办了。”罗耀说道,“当然,黑木义开口的话,就更好了。”

        司机桃太郎是乔治·凯文给奥斯本安排的,又是绑架他的直接人,这样一来,无论是乔治·凯文怎么说自己无辜不知情,他都脱不了干系,起码是可以延长他的羁押时间,甚至拘捕也是说得过去的。

        “这个人应该还不知道他们的行动失败了,我们可以守株待兔?”沈彧提议道。

        “这倒是个办法,我还想再去一趟山沟里那个木屋,还还有没有落下的地方?”罗耀十分赞同道。

        “我来安排。”沈彧马上道,论抓人,他是专业的。

        “黑木义的审讯工作怎么样了?”罗耀问道。

        邓毅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邓科,你的人会说日语吗?”

        “这……”沈彧与邓毅面面相觑,他们都只会简单的说几句,但要是直接交流,甚至能说的跟日本人一样好,那就不行了。

        中国留日的人并不少,但是相对这么大国家而言,那还是不够用的,尤其是在一些特殊职业上面。

        搞预审的,就属于这种特殊职业,但现在面对的审讯的人是日谍,并不是所有日谍都会说汉语,

        “我把苏离暂时叫过来吧,他日语很好,刚好可以配合你们这个案子?”罗耀想了一下,宫慧腿伤,肯定不适合奔波行动,曹辉临时参加行动可以,时间一长也不行,“兽医站”的安全保卫工作离不开他。

        夏飞虽然机灵,可他还小,做事不够成熟稳重。

        “行,你那边训练的人也差不多了,他的工作也没那么重了,可以考虑给他换个岗位了。”沈彧跟苏离接触还是不少的,他去挑人,讲课的时候,跟这位可是打过交道的。

        “处座,罗副主任,到中饭点儿了,两位长官给邓毅一个面子,一起吃个饭?”邓毅插话进来道。

        “攸宁,你看呢?”

        “六哥,邓科长都发话了,我也饿了,恭敬不如从命,怎么样,吃完饭,咱们再去一趟南岸?”罗耀说道,今天估计是回不去了。

        “邓毅,你去安排吧,就咱几个,别弄太多菜,下午还有事,不喝酒。”沈醉一挥手说道。

        “我打个电话。”

        罗耀直接打电话给宫慧,问了一下家里情况,让宫慧叫苏离过来。

        苏离接到通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上头有令,他收拾了一下,赶紧让人站里派车送他过去了。

        苏离过来,刚好赶上吃饭。

        四个人简单的吃了午饭,吃饭间,罗耀也大致将奥斯本绑架一案跟苏离介绍了一下,让他尽快的进入角色。

        苏离不傻,他前些日子借酒跟沈彧说了几句心里话,这没过几天,他就被叫过来了,显然是沈彧跟罗耀说了。

        “苏离,黑木义的审讯工作交给你了。”罗耀郑重吩咐一声。

        “请站长和沈处长放心,苏离一定竭尽所能。”苏离很激动,这是一个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他必须抓住,不然下次机会不知道在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