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21章:诈

第321章:诈

        “给我半个小时熟悉一下身份。”罗耀直接将沈彧和邓毅两人从房间内赶了出去,他需要集中精神,身无旁骛。

        李威廉,男,33岁,香港人,英国泰晤士大学法律硕士毕业……

        是个黄皮白心的主儿。

        罗耀很讨厌这种人,但是,现在没办法,他需要借这个人皮用一下。

        伪装成不同职业身份的人,对一个特工来说,是最基本的技能,差别就在于扮演的身份能否骗过所有人。

        罗耀当过老师,实实在在教书育人的老师,律师虽然没干过,但是见识过的,尤其是记忆里那些特别会“装逼”的家伙。

        “邓科,这个李威廉所在的律所没有跟乔治·凯文有业务关系吧?”罗耀把邓毅叫进来,特别的询问一声。

        “没有,我特地调查过了。”邓毅不由的一紧,他从沈彧口中大致知道罗耀的确切身份了,吃惊之余,也对敬佩不已,尤其这一问,他更是心下凛然。

        自己已经算是心思细密了,这个罗副主任同样是心急如发,这种细节问题都考虑到了。

        “好,那就没有问题了。”

        开始换装,化妆,几分钟后,一个形象迥然不同的罗耀出现在沈彧和邓毅面前。

        “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罗副主任,你是怎做到的?”邓毅惊叹一声。

        沈彧也是震撼不已,一个人可以有两种不同的气质,仅仅是换了一套衣服,刚才还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现在华丽一个变身,冷峻的法律界的精英。

        戴上邓毅给他准备的金丝边儿平光眼镜儿,就又添了一份专业的气质,起码在年纪上成熟了五岁以上。

        这样的人说话,别人都更容易相信三分。

        “你好,我是山城大律师事务所的李威廉,这是我的名片!”就连说话,掏名片的动作就听着让人觉得高大,上档次,完全是一副英国绅士的做派。

        沈彧和邓毅两人是看的目瞪口呆。

        “六个,邓科,你们看我像不像?”罗耀笑问道。

        “虽然我没见过大律师说话是啥样,但是,罗副主任就是我心中的大律师的形象。”邓毅喃喃自语一声。

        “攸宁,你小子简直就是个孙猴子。”沈彧吸了一口气说道。

        “行了,既然两位都认可了,那我就开始了。”罗耀嘿嘿一笑,“帮我安排一间探视的房间,把安装好窃.听设备。”

        “安装窃.听设备?”

        “对,一会儿我进去后,会拆掉它,我的目的,你们明白了?”罗耀解释道。

        “那我们怎么知道你们说什么?”

        “你们可以在我身上同样安装一枚窃.听装置呀?”罗耀一副“你很笨”的眼神看了邓毅一眼。

        “咳咳……”邓毅脸一红,忙用咳嗦掩饰自己的尴尬。

        “赶紧的,把咱们那套从美国那边进口的窃.听设备拿过来,这时候不用,什么时候用?”沈彧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看罗耀的表演了。

        这种场面,他也是头一回遇到,得好好学学,回头好好的在电报里跟四哥说一说。他这个学生真是了不得。

        邓毅马上布置。

        不一会儿,一间探视的房间就弄好了,窃.听设备也安装好了。

        一切准备就绪。

        邓毅亲自去羁押的牢房,将乔治·凯文带了出来。

        乔治·凯文只是拘传来接受调查,并没有对其使用限制工具,也就是说,并未使用手铐。

        但是被关了一.夜的乔治·凯文,明显憔悴多了,他不清楚外面的情况,也不知道自己会被怎样,就算他有英国护照,英国大使馆知道,会给他多少协助,这一切都说不好,英国人是很傲慢,好面子,可是抓他的不是普通警察,是军统,是一个拥有“杀人执照”的暴力机构。

        这样的机构,抓人,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英国政府会为了他跟山城方面撕破脸皮吗?

        他也不确定。

        因为他心中有鬼。

        心中有鬼的人,才会疑心疑鬼。

        “你们把我带到哪儿去,你们想干什么,我是大英帝国公民……”乔治·凯文愤怒的质问,并且极不配合。

        “乔治先生,你们英国大使馆给你指派了一名援助律师,现在带你去见他,怎么,你不是想见律师吗,怎么现在不想见了?”邓毅呵呵一声道。

        “律师,你们肯让我讲律师?”乔治·凯文惊喜的道。

        “当然,这是你的权力,我们没理由阻拦。”邓毅点了点头。

        “好,我见。”

        ……

        临时探视房间内,邓毅将乔治·凯文带了进去,罗耀扮演的律师李威廉已经端坐在里面,见到二人进来,忙站起身来。

        “李律师,你最多只有半个小时。”

        “谢谢邓科长。”罗耀礼貌的微微一欠身,然后目光投向乔治·凯文,没有说话,乔治·凯文也在打量他。

        “你们聊,说完了,叫一声,我们就在外面。”

        “好的。”

        “你是律师?”等邓毅走出房间,乔治·凯文才开口问道,眼神之中明显带着一丝怀疑。

        “是的,乔治先生,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李,英文名字叫威廉,大家习惯叫我李威廉,乔治先生也可以这么叫。”罗耀一挥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是受英国驻山城大使馆方面委托,来给乔治先生提供帮助的。”

        乔治·凯文在罗耀面前坐下来后,罗耀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了过去:“这是我的名片。”

        “山城大律师事务所,李威廉大律师。”

        “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还有,为什么没有大使馆人员陪同?”乔治·凯文质问道。

        “因为你的案子涉及一些特殊情况,中方不同意英国大使馆派人陪同会见。”罗耀解释道。

        “为什么,这不符合国际惯例?”

        “你应该知道英国方面最近跟中方的关系很不和睦吧,他们借此机会刁难,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要不是大使馆方面强烈施压,连我都见不到你。”罗耀呵呵一笑,借口那是张嘴就来。

        乔治·凯文当然知道了,英国政府对日本大搞绥靖政策,出卖中国的利益,中方不满,找麻烦这是自然的,只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刚好碰上了。

        “好了,如果你还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把英国大使馆参赞穆迪尔先生出具的授权书拿给你看?”罗耀平静的道。

        “不用了,我相信你就是了。”乔治·凯文摇了摇头,罗耀的表现太专业了,回答更是滴水不漏,完全找不到破绽。

        “很好,那乔治先生,我们可以做一次坦诚的交谈吗?”罗耀的问道。

        “当然,不过,你能保证我们在这里的谈话不会被外面的军统的人听到吗?”乔治·凯文手一指门外的人说道。

        “嗯,乔治先生担心很有道理,那你有什么建议?”

        “接下来的话,我们全部使用英文如何?”

        “ok,没问题。”罗耀点了点头,既然乔治·凯文已经信任他了,他就没有多此一举,去拆掉装在桌子下面的窃.听装置。

        “等一下!”乔治·凯文见罗耀同意用英文对话,但并没有马上进入正题,而是站了起来,沿着桌子四周走了一圈,最后蹲下来,朝桌子底下望去。

        “怎么了,乔治先生?”罗耀佯装不明白的问道。

        乔治·凯文趴下来,伸手下去,将桌子底下的窃.听装置扯了下来,拿在手上,放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

        “窃.听装置,威廉大律师,你一定没见过吧?”乔治·凯文激动的道,当然,用的是英文。

        “不,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罗耀也是佯装大吃一惊。

        “他们是想利用你跟我见面的死后,来窃取我们谈话中的秘密,好诬陷我。”乔治·凯文道。

        “那现在怎么办,我去找他们抗议?”罗耀道。

        “不,还给他们就是了。”乔治·凯文拿着那个窃.听装置,直接走过去打开门,将它扔了出去。

        “现在我们可以放心的谈话了。”乔治·凯文微笑的走了回来。

        “乔治先生,你确定这样做不会有问题?”

        “当然不会,他们的小伎俩被发现了,那是他们理亏,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继续会见,你把这件事捅出去,丢面子的就是他们。”乔治·凯文道。

        “好吧,乔治先生,我们可以继续了。”罗耀继续坐下来,“乔治先生,我想必须坦诚的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问题?”

        “没有。”

        “没有问题,他们怎么会如此强硬,就连大使馆出面施压,他们也不肯有半分让步?”罗耀追问道。

        “我都变卖了这里的产业,准备离开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据我所知,他们给英国大使馆的解释是,乔治先生跟一桩绑架案有关联,而且在旅居山城期间,长期与日本情报部门合作,为其收集情报?”

        “污蔑,这都是污蔑,我是一个正正当当的商人,在山城这些年,没做过一件作奸犯科的事情,我也根本不认识什么日本情报的人!”乔治·凯文愤怒的说道。

        “他们手里应该掌握了一定证据,否则,不可能态度这么强硬的,乔治先生,你如果不跟我说实话,我和大使馆方面可能没办法提供有效的协助。”罗耀直接说道。

        “他们掌握多少,你知道吗?”

        “我当然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告诉我,不过,根据大使馆方面的消息,你这一次在机场被拦下来,是牵涉进一桩日本间谍对某一位重要人物的绑架,而且这个被绑架的人可能有一定背景,所以,他们才会态度如此强硬,并不怕因此而得罪大英帝国。”罗耀模棱两可的说道。

        “这……”乔治·凯文没听明白的话,那还不如买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乔治先生,你得告诉我,是不是有这样的事情,你牵涉多少?”罗耀十分郑重的问道。

        “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绑架,跟我没关系。”乔治·凯文矢口否认,但眼神明显闪烁了几下,内心活动十分激烈。

        “乔治先生,他们只给我们半个小时,刚才已经过去快一刻钟了,你若是不肯说的话,你让我们如何帮你,下次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罗耀后背微微一靠,一副审视对方的表情。

        “威廉先生,我的情况,可不可以申请保释?”

        “如果对方认定你涉及绑架这种重罪的话,是可以不予保释的。”罗耀靠过来,双肘支撑桌面上,很认真的说道。

        “他们根本就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没有证据他们为什么将你扣押,甚至连大使馆的抗议都可以置之不理?”罗耀质问一声。

        乔治·凯文不说话了。

        “乔治先生,虽然你是大英帝国的公民,大英帝国大使馆方面会尽力保护每一个海外公民,但如果事涉严重犯罪的话,我们也不能完全无视所在国的法律。”罗耀十分严肃的道,“乔治先生,我希望我们的谈话能够坦诚布公一下,否则,一旦他们对你提请正式逮捕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起码他们不会在允许这样的单独会面了。”

        乔治·凯文闻言,脸上阴沉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