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19章:工作安排

第319章:工作安排

        “那个攸宁,不打扰了,你们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请继续。”沈彧捂着嘴,嘿嘿一笑,开门走了出去。

        “……”

        “我,我先回房了。”宫慧脸颊跟烧红了大虾似的,赶紧站了起来,一条腿走路比两条腿还快。

        罗耀一摇头,开始收拾。

        不行,得去院子里冲个凉,压一压这燥火之气。

        ……

        案子进行到这一步,虽然抓了乔治·凯文,逮住了日本忍者头目黑木义,看起来进展很大。

        其实接下来每一步都不好走,要不然沈彧也不会迫不及待的来找他了。

        这个案子很棘手。

        除了外交方面的麻烦之外,还有对美国佬奥斯本的身份的处理,美国人那边表面上谴责英国人跟日本媾和的行为,对日在华的侵略表示谴责,可是他们国内的那一船又一船“废钢铁”、橡胶还有石油了从过来没停止过出口到日本。

        没有日本这么大的买家,他国内过剩的产能谁来消化?

        欧洲,不可能。

        亚洲只有一个日本有能力吃得下,其他国家不是是英法的殖民地,就是封建社会的农业国家。

        这些工业原料根本吃不下。

        所以说,美国人现在嘴上说拒绝,可身体还很诚实,但总有一天,他们会自食恶果的,罗耀很清楚。

        因果这玩意儿可能一时间看不见,但如果站在历史的高度往回看,有些时候,还真不由得你不信。

        奥斯本的身份,军统现在想隐瞒也瞒不住了,之前大家半遮半掩的,你不说,我只当没看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

        现在出事儿了,美国人就不能当自己不知道了。

        只要拿到了乔治·凯文给日谍充当中间人的证据,就可跟英方摊开来谈,英方已经被舆论搞的焦头烂额了,应该不会为了一个乔治·凯文跟中方死磕。

        只要中方把证据公布出来,那英方必定再一次丢脸。

        当然,如果英方不要脸,也没有办法。

        关键还是中国是弱国,在外交上面,对方不可能会给你对等地位,也不会跟你平等对话。

        具体如何,只有等明天见到乔治·凯文再说了。

        ……

        下午睡了一觉,再睡也睡不着,罗耀直接就去“兽医站”那边办公室工作了,有关缴获的电台,第一时间就送过来进行研究了。

        电台送来之后,温学仁就泡在自己的电台实验室,吃饭都是让人给他打了送进去的。

        等罗耀来的时候。

        他还在里面挥汗如雨的工作。

        喏大的工作台上上。

        电台已经被拆卸成一堆零部件,温学仁低头趴在桌上,一支铅笔不停的在一张纸上画着。

        造电台。

        这是温学仁一个梦想,罗耀是非常支持的,韦大铭都能造出棒冰大的微型电台,他也能做到。

        但是造电台不死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很多知识储备,光会使用电台是不行的,所以,温学仁每天除了本职工作之外,还在自学机电方面的知识。

        罗耀还给他弄了不少书籍和文献资料,有些还都是国内弄不到的,以这个做借口,他也给老家的复制了一份,这也算是捎带手的。

        而拆卸一部完成的电台,这样练手的机会可不多。

        “怎么样,学仁,有什么收获?”

        “站长,你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吓我一跳。”温学仁全神贯注自己的工作,完全没有发现罗耀悄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我看你工作十分专注,没敲门就进来了。”罗耀呵呵一笑,“你呀,工作固然重要,但身体也重要,你看,晚饭怎么吃了一半不吃了?”

        边上写字台上,饭格子里还有大半儿饭菜没动呢,应该是吃了几口饭,想起什么来,又过来工作了,把吃饭的事儿给忘了。

        温学仁尴尬一声道:“我一工作起来,就给忘了。”

        “要不要让人把饭菜给你热一下?”

        “不用,站长,这又不是大冬天的,我马上把它吃完,正好还省下一顿夜宵了。”温学仁忙摇手道。

        “行,你快吃,天热,放久了,容易馊了,那就不能吃了。”罗耀点了点头。

        温学仁坐到写字台边上,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没几口,饭格子你的饭菜就浅了一下大半儿下去了。

        “学仁,这电台拆了,能再装回去吗?”

        “能呀,我可都做了记号,也大体摸清了它设计的思路,对接下来我自己设计的电台有不小的帮助。”温学仁道。

        “我的意思是,装回去还能不能用?”

        “能。”

        “行,你研究好了,再给装回去,我有用。”罗耀点了点头,吩咐一声。

        “好的,站长。”

        “我给你的电文底稿,你能根据截获黑木小组跟近藤机关的通讯密电码吗?”罗耀问道。

        “已经按照掌握的特征在侦收了,按照他们通讯的规律,两天一次通讯,而且还是在固定时间,但是,如果我们截获了电文,却无法破译,等于没有截获。”温学仁说道。

        “昨天晚上他们刚联系过,那么按照正常请款下,应该在明晚他们会再进行联络,我们还有一天时间。”罗耀道。

        现场没有搜到密码本,只有两个可能,密码本由那位叫桃次郎的日本忍者随身携带,或者说,黑木义只负责收发报,译电工作不由他来掌握,他很可能连通讯内容都不知情。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黑木义将密码本藏起来或者记在脑子里了,现在不确定是哪一个种。

        但罗耀更相信,黑木义将密码本记在脑子里可能性更大一些。

        那间木屋就那么大,能藏东西的地方就那么做,他们离开的时候可是仔细搜查了一遍,并无发现。

        如果报务员和译电员跟电台一起行动,没必要将两者分开藏匿,这样的话工作起来也极不方便。

        “还有,站长,咱们这一次缴获的94型6号电台电台,在日军当中主要配属陆军,是军团通信级别的,这种电台可以一到两个人就能携带和操作,我判断他们之所以携带这样的电台来山城,应该是为了方便跟日方情报中枢机关联络用的,因为它功率大,信号稳定,传输距离远,如果是便携式的话,信号受到空中电磁信号和大山的阻挡的话,衰减会比较严重,甚至在恶劣的天气无法接收都是有可能的。”温学仁吃完最后一口,一抹嘴说道。

        “我去老迟那边看着,你先忙着。”罗耀点了点头。

        ……

        迟安的研译室的工作是整个密译室的核心部门,也是工作压力最大的,海量的日本密电码需要分析和破译,不可能做到所有密电码都能够破译,只能挑重要的进行分析。

        就算是日本外交密电,现在也只能做到百分七十左右破译,这放在全世界的密电破译的情报机构来讲,那都是相当了不起的。

        这还是在经济,军事和科学技术相当落后的中国。

        “老迟。”

        “站长,你来了,等我把这个算完,再跟你讲。”迟安正在算一组公式,到了某个关键时候,没办法停下来。

        “嗯,你算,我等你。”罗耀点了点头,他理解迟安这种工作狂人,废寝忘食的工作,也是为了抗日救国做贡献。

        终于等迟安算完了,放下算盘,松了一口气。

        一个凉毛巾递了过去。

        迟安顺手接了过来,擦了一下脸上的汗:“谢谢。”

        一抬头,看到是,罗耀,忙道:“站长,怎么能让你给我递毛巾?”

        “老迟,我看你工作太忙了,不如,让嫂夫人也过来工作,顺便照顾你在这边的生活,省得你们夫妻明明住在一起,却每天连见个面说话的机会都不多?”罗耀道,其实他早就有这样的想法。

        既然田守山都能在密译组工作,那么迟安的妻子为什么不能,虽然她也是日本人,可迟安的妻子英子能为了他跟家族决裂,毅然决然跟他回国,还痛失两个女儿,依然支持丈夫的工作,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不能够相信的呢?

        “站长,这能行吗?”迟安心跳不由的快了起来,他当然想让妻子跟自己一起工作,可妻子是日本人,现在中日处在全面交战时候,国族出身那是严重对立的,弄不好会惹来很大的麻烦的。

        “我来担保,你放心好了,只要不让嫂夫人接触核心机密就行。”罗耀道,“我对你是完全信任的。”

        “谢谢站长。”

        “不要谢我,我倒是想给你安排一个年轻漂亮的生活助理,就怕到时候嫂夫人会恨死我。”罗耀笑道。

        迟安也笑了,自己当初的决定现在看来是明智的,他在这里完全不需要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和官场斗争,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我待会来的那份密电,你看过了吗?”

        “看过了,站长,是日本陆军常用的双重密电码,想要破译的话,需要一定基数的密电文进行分析计算。”迟安道。

        “这个标本很难弄到,日方很可能马上就知道咱们缴获了他们的电台,这套密码本很快就会弃用。”罗耀无奈的说道。

        “缴获电台,没有发现密码本吗?”迟安问道。

        “没有,我仔细搜遍了藏匿电台的地方,没有发现藏密码本的地方。”罗耀道。

        “那报务员或者译电员的随身物品检查过吗?”迟安又问道。

        “倒是粗略检查过,没有发现。”罗耀心中微微一动,当是只顾着搜查那木屋,对黑木义以及那在山东杀死的日本忍者的随身物品只是简单的检查了一下。

        “哎,要是没有密电码,那就真不好破译此类的密电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