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17章:我能忍的

第317章:我能忍的

        罗耀在洗脸,脏兮兮的去见戴雨农,似乎有些不尊重。

        “哎呀,我的罗站长,你快点儿,戴老板都等你半天了!”秘书王汉光在外头催促一声。

        “来了,来了……”罗耀赶紧抖动了一下,从卫生间跑了出来,拧开水龙头,冲了一下手。

        “我这刚回来,怎么戴老板一直在等我?”

        “都让人打电话去松林坡公馆了,你说呢?”王汉光并不知道具体事情,但知道戴雨农让毛齐五打电话找人的事情。

        “哦。”罗耀愣了一下,消息也传的太快了,自己还没回来,咋这到老板就知道了?

        王汉光敲了敲门。

        “进来。”

        王汉光推开门:“你自给儿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

        ……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罗耀一抬脚走进了戴雨农的办公室,一抬头,看到办公室内三个人。戴雨农,毛齐五和沈彧,全明白了。

        双脚满是泥土,裤子还是破的,上衣也是皱巴巴,灰不溜秋的,脸倒是挺干净的,应该是刚洗过的。

        不然,还以为是从哪儿逃难来的呢。

        “戴主任,毛秘书好!”立正敬礼。

        “行了,别给我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你这是怎么回事儿,钻了一晚上的山沟,什么味儿?”戴雨农凑近一步,闻到罗耀身上一股混着“药香”和汗臭的味道,那实在是太难闻了。

        罗耀尴尬的嘿嘿一笑:“不瞒您,我还真是钻了一晚上山沟。”

        “怎么回事儿,攸宁,你说清楚?”毛齐五问道。

        “戴主任,毛秘书,事情是这样的……”罗耀直接就把坐在沙发上的沈彧给忽略了,反正他们之间什么都好说。

        罗耀就把从宫慧接到夏飞的电话,报告奥斯本和女友在山城大饭店吃完饭,准备前往私人爱巢幽会中途突然改道的消息开始,他和宫慧以及曹辉三人驾车第一是时间前往,一路追踪,经过一.夜的搜索最终发现奥斯本顾问是被一队潜入山城的日本忍者小队绑架的带进了涂山之中,采用各个击破的方式,将忍者小队解决,并把人解救的过程,当然,捎带还俘虏这支日本忍者小分队的头目黑木义以及缴获日军军用电台一部和若干间谍物资。

        戴雨农虽然听明白了罗耀救人的过程,可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罗耀在解救出奥斯本后,命人给沈彧打电话,让他去机场扣下即将登机的乔治·凯文?

        “攸宁,这乔治·凯文跟奥斯本顾问被绑架一案有什么关联?”

        “戴主任,这里面的关系可大着呢,昨天我晚上的晚宴是为了给乔治·凯文践行准备的,奥斯本顾问是受邀前往,当晚,他们灌了奥斯本顾问很多酒,把他灌醉了,奥斯本顾问没办法开车,乔治·凯文就安排了一个司机送他和徐小姐前往南岸的温泉旅店,而这个司机恰恰就是潜入山城的一名日本忍者间谍。”

        “饭店一般不会提供司机,而如果不是熟人安排,怎么会放心让一个陌生司机开车呢?”沈彧也明白罗耀断定乔治·凯文跟奥斯本绑架案有关了。

        “不错,沈副处长说的对,那种情况下,若非值得信赖的人,怎么放心让一个陌生人开车送自己离开?”毛齐五附和一声,“这个司机既然是绑匪,那乔治·凯文就脱不了干系了,这不仅仅是涉嫌从事间谍活动,还参与绑架我军统延请的美国专家,这要是不扣下来,接受调查的话,难不成还让我们恭恭敬敬的送他离开不成?”

        “而且,这名忍者间谍可能在把人送到目的地后,自己就先离开了,这名司机很可能还藏匿在山城某处!”罗耀下面一句话更是惊的三人都朝他投来询问的目光。

        “我们已经知道这支潜入的日本忍者小分队是受一个叫北川的日本间谍领导,他们一共是十个人,除去我们干掉的八个,加上被俘的黑木义,那还有一个人活着,我猜测就是这个司机,因为他是北川与黑木义之间的联络人,黑木义这些日本忍者不通本地语言,不敢在进入乡镇和城区,只能躲在山沟里,平时的沟通联系,或许可以用电台解决,但生活物资则需要有人从外面购买并送进去,我们只知道这个人叫桃次郎。”罗耀解释道。

        “北川,有他的情报吗?”

        “没有,但是我们现在抓到了黑木义,他跟北川有联络,也许,这是我们揭开这个日谍真面目的机会。”

        “另外学生还发现黑木义是受近藤机关的领导,他们携带的电台跟近藤机关每隔一天都会联络一次,通报情况。”

        戴雨农越听越心惊,山城居然被日谍渗透到这个地步了,他这个军统局老板的脸上何止是无光呀。

        “黑木义,学生已经带回局本部了,交由戴主任处置。”罗耀郑重的道,虽然他很想继续追查这个案子,但是,他现在的主要职责还是密译室的工作,他不想给戴雨农一个到处揽事儿的印象。

        “很好,攸宁,这个案子的线索是你发现的,案情你也是最了解的,你本是这个案子最好的侦办人,但是密译室的工作也十分重要,我想,这个案子不如交给沈彧副处长去办,你从旁协助如何?”戴雨农略微沉吟一声道。

        “交给沈副处长,那自然是没有问题了,我会全力配合的。”罗耀自然是非常愿意了,沈彧办这个案子,只要办好了,功劳肯定没有问题,未来绝对还能更进一步。

        “好,你这一晚上没休息,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们回头再说。”戴雨农道,“奥斯本顾问那边没事吧?”

        “奥斯本顾问没事儿,不过吓得不轻,我们要是再晚去一步,这黑木义就打算把人杀了,然后逃离了。”罗耀嘿嘿一笑。

        “稍后我亲自去看望他,对待奥斯本顾问,你要表现的足够的尊重。”戴雨农嘱咐一声。

        “是,学生记住了,戴主任!”

        “去吧。”

        ……

        “戴老板,属下也告退了。”沈彧见罗耀离开,也急忙欠身道。

        “嗯,好好办案,若能以此案为突破口,把潜入山城日谍都挖出来,那就最好了。”戴雨农吩咐一声。

        “是,属下绝不辜负戴老板所托。”

        ……

        “攸宁,攸宁,你可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我被戴老板一个电话叫过来,啥情况都不清楚,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都快急死了。”出了办公室,沈彧急忙追上罗耀的脚步。

        “夏飞没跟你说?”罗耀诧异的回头问道。

        “那小家伙,跟我话没说两句就挂了。”沈彧说道。

        “这混小子,回头我好好说说他,怎么能这样跟六哥说话,还懂不懂规矩了?”罗耀骂道。

        “别,别,小孩子嘛,好好教就是了。”

        “不小了,十六岁了,大小伙子了,这在乡下都结婚生小孩了。”

        “攸宁,你刚才在戴老板办公室说的太省略了,要不,去我那儿,咱们好好说说?”沈彧拉着罗耀道。

        “我这一宿没休息,还弄的这幅德行,你就不能让我先回去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罗耀反问道。

        “瞧我这太心急了,不好意思,攸宁,你先回去休息,回头我去找你,那个日本忍者俘虏?”

        “放心吧,戴老板都说案子交给你,人我自然就交给你了。”罗耀知道沈彧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嘿嘿……”沈彧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这好不容易一个可以立大功的机会,那不马上抓在手里,心里能踏实?

        ……

        回到慈恩寺住处,罗耀冲了个澡,然后一觉睡到天黑,要不是宫慧叫他起来吃饭,他能睡到夜里。

        晚上食堂做的土豆烧肉,炒青菜,还有南瓜汤。

        罗耀狼吐虎咽,一口气吃了两大碗米饭,总算把瘪下去的肚子给填饱了。

        打个一个饱嗝。

        舒服。

        宫慧进来收走碗筷,看到她走路一瘸一拐的,忙上前道:“你腿伤怎么样,还是我自己来吧?”

        “没事儿,就是踢黑木义那一脚用力过猛了,伤口开裂,后来又走了那么长的路,本来不觉得疼的,这不,休息了一下,居然还有点儿疼。”宫慧忙道。

        “你那是注意力不在腿上,精神有集中,些许疼痛都麻木了,这精神一放松,自然就觉得了。”罗耀没让他继续干,取走碗筷道,“回来让六嫂给你瞧过没有?”

        “小伤而已,用不着,我自己能处理。”

        “小伤一个处理不好,就成大问题,那段瘸子当初不也是小伤,怎么就瘸了呢?”罗耀弯腰下来“不用,都处理好了。”宫慧把腿往回一收,躲闪了一下。

        “怎么,你还讳疾忌医呀,这又不是别的地方?”罗耀呵呵一声,可没就这样算了,直起腰身,一把将她拽过去,在床边坐了下来。

        撸起库管。

        罗耀揭开伤口上缠绕的纱布,立刻眉头皱了起来,那一道伤口只要有食指那么长,本来并不深,但是二次撕裂,伤口深了许多,而且口子附近的肌肉泛红,隐隐有脓肿的迹象,这分明是发炎了。

        这个样子必须要重新处理,要把发炎的部位清洗,割掉,然后还要对伤口进行缝合处理。

        “我去找六嫂过来……”

        “别,我不想别人看到我腿上的伤。”宫慧拉住了罗耀。

        “江萍萍又不是外人?”

        “六哥在她哪儿呢,你这时候去,不是打扰人家夫妻的好事儿?”宫慧直接说明理由道。

        “这……”

        “我的伤以前不都是你处理的,这一回你还给我处理好了。”宫慧红着脸说道。

        “我这儿可没有麻药?”

        “没关系,我能忍的。”宫慧贝齿轻咬一下下嘴唇道。

        “好吧,你要能忍住不怕疼,我来给你处理。”罗耀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去打扰人家两口子,实在有些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