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15章:不讲武德罗攸宁

第315章:不讲武德罗攸宁

        “嗨!黑木。”

        药囊里驱蛇虫的药粉临空扬起,冲着黑木义一下子甩了过去,粉尘一下子从他的嘴巴,鼻孔还要眼睛钻入。

        药粉毕竟有刺激的,尤其是对眼睛这等脆弱的器官。

        “卑鄙,支那人,不讲武德……”

        切,跟侵略者讲武德,脑子坏了吧?

        曹辉在一旁看的是心有余悸,接着是一阵恶寒,刚才他还以为宫慧是因为小腿受伤体力不支,露的破绽呢。

        结果呢,居然是一个假动作,就是给她后面的罗耀杨了一把药粉,她在打斗中还能跟罗耀有这样的默契?

        难不成是事先商量好的。

        不可能呀,刚才他们都是在一块儿的,真要是有商量,他怎么不知道?

        那只有一个可能,她们这样的配合可能不是第一次了,要不然,不会是这么娴熟的,简直就是心意相通。

        确实,宫慧和罗耀的配合对敌的机会并不多,但那一次在船上一起对付雨宫慕,把对方生擒了之后。

        两人才算是真正想到日后可能会有配合战斗的可能,不光是战斗中的配合,还有生活中各种意图的领会,以及平时的默契等等。

        平时在细节中,都是一种锻炼。

        一个好的搭档,能在关键时刻领悟你的意图,这是非常重要的,罗耀仅仅刚才把手探入药囊的动作。

        宫慧看到了,马上就明白他想要做什么,于是在搏斗中露出一个破绽,给了罗耀一个空档。

        结果,很完美!

        黑木义惨叫一声,抱着眼睛痛哭流涕,眼睛完全看不见的他,很轻松的就被宫慧一记扫堂腿撂倒在地。

        紧接着就被生擒活捉,黑木义想咬破嘴里的毒囊自杀,宫慧也没有给他这个就,下颌一下子卸了下来。

        咬合的动作戛然而止。

        黑木义终于放弃抵抗,他被俘了,而且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另外一边,夏飞和小乐已经过去,将奥斯本和徐贞二人从捆绑中解救出来,拔掉嘴里的毛巾。

        奥斯本见到了罗耀,那就跟见到了最亲人的人,跑过来,呜呜的抱着他哭了起来:“罗,我以为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

        “奥斯本顾问,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这荒山野外的,还是不安全的。”罗耀很无奈,奥斯本身材肥壮,就像是一只大黑熊一样,抱得他一阵阵窒息的感觉。

        “对不起,罗,我太激动了……”奥斯本忙松开罗耀,眼圈红红的,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徐贞,徐小姐,我的好朋友……”介绍徐贞,说到好朋友的时候,面皮不由的红了一下。

        很显然,他口中的这个“好朋友”的定义是超过了一定范畴的。

        徐贞没见过罗耀,但她是认识宫慧,刚才宫慧跟黑木义的搏杀她见到了,才知道这个看上去娃娃脸的美女不是那么人畜无害。

        宫慧一个眼神过去,明显是警告徐贞,不要将她跟自己认识的事情说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徐贞哪里不明白,赶紧把目光投到别处去,不敢与宫慧对视。

        “两位没事的话,就先跟我们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罗耀也不跟她们废话,直接说道。

        奥斯本和徐贞连忙点头,这地方,她们是片刻都不想呆了,要是罗耀他们晚来一步,就是来给她们收尸了。

        简单搜了一下,没有发现任何其他有用的东西。

        罗耀带着奥斯本和徐贞二人,押着黑木义往回走,不消片刻,就出了山洞,此时外头已经大亮了。

        笼罩山林的薄雾很快在阳光照射之下消弭。

        所有人都回到木屋。

        “小飞,你马上原路返回,开车,找个公用电话,给沈彧处长打个电话,让他立即带人前往机场,把乔治·凯文给我扣下!”罗耀把夏飞叫过来,耳语吩咐一声,“你跟小乐一起回去,路上也有个照应。“

        “是。”夏飞答应一声。

        “耀哥,我们并无直接证据证明乔治·凯文跟奥斯本的绑架案有关,你这样抓人,恐怕会引发外交纠纷?”宫慧担忧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应该留下来协助我们的调查吗?”罗耀冷笑一声,“如果确实跟他无关,那再走也不迟,大不了我们承担他的机票和损失费用。”

        宫慧不说话了。

        国府方面,凡是涉及外国人的,处理起来都是非常谨慎的,这外国人在话都有特权的,即便是真犯了事儿,很多时候也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真处置的话,那都是极少的个案。

        对于宫慧来说,自己男人的决定,那怎么样都要支持的,利弊关系提醒到了就行。

        曹辉一阵无语。

        要换做自己的,他是绝对不敢这么干的。

        木屋里面,一张简单的木床,手摇式发电机,连接的是一部便携式的电台,看型号是94型6号无线收发机,1936年定型生产,是日本陆军军用制式电台。

        黑木义大概是没想到自己会被生擒活捉,电台设备全部没来及毁掉,估计他也想过毁掉。

        毁掉电台,他们就没办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了。

        不到万不得已之下,这是人之常情。

        没有发现联络用的密码本,但有几张空白的接收信笺,他们应该是不会保留通讯信笺,基本上是看完就毁掉。

        屋内有个烧纸的陶罐儿,已经证明这一点了。

        “铅笔。”罗耀走过去,看到桌上的稿纸,招呼一声,宫慧一抬手将一支铅笔递到他的手中。

        “哗哗……”

        铅笔侧平,在稿纸上面擦了起来,很快就在上面见到了一连串的数字和文字,罗耀浏览一下,脸色微微的一变。

        “说什么?”

        罗耀将信笺直接递给宫慧:“你自己看。”

        “近藤机关?”宫慧扫了一眼,也是讶然一声,这是日军在江城设立的一个特务机关,机关长名叫近藤敬一,当过日本驻外使领馆武官,回国后在参谋本部第二部工作,具体职务没有人知道。

        但是近藤机关自从在江城成立之后,就在日本派遣军第十一军驻扎的华中地区,以江城为中心,进行特务活动,目前还比较神秘,公开活动比较少。

        有关近藤机关的一些情报,都是“钉子”传递回来的情报,但近藤机关不跟江城伪政府合作,“钉子”虽然能接触一些日方的情报,但对其了解并不多。

        但是在最近诸多截获的电文中,多次看到了这个“近藤机关”这个词眼儿,对于这个机关设立的目的,任务是什么,目前还不明确。

        但是现在似乎有那么一丝端倪了。

        “把所有东西都带回去研究,尽量保持原位。”罗耀吩咐曹辉一声,开始对木屋内的物品进行整理打包。

        最沉重的电台由曹辉背负,手摇式发电机罗耀抗在身上,就连奥斯本也帮忙携带了一部分东西。

        宫慧一身轻装,主要是她身上有伤,还需要押着黑木义往回走。

        雾气散去,太阳露出了笑脸,整个山林都亮了起来,回去的路要比夜里好走多了,起码视线好了很多。

        来的时候,双倍时间都不止,回去的时候只用了一半儿还不到。

        抵达他们来的时候可通行汽车的山路,卸下东西,曹辉去开车了,他们的吉普车还停在昨晚那个地方。

        人太多了,算上俘虏黑木义,一共六个人,还有缴获的电台,手摇式发电机等物品,一辆吉普车显然是装不下。

        罗耀让曹辉先驾驶汽车将奥斯本和徐贞以及缴获的设备往山下送,他跟宫慧两人押着着黑木义沿着山路往回走。

        ……

        珊瑚坝机场。

        一架c-4运输机改装的客机早就停在跑道尽头,登机以及开始了,机场工作人员正在检票。

        乔治·凯文拖着一只红色的行李箱,一早就过来了,他的大件行李早就搬离了托运手续。

        只有一个行李箱随身携带,里面是一些重要的私人物品,护照,现金以及各种股票基金文件等等。

        这些东西是不能托运的,一旦中途在哪个环节遗失了,那可就损失大了。

        “先生,请出示您的护照,我们还要检查您随身的行李箱。”安检人员十分礼貌的用英文,面带微笑的道。

        乔治·凯文淡淡的一笑,取出自己的护照和机票,淡定的交到安检人员手中,并且十分配合的打开了行李箱,让其检查。

        安检人员简单翻看了一下,就合上了行李箱,然后把护照和机票交到他手上:“没问题,谢谢您的配合。”

        过了安检,乔治·凯文从口袋里取了一副墨镜戴上了,只要上了飞机,山城的一切就跟自己无关了。

        真是有些怀念在这里的岁月。

        乔治·凯文站在飞机边上,回头看了一眼山城城区的方向,似乎还有一丝流量。

        “凯文,上飞机了!”前面有个认识他的同机乘客站在舷梯上,冲着他大声招呼一声。

        “ok。”

        乔治·凯文提着行李箱,正要踏上舷梯,就听得后面一道轮胎急刹车的声音,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他的身后。

        车门被推开,一个身穿黑色警察制服的年轻人带着两名探员快步的朝他走过来。

        乔治·凯文看到来人,脸色骤然一变。

        他知道自己的麻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