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14章:营救(终)

第314章:营救(终)

        一个人不可能凭空这么无缘无故的消失。

        那么他的消失必然是有原因的,有时候,不过是一个障眼法,比如眼前这个长满山藤的山壁。

        秘密就在这些茂密的青藤后面。

        青藤背后有什么,没有人知道,罗耀刚要一步上千,就被宫慧伸手拽住了。

        罗耀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第一个进去的人是最危险的,危险的事情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能让一女人先上吗?

        要脸吗?

        宫慧很倔强将他摁在原地,朝曹辉打了一个颜色。

        曹辉能不明白那是啥意思,让他上呗?

        能拒绝?

        还是能退缩?

        罗耀是长官,出了事儿,他吃不了兜着走,宫慧是女人,腿还受了轻伤,夏飞和小乐年纪都不大,没什么战斗经验,那全须全影儿的,战斗力保持最完整的就只有他一个了。

        “老曹,小心。”罗耀只能给曹辉一个关心的眼神,这宫慧是绝不可能让他轻易涉嫌了。

        曹辉手握着缴获的武士刀,往那青藤一个位置扎了下去。

        很轻松,刀刃就进去了。

        有门儿。

        刀刃一点点的割开藤条,形成一个人差不多可以钻进入的空间,曹辉这才紧握武士刀,做出防御的姿势,缓缓的挤了进去。

        当……

        一声金铁交铭之声突然传了出来。

        不好,曹辉遇敌了,敌人现在洞口安排了人看守。

        “进!”罗耀毫不犹豫的一挥手,带着宫慧三人直接从曹辉刚才那个口子冲了进去。

        洞口之处,狭长的甬道中,曹辉正与一名忍者近身搏斗,很明显,没有适应环境的他处在了下风。

        不过,当那名忍者有看到一下子冲进来四个人的时候,他慌了,要是曹辉一个人,他还能应付,现在多了四个,他就寡不敌众了。

        扭头就跑!

        罗耀怎么能让他跑了,一旦他们几个人聚合起来,那就不好对付了,而且还会给里面的人通风报信。

        于是猛追了上去了。

        而宫慧反应速度比他要快,直接一个甩手,打出了一记飞爪,这还是从这些忍者身上缴获的。

        现在到成了对付他们的武器了。

        身后破空之声而来,那名忍者似乎知道是什么,连忙闪身低头,躲过了这致命的一爪。但是就是因为这一迟滞,离的最近的曹辉已经扑了上来,一刀砍向了他的小腿。

        忍者吃痛之下,一个踉跄跪倒下地上。

        回头看了一眼,马上用武士刀支撑起身子,拔腿就要继续跑,他很清楚,一旦自己动作稍慢,不死被杀就是被俘。

        但是他再快还是快不过罗耀手中的石头。

        进来的时候,他就手里扣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了,这种石头,漫山遍野都是,天然的暗器材料。

        跟人搏斗,他未必能行,但扔石头的本事他还是有的,刚才他就比宫慧慢了一拍,结果这石头没扔出去。

        眼看这家伙还想跑,罗耀手里的石头终于派上用上了,猛地一甩手,扔了过去。

        嘭!

        拖着受伤的小腿的忍者还没跑两部,后脑勺被罗耀手中的石块重重的一击,咣当一声,身体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站长,你是不是练过?”曹辉冲上去,忍者手中的武士刀先踢开,然后蹲下来探了一下鼻息,怪异的问道。

        “怎么了?”罗耀问道,他刚才那一下其实是向砸对方的后背的,毕竟后背目标大,只要他迟滞了一下,曹辉和宫慧就能追上了。

        “死了。”

        呃……

        正中后脑勺要害部位,也不知道是这家伙头骨太脆弱,居然被罗耀扔的一颗石头给砸死了。

        死的还真是有些冤呢。

        宫慧没说话,走上去在脖颈处补了一刀:“忍者擅长龟息,为避免他装死,以后凡是遇到,记住补一刀。”

        曹辉等人看了一本正经的宫慧,眼神微微缩了一下,这宫副站长被人称之为“宫女魔”,不是没有道理的。

        “赶紧走吧,对手现在最多只剩下三个人,我们五个,把握更大了。”罗耀反倒很平静,他对这些日本侵略者素来没有好感,杀的越多越好。

        在这样的环境里,罗耀变态的听力完全得到了发挥,因为这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溶洞迷宫。

        在这里耳朵要比眼睛更加有效的多。

        从这一点看,这些日本忍者把绑架的奥斯本和徐贞藏在这里,完全是早有预谋的,在这里想要找人,难度非常大,而且对进来的人也会有危险,不清楚路径,盲目搜寻深入,那是有陷入找不到出路的危险。

        即便是罗耀带路,他们进来后,还是不断的在自己走过的地方留下了标记,以方便后面出来。

        “前面有一条岔路,走走左边那条。”

        “……”

        “听一下!”

        “右边。”

        “到了,他们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我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罗耀抬手,示意大家停下来,他们已经进来差不多有十分钟了。

        走的路,算起来也有四五百米。

        “大家小心,一会儿可能会正面冲突,必须要保证奥斯本顾问的安全。”罗耀提醒所有人一声。

        “明白。”

        “他们应该知道我们已经跟过来,所以,咱们必须小心,对方很有可能在绝望之下直接跟我们鱼死网破。”宫慧分析道。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所以,我们必须尽快把人救出来,还要保证自己不要有伤亡。”罗耀点了点头。

        “站长说得对。”

        “接下来,你们都不允许出声,走路尽量不要碰到地上的石块儿,全程看我手势,明白吗?”罗耀压低声音道。

        “明白。”

        五个人在罗耀的带领下,继续向前,大约前行了三四十米的样子,罗耀示意身后的人蹲了下来。

        这个时候,已经能看懂通道那边照射的光亮了。

        还有说话的声音,叽叽咕咕的,说的是日语,但具体是什么,除了罗耀之外,其他人都听不清楚。

        洞内只剩下两名日本忍者,罗耀一开始猜测是三个人的,毕竟那名忍者交代,这个日本忍者小队是十个人。

        现在外头已经死了六个了,加上进来通道门口的那个,总共是七哥,还剩下三哥,但是,罗耀听到的除了奥斯尔本和徐贞之外,就只有两个人。

        还有一人哪去了,藏起来,还是离开了,现在不得而知,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了。

        因为那个叫黑木义日本忍者小队头目已经察觉到他们藏身之处被发现了,正与另外一个人商量,准备直接杀掉奥斯本和徐贞后离开。

        谈话中,罗耀听到了,百川给他下的命令,若不能将奥斯本活着带出山城,那就把他杀了,决不能留给中国人。

        黑木义也是刚进来没多久,但还没有立刻下令杀人,毕竟活人的价值要比死人大的多,奥斯本可是上面千辛万苦下令要求能带回去的。

        就是因为这一丝犹豫,给了罗耀等人营救的机会,若是黑木义过来之后当机立断杀人后撤离的话,那这营救行动就彻底失去了意义了。

        罗耀暗道一声“幸运”的同时也知道自己必须马上行动了,不能有任何拖延,否则,等黑木义下手的话,就来不及了。

        听声音,他们说话的时候可以与奥斯本保持了一段距离,目的自然是不想让对方听到,这可是天赐良机。

        罗耀一个手势,告诉身后宫慧和曹辉,然他们准备动手,同时,让夏飞和小乐在动手后救人。

        目标越来越近。

        黑木义与手下那名忍者已经商量好了,一会儿由他对奥斯本,手下忍者对徐贞,同时下手。

        说话分神了,黑木义并非发现罗耀等人的踪迹。

        就在他们转过身去,朝那火堆边上,背靠背捆绑在一起奥斯本和徐贞二人走去的时候,曹辉扣动了早已子弹上膛的手枪。

        呯!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

        走向徐贞的那名忍者不可思议低头,看到了自己胸口一滩鲜血喷涌出来,喉咙里还未等发出声音,就一头栽倒下来。

        那黑木义见到这一幕吓的亡魂直冒,往前的一脚猛然收了回来,正待往另一个方向逃跑。

        跑的了吗?

        宫慧没有用枪,她记住了罗耀说过的话,要将这个日本忍者小队的头目黑木义生擒活捉。

        一个小助跑。

        凌空飞起一腿,直接踢中了黑木义的胸口。

        只听得闷哼一声,黑木义表情十分痛苦的伸手捂住了胸口,这一击,宫慧是蓄势待发,用了自己最强的力量。

        “八嘎!”

        黑木义拔出随身武士刀,不顾一切的冲向了宫慧。

        宫慧早已有准备,虽然她小腿受伤,行动略有不便,可那只是小伤,经过包扎止血后,对他战力影响不大。

        何况,她并不是一个人,曹辉也挥刀从黑木义后面发起了进攻,等于说是两个人夹攻黑木义一个人。

        黑木义与宫慧碰撞了一刀,又躲过了曹辉从后背来的致命一刀,但是剧烈的动作和反震了力一下子牵动了胸口的伤。

        刚才宫慧那一脚绝对是伤到了他的肋骨了,胸口传来的钻心的剧痛告诉他,很有可能肋骨断了。

        任务失败了!

        对忍者而言,失败就是死亡。

        黑木义目露凶光,哇哇大叫一声,不顾一切的挥刀再一次冲向宫慧,他是想死之前,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是最危险的,对他威胁最大,似乎也是敌人之中比较重要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