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13章:营救(三)

第313章:营救(三)

        几百米的路,花了将近半个小时,他们才算走到了。

        一条山溪,流水潺潺,哗哗的,穿林而过!

        周边的草丛茂密,足足有半人高。

        那些高大的树木在,每一棵都至少在这里生长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这里已经是涂上最核心的区域。

        早年只有猎人和进山的采药人才愿意进入到这么深远的地方,因为这是他们生存的需要。

        野草,野花,还有遍地的草药,与它们共生,则是一片和谐的自然。

        如果有必要,罗耀并不愿意打扰这片宁静。

        木屋修建在距离溪水边上游大约十米左右的地方,下面使用木桩支撑起来的悬空着,外面有一条木梯可下来。

        清理出一条通往小溪的路。

        以黑木义的谨慎,他一定还会在附近安排岗哨的,以确保安全。

        木屋内漆黑一片,罗耀他们还在溪水对岸,距离起码有四五十米,就算天色没有刚才那么黑暗了。

        他们也只能远远的看到一个轮廓。

        不能再往前了。

        谁知道这些日本忍者没有在木屋附近设置什么陷阱或者捕兽夹之类的,他可不想意外中招,所以这一路过来,都是走的极为小心翼翼。

        “你们谁会学鸟叫?”罗耀突然停下来,扭头过来,小声的问宫慧和曹辉一声。

        宫慧看了曹辉一眼,那意思很明确,我不会,你呢?

        曹辉也傻眼,口技这玩意儿,特训的时候是学过,可那也是要看天赋的,有的人,怎么学都学不会。

        他就是其中之一。

        “老鸹叫会不会?”

        罗耀继续问道。

        曹辉想了一下,要是别的鸟的话,他还真没把握,但这老鸹,不就是扯着嗓子“呱呱”两声?

        他怀疑罗耀是不是调阅他的档案,档案中有他学习“口技”的相关记录,他学的最好的就是“老鸹”了。

        “记住,叫的时候是一声长,两声短,再来一声长。”见曹辉犹豫了一下才点头,吩咐一声。

        曹辉点了点头。

        “找棵树爬上去,在树上叫。”

        曹辉找了一颗比自己腰稍微细一点儿树怕了上去,一只脚踩在树枝上,扯着嗓子:“呱!”

        还别说,这还真像老鸹叫的声音,惟妙惟俏。

        树林里栖息的鸟儿听到这一声,顿时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林子里热闹起来,各种鸟儿的叫声传出来。

        夹杂在这些鸟声之中,传出一声特别细的喜鹊的叫声。

        罗耀清晰的捕捉到了。

        是夏飞接到了他联络信号,他这是在回应自己。

        鸟儿向来都是早起的,这要是大半夜的话,这可就不行了,得用其他方式,否则会惊着敌人。

        即便是这样,敌人也可能被惊醒。

        但这也是罗耀想要的,按照那名忍者招供的情况,忍者小队至少还有五个人,而各个击破才是最有利的做法。

        果然,在听到夏飞回应没多久,就听到那木屋门响动,一个人影从门内一个闪身走了出来。

        宫慧和曹辉也看到了,各自心领神会。

        以为罗耀是利用鸟叫把木屋内的人引出来查看情况,然后来一个各个击破,这个战术很高明。

        “别急,等他过来。”罗耀压了一下手,稍微拨弄了一下草丛,发出一阵响动。

        从木屋下来的那人影越来越清晰了,跟他们这一路上遭遇到的忍者是一模一样的,很明显他们是一伙儿的。

        小溪对面水草的响动显然是吸引了他的注意,人开始慢慢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晨曦起来,小溪流上突然出现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视线不免有些受阻起来,出来的这名忍者个头不高,每走一步都非常谨慎,手一直搭在腰间的刀柄之上!

        目标拨开草丛,一步一步的接近。

        “嗨!”

        曹辉还在树上,突然从上面轻轻的喊了一声。

        那名忍者吓了一跳,抬头往上看,这时候,一道匹练的刀光从树后面如同毒蛇吐杏一般从他的脖子下面划过!

        刀还没有拔出来,那忍者就痛苦的双.腿跪了下来,身子前倾,脑袋一下子支撑到了地上,气绝身亡。

        一点儿声响都没有发出。

        宫慧手中武士刀刀尖上一滴鲜红的血珠滚落下来。

        曹辉从树上麻溜的跳下来,咂舌一声:“好快的刀。”

        “还剩下四个了。”罗耀缓缓说道,将这名忍者的武器取了,一回儿自己用不上的话,说不定夏飞可以。

        “走,我们去找夏飞汇合。”

        “站长,你知道夏飞位置了?”曹辉惊讶道。

        “刚才让你学老鸹叫,除了看能不能吸引对手出来查探情况,给我们一个各个击破的机会,还有跟夏飞取的联络的目的。”罗耀道,“现在起雾了,更利于我们的行动了。”

        “站长怎么知道的?”

        “刚才那阵惊鸟叫声,你没听到吗?”宫慧替罗耀解释一声道。

        “……”

        曹辉一时间难以理解,不过,容不得他现在打破砂锅问到底,罗耀和宫慧两个身形已经往木屋方向迅速的摸了过去了。

        刚才那名忍者走过的路肯定是安全的,没有陷阱和机关。

        这同样也是罗耀的算计之一。

        让敌人把路给他标明出来。

        趟过溪水,其实也就是没过脚脖子而已,抵达对岸,草丛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就像是蛇在里面穿行而过。

        “嘘,别紧张,是夏飞。”宫慧和曹辉都紧张的握住了刀柄,准备随时出手,却被罗耀抬手压了下来。

        果然,一个漆黑的小脑袋从草丛你钻了出来,除了草叶和泥土,还有一双白的渗人的牙齿。

        “慧姐,站长,曹科,你们都来了。”夏飞看到三人,咧开嘴,嘻嘻一声。

        “嗯,简单说一下情况。”罗耀点了点头。

        “刚才那老鸹是曹科吧?”夏飞扭头询问曹辉道。

        曹辉哼哼一声:“你怎么知道?”

        “就你那公鸭嗓子,我早就听出来了,不过还真是挺像的,这要是听不仔细,还当真了呢。”

        “别废话,说正事儿。”

        “是,站长,奥斯本昨晚在山城大饭店喝醉了,徐贞将他搀扶出来的,后来是那个乔治·凯文安排了司机给他们开车,我们就一路跟随他们过了江,到了南岸……”夏飞把自己这一路上遇到的情况简单的跟罗耀三人说了一遍。

        情况大致跟罗耀他们分析判断的差不多,就是细节方面可能有些出入,但基本脉络是清楚的。

        而且夏飞他们掌握的情况还不如罗耀三人清楚,夏飞只是知道,奥斯本和徐贞被绑架后,一路上是被人抬了过来的。

        因为奥斯本个头大,身子重,需要四个人抬,走的有点儿慢,夏飞他们引导入歧途之后,反应过来后,才根据他们走过的痕迹追上的。

        能及时反应过来,并且找到线索折回来一路追到这里,足以说明夏飞这小子的能力真是不一般。

        “我是根据这些人身上的药囊的味道追过来的,还差点儿被发现了,好在对方轻敌了,我们两个人才把对方给弄死了。”

        “你怎么把人扔进那个地洞?”

        “一来,我们是怕他的同伙发现尸体,二来,我这一路上留了记号,只要站长您看到了,一定会沿着记号追过来的,看到地洞里的尸体,就明白是什么情况了。”夏飞解释道。

        “你小子还真聪明。”曹辉赞叹一声,“不是,跟你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人呢?”

        “曹科说的是小乐吧,他就潜伏在那木屋的下面,不能动,一动就让里面的人发现了。”夏飞解释道。

        “他怎么做到的?”罗耀诧异道。

        “小乐是一点点的挪过去的。”

        “你们是通过什么传递的信息?”罗耀奇怪的问道,他们一个藏在草丛里,一个已经潜入到木屋的下面。

        “我们没打算传递消息,他只要待在下面不动,就不会发现,而我在等天亮,如果天亮之前你们没来,我就先回去找你们,他们人多,我和小乐不是对手。”夏飞道,“小乐继续留在这里,盯着他们,万一他们天亮后离开,小乐会想尽办法跟上,同时给我们留下线索。”

        “不错,考虑的很周全,小乐藏在木屋下面的,利用了灯下黑的原理,这些日本人不一定能够发现。”罗耀赞道。

        “站长,你们来了就好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行动了?”夏飞希翼的问道。

        “现在对方就剩下四个人,我们也是五个,五对四,还是有优势的。”曹辉也是跃跃欲试。

        “奥斯本和徐贞不在木屋内。”

        “什么,不在?”

        “木屋内只有一个人,他们应该是被关押在别处。”距离这么近,罗耀能听见里面人呼吸的动静。

        “那怎么办?”

        “等,等里面的人主动带我们去找他们。”罗耀道。

        山林间的雾气越来越大,但是太阳一出来,雾气就散开了,而且出来的人这么长时间没回去,木屋里的人显然是待不住了。

        他并没有从正门离开,而是从窗户顺着一根青藤下来,然后迅速的移动身体,往木屋东南的一个方向而去。

        罗耀带着人尾随其后,间距十几米,借着林间雾气的掩护,他走,他们也走,他停,他们也停。

        突然,人凭空消失了。

        罗耀等人来到他消失的地方,仔细的听了一下会儿,突然手一指方向,那是一个近乎垂直的山坡,至上而下长满了青藤,茂密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