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09章:绑架

第309章:绑架

        “吴,今天晚上我不在家吃饭,你跟韩自己吃吧。”奥斯本早早的下班回到家中,沐浴更衣。

        “奥斯本先生,您今天又要出去吗?”

        “对,我要去赴宴,已经跟罗请假了,他同意了。”奥斯本很兴奋,这比偷偷的跑出去那种提心吊胆,感觉好多了。

        “是吗,能带上我吗?”

        “你,不用了,我的朋友都会讲英语,可能用不上你。”奥斯本非常直接,他本来说话就这样。

        就算来中国大半年了,还是没有学会中国人的含蓄。

        吴福已经习惯了,不以为意:“那好吧,祝您愉快!”

        “谢谢!”

        “韩,我的那瓶杜松子酒呢?”准备驾车离开的奥斯本忽然想起来,自己赴宴应该带点儿礼物过去。

        “奥斯本先生,您的那瓶杜松子酒被小日本的机枪给打碎了,您忘了吗?”厨子老韩闻讯走了进来说道。

        “哦,该死的日本鬼子!”奥斯本低吼一声,算了,他挑选了一盒雪茄放进了车内,然后发动汽车离开了。

        去日耳曼大厦接上徐贞,驱车赶到山城大饭店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作为山城最大的饭店,每天晚上自然是客似云集,除了大轰炸期间,那段日子是山城最黑暗的,饭店也没有歇业。

        平日里,这里的包厢都是需要预定,上座率都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皆因,国府高层和名流都喜欢在这边宴请宾客,自然是令更多人的慕名而来,以在这里吃上一顿饭为荣了。

        这里还有专人代泊车,可以说,服务绝对是整个山城的第一。

        今天晚上,来给乔治·凯文践行的都是他在山城的好友,当然必须还得是合得来的那种。

        不是只要跟他认识的,或者曾经是日耳曼大厦某位姑娘的恩客就有资格的。

        也不多七八人而已。

        奥斯本见到了一个平时跟他聊得不错的荷兰人,还有他的中国女友,一个比利时的外交官,还有一个德国人……

        基本上都是外国人,当然,还有清心茶馆的杨老板,他倒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觥筹交错。

        但就是离别的气氛有些伤感了。

        道别。

        珍重。

        大家都明白,这一别也许就是永远了,想要再相聚,或者再碰上的几率太小了,完全就是永别。

        每个人都带了礼物,乔治·凯文也回赠了礼物,到最后,大家差不多都有醉意了,甚至还有人流下眼泪。

        奥斯本也将自己带来的一盒雪茄赠送给了乔治·凯文,而乔治·凯文也给他准备了一支烟斗,纯银打造的,非常漂亮。

        徐贞扶着奥斯本从饭店走出来的时候,他步履都有些踉跄了,他这个样子显然是不能够开车了。

        可徐贞也不会开车,于是,在乔治·凯文的建议下,请饭店找了一名司机开车送他们离开。

        到目前为止,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没有任何问题。

        ……

        司机发动汽车,载着奥斯本和徐贞二人从山城大饭店离开,往南岸的温泉旅店而去,但是汽车过江之后,突然拐入了一个岔道,朝相反的方向而去!

        一路驾车尾随保护的夏飞小组立刻慌了神了,连忙跟了上去。

        对方的汽车开的非常快,而夏飞等人不熟悉路况,又是在黑夜之下,没更多远,就把车给跟丢了。

        夏飞急忙下车,敲开路边一家店,找到一部公用电话,给宫慧汇报情况。

        宫慧接到夏飞的电话,那是吓的一跳,一面让夏飞继续沿着车辙印跟下去,一面马上去找罗耀汇报。

        罗耀已经从办公室回住处了,正在房间内洗澡沐浴,冷不防的,宫慧连门都没敲就进来了。(原来在外面院子洗澡冲凉的,现在宫慧住隔壁了,只能改为室内了)

        看到罗耀光洁溜溜的站在澡盆里,宫慧“滕”的一下子粉脸通红,虽说平时说话没遮掩,可那都是嘴上说的凶,真面对上,那还是相当尴尬的。

        罗耀也是眼疾手快,一扯毛巾把最要紧的部位遮住了,避免春.光外泄。

        “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

        宫慧连忙转过身去:“夏飞报告,奥斯本的汽车在过江后突然朝温泉旅店相反方向的一条岔路上驶了过去,他驾车一路追了过去,但由于天黑,不识路况,跟丢了。”

        “跟丢了?”

        罗耀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是从哪儿来了,这不正好应验上了吗?

        “是的,我命他继续沿着地上的车轮印跟下去,然后就过来找你了。”宫慧急切的问道,“现在怎么办,你衣服穿好了吗?”

        “转过来吧。”罗耀的穿衣速度是很快的,这是临训班军事训练的时候养成的,穿衣慢了,集合慢了,挨骂,吃饭慢了,挨饿,这都是教训!

        “夏飞没有被发现吧?”

        “应该没有,他们并没有贴的太近,所以,在奥斯本的汽车突然变道,他们就被甩了!”

        “难道他们换了私会的地点,不应该呀?”罗耀道,“如果换了的话,徐贞应该会说的,难道是奥斯本临时决定?”

        “小慧,夏飞没说别的什么情况?”

        “别的情况,我想想……”宫慧马上脑海里转了起来,把夏飞说的没一句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终于,她猛然眼睛一张,“我想起来了,夏飞说,奥斯本是被徐贞搀扶着从饭店大门走出来的,而徐贞并不会开车……”

        “不是奥斯本开的车?”罗耀闻言,大吃一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宫慧也想到了。

        “叫上曹辉,我们三个现在就走一趟!”罗耀命令一声,奥斯本若是失踪的话,那后果很严重。

        “是。”

        “给南温泉旅店打电话,让那个小组留下一个人,其他的人全部都去增援夏飞哪个组,马上行动。”

        曹辉从床上被拎出来,还迷糊着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出来的时候,连衣服纽扣都没钮好。

        倒是还记得没把枪给忘带上。

        宫慧开车,把罗耀的那辆小吉普开出了飞机的感觉,那叫一个风驰电掣,一路狂飙突进。

        女司机的可怕那是可见一斑。

        市区到处有路卡的,白天都要检查,更别说晚上了,一般人要是晚上出来,都很容易被当间谍给逮起来,要是没有人保的话,那就等着蹲大牢吧,运气差的话,被当成汉奸给处决,那才叫冤枉呢。

        不过这种情况罗耀三个不存在的,因为他有山城卫戍司令稽查处的特别通行证,设卡是宪兵部队,跟情报部门是联动的。

        稽查处有时候抓人,也是需要宪兵部队帮忙的,夜间行动也是常有的事情,两家关系还不错。

        所以,证件一亮,畅通无阻。

        当然,也是罗耀的证件权限比较高,基本上除了一些特定的军事区域无法通行之外,一般区域无人阻拦。

        一个小时的路程,愣是让宫慧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开到了。

        曹辉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脸色发白,腿肚子都打颤的,站都有些站不稳,罗耀情况好点儿,他坐在宫慧身边,下车的时候,腿也是有些软的,但还不至于像曹辉那样。

        毕竟他坐过宫慧车很多次了,都能像今晚这般开的,还是头一次,估计要不是吉普车抗造,换做普通轿车,车轱辘都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夏飞说的就是这条岔路,看地上还有刹车印,应该是夏飞下车查看。”罗耀仔细查看了地上的轮胎印,因为是大晚上的,没车走动,所以痕迹都在。

        “这条路是通往哪里的?”罗耀问道。

        宫慧取来地图,扑在引擎盖上,用手电筒照在上面,找到这条岔路说道:“往金山古城方向。”

        “走,上车,沿着车轮印追过去。”罗耀一咬牙,下令道。

        “站长,我来开车吧,宫副站长这么开法,我实在是吃不消。”曹辉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连忙说道。

        “行,那你开慢一点儿。”

        “嗯。”曹辉答应一声,上了驾驶位,挂上档,开着车往山路上而去。

        虽然往山里走有路,但这路可比刚才的马路难走多了,尤其是夜里,看不清楚前面的路况,更加不好走。

        不好走,也得走,必须找到人。

        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前面看到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山路边,并且还看到车边有一个人冲着他们老远招手。

        停车上前一看,是自己人。

        “夏飞呢?”宫慧询问道。

        “我们的车抛锚了,小飞哥让我留下来看车,他带着两个人沿着山路继续往前找了。”留守的人回答道。

        “车还能动吗?”罗耀问道。

        “动不了。”

        “搭把手,把车往边上再挪点儿,不然我们的车也过不去。”罗耀上前来看了两眼,冲车上的曹辉一招手。

        四个人把抛锚的汽车挪了一下,让出一条可以让吉普车过去的路。

        “带武器了吗?”

        “报告站长,带了。”

        “很好,你不要待在车上,这反而不安全,你在附近找个地方藏起来,不要出声,就给我盯着这条路,有什么情况,等我们回来再说。”罗耀吩咐道。

        “是,站长。”

        罗耀一挥手:“我们走吧,追上夏飞他们。”

        奥斯本大大半夜的是不会带徐贞钻山沟的,他是个喜欢享受生活的人,这山沟里蚊虫鼠蚁众多,根本不是个幽会的好去处。

        那只有一种情况了,他和徐贞都被绑架了,那个给他们开车的司机有问题。

        奥斯本习惯自己开车,还不喜欢带保镖跟随,有时候还会故意的甩开跟在他后面保护他的人,就是这种人性,才让人钻了空子。

        这美国佬也算是求仁得仁,不作死不会死,若是这次能活着回来,他已经会长点儿记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