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07章:树大招风

第307章:树大招风

        山城不说是军统的天下,但起码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军统方面总是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军统遍布山城的特务,结成了一张恐怖的大网。

        所有人,都在这张网了。

        秘密,有时候还真不能成为秘密。

        温玉清亲自飞来山城,这当然不算了,山城的机场和航班都控制在军统手里,飞机一落地。

        机场方面就把情况通报给了局本部。

        不是老头子召见,是他自己主动飞来的,这里面就有文章,私事,还是公事儿,这都得琢磨一下。

        老头子虽然没有对密检所的工作公开有任何不满的言语,可是密检所最近几个月工作不得力,这军委会上下都是知道的。

        在抗战救国这样大背景之下,密电码破译又是尤为关键的工作,作为党国的决策者,必然不会乐意让你一个干吃饭,不干事儿的部门不断的浪费国币,何况现在国内的经济都到了什么样窘迫的境地。

        那是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

        要直到密检所的经费走的是老头子特别渠道,每个月四万元,还有一部分外汇配合,每个月除了支付雇员的薪水之外,尚能结余一万多元,这钱去哪儿了?

        温玉清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他一家的生活开销基本上也都是从这个经费里报销。

        温玉清的老婆孩子能在香港过着人上人的生活,钱从何来?

        罗家湾十九号·漱庐。

        戴雨农已经从外地回来了,只是他行踪一般不为人知,除了毛齐五等几个心腹知道外,外人是不知道的。

        照例,毛齐五这个代理主任秘书要向戴雨农汇报一下他不在的这几天的家里的主要工作。

        家里倒还平静,没什么值得特别关注的事情。

        末了,毛齐五禀告道:“戴老板,今天晚上,温玉清博士在山城大饭店设宴,宴请侍从室机要室主任毛宗襄。”

        戴雨农眉毛一蹙:“能知道他们谈什么吗?”

        “恐怕不行,包间内除了温玉清和毛宗襄之外,就只有温的妹夫黄济弼,没有第四个人。”

        “这个时候回来,是被我们这一次又抢在密检所前面破译了日本外务省那封发给静海总领事馆的谈判纪要的密电给刺激了吧?”

        “咱们只比他快了一个小时。”毛齐五嘿嘿一笑,实际时间,他都打听到了,本来密检所就有军统支援过去的一部分技术人员,这部分人从事的是密电侦听工作,破译的工作根本轮不到他们。

        这也是军统方面跟密检所矛盾所在,要不然戴雨农也不想另起炉灶了,韦大铭搞了一个特种技术研究室,结果呢,空架子,就知道吃经费,罗耀这个他是抱着试试看的,结果,无心插柳。

        如今戴雨农不用去求人了,腰杆儿也硬了,原来还要巴结一下温玉清的,寄希望人家共享点儿情报啥的。

        现在,没那个必要了。

        但密检所的技术实力还是很强的,他还想着,是不是找个机会,把密检所也给吞并进军统。

        这样的话,军统在密电码破译上就是独一份了,到时候,谁还不得求着自己?

        戴雨农很得意。

        因为罗耀是他的学生,是他一手挖掘出来的,虽然他跟余杰是师生关系,但跟他也是,而且他能给的,余杰是给不了的。

        这一点他十分自信。

        “温玉清这个人我了解,他倒是不个不善于阴谋诡计之人,就是那毛宗襄……”戴雨农对这个人还是有些忌惮的,因为毛宗襄是老头子的内弟。

        这层关系不见比他跟老头子的师生关系差多少,而且毛宗襄就在老头子身边工作,随时可以见到老头子。

        这种裙带关系最是得罪不得的。

        一旦毛宗襄跟温玉清勾搭联手了,那可就是个强有力的对手了。

        技术方面,密检所也不差,要是毛宗襄暗地里使一些见不的人的招数,帮抬一下温玉清,说不定还真的能搬回一局。

        “齐五,明天你去下个帖子,我要请温博士在曾家岩51号吃饭。”戴雨农吩咐毛齐五一声。

        “您要请他吃饭?”

        “过去他来山城,都是我给安排的住处,这一次他来也没说,不过既然我知道了,请他吃饭应该的。”戴雨农点了点头。

        “好的。”

        “另外,请韦处长到时候作陪。”

        ……

        罗耀并不知道,因为密译室的出色表现,已经引起了温玉清这样的党国密电码大拿的关注,甚至引发他内心的危机感。

        针对密译室的阴谋正在酝酿之中。

        这就是树大招风。

        ……

        罗耀说的没错,没过两天,江源就建议李孚将周晓莹从沙坪坝接到日耳曼大厦住,沙坪坝距离市区比较远,来回的不方便,生活设施和条件也远不如市区方便等等。

        李孚倒是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但是也不能一口就答应,找了个借口,说要回家商量一下,万一住习惯了不想搬,也不好勉强。

        就这样,拖拉三天,周晓莹搬进了日耳曼大厦。

        ……

        7月24日,英国驻日本大使克莱琪与日本外相友田八郎签订《有田—克莱琪协定》,英国承认日本侵华的实际局势,这是张伯伦政府在远东地区对日的重大妥协。

        消息一经曝露,全世界为之哗然。

        英国人自己撕下了虚伪的面具,西方国家的伪善彻底的暴露在全世界的面前。

        中国国内更是第一时间发表了反对和抗议这份协议的声明,仿佛早就知道这份协议存在,就等着它被曝露出来,第一时间就发表在各大主流报纸的头条之上。

        愤怒的老头子连夜召见了驻山城的英国大使卡尔询问英国方面签署这份协议的情况,并当面提出了严正的抗议。

        舆论发酵的很快。

        英国人对中国人英日签署协议当日就知道协议的绝大部分内容十分震惊,他们自问保密措施做得极为严密。

        他们也不指望能够永远保密,但起码不会这么快。

        于是,他们怀疑这是日本方面故意的把协议内容透露给中方的,用意就是给中方施压,迫使中方答应日方的条件。

        因此,英、日两个在签署这个协议之后,没多久,就在私底下进行了一场口水大战,相互指责对方泄密。

        他们在外交密电中的指责和攻讦,全部都被密译室破译出来了,若不是保密需要,把这些外交密电展览出来的话,那可真是外交史上一大奇观,原来外交上面温文尔雅都是装出来的,这些外交官不管是凶残狡猾的日本人,还是道貌岸人的英国绅士,私底下骂起来人来,那也是恶毒之极,完全没有外交官的体面和儒雅。

        这些密电有些呈送上去了,有些就没有意义,直接封存起来了,什么时候解密,那就要看需要了,也许永远尘封也说不定。

        ……

        李孚搬进日耳曼大厦之后,开始了“有产”的生活,衣着档次也比过去上了一个台阶,高天魁倒是没忙着说要改变日耳曼大厦的经营方向,延续了乔治·凯文的政策不变,也算把人心安定下来。

        除去几个已经找到下家的,直接选择搬离了之外,剩下的都还继续留在了日耳曼大厦。

        过渡很平静。

        周晓莹这个“老板娘”的身份也似乎得到了确认,加上周晓莹本来手段就不差,很快就跟这些女人们建立起了关系。

        男人们白天都忙,基本上不会过来,所以,她们白天有大把的时间喝茶,聊天还有打牌。

        这些也也算是寄生在权贵身上的“米虫”,过着的是不知道明日的生活,也不知道过几年,等年老色衰后,如果再没有积蓄的话,那是会非常凄惨的,而男人们会再找年轻的,漂亮的,如此循环往复。

        宫慧给周晓莹的任务是接近和监视徐贞,所以,她就利用自己跟徐贞相似的经历,博取了对方的好感,然后成了姐妹,牌友。

        徐贞经历了被“绑”事件后,似乎也不愿意出门了,待在大厦内,支起了牌搭子。

        牌桌上,女人几乎是无话不说的,尤其是好姐妹之间,谈论自家的“男人”那是最多的话题。

        周晓莹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套话的本事那可比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厉害多了。

        收集,汇总。

        周晓莹居然从这些女人的口中探听不少有用的情报,居然还涉及部分国军将领通敌卖国的证据。

        这也是罗耀安排周晓莹住进日耳曼大厦没有料想到的。

        徐贞也有零星的情况传过来,但大多数没什么特殊的价值,她毕竟不是专业的特工人员,并不能够分辨哪些信息有用,哪些信息没有用。

        “徐贞打电话去盛记了,我去一趟。”宫慧敲门走进罗耀办公室,跟他说道。

        “有情况?”

        “不知道,可能是吧,我去了才知道。”

        “周晓莹那边似乎也有情况,你顺路去见一下。”罗耀点了点头,吩咐一声。

        “好,我知道了。”

        傍晚时分,宫慧回来了,并且带回来一个消息,明晚,乔治·凯文邀请奥斯本在山城大饭店吃饭,算是告别。

        而第二天一早,乔治·凯文会乘坐飞机往滇城,然后在转飞河内,前往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