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06章:死而后已

第306章:死而后已

        日耳曼大厦,顶层,乔治·凯文的会客室内。

        李孚在一份转让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并摁下了自己右手大拇指的指印,这份契约就算是成了。

        “恭喜了,李先生,从今天开始,日耳曼大厦就属于你的了。”乔治·凯文非常高兴的收起了自己的那一份协议。

        “乔治先生,同喜!”

        李孚也将一张价值六万大洋的汇丰银行本票交到乔治·凯文手中,并郑重的说道:“我们钱货两讫。”

        “这是自然,从今天开始,这顶楼的套间就属于李先生了。”乔治·凯文一摊手,“此时此景,是不是该开一瓶香槟庆祝一下?”

        “如果乔治先生不介意的话,我没有问题。”李孚呵呵一笑,反正花的又不是他的钱。

        乔治·凯文从酒柜里取出一瓶香槟来,打开,倒出里面的香槟。

        “cheers!“

        “乔治先生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山城?”

        “应该会在一个星期内吧,我还有些私人事务需要处理一下,很快就要走了。”乔治·凯文道。

        “乔治先生应该会对山城很留恋吧?”

        “当然,我在这里生活超过三年了,这里人民十分淳朴,热情,还有姑娘很美,如果不是这场该死的战争的话,我想我会在山城终老的。”乔治·凯文一副很遗憾的表情说道。

        “是吗,那为什么不留下来呢?”

        “我的心脏不好,山城没有更好的医疗条件,如果继续留在这里,我的身体就吃不消了,所以,必须离开。”

        怕死都要找一个借口。

        李孚笑了笑,举杯道:“祝你一切顺利。”

        “谢谢李先生能善待那些可怜的女孩子,她们只是想让自己在这个乱世中活下去而已。”乔治·凯文一副悲天悯人的语气。

        够虚伪!

        李孚陪着笑脸道:“当然,她们当中也有我的同胞,还有许多国际友人,我也希望她们能好好的活下去。”

        “酒柜里的酒就留给你了,虽然我舍不得它们,但是没办法,我带不走。”乔治·凯文指着自己酒柜里的各种酒水说道。

        “谢谢乔治新生的慷慨。”

        “走了,我还要跟女孩子们道个别!”其实乔治·凯文已经将大部分东西都打包搬出去了,只剩下一些换洗的衣物。

        他其实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送别的场面很感人,至少表面上看,乔治·凯文对居住在日耳曼大厦内的女孩子们非常的不错。

        对于这样一个房东的离开,大家似乎依依不舍。

        毕竟新房东是一位中国人,他还会像乔治在的时候那样吗,他会不会将日耳曼大厦改做其他用途,赶她们离开,或者威胁她们做她们不愿意的事情。

        李孚锁上顶层的那套房,带着那份协议直接离开了日耳曼大厦。

        ……

        按照约定,他得拿着这份协议去跟高天魁签署一份股份授权代持协议书,才能把自己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确定下来。

        江源带他去的山城南岸高天魁的别墅。

        地上三层,地下一层,还带防空洞的,保镖众多,全部都是配发了枪支,但都不是军人。

        高天魁不过是防空炮兵营长,就算军衔高配,也就是上校,他还没资格有组建自己的警卫队。

        就是一师之长,最多弄一个警卫连不错了,团长之类的,最多警卫排。

        这应该是他私人保卫力量。

        一个营长,这够奢侈的了,在整个国军部队中,哪怕是也不多见的。

        有钱,武装一支私人卫队。

        你有意见?

        李孚是第一次来,自然是非常震撼了一下,一个高天魁就能有这么大的势力,难怪在没有掌握确切证据的情况下不能硬来。

        别墅是新盖的,因为要随时防备日军空袭,所以内部装饰比较粗犷,家具也很简单,很明显,高天魁并没有打算将这栋别墅当成是自己的家。

        这只是他的一个住处而已。

        李孚见到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她叫琳达,以前也住在日耳曼大厦,后来跟了高天魁后,就从那边搬了出来。

        这栋别墅就是她的住处,只是高天魁并不是每天都回来,琳达是自由的,她可以回去跟住在日耳曼大厦的姐妹们一起喝茶,玩牌。

        但是,只要是高田魁需要,她就要回来。

        别墅里除了服侍琳达的一个老妈子之外,剩下的全部都是男人,他们对高天魁表现的很敬畏,很少听到他们私下里说话。

        规矩很严。

        “高营长,按照你的吩咐,我已经跟乔治签订了转让协议书了,现在有关日耳曼大厦的地契和房契都在我手里了。”李孚见到了高天魁。

        板寸头,白衬衫,黑色的绸裤,只有一只胳膊,但是充满了力量,尤其是那双眼睛,相当冷漠。

        但是当他一见到李孚的时候,立马展露笑容,如同春风化雨一般,转变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这是个危险的人。

        至少在李孚心中已经敲响了警钟,他必须小心应付。

        “李孚兄弟来了,快,请坐。”高天魁爽朗的笑声,令人忍不住心生一丝好感,同时戒备心也不自觉的放下不少。

        这是一种人格的魅力,很多人身上都不具备,李孚认识的人当中,也就只有寥寥数人而已。

        即便是罗耀这个大哥,他也不认为他身上有这样的魅力,更多的是一种令人看不透的畏惧。

        这是李孚见到高天魁一瞬间最直观的感受。

        “谢谢高营长。”

        “哎,都到家里了,还叫高营长,我虚长你几岁,你就跟江源一样,叫我一声高大哥就行?”高天魁道。

        大哥可不能随便认的,李孚已经有罗耀这个结拜大哥了,这让他很为难。

        “大哥,你就别为难李兄了,李兄有一位结义兄长的。”江源倒是不失时机的提醒了一声。

        “瞧我这脑子,忘了,忘了,叫高老哥吧,叫高哥也行。”

        “好的,高哥!”李孚点了点头。

        “江源,把你好的股权代持授权协议给李孚兄弟看一下,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干股的赠与协议。”高天魁坐下来,从琳达手里接过来一只雪茄,微微一笑吩咐道。

        ……

        “协议没有问题,你收好了,保管好,这东西没准将来有用。”罗耀看完李孚签署的协议,没有什么文字陷阱,重新还给了李孚。

        李孚有些不安的问道:“大哥,我对这个高天魁越发的感觉有些不安,他区区一个高炮营的营长,居然能在山城攒下这么大一份家业,还有,他组建了一支私人武装卫队,我估计得有百十来号人。”

        “他是土匪出身,还是北伐功臣,有些资产不奇怪,咱们国军的好多将领都有私人卫队,他这样的虽然不多,但也不稀奇。”罗耀呵呵一笑,“他不是山城本地人,去能够在本地吃得开,这份长袖善舞,结交朋友的手段可不一般呀。”

        “这倒是,他那个别墅还金屋藏娇,住着一个年轻的洋人女子,金发碧眼,叫琳达,真是想象不到。”

        “我可告诉你,你可别起那歪心思,让我发现你做了对不起泽蓉弟妹的事情,我饶不了你!”罗耀郑重的警告李孚一声。

        “大哥你就放心好了,我不是那样的人。”

        “接下里,他会让你慢慢泥足深陷,你要灵活应变,以及及时跟我保持沟通,他在你身上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没有获得相应的好处是不可能的。”罗耀提醒道。

        “嗯,我也在想,他会要我做什么呢,是窃取情报,还是让我替他做一些违法的事情?”

        “窃取情报到不一定,但你要小心,不要中了对方的圈套。”罗耀道,“我跟宫慧商量了一下,让周晓莹搬去日耳曼大厦,跟你一块儿住。”

        “这,这不行,大哥,我这不是等于公然跟周晓莹同居了?”李孚急了,金屋藏娇,只要控制知情范围,那反正没多少人知道,自然影响不大。

        可一旦周晓莹搬去日耳曼大厦,那就不一样了,那个地方,人来人往的,还能瞒得住消息?

        “只怕我们不让你这么做,他们也会安排的。”罗耀道,“你不用担心军统那边的反应,戴主任是不会介意这个的。”

        “我不是怕戴主任,万一这消息传到泽蓉的耳朵里,我该怎么跟她解释?”李孚苦恼的说道。

        “你放心,这件事我会替你解释的,泽蓉弟妹不会怪你的,再者说,你们之间本来就是青白的,何必害怕呢?”

        “大哥,人言可畏呀!”

        “教官第一天上课,就跟我们讲过,做我们这一行的,注定是要被人误解的,这是我们必须要承受的,为了我们的国家,为了民族,牺牲是在所难免,如果有需要,名声对我来说,就是一摊狗.屎!”罗耀直视李孚道,“忘了我们三个发的誓言吗?”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李孚道,“大哥,我没忘。”

        “我告诉你吧,日军重新编译了航空兵密电通讯密电码,用以前的办法已经无法破译,如果我们能打掉这个潜伏在山城为日军工作的汉奸间谍组织,那就会让日军无法掌握山城以及周边重要军事目标的情况,这样,我们在今后的空袭中损失就会大大的减少。”罗耀郑重的道。

        “不是已经破译日航空兵通讯密电码吗?”

        “日本人又不是傻子,每次空袭我们都能提前准备,战机升空,防空火力绞杀,损失的多了,难道不会检讨自己是哪方面出错了?”罗耀反问道,“在我们内部还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的情况下,那还有别的解释?”